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怪买卖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986 2019.09.25 12:01

  在前往均天府城的路上,计缘也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之前才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不到天地大劫,而是要等到衍棋之前的那个时候。

  计缘在想不通的时候便定一个假设,然后就发现,如果是才到这个世界之时发生这件事,那计某人十死无生。

  而在之前那个关口,刚好是计缘自觉修为水到渠成的时刻,是当时自觉一阶段完满的时间,身心契合自然,又有青藤剑在身。

  或许差不多刚好到了一个能够承受的点,某种玄妙大法引发了计缘观劫,令他知晓了此前不明的诸多事。

  事实证明,算得上千钧一发。

  实际上计缘老早对此也隐有感应,棋局棋子两辈子的经历也让有过一点心理准备,不过那会他认为很可能需要有棋子完全凝实成型才是契机,没想到看得是自身承受力。

  至于设立棋局的大能是谁,为何当初牛头山的棋局如此萧索,他们是死是活,又为何需要他计某人弈棋,就不是现在的计缘能搞清楚的了。

  。。。

  这到了入秋的季节,均天府大街上卖的东西更加多样化起来。

  因为时令关系,此刻府城内的瓜果较为丰富,计缘还未入均天府城,里面热闹的叫卖声就已经传来。

  几乎隔一段就能闻到果香听到叫卖,石榴、橘子、柿子等等不一而足。

  有过一回经验的计缘这次自然不会直接衣衫褴褛的现身,而是掐了个障眼法模糊视线,入城直奔衣料店。

  计某人会的术法掰着手指头算就那么几个,都差点给他玩出花来了,尤其是此番衍棋带来的心境神意的提升对术法的使用更是有质的影响。

  计缘在城中寻声找到了一家中规中矩的衣料店就进去,店内正好还有两个女子在看衣服,让计缘还没进店就嗅到一股淡淡的胭脂水粉味道,估计不是普通百姓,毕竟寻常人家的女子谁会在平时喷洒这东西。

  “这位客官,您是要看布料呢,还是衣服,还是要量身定做还是买现成的?我看您身材匀称,店里头的好些个衣服都合适的!”

  店里伙计就掌柜一人,看一身斯文朴素的计缘进来就立刻招呼上了,不过虽然看不到计缘的褴褛衣衫,却瞥见了头顶那古怪的“发簪”,怎么瞧都像是一根弯弯曲曲的树枝,顿时眼神就稍显古怪了。

  边上女子好似刚看到中意的东西,呼唤着掌柜。

  “掌柜掌柜,这桃花红色的绸缎真好,多少钱一匹,做衣服的话怎么算呢?”

  一张口不是几尺而是一匹,掌柜顿时乐了。

  “嘿嘿,两位姑娘真有眼光,这几匹粉绸可是从婉州大老远运来的,蚕丝织就,你们摸摸,多滑腻,做成衣物必然是既舒适又美艳!”

  “哎呀问你怎么算价钱呢!”

  其中一个女子不耐烦了一句。

  “奥呵呵,这毕竟是婉州运来的上好绸缎,价格自然会贵一些,这一匹…十两白银!”

  十两?

  两女子还没说话,计缘就稍有些惊愕了,这丝绸果真是价比黄金,一匹布也就做几身衣服而已,却抵得上百姓家一两年消费,难怪寻常人家根本消费不起。

  “好,就要这一匹了,给我包起来,衣服我们自己会找人做的!”

  “哎哎好好,这就包起来!”

  掌柜的喜笑颜开,这两姑娘居然连价都不还,今天真是赚到了,还在取绸呢就见到计缘也学着两姑娘刚才的样子,伸手在挂起来的各种丝缎上细摸。

  “这位客官,哎客官,呃哈,这个…本铺小本经营,这边都是娟、绸、绫,那个……”

  掌柜的尽量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担忧。

  计缘把手缩回朝他笑了笑。

  “好的,在下只是摸一摸看看如今的丝绸有何不同,掌柜的,帮在下挑两身,不,挑三身衣物如何?”

  为了避免麻烦,计缘说话的时候已经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立刻让掌柜的喜色更盛。

  “好好好,客官稍等,我先替这两位姑娘将绸缎包好!”

  两位女子这会也在悄悄观察计缘,毕竟店内就四人。

  来人眼神就没落到过她们身上过,或者看到也只是一眼扫过。

  她们倒没有什么美貌被无视的气愤,而是奇怪来人的视线好似根本看不清似得,方才摸布也是只凭手感,眼睛根本没看布。

  而且衣着倒罢了,那髻发好生散漫却又起不了厌恶之心,一根树枝当发簪照理来说应该是十分滑稽的,可看着却笑不出来。

  计缘进店就扫过两女子一眼,其气还真说不上富贵,倒是气血旺盛,再听两人呼吸绵长,八成是练家子,但也不想过多理会。

  “两位姑娘,桃花绸包好了,这银子…”

  “呐,不少你的!”

