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0章 庙中再遇乃是仙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837 2019.09.30 12:35

  计缘看着这群人喘着粗气手忙脚乱的样子,再一瞧那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脸色苍白的昏迷在其中一女子怀中。

  在计缘眼中看起来可不像是简单昏了过去,竟是失了魂,但从肉身上时不时会抖动眼皮皱起眉头来看,所失之魂应当并未受到损伤且同肉体联系未断。

  虽然计缘唯一见过的一次失魂症是在当初岁远县上河沟村对付完美女蛇的时候,那会一个商客惊吓过度,短时间被吓得魂魄离体,但也认为现在这孩子的失魂状态似乎有些特殊。

  ‘有点意思,好像是自己跑出去的!’

  计缘法眼张开之下,没有在这孩子身上看见惊厥痕迹,更没有中什么邪法的气息残留,细想之下,也就有了其魂自己跑出体外的推测,毕竟这孩子之前看确实也有些特殊。

  人数少了一多半,又是这种状态,不知是遇到什么袭击了。

  若是遭遇强人匪徒凶戾恶人追杀,计缘觉得可以管一管,可若是江湖世俗的恩怨情仇之类的,说不准当个看客更合适。

  不过比起好奇他们的遭遇,计缘更好奇这孩子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然后想到一会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在这又要起什么幺蛾子,所幸还是自己跳出来吧。

  “咳…咳……”

  轻轻咳嗽两人,立刻让本就神经紧绷的几人条件反射般做出自卫反应。

  “噌~”“噌~”“噌~”

  当即有三人抽刀。

  “谁?”“谁在那?”

  计缘动了动,摆摆手,好让他们看到自己,却也没有站起来,省得刺激到这群惊弓之鸟。

  “计某真是躲哪都不得清静,这次可是你们打扰的我,刀剑无眼,可不要伤了好人啊!”

  “是你!你专门在这里等着我们?”

  那位名叫莫同的汉子又是惊异又是戒备的喝问道。

  计缘的声音正中有力,也是有很高辨识度的,所以一下被人认了出来。

  被这样问计缘也早有预料,摇摇头笑道。

  “呵呵,我不过是一个路人罢了,不想引起误会方才出声提醒,若真心怀歹念,偷偷动手岂不更好?”

  说罢计缘指了指边上的火盆和角落的柴碳。

  “几位要不生火烤烤?一场秋雨一场凉啊,当心染了风寒。”

  计缘几句话中正平缓温和有礼,且也有理有据,算是让几人的戒备放下了一些。

  那壮汉莫同犹豫片刻,才歉意的朝着计缘拱拱手。

  “是我等误会先生了,还望海涵,不过此刻我等可是不方便生火的,说不得一会还得离开。”

  几人收起兵刃离门边稍远一点,走到山神像后计缘对角的位置,也把剩下的两个蒲团拖过去,让那男孩躺在上面。

  两名劲装女子照顾男孩,其他人则各自处理伤口。

  “少主没有伤到更没有磕到碰到,怎么会昏过去呢…难道是被吓到了?”

  “姐姐,别多想了,少主没受伤,总会醒过来的!”

  “能不急嘛,怎么叫都叫不醒,掐人中输真气都没用,你叫我怎么能不急嘛!”

  “哎,稍安勿躁,如今只能事后找大夫了!”

  莫同也只能这么说了一句。

  一旁一个武人用身上撕下的布条帮莫同将胸口的刀伤扎好,后者看看计缘的方向,又看看山神庙庙门处。

  “今夜这场雨帮了我们大忙,若非如此还不能轻易摆脱纠缠,只可惜折了十几名弟兄!”

  莫同说这话的时候刻意望向计缘,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不过似乎是因为所处阴影较为昏暗,没能看出计缘对死人是否惊慌。

  计缘注意力基本都在那男孩身上,看着他眼皮细微跳动的特征,此刻魂魄似乎是在到处跑,并且距离肉身应当也不会太远。

  ‘奇了,既然魂魄能动,又距离肉身不远,为何不回来?’

  计缘也有些纳闷,魂魄在外面瞎逛可不是好玩的,而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一旦回不来,时间久了同肉身断了联系,那肉身不是真死了就是痴呆了。

  ‘难道另有原因?’

