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8章 棋道阴阳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070 2019.09.24 18:09

  笑了良久,计缘才逐渐停歇下来,舒缓气息深深呼吸。

  “嘶~~~呼~~~”

  身子没动,就这么仰面朝天望着天空,余光中的树木枝丫还是那么模糊,但至少没有完全瞎了,当初双眼飙血那一刻,计缘真的很怕从此完全失明。

  还好现在至少还能看到东西,至于有没有清楚多少反倒是次要的了,反正也习惯了。

  此刻计缘虽然看起来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可实际上体表并没有多少污垢,连头发也不过是沾了水湿哒哒的贴着,但实际上根根纤毫分明没有结块。

  所以计缘身体并无任何异味,至于衣服上的灰尘之类的则是难免的。

  视线对着天空,脑海中却在思索着那一场夸张的衍棋过程,棋衍之梦中,自己法天象地推算变迁,虽然无法完全明晰天地大劫的关键,却也得出不少结果。

  “哎……”

  计缘叹了一口气,首先一点便是,他计某人怕是无缘加入什么仙府名门了,否则计缘自己也将化入其中一股仙灵气机。

  在不能确认一手定乾坤的情况下,这么做就是自断棋路,极可能会妨碍意境山河中道化大棋的衍弈。

  这就是所谓的虽身在局中,却又要超然局外,轻易不可入局太深。

  可计缘又不能真的置身事外,他毕竟也活在这天地中,更有自己的情感,而想要弈棋,也需要一枚枚新的棋子。

  洞壁内弈棋衍棋数载,计缘心中对棋招棋路已经有了一丝初步的明悟。

  窥见天地大劫之刻,其实很说明了一句话: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所有意义汇聚起来概括就是一个简单的词——和谐。

  计缘并没有什么以一己之力抗衡无量大劫的想法,他没那么伟大的心和力量,但却清楚自己可以落子牵引,布局天下因势利导,尝试汇聚众生之力来铺垫抗衡。

  至少这样,便是失败了,计缘也问心无愧!

  作为一个立志成仙之人,得知对天地苍生而言如此恐怖的劫数,又知道自己确实有能力影响甚至改变结果后,任谁也不会有‘几千年后的大劫关我屁事’的想法,何况真成仙了,总是要面对的。

  做不到得做,做得到更得做!

  提升修为是必须的,否则棋还没下完,计缘自己就寿数耗尽。

  寻访天下有缘人也是必须的,这“人”代指天地间的人神鬼妖灵仙佛,甚至是魔…并且要尽可能将有缘人约定成棋令其成长,否则棋下到一半无子可用!

  北斗肃杀南斗化生,黑白棋子各有妙用!

  缘分无大小,便是凡尘一稚童,将来也未必不能影响人道气机,但缘就是缘,滥求不得,弈棋人和棋子都不可失却初心。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依然消瘦的计缘稍显摇晃的站起身来,双拳紧握在身侧,抬首以模糊的视线望天空风云变幻。

  ‘阴阳相合两仪现,天地大同化无极……这天地只有一次机会,但时间还算充裕,我计缘却还有的是机会,恒心常在,棋道阴阳,我们走着瞧!’

  在山风中站立许久,计缘终于渐渐恢复了平常心,脸上的皮肉也回来一些,不再如之前那般可怖。

  伸手捋了捋湿漉漉的长发,那根木簪子不知道跑哪去了,再看看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好不算衣不遮体,但应该也经不住大力撕扯。

  “哎……搞成这副鬼样子!”

  叹一口气,计缘一挥手,五枚棋子齐现,山间灵气滚滚而来……

  时隔三年,计缘从心境到修为都已经不同以往,变化最大的是心境,可又好似没怎么变,但再看却又有变化,似是由心而向之而成“真”。

  修为倒是直观,五行之气感应天地气机,虽然距离圆满还差了很长一段路,无朝元之实却有朝元之象,只是因为法力拖了后腿。

  一番修炼过去两个日夜,计缘已经恢复到精力充沛法力充盈的状态,丹室之地已超十亩,算不上道行浅薄之辈了,而意境丹炉中熊熊真火更是壮观,甚至让丹炉连通法力丹田的金桥上都弥漫起一层焰光。

  但尤为神奇的一点是,计缘发现自己现在真的算是污不染身,他不会避尘术也没刻意施展其他术法,却纤尘不染。

  风尘刮过却滑离己身,哪怕是溪流中被搅浑的泥水方才被长发带起,却只见污泥快速脱落,而净水残留发梢。

  这是一件让计某人自己都纳闷的事情,因为连《外道传》和《通明策》上都没有类似的记载。

  当然,计缘可不会讨厌这种事情。

  迈开步子在山中纵跃,引手一招,青藤剑就自行飞来落入计缘手中。

  “呵呵…这么长时间辛苦你了!”

  嗡~~~~

  长剑在计缘手中轻鸣,并无任何幽怨之意。

  不消片刻,计缘回到了之前盘坐三年的石窟,发现那个木棋板质量倒是不错,摸上去除了边角发腐整体依然完好,倒是棋盘上有不少碎裂的陶瓷子,两个棋盒已经空空如也。

  在石窟中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自己自己的行囊和雨伞,当初应当是还落在客栈中。

  包袱里头倒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一套腋下开了道口子的衣服,和一卷竹简棋经,《通明策》和《外道传》连同钱袋一起都是随身带的,也包括玉怀山的两枚小玉签和魏无畏的玉佩。

  “倒是这棋盘子……当初应该是抢来的吧……”

  计缘摸了摸脑袋,这应当是除了上辈子小时候抢糖果之外,两辈子以来头一次不给钱抢了东西就跑的。

  随手一招,地上一根枯枝就飞起落到计缘手上,剥去树皮折断多余枝丫,一根六寸长短稍显弯曲的光洁枝丫就出现在计缘手中。

  把头发一捋一盘,顺手用木棍一插,简单的髻发就以成型,看似如三年前一般散漫,却更显自然。

  “走,再去一趟均天府城吧!”

  计缘像是冲青藤剑说了一句,也像是自言自语,一步跨出游龙意随,好似缩地而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