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好像好像的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519 2019.08.18 18:40

  计缘明白自己问得问题很蠢,但却是迟早要搞清楚的事情,问谁都是问。

  只是这老城隍怎么又莫名其妙的恭敬起来,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似乎老城隍说话没刚才那么随性了。

  老城隍很有条理的将自己知道的一些历史乃细细道来,中间还夹杂着本国一些各朝各代的野史,以及一些山川风貌周边风土,还有意加上了一些了解的地名变更。

  不同于之前仙怪事物的迷茫,这次的叙事显然让计缘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至少是凡人层面的了解变得直观清晰不少。

  现在所处的国家幅员辽阔,共有十三州之地,本朝大贞历经两百年屹立不倒,已经传位到了第八代元德帝,前面经历过武、同、楚、匡等九朝,再往前则是某个巨大王朝的一部分疆土。

  老城隍叙述到这边略微停顿,然后才开口。

  “据史料记载,那一个大王朝名为大周。”

  “大周?”

  计缘明显精神一振,不过也就笑笑过去了,这所谓的大周和自己想象中的并不是一个,从山川地理到历史变迁都不同。

  老城隍抚须点头。

  “不错,然此朝野年代太久,世事变迁即便是我等地祇之辈也难尽述,世界之大更是万千言语难以形容,何况常言道天外有天,万事万物难以尽知也!”

  计缘也认同的点点头。

  “城隍大人所言极是!”

  从刚才的交流间隙中计缘得知,城隍一职是同人世间纠葛最深的神位地祇了,变更也是最最频繁的。

  以宁安县为例,上一代宁安县城隍还是一个姓李的,后来到了本朝推翻旧制,又加上宁安县出了一个在朝为官光宗耀祖的宋世昌,在宋大人死后皇帝追封,定其为宁安县城隍,命当地官员建庙修祠。

  至于原本的老城隍,如果修行深厚还好能够另有出路,如果本身修为不行,也只能一点点损失香火之力道行不进反退,就此消散也是可能的。

  这倒不是说这世间皇帝有言出法随般的敕封力量,最终决定这一切的也只是香火祭祀百姓愿力罢了。

  当然很多城隍历经数朝未变也是正常的,一是人间皇帝没那么空,也就是追封有功之臣一种方式,二是人间帝王根本不理解这茬神怪之事。

  即便如此,世间城隍和所在王朝之间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虽阴阳相隔,但城隍大多会尽力维护一方水土上的百姓,避免邪祟作乱。

  毕竟能被封城隍的,不论是帝王敕封还是民间推举建庙,大多数有名有望有德行,且也关系到自身修炼。

  但就如同阳世的官差不能兼顾一切,城隍对于躲着妖物邪物也不能尽查,更别提有时也会力难抗衡。

  有意思的是,虽然城隍和王朝关系算是紧密的,但毕竟不是皇帝臣子,阴阳相隔,根本不刁人家。

  说白了哪怕是王朝权贵,绝大多数也不过就是凡人而已,目不能见鬼神力不可破阴阳,除了看神怪志异,连知道城隍仙魔之类的事情的人都少之又少,对于他们而言也就是庙里泥塑书中传记罢了。

  ……

  计缘和老城隍在庙外楼三楼边聊边喝茶,也欣赏着楼外风景,交谈融洽之下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转眼就到了中午。

  计缘得到了不少关键信息,老城隍自觉也对这位计先生有了一定了解,这天聊得也就差不多了。

  原本老城隍是建议计缘在庙外楼吃午餐的,可是边吃边聊,这一桌小食糕点吃到中午,根本就没任何想吃午饭的感觉。

  自然而然的,二者出了庙外楼就准备就此分别。

  “城隍大人,今日多谢招待了!”

  “计先生哪里的话,先生来此小住也是我宁安县之福,先生所需书册会尽快派人送至居安小阁,请先生放心!”

  “多谢城隍大人!”