  “哎哎好!”

  掌柜的赶忙到台前提起小秤称重,确认过后才将绸缎交给两人,等目送两个女子走后才立刻招待计缘。

  “客官久等了,您要什么款式,儒衫长袍、对襟长衣、劲装束身和常服,本店全都有现成的!”

  “嗯,给我来一套青衫一套白衫一套灰衫,全都要宽袖长袍,对了,内衬也要带上,衣裤都需要。”

  “好嘞,就是从内到外一整身,知晓了知晓了,我先给您量一量身手长短。”

  掌柜的从柜台上去了木尺,来替计缘丈量,三两下就量好了数值,只是错觉性的感到这个客人身上衣物的触感有些怪,但也没多想。

  像是为了缓和自己之前言语的冒失,在给计缘挑衣服的时候还和他攀谈闲聊。

  “刚刚那两个女客也真是奇怪,明明不丑,非往自己脸上乱点花,也不知道是真不懂妆容还是刻意如此。”

  “呵呵…兴许是真不懂吧,不过掌柜的刚刚怎么不提醒她们?”

  计缘闻言也是笑一句,反正他又看不清。

  店掌柜瞅瞅外面。

  “这哪能啊,富贵女客最是不可招惹,尤其是样貌,我那一说,她们能识得好言还是恶语?”

  “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掌柜的是个明白人!”

  计缘也是乐了,将之前的压抑都扫去少许,难得有种听到上辈子段子的感觉。

  “嘿嘿,是吧,来,客官您试试这几身,绝对合身!”

  谈话间,掌柜已经替计缘挑好了外衣…

  等大约一刻多钟后计缘从衣料店铺出来,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衫,还提着一个购自店内的布包,里头装着另外两身行头,总共也就花去六百文钱,和那匹桃花绸一个天一个地。

  至于手中还托着的一团破烂衣物,计缘双手合掌一撮,这些破旧衣物在两手之心化为碎末飘入街道沟渠板下。

  计缘此刻所行进的方向,正是前往当初抢棋盘那条街的位置所在,商贩如非必要一般也不太喜欢换地方卖东西,很可能那小贩还在原处。

  刚刚在衣料店和掌柜闲聊,已经旁敲侧击的了解到已经是元德十五年,和计缘原本隐约的估测相差并不算大。

  中途还买换了鞋履,再走了大约不到两刻,计缘就凭着感觉寻到了之前那条街,果然又听到了那小贩的声音。

  “玉饰,新到的玉饰,玉镯玉佩玉戒指,都是好玉啊~~~~”

  小贩吆喝得起劲,但停下来在摊位上看的人并不多,正口渴拿起竹筒罐子喝口水的功夫,发现摊位前已经站了个白衫先生。

  小贩精神一振,赶忙招呼。

  “这位客官,看您一定是个学问人,买块玉吧,读书人不是都说君子好玉君子如玉,您瞧瞧,我这边的这几款玉饰,多绿啊!”

  计缘虽然看不清这些玉器的具体样式,但玉这种东西很特殊,好玉自有气息,如魏无畏送的那块玉,摊位上的这些,别说气息,他伸手一摸灵气一探,就知道不但做工差,玉质也是劣等。

  计缘略过那些绿色的,挑了一根颜色偏灰墨的簪子询问小贩。

  “这簪子多少钱?”

  小贩看了看,这粗料玉簪在他这摊位中都算是最差的那类的,看看计缘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报了一个价。

  “三十文!”

  “呵呵…一根玉簪才三十文呐?我看不够,不够的,我觉得它…值一两!”

  计缘自说自话,拔掉头顶的树枝,直接将玉簪插到发髻上,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小把碎银,只会比一两多不会比一两少。

  “给,这玉簪值这个价!不用找了,呵呵呵…不错不错,这玉簪真不错……”

  小贩呆呆的用手捧住计缘递过来的碎银,有些发懵的望着这宽袖白衫先生自说自话,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人,就这么走了?’

  等计缘快要走出二十步的时候,小贩像是才回过神来,望着手中的银子。

  ‘这得有两三个月的赚头了吧……’

  小贩犹豫再三之后,最终还是咬了咬牙。

  “喂~~~~那位客官~~~客官~~~那玉簪值不了这么多~~~真不用!”

  计缘停住了,脸上带着笑颜,颇有深意的回头望向那边的小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