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0章 知足常乐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271 2019.09.25 18:05

  “客官~~~真不用这么多的~~~”

  小贩其实一喊出口的瞬间就有些后悔了,可既然喊都喊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悔是悔但心里还是有些畅快的。

  不过小贩见那位白衣先生只是在二十步外远远的望向自己,却没有回来,只好同旁边一起摆摊卖柿子的老倌说了一声。

  “陈叔,您帮我看一下摊位,我去追一下那位客官,马上回来的!”

  “哈哈,去吧去吧!”

  这老倌刚刚还有些羡慕嫉妒,这可是白赚一两多,现在反倒有些佩服这年轻人了。

  见老倌答应,小贩赶忙绕出摊位朝计缘追去。

  因为刚刚那几声喊叫,边上或驻足或慢走回头的看客也有一些,纷纷议论着什么事,也有见到始末的旁人小声讲解,另有见尾不见头的人一起猜测。

  那一头,计缘也不走,像是就这么站着等小贩追来一样,见其人真的出了摊位追来,双目多微微睁开少许。

  小贩三步并作两步走,很快到了计缘跟前,将手中的银子递过去。

  “客官…实话跟你说吧,这墨玉簪子就是粗料雕的,顶多就值个二三十文,一两多…我收着有些烫手,您要是给个五十文我也就收了…您要真喜欢还是给我铜钱吧,大钱银两我也找不开!”

  一口气把这句话说完,小贩气都通顺很多,只是发现自己匆匆说完了,对面的白衣先生却什么话都没说,就盯着自己上下看看。

  ‘难不成我说话太快他没听清?’

  正这么想着呢,计缘终于开口了,但话题却和簪子银子无关。

  “敢问小哥姓甚名谁啊?”

  “啊?”

  小贩有些愣,对方也不接银子,而是问自己名字?

  “我叫林田,一直在这块摆摊的,客官您倒是把银子拿着啊…要不这玉簪我不卖了还不成吗?”

  “不急不急,这玉簪我喜欢得紧,今天是买定了,不过我就是还有一个小小的疑惑想问一问林小哥,若我这次给的是一两金子,你还会追出来还我吗?”

  这问题问得着实莫名其妙,但也引人遐想,林田稍一纠结还是老实回答:

  “客官您说笑了,我这辈子还没见过一两金子呢,也回答不上来呀,不过这么多钱,说不准我就拿钱跑了哈哈……”

  计缘眉头一展,这才伸手接过小贩手中的碎银子。

  “不错,是我问得不好,走,再去看看你的摊位,对了,据说均天府醉香楼菜肴不错,林小哥有没有去过啊?”

  “啊?”

  小贩闻言则越来越发懵了。

  。。。

  正午时分,小贩林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随着那位姓计的白衫先生一起到了醉香楼。

  现在的林田和计缘面对面坐在醉香楼三楼,看看左右和楼窗外的风光,稍显拘谨。

  “计先生,您这也太破费了,我就是送您一根粗料玉簪……听说这地儿死贵!”

  看着林田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样子,计缘也乐了。

  “再贵还能顶得上三年饭钱?”

  计缘这又是一句让小贩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这种时候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鱼头汤白斩鸡来咯~~~烩白菜蒸肉糕来咯~~”

  客栈小二拖着长长的菜名尾音,居然一手一个托盘,托着两个盘子一路小碎步到了计缘他们的靠窗桌前,这平衡性也算是熟能生巧练出来的了。

  林田和计缘不等小二说话就赶忙主动搭把手,帮他把盘子放下,将里头一共六个菜端出来。

  “这是包头鱼汤,这是白切鸡,这是酱醋碟,这是烩白菜、蒸肉糕和炒三鲜,这是芙蓉羹,得趁热喝,这是自制橘糖水,对了,这盘柿子是附送的餐后果品,客官,你们的菜上齐了,有事招呼一声便是!”

  店小二手脚麻利语速也不慢,快速将菜都介绍了一遍。

  “好,多谢小二哥!”

  计缘朝着店小二拱手致谢,一旁林田有样学样的尴尬拱手。

  “哎哎,您慢用,您慢用!”

  见小二点着头离开,计缘则招呼早已经垂涎欲滴的林田动筷,并且率先夹着白斩鸡沾着料吃了起来。

  林田一见计先生开吃,哪还抑制得住,也吃了起来,这种大酒楼的菜肴可是一年到头吃不到一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田已经吃得打饱嗝,而计缘在又喝了一点鱼头汤之后停下,看着在那顺肚子的林田问道。

  “林小哥,这玉簪我是真喜欢,一顿饭怕是还不够……”

  “别别别,大先生我怕了您了,您到底是不是咱林家哪个发达的亲戚啊……要不您先吃个柿子吧,这柿子甜!”

  听到计缘又开始了,林田这是真发怵。

  “哈哈哈……柿子我暂时可不想再吃了…林小哥,容计某再多同你空谈几句。”

  “唔,这柿子真甜…啧…先生您说!”

  计缘一只手在桌上以两指打着拍子,一边望向窗外,耳中倾听市井中的嘈杂。

  “若是给林小哥一个选择,你是选激流勇进大富大贵,还是小富即安平和度日啊?”

  计缘说完,睁大双眼转头望向林田,眼睛虽然施了障眼法,却让林田顿下了手和嘴。

  周围的嘈杂声都好似弱了不少,林田没注意到这点,却让他不由放下了半个柿子用手抹了抹嘴,隐隐有种仿佛面临人生中重要关口的错觉。

  “计先生,我没啥学问也没啥志向,想的就是取个老婆生两个娃,能安稳过这辈子,能给父母养老送终,也有人给我养老送终…就很知足了!”

  闻言,计缘叹了口气,双眼又微微闭上一些。

  “只是,人是会变的…得到越多渴望就越多,当然若能知足常乐自然是好的,好了林小哥,你嗓门大,劳烦喊一声小二,就说这边结账。”

  “好嘞!”

  林田又拿起那半个柿子,腾腾腾跑到三楼楼梯口往下喊。

  “小二~~~三楼靠东窗结账~~~”

  “来咯~~~”

  楼下的小二就像是同林田飙嗓门,各自吆喝带着婉转感。

  见林田跑开,计缘右手沾了一点杯中糖水,在桌上水写一个“遂”字,然后中指一敲桌面,这个糖水痕迹组成的字就随着指尖一起引到空中。

  中拇两指相扣,屈指一弹。

  嗖~

  这个水字“遂”迅速飞往楼梯口,林田恰巧此时转身。

  啪~一下,“遂”字正中眉心。

  林田只感觉额头一凉,伸手摸了摸,没感觉到什么东西,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之后也就回桌边来了。

  ‘那柿子比陈老倌卖的还好吃,得多吃几个。’

  计缘笑笑,望向窗外天空,耳中偶然听到楼下有几个读书人正带着些许兴奋感在议论着州府科举之事。

  “已经是桂榜将晓之际了啊……”

  挥手间,袖内白子已现,比起三年前,其凝实程度居然仅差近两百年道行的虎妖陆山君一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