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黑子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227 2019.08.19 13:49

  “很像,很像什么?”

  尹兆先顺着尹青的视线抬头,城隍老爷平静威压的塑像高坐台前,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升上心头。

  “爹爹……”

  “走,我们回家!”

  尹青有些不太敢说话,尹兆先也没有点破,拉起儿子就默不作声的朝庙外走。

  和城隍庙进进出出的众多香客擦肩而过,对庙外吆喝叫卖的各种商品目不斜视,尹家夫子脚步比来时还快一些。

  直到出了庙司坊,尹兆先才慢下略有发酸的脚步。

  “青儿,你刚刚说什么像什么?”

  尹青有些忐忑的迎着父亲的视线回答。

  “刚刚那个老先生,的样貌,和庙里面的城隍老爷好像好像!爹爹,我真的没看错也没胡说!”

  “嗯!”

  尹兆先轻轻应了一声,让原本准备迎接父亲批评的尹青有些发愣。

  “为父刚刚其实也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不确定。”

  正常人拜城隍都不会仔细端倪城隍老爷的面貌,加上刚刚那个老先生也就是看到了几眼,样貌也没记清,尹兆先是不确定的,但尹青却记得清清楚楚。

  “青儿,今天的事情,同样不能和任何人说,连你娘亲那也别说,记下了吗?”

  “哦……”

  “嗯?”

  “记下了,爹爹……”

  尹青带着一丝不解,为什么连阿娘也不能说么,但也不敢和父亲顶嘴。

  “嗯,青儿你要记住,妇人头发长见识短,你娘好一些,但也好的有限,和街坊邻里一聊天,什么话都会往外倒腾!”

  这下尹青有些似懂非懂了。

  “对了,以后再见到你口中的那位大先生,一定要行礼问好,记下了吗?”

  “嗯,记下了!”

  尹兆先领着尹青回家,心中想的是,如果居安小阁的新住户半个月没有出事,就带着尹青亲自登门拜访!

  鬼神之说,有的人信,有的人嗤之以鼻,口口相传的多,亲眼所见的少,但不可否认,大多数人都是怀着一种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再不济也保持着一颗敬畏的心。

  而对于尹兆先来说,这一次,着实有些玄奇了!

  。。。

  计缘已经到家了,即便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将院子和里屋上锁,不光因为没啥东西可偷,也因为没哪个毛贼敢到居安小阁来偷东西。

  推开门,从袖袋内取出在路上折的柳枝,卷起袖子开始了迟到的刷牙运动。

  刷牙是计缘来了这里后觉得最不方便的事情之一,柳枝也不是随便就用的,刷牙前将柳枝一节节折断,取其中两节在顶端柔出纤维状,像小刷子一样刷牙齿各处,然后用较细的新柳枝剔牙缝。

  鼓捣半天之后,计缘拿起木瓢舀了半瓢水灌嘴里。

  “呃啵啵啵啵……呸……”

  吐出一嘴带着绿意的漱口水,反复漱了好几次口才觉得弄干净了。

  其实用盐效果更好些,可是盐贵啊,这玩意不是达官贵人的话,用来刷牙太浪费了,计缘自觉还不够格这么奢侈。

  刷完牙,计缘觉得自己这一天很长时间可能会没事做,没网没手机的,也没个熟人陪着聊天,出去吧也没啥意思,除非是晚上庙会倒还能逛逛。

  ‘哎,搞得更个孤寡老人一样……我爷爷和姑丈公以前都怎么打发时间来着?’

  才想到问题,一个答案就跳入脑海。

  下棋!

  而这也和自己的最大依仗有所关联,让计缘不由庆幸刚刚也询问了老城隍棋谱的事情。

  想到这,计缘坐到院中的石凳上,右臂伸展,手捏剑指,心中观想着那枚棋子。

  在熟悉的电流麻痒感升起之后,棋子虚影也出现在剑指尖端。

  ‘黑色!’

  计缘心中一震,原先的棋子有一种若隐若现的虚幻感,难辨白子还是黑子,而此刻,棋子依然虚幻却已然是一颗黑子。

  不光是颜色变黑,此时的黑子在指尖产生了一种向实质感靠拢的感觉,不由让计缘觉得是不是什么时候这个子真的能“下”落到棋盘上。

  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八成和昨夜对那邪乎玩意的一指有关,联想到那东西当时被吸附在手臂上旋转的阴冷感,不难推断出被棋子吸收了什么。

  ‘阴气?地脉煞气?总不可能是戾气吧?先试试还能不能吸纳灵气过来。’

  实际上之前计缘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平常执子聚灵似乎就是棋子的某种吸力,但却从不吸纳灵气或者说吸纳极少,需要以后慢慢弄清楚了。

  想不通的事暂且放在一边,计缘摒除杂念,开始在心中观想着烂柯棋局。

  随着计缘杂念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投入,小院内开始起风了。

  风不大,却连绵不绝,环绕着计缘一丈范围不散,一道道青灵之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是的黑子周围积累起逐渐浓郁的青翠。

  ‘可以,很好!’

  这一次没人打扰,计缘尝试看看是否能有个极限。

  呜…呜……

  风依然还是这般大小,但却好似让计缘听到了风声,院中枣树枝叶摇摆,沙沙沙之声也随着风卷错落有致。

  而计缘的指尖,除了中心还有一点黑色,已经聚集了一大团青灵之气,其范围足有半人长,呈现风旋在缓缓转动。

  到了这种程度,计缘有些撑不住了,精神开始刺痛,手臂也好似提了一个重型杠铃般沉重。

  凡事都得有个度,计缘这种惜命的人甚至有些不敢吸收这么多灵气。

  ‘先消散一些,等稀薄了在吸收!’

  强提念头,压到棋局的观想,环绕的青灵气还是一点点溃散,化为一道道灵风在院中流转,到消散至只剩下三分之一,计缘才念动收子。

  滋滋……

  先是一阵过电的感觉,随后指尖一酸,青灵之气顺势而入,那股酸痛感也随之沿着臂膀攀升。

  “嘶……”

  计缘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忍住!

  这是一种极其难受的感觉,是身体不堪负荷的信号,再补的东西吃过度了就成了毒药,还好之前山神庙里练就了一身不错的耐力,这点痛苦还忍得住。

  计缘保持着意随气转,尽量不让灵气处于一点,而是引导着在身体里转来转去,缓缓降低着压力。

  大约过去十几分钟,痛苦才开始减轻,而计缘这时已经身体颤抖,有些不由自主的轻微痉挛。

  ‘还好我机智,先散去了大部分青灵气,否则要是这么作死了自己,就太蠢了!’

  又过去十几分钟,身体内的反应全部平息下来。

  “呼…呼…呼……”

  计缘喘着大气,缓和自己的心跳和身体疲惫,懒散的坐下趴在石桌上不想动了。

  感受着周围的风也在缓缓散去,院中的大枣树枝叶摇摆得欢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