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难道我穿越了?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210 2019.08.01 17:04

  自己还有救啊,还活着啊!

  哪怕你们见到的是一具尸体,不更应该报警吗?

  计缘难以理解这群人的脑回路在想些什么东西,他们这么做等于在谋杀啊!

  刚刚有些对话也都奇奇怪怪,难不成这些人脑子真有些问题?

  计缘是感觉出来了,这群人没有在开玩笑,他们真的不理会自己了,其中一人给自己盖了点又在脑门上贴了块湿布后,所有人就各忙各的去了。

  张士林吩咐大家把生火的位置挪了挪,放到了更靠近山神塑像的地方,这样那个奄奄一息的乞丐也能暖和一点。

  “啪,啪,啪……”

  打火石的击打声中不断有火花溅出,几下之后,一小块火绒就被点着。

  “着了着了,柴火!”

  “来了来了。”

  “别压太实了!”

  放上一些细碎的柴枝,再小心看护火苗,很快,火焰就旺盛起来。

  行脚商们架起土灶放上随身的铁锅,又有人从庙门口取来之前接着雨水的竹筒,将清澈的雨水倒入锅内烧煮,一切做得井然有序。

  等完成这些工作,行脚商们才暂时放松下来,全都坐在地上休息。

  “轰隆隆……”

  天边雷声滚滚,雨势有增大的迹象。

  等待着水开的行脚商们都愣愣的望着山神庙外的大雨。

  “这雨不知道天黑前能不能下完?”

  有人忧心的叹了一句。

  “看这架势,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又有人随口答了一句,顺便紧了紧衣服。

  “这春雨可真凉啊!”

  “是啊!瘦牛瘦马难过二月八嘛!”

  一群人围在不算大的火堆边取暖,潮湿的衣服在一侧用一根庙里的细杆子挂了起来。

  铁锅的锅盖随着锅内水温的不断升高逐渐变得不安分,再过去不久,开始“乒乒乓乓”抖动起来。

  “水开了!”

  刘全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从箩筐里取出了一个木瓢,其他行脚商则纷纷拿出自己的木碗或者竹筒。

  刘全不厌其烦的一个个接过木碗竹筒,用木瓢子盛上开水,又一个个还给别人。

  而一个年轻人则打开一个箩筐从里面提出来一个布袋,里头都是杂色的饼子之类的干粮,抱着袋子一个个给人分吃的。

  “给。”“呐拿着!”

  “赵哥,你喜欢的馒头。”

  “谢谢!”

  年轻人每分一个,有的拍拍他的手臂有的道一声谢,很快就到了张士林面前。

  “士林哥!还有馒头和饼子,你要什么?”

  张士林瞅了一眼布袋子。

  “给我饼子吧。”

  “好。”

  年轻人取出一个干饼递给张士林,后者接过去点了点头,随后他将袋子放回箩筐,自己也取了一个馒头坐在了原来的位置。

  已经有人吹着木碗里的水,就着凉了一点的开水开始吃干粮了。

  这过程中,计缘能听到木柴烧裂的噼啪声,能听到水滚的气泡和锅盖声,能听到瓢水声,也能听到这些人的聊天声。

  心想,他妈的太真实了,这群人居然一个个开吃了,真就完全不理会他计缘的死活啊!

  “士林,在水仙镇的时候,我听人说牛奎山近年来不太安稳啊,晚上都没人待山上的,如果这雨一直下,我们晚上岂不是得留在山中?”

  说话的是一个啃着干饼的中年男子,叫金顺福,脸上满是交错的皱纹沟壑。

  张士林也望着外面的雨幕。

  “晚上小心点应该问题不大,而且…”

  他看了看计缘躺着的位置。

  “这个乞丐应该早就在这里了,他都没事,我们这么多人又怕什么呢,来条大虫也能赶吓跑它!”

  分干粮的年轻人听到这就是一哆嗦,都被水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哎呦士林哥,咳,你别吓唬我啊!这牛奎山上真的有大虫啊?”

  “哈哈哈哈哈……”“这小子…哈哈哈”

  “小东,你这胆子得练练啊哈哈哈……”

  边上的人因为这一茬都笑了起来,这年轻人才加入队伍不到两个月,但是个很精神很勤快的小伙子,加上大家都是同乡也熟悉,对他也多有照顾。

  张士林笑了笑,看着王东。

  “小东啊,这牛奎山峰多林深,真算起来足有方圆有二百里地,有几只大虫再正常不过,但我们挑的道都靠外,还是比较安全的。”

  真是牛奎山不是牛头山?大虫?水仙镇?

  在一边的计缘疑惑越来越深,自己怎么从牛头山到了牛奎山,大虫难道是指的老虎?水仙镇这个名字倒反而是其次了,毕竟中华地大不能具知。

  火堆旁行脚商们有说有笑,张士林注意到金顺福依然皱着眉头,所以就靠了过去,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老金,怎么了?水仙镇上听到的究竟是什么?”

  金顺福就着一口热水将口中的干饼咽下,看看左右,以同样小声的话语回答张士林。

  “士林,我听水仙镇上的一些人说,这牛奎山,可能闹妖怪啊……”

  不知为何,这话听得张士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时我当笑话听,也没怎么在意,牛奎山我们去年才走过两趟,能有什么事,但现在却突然有些莫名发慌,士林你别笑我啊……”

  金顺福加上的一句除了解释,更像是劝慰自己。

  “别自己吓自己了,好好休息吧!”

  张士林拍了拍金顺福的手臂,他们出门在外有个私下的小规矩,不论白天还是晚上,绝对不能拍人肩膀。

  不过庙里其实还有一个人也起了鸡皮疙瘩,那就是形同半个植物人的计缘。

  这些人说的话听着可绝不像是在开玩笑,也肯定不是在演戏,老实说如果真是演戏,现在的计缘有自信听到场地和拍摄器械的那些响动,他很确定这里除了自己就那十二个人。

  有脚步声逐渐接近,拉回计缘的思绪。

  张士林端着一个木碗走到了神像后那个乞丐的边上,摸了摸额头,依然滚烫,气息也弱到似有似无,他仔细端详这个乞丐,脸上虽脏,但并没有什么脓疮烂斑。

  犹豫了一下,张士林还是伸手用手腕将计缘的头抬起来一点,端着木碗凑向计缘有些干裂的嘴唇。

  “我们能做的不多,喝点吧……”

  温度合适的热水顺着计缘的嘴角漏出,但也有不少灌入了口腔,喉咙条件反射的将之一口口往肚子里咽。

  甘露降临润泽五内,计缘感觉一下子舒服了好多好多。

  这个声音计缘认得出,就是那些人口中的“士林哥”“士林”“张头”,也就是说他叫张士林。

  很显然这人不像是个精神病,其他人也一样,一个极端强烈的猜测在心中滋生。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