  “好,那我们改日再叙,今朝就此别过!”

  老城隍说话间已经朝着计缘微微拱手,计缘也是同样拱手拜别。

  “改日再叙!”

  相互行礼点头之后,老城隍步态洒脱的朝着城隍庙而去,计缘则目送老城隍走过半途才笑笑转身回家。

  城隍庙虽然是热闹地方,但庙会都在晚上,他又不需要去上香,回家刷个牙等书上门才是正理。

  ‘城隍送的书不知道会不会特殊一点,我这和瞎了差不多的眼睛能不能直接看,不行的话还得找人读,或者找城隍请个阴差帮忙也行。’

  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口,尹兆先正要牵着尹青的手走出来,结果尹青突然死死拉着父亲的手不走了。

  尹兆先感受到被儿子拖住,皱着眉转头看向尹青。

  “怎么了?”

  “爹爹…那边,那个大先生在那边!”

  大先生?

  尹兆先看看儿子所指的庙外楼方向,他不知道所谓的大先生是哪一位,但是视线的注意力第一时间就被计缘和老城隍吸引了,实在是这两人的气度风貌犹如鹤立鸡群。

  “青儿,哪个是你说的大先生?你看清楚了没,别认错了。”

  “穿青袍的那个,和那位老先生拱手的那个!我看得可清楚了,绝对不会认错的!”

  尹青所在父亲身后,露出个头超巷外望去,既看计缘也看那个老者。

  尹兆先再看看庙外楼外的两人,已然分别,一个向着城隍庙方向,一个则从另一条路离开,看起来都很正常,但儿子既然很怕做父亲的还是会顾忌一下儿子感受的。

  “好了,人家走了,我们去城隍庙!”

  “嗯!”

  尹兆先叹了口气,现在他忽然觉得可能儿子之前也是看花了眼,那二人都十分面生,但气度斐然,怎么看都不像阴阴测测之辈。

  ‘这老者是谁,宁安县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应该都认得才对,难道也是外乡人?’

  牵着尹青的手走出巷子,前往城隍庙,父子两前方视线中还能看到那个和计缘拱手而别的墨袍老者。

  父子两处于某种微妙的心理,脚步都稍稍加快,似乎像离得那老先生近一点。

  “卖香咯,上好的檀香!进庙拜城隍,敬上三炷香,卖上好的檀香咯!”

  庙门口的有商贩吆喝着售卖檀香。

  “给我来三炷香。”

  “好嘞,给,小心别断咯!”

  尹兆先给商贩一文钱,从付账到收香,眼睛主要都盯着前方的老者,收了香就带着尹青往庙里走。

  “嗯?不见了?青儿,你刚刚看到他去哪了吗?”

  “没呢,进庙就没见着了…爹爹,会不会是鬼…”

  “瞎说什么!这是城隍庙!”

  尹兆先严厉的批评尹青一句,然后拉着他往主殿走去,这座城隍庙并不大,前殿是城隍各司,主殿是城隍所在,也许那老者是直接去了主殿。

  不过穿过前殿之后,也同样没看到那名老者,来往烧香拜城隍的百姓不算少但也不多,不至于看到谁,望了望庙院偏角一侧的后门,两扇木门关着呢,不像是有人出去的样子,而且那边是庙祝的住所,也不会让人随便过去。

  ‘真怪哉……’

  哪怕在城隍庙里头,尹兆先也有点心理发毛。

  “青儿,我们拜城隍老爷!”

  尹兆先抛掉心中的胡思乱想,带着尹青进入主殿,接一侧庙祝的请香烛火点燃檀香。

  先是在香炉山插上檀香,然后父子两跪在坐垫上虔心祷告。

  拜完城隍,尹兆先起身要走的时候,却发现尹青还跪在那,愣愣的盯着城隍老爷的泥塑。

  “怎么了青儿?”

  “爹爹…好像啊……”

  尹青很小声很小声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