  想到这,计缘觉得还是先搭个话找机会开口问一问好了。

  “诸位应当是江湖客吧,我们两次碰面也算是缘分一场,可否告知计某是遇上了什么贼人匪寇?方才计某听你们所言,觉得这孩子怕是得了家乡老人口传的失魂症了!”

  “失魂症?”

  女子中年龄大一点的人疑惑声起,望向计缘,从字面意思上不难理解这病症是什么原因导致,但多少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得了失魂症的人也是这样怎么都叫不醒,或者整天浑噩疯癫药石无救。”

  “那该怎么办?”

  关心则乱之下,莫同也下意识问了一句。

  “在我家乡,得了失魂症的人,要么是家人去病患常去的地方喊魂归来,要么就是去拜土地公,没有土地庙就去拜城隍,恳请神灵帮助寻回病患魂魄。”

  计缘这说得可都是寻常百姓真的在用的土法,且也算得上行之有效,前提是那失魂症没有特殊因素。

  那边几人听闻之后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当然,求山神也是有用的,土地山神等山水神灵之流在自身管辖范围最善此道。”

  计缘这话说得就已经不像一个斯文先生和乡人老者能口传出来的语气了,只是这些武人也分辨不出来罢了。

  几人听闻此言下意识的望向庙中神像,在夜间,这神像看起来反而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外头的大雨一直“哗啦啦……”的下着,山神庙内一时间陷入安静。

  莫同刚想说什么,却看到那边角落的先生突然站了起来,并且伸出手势制止了自己,仿佛知道自己马上要开口似得。

  计缘吸气嗅了嗅,眉头也在此刻皱起,然后转头望向那边昏迷的男孩。

  “看起来倒确实非寻常江湖事,那就得管一管了!”

  计缘这低语细不可闻,几人不知道他嘀咕什么,还没问就见他朝前走了几步到了神像供桌前,中正的声音淡淡的开口询问。

  “护住你们家少主,我去会会外头的东西!”

  计缘话音刚落,山神庙的大门却“砰~”得一下,自己让风雨给刮开了,只是雨水吹进来却从计缘身边划过,只是夜色昏暗中旁人看不清楚,可外面的人却看得真切。

  外面的雨中有三个人,都是一副江湖劲装打扮,佩刀带剑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但计缘却清楚这三个虽是人身,却并非纯粹的“人”。

  “先生,此事与你无关,赶紧退回来,他们一共四人,个个武功奇高,我们折了好些兄弟了,先生不要做傻事!”

  莫同和身边几个武人一下站了起来,纷纷拔出武器。

  只是令莫同等人奇怪的是外头三人居然没第一时间杀进来,在昏暗中隐隐有种戒备感。

  “武功奇高?呵呵呵……”

  计缘边笑边点头。

  “不错,于武者而言确实武功奇高……”

  计缘将眼睛多张开两分,半是试探虚实,半是真实感慨的继续说道:

  “人、妖、鬼、神我倒是见多了,可这魔还真是稀奇,以几具凡人武者的肉体为躯壳来夺这孩子,有点意思!”

  这话令山神庙里的一众武人听得一头雾水,但此情此景却心生奇异感觉。

  “呵呵呵…今日倒是稀奇,在这穷山恶水之地居然碰上个修行人,奉劝阁下少蹚这趟浑水,否则我们可就要换一具修仙之人的躯壳了!”

  计缘站在山神庙门前,身上看不出任何力法神光却雨水自避,外头的三人也有些摸不清跟脚。

  魔分多种,有滋生心魔,有无形外魔,有孕劫阴魔,更有那偏离修行根本之人堕入邪魔,入魔一词被常人形容为疯狂的执念,但其实真魔中大部分往往阴邪无比少有疯狂。

  “你们有四个,那剩下一个应当去追这孩子的魂魄了吧,而你们则是来夺肉身?”

  庙里的武人看不到,但在计缘眼中,庙外的三个附魔者面庞已经散发黑气,即便看不透计缘也打算一搏了。

  “你就是保下了这小童的肉身,其魂魄也定会被我们抓去,还不……”

  “那可未必!”

  计缘以清朗之声笑着打断,这情况试试新招完全情有可原嘛!

  口中敕令音起,法力随心变换,计缘轻轻抬起右脚,往地面一踏,好似有一道奇异的涟漪恍惚荡漾。

  “有请蕉叶山山神来见!”

  一道风卷雾气仿佛应声而现,在庙中地面旋转着升起……

  外头三魔一瞬间瞳孔剧缩。

  “拘神!快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