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 棋衍一梦过三年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784 2019.09.24 12:03

  尹母先是走近院内看看自己相公,发现他脸颊红红的,趴着睡得很踏实,再瞧瞧院子里,什么人都没有。

  “青儿,你不是说有个有点吓人的老先生把你爹灌醉了吗,他走了?”

  尹青也是左右看看,又跑到院门外瞧了瞧,都没看到人。

  “兴许是走了吧……”

  尹母摸摸自己相公的脸,发现有些烫,却闻不到多少酒气。

  “青儿,快过来帮为娘一把,我们把你爹架回家里睡去,你爹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也没多少啊,我看爹爹喝了一杯就倒了。”

  尹青腾腾腾从院门处跑回来,刚想同尹母一起把父亲搀起来却突然想到那老先生的话,赶忙拦住了母亲。

  “不行不行,那老先生说了,让爹爹今晚就在这睡,我们还是别动爹爹了,让他睡吧!”

  尹青说话间已经将毯子盖在了自己父亲身上,还小心的将毯子挂下来的部分往自己父亲胸前塞好,并且打了个结。

  尹母看得古怪。

  “这怎么使得,你爹在这睡万一着凉了呢,他可是马上要赶考去的,别因病耽误了行程啊!”

  “娘!那老先生……”

  说到这尹青心虚的左右看看,才走到自己母亲身边凑近其耳旁小声到:

  “那老先生是计先生的好友,兴许…不是凡人,还是听他的为好!”

  尹母一听这话,手上的动作也顿住了。

  计缘是个奇人,这话题在两三年前的宁安县中,对于其他乡人邻里来说是个茶余饭后的疑问中带着夸张的闲聊话题,对于尹家人来说则是肯定句。

  到了三年后的今天,宁安县还在提起计先生的人已经不多了,估计也就孙记面摊的孙老汉偶尔见到尹兆先了还会念叨一句。

  可尹家人是不会忘记计缘的,所以听到儿子这么说,尹母再一深思也就放弃了将自己相公搀回家睡的打算。

  “那,就这样让你爹在这睡一夜?”

  “嗯,娘亲你放心吧,晚上我会多起夜几次来看看爹爹的!”

  尹母听到自己儿子这话,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后双手叉腰。

  “什么叫多起夜几次,你爹醉酒,难免晚上会难受,前半夜你带了茶水在这看着你爹,后半夜我来替你,知道了吗!”

  尹青揉了揉额头,,弱弱的回答了句:“知道了。”

  心中总有种娘现在更疼爹了的感觉。

  到了后半夜,尹青的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他睡了一小会,听到打更的敲三更梆子已经好一会了,娘亲都没来。

  虽然还没入秋,天气算不得多凉,可在这院中趴着睡总归是不舒服的,尹青只好倒了杯茶喝了两口等娘亲过来,结果知道四更天的梆子敲响的时候,娘亲才一脸歉意的姗姗来迟……

  第二日黎明。

  “喔~~~喔噢噢哦~~~~~~”

  天牛坊第一声鸡叫响起的时刻,尹兆先就自然而然睁开了眼睛。

  感觉到身上盖了毯子,再一侧头,发现自己妻子也盖着毯子趴在自己身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看周围,发现还是居安小阁的院子,石桌上还摆了茶壶茶杯。

  “奇了……我怎么睡在这儿啊?”

  然后细细一想,尹兆先才想起来昨天的事,有一个不类凡俗的老先生自称是计先生的朋友,不但一口吞了半棵枣树的果子,还请他喝了一杯酒,然后就没中间的记忆了。

  尹兆先抬头看了看头顶,枣树果然少了半数果子,看起来不是做梦。

  ‘莫非我喝了一杯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正这么想着,尹兆先忽然发现枣树上有些不对。

  “咦?这枣子怎么有一小部分红了?”

  只见枝头有零星枣子已经变成整体的红色,在满树绿色中极为惹眼,不过也就看了看暂时不多想。

  尹兆先揉了揉额头,也没觉得有什么宿醉头痛的感觉,再看看自己夫人,怕是在这陪了自己一晚,心中既是感动又是温暖。

  本想叫醒她,可现在虽然已经鸡鸣声渐起,但看看天还蒙蒙亮呢,就又不忍心打扰自己夫人。

  将自己身上的毯子取下放在石桌上,尹兆先站起身来活动腿脚,坐了整整一夜居然没有丝毫酸痛感,反而感觉神清气爽!

