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好大阵仗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331 2019.08.15 12:29

  计缘现在有些犹豫着是不是该和对面院中的这个阴差接触一下,在他的旧有观念中,这好歹也算是仙佛神灵体系中的一员吧?

  不过实际上,这会那名阴差也在看着计缘。

  之前是因为发现的情况较为重要,现在回过味来就觉得居安小阁的新住户似乎也有些不对劲。

  毕竟夜深人静,在这样一间宅院内,这人就这么站在正房门口看着院子,总不能说在这初春时节纳凉吧?

  ‘想必是一个直觉敏锐之人吧?’

  此类人这名阴差也不是没遇上过,而且就算不是,住在居安小阁里,夜间三更之后阴气浓郁得可怕,正常人也会睡卧难安噩梦频频的。

  计缘犹豫再三之后,最终决定还是暂时别沾染,要拜城隍也可以白天去上香得嘛。

  于是计缘尽量动作自然的走到屋前檐口下,抬头望望夜空,半真半假的低声感叹一句。

  “这么干净的星空……好久没见到了……”

  他能看清的东西不多,上次在牛奎山上还没注意,此刻才发现天上的星星也在此列。

  没有云层遮蔽也没有雾霾污染,天上繁星点点,星河璀璨,真的很美!

  现在既然有阴差在这里,加上刚才那执子一指的余勇尚存,计缘干脆就在屋旁的一把小破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看天看看院子,时不时还叹口气,仿若一个普通的失眠人。

  当然计缘大部分注意力还是关注着院子中的动静,在这静坐期间也尝试过观想出棋子,但或许是身体消耗太大,四肢很无力,精神也有些刺痛,可那种感觉还是在的,这也是计缘敢继续坐在这里的底气。

  开玩笑,刚刚哥才把那玩意一指点回去,没听见阴差说那东西元气大伤了嘛,而且现在还有阴差在,那我为啥不能硬气点?

  大约等了一刻钟时间,计缘就感受到一些有些不一样的东西了。

  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正在逐渐浓厚,要形容一下的话,有点像以前计缘爷爷喜欢在书房点的檀香味。

  然后计缘突然反应过来,那是庙宇中的檀香味。

  心跳又不由的加速起来,似乎要来了不得的人物了,会是宁安县城隍亲临吗?

  随着檀香味的逐渐接近,计缘也坐正了身体,并且不同于其他鬼魂,计缘耳中能听到一阵阵极其特殊的脚步声,好似带着某种韵律,并且人数不止一人。

  呜~~呜~~

  院中好似挂起了一阵带着檀香味的细细阴风,一道道身影跨过居安小阁的院门进入院内,除了更多阴差模样的,还见到了四个一看就不简单的官员模样存在,身上有披挂或官袍,并且有不同色彩。

  “咕……”

  计缘忍不住悄悄咽了口口水,这阵仗有点大。

  “见过武判大人,奖善大人,罚恶大人,纠察大人!”

  院内阴差恭敬向气势最足的四个高大身影行礼。

  这四位显然不是宁安县城隍,但绝对也是享受百姓香火供奉的,至少在城隍庙是有泥塑的,绝非寻常阴差可比,否则不会有那股子檀香味。

  城隍下面有什么官员单位的计缘根本不懂,但从阴差的称呼上也能推测一丝端倪。

  来者对于院中呆坐的计缘过多理会,注意力全都放在院中水井这边。

  “果然如此,此处戾煞之气骤减,不知发生了何事?”

  “闻城隍大人所言,此凶鬼今夜曾厉哮不止,虽不知何因想来已然受创不轻!”

  那名被称为武判的身影转头望向屋前的计缘,令后者内心略有紧张。

  “此人就是居安小阁新入住的凡人?可有异常?”

  之前一直留守的阴差立刻回话。

  “禀武判大人,此人当是因戾气侵袭难以入眠的凡人,并无异常。”

  “嗯!”

  四名从气势到衣着都高一等的城隍属官在短暂交流的时候,院内院外都有阴差巡游,想来是在调查什么。

  过去没多久,就有多名阴差前来汇报。

  “回禀诸司大人,天牛坊附近并无异常!”

  几名城隍属官互视思索一番。

  “难不成是有什么高人路过此地,顺手助了我宁安县一把?”

  “休再多想,待我们先降服此獠,再细作调查!”

  “时不我待,迟恐生变!”

  “正是此理!”

  武判大袖一挥,手中出现一只漆黑判官笔,目光扫过院内院外。

  “各司差役准备锁魂阵,勾魂使者听令,缚魂锁伺候!”

  “领命!”“领命!”……

  四名城隍属官走向院中四角,一者垂袖而立,一者取出铁笔,一者手托书册,一者持钢鞭。

  ‘要来了要来了!要动手了!!不过井里的东西需要这么大动干戈?而且他们就没人要劝自己这个群众离场吗?’

  计缘半是紧张半是期待,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直到好几位拿着黑色令旗的阴差化为雾气消失,计缘才发现面前的院子范围笼罩起了一层薄薄的墨色,看来是那什么锁魂阵了,而自己所在的正房屋檐下则刚好处于外部,没被圈在内。

  锁魂阵内,武判看一切准备就系,对着水井方向冷哼一声。

  “居然还沉得住气,又或者,怕是伤及根本不敢现身了吧?今夜就是你的死期!勾魂使者,动手!”

  武判命令一下,围在井口的9名手持长杖的黑袍阴差忽然一起摸向腰间,腰带位置幽光亮起,化为一道漆黑锁链。

  “着!”

  九名勾魂使者一起大吼,缚魂锁闪电般投向井口方向,居然没入井边地面。

  呜……呜……呜呜……

  刹那间阴风四起,院中老枣树枝叶摇摆,哪怕在阵外,计缘还是感觉周围凉飕飕的,衣服下的皮表,鸡皮疙瘩暴得好似一个个小豆豆!

  “啊~~~~~~~~~呃~~~~~~~~~”

  “哼,只会厉吼尖叫,列位,助勾魂使者一臂之力,把它拉上!”

  说话间,四名城隍属官悍然出手,未拿法器的左手纷纷伸向前方,一道道阴气在院中滋生,环绕着勾魂使者。

  一时间,缚魂锁幽光大盛!

  “起!”

  “啊~~~~~~~~~~”

  密密麻麻的头发窜出水井,在院中狂舞,无数头发立刻缠向9名勾魂使者,九名勾魂使者瞬间向外越开,连带着缚魂锁也被带出一大截。

  “斩!”

  周围早已严阵以待的阴差纷纷拔出配刀,劈砍那些追向勾魂使者的头发。

  “嗬呃~~~~~~~~~~~~~~~~”

  沙哑中带着凄厉的鬼啸声越来越大,一大团污浊的头发被缚魂锁扯出水井,在半空中扭曲变换。

  计缘瞳孔剧烈收缩,牙齿都微微打颤,这玩意就是刚刚的东西?

  被缚魂锁困住的鬼物,肢体血肉仿佛在不停搅动,一粒粒充血的眼珠惨白的面庞也在变换,戾气阴气不断倾泻。

  来自视觉和灵魂本能上的强烈恐惧感令人窒息,根本不是任何恐怖片中的假货能比拟的。

  “孽障!今夜要你魂飞魄散!”

  武判怒吼一声,判官笔朝前点出,其他三位城隍属官也一同发难。

  轰~轰~轰~轰~

  居安小阁院落内好似阴气爆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