  ‘明日就启程了!’

  。。。

  又是一阵秋风来,大地上已是稻田谷米金灿灿,山野云深处也是果挂枝头枫叶红。

  宜州均天府地界,均元山深处一矮峰上,有一个两丈余深的石窟,其内有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人一动不动的坐在那,眼神一直似开似合的望向眼前的棋盘。

  “啪嗒~”

  一粒白瓷棋子才落下就在指尖化为碎瓷片,人影身体一震,终于清醒了过来。

  “嗡……嗡……”

  石窟外侧斜靠的青藤剑兴奋得锋鸣不止,整个剑身剑鞘都在“咔咔咔咔……”抖个不停。

  “嗬……”

  计缘张口,却发不出声音,干哑的喉咙只能发出嘶哑的呼气声。

  模糊的视线中能看到身旁的落叶枯枝,能看到山间动物的粪便,能听到秋风吹拂林间的声音,能听到山间泉水的流淌,也能闻到一阵阵成熟或青涩的果香……

  清醒的一瞬间,计缘就竭力排空大脑,控制着自己不去想任何多余的事,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吃东西喝水!

  “嗬…嗬……”

  扶着洞壁摇摇晃晃的从石窟中站起来,计缘踉踉跄跄走出洞去,而青藤剑则在锋鸣声中悬浮而起紧跟在身后。

  嗅着果香来到一棵野柿子树下,抬头望去模模糊糊一片,伸手想抓却够不到,反而身体摇晃着差点摔倒。

  “蹭~~~”

  剑鸣长吟,三年来青藤剑第一次出鞘,整座山头好似透出一层光亮,匹练闪过,野柿子树上果实纷纷连枝如雨而下。

  计缘跪倒在地,颤抖着将地上的果实捡起来,这野柿子不过比枣子大不了多少,黄中透红的样子也是分外诱人。

  不过计缘根本顾不上什么,一颗颗摘下来就往嘴里送,不洗也不擦,更不吐籽,粗一咀嚼就往肚里咽,吃得速度越来越快,满手满嘴都是汁液。

  过去一刻多钟,落下的果实居然全都被吃完,而计缘还不停下,继续在山中疯找,只要是能吃的果子全都吃干净,最后来到一条山溪旁直接“噗通”一声趴倒在溪边。

  计缘将头埋入溪流中。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喝水喝到肚子鼓起有收拢,再鼓起再收拢,一口气下来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山泉水,溪中有小鱼小虾山蟹泥鳅什么的也不放过,一一生吞入肚……

  “哗啦啦……”

  披头散发的计缘抬起头来,任由身上湿哒哒的躺在山石上喘着粗气。

  “呼…呼…呼…呼……”

  又躺了半个时辰,恢复了一些的计缘才坐起身来。

  抬手望望自己掌指,原本瘦如枯骨,现在多少好看一些了,他不清楚在这半日中自己究竟吃了多少野果喝了多少水,只知道之前自己的一切行为仅仅是竭力自保的本能。

  这次衍棋花去的时间大大出乎计缘本人的预料,虽然不清楚具体时间,可绝对不短,不过当时的自己意识深受震动,已经不是完完全全的清醒理智状态。

  和当初浑浑噩噩的执念中开始衍棋一样,刚刚的计缘在清醒的一刹那就仿照那感觉,以绝强的意志力排空一切其他思绪,只留寻食的本能。

  因为计缘也很清楚自己当初的道行有几斤几两,几月不吃不喝没事,但若是更久,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上辈子才走出棋盘的那会,遇见搜救队被点破时间则即死,让计缘曾经不止一次联想到岁远县上河沟村的许老汉说过的“鸳鸯法”。

  刚醒的自己可能类似于“比干挖心”状态。

  计缘不敢冒这个险,不敢让自己猜测分析出过去了多长时间,更不敢撞上别人被说破什么,至少在身体得到补充之前不敢。

  否则很可能“鸳鸯法”破,一棒打“醒”该死之人,导致自己生机全无!

  不过到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计缘缓和了一下呼吸,自嘲的笑笑,起初只是微嗤,后面笑容渐大,最后则笑若疯狂。

  “嗤…哼哼哼…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隆隆隆隆……笑声震动四野,山林中鸟兽惊逃……

  ————

  PS:发现很多书友不知道,再次在这通知一声,本书是十月一日上架,养书的大佬们也希望到时候支持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