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心累的计缘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096 2019.08.10 18:52

  翻过山石,越过小溪,在碎石堆间小心跨越找到过山客踏出的山道之后就加快一点速度。

  头顶不时有带着叶的树枝擦过,山道上凉风阵阵,因为常有树荫遮蔽,所以环境也显得更加黑暗。

  经过大半夜的折腾加上被吓得不轻,5人其实已经消耗了很多体力,更别提此时还背着人,只不过还未退去的紧张和恐惧让他们强提气息不敢放慢步调。

  陆乘风感觉背上的计先生很轻,感觉就像背着一个女子一样,但计先生给他的心理压力却比等大的岩石更重。

  等过了最外围的一座山头,来到一条周围满是大石的小溪边时,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从这边山坡眺望,已经能隐约看到水仙镇的轮廓了。

  “计先生,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怎么样?洛师妹他们的伤势也撑不住这么连续赶路。”

  陆乘风小心的询问背上的人。

  人家跑腿的累,趴在背上的计缘也不轻松,身子都酸得不行,休息一下求之不得。

  “也好,我们在此休息一下。”

  听到计缘回答,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计先生说没事,也给他们一点心理安慰。

  “大家休息一下,放人下来的时候小心一些!”

  “好!”

  几人轻手轻脚的将伤者放下来。

  受伤的几人其实早就快忍不住了,每一次跳跃的抖动都会刺激得他们倍感疼痛,只是强忍着而已。

  计缘躺在一块斜面巨石上眯着眼休息,其实在小心观察周围那几个伤员。

  他忽然发现此刻对比白天,对他那惨不忍睹的视力并没有多大影响,白天看不清更多,但黑夜也不会看不清更少,很是奇怪,明明之前好像还不是这样的。

  “咳咳咳…哇…”

  赵龙颤抖着撑着溪边身下的岩石,吐出一口淤血。

  “赵龙,你没事吧?我给你打点水!”

  “没,没事…”

  洛凝霜气息紊乱,手指微微颤抖的触碰自己的左肩,那里两道虎爪的痕迹犹如刀劈。

  燕飞身上的爪痕比洛凝霜更深更重,点穴加包扎才勉强止住流血,但却不敢动弹,脸色一片苍白。

  最严重的是那个名叫杜衡的刀客,一条扭曲的右臂几乎已经废了,强忍着痛苦的他现在半身衣服都被汗打湿了。

  计缘都有些不忍心直视这名年轻刀客,这种伤或许不致命,但想必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比杀了他更难受,毕竟这家伙又不是杨过,可能此生都用不好刀了。

  模糊中见他抱着臂膀沉默不语,想必是面如死灰吧。

  “喝点水吧杜衡。”

  陆乘风将一个水袋递给他,刀客勉强笑了笑,接过水袋像喝酒一样狂饮。

  “哎……”

  计缘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家伙心地都不坏。

  “计先生,我们都无所谓,可是……您有没有办法,帮帮杜衡?”

  燕飞躺在石头上,捏着拳头低声询问计缘,因为激动伤口都崩出血来。

  所有人一刹那全都望向计缘,杜衡的眼中更是升起希望,他们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乞丐可是连猛虎精都恭敬有加的高人。

  ‘靠,我有个鬼办法,我又不是医生!’

  这种时候计缘东想西想又想了很多,升米恩斗米仇,自己救了他们但是没拿出什么灵丹妙药,会不会反而被记恨?

  “呵呵!计某此前在庙中有言在先,山中乃是成了精的猛虎,几位可是嗤之以鼻啊!”

  说到这计缘顿了一下,见几人都有些无地自容的尴尬,才继续道。

  “哎,只可惜计某不善医道,自己的眼睛都希望寻医救治,如何管得了他人,不过世间不乏医道奇人,或许也还有挽救的余地。”

  杜衡左手抱着右臂,咬着牙忍痛,汗水顺着下巴一滴滴落下。

  “计先生,杜衡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您此前劝一次救一次,对我等已是救命再造之恩,这些苦果……是我们应得的!”

  其他人闻言只是沉默着,计缘挺意外的望向这个刀客。

  可能是处于怕他绝望,在众人沉默了一小会之后,计缘突然高深的补充了一句。

  “若能过得此难,杜少侠前途不可限量!”

  杜衡和众人再次望向计缘,却发现他已经闭目养神,不再说一句。

  计缘此时的感观就是,装完逼就装睡,真刺激!

  陆乘风犹豫了一下,望着计缘又问了个问题。

  “计先生,我们需要向山下的人说明实情吗…这白虎皮终究不是我们猎虎所得……”

  那猛虎虽然给了一张看似刚剥离的稀罕白虎皮,也告诉他们可以直言已经猎虎成功,但看看自己一群人的惨样,这种话有些说不出口。

  这句话可把计缘吓了一跳。

  ‘妈蛋你说出实情,万一有胆大的去猎妖呢,成功了还好说,没成功那陆山君不找大家算账?’

  计缘郑重的从石头上坐起来,半开一双苍目。

  “山中有虎妖,名曰陆山君,浑浑居牛奎,夜夜盼吃人,一朝得点播,从此恶心归……”

  “几位少侠,陆山君曾言,下山后几位可谓山下人曰,山中食人猛虎已伏诛,也算不得假话了,而此事发生和你们息息相关,所以告诉别人你们剪除食人猛虎这事,也用不着羞愧。”

  “可这都是因为计先生您……”

  陆乘风这句话没说完,就被计缘伸手制止。

  “我的事情,也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而且,说句实在话,这天下又有多少人敢如几位少侠一般,凭着一腔热血接榜进山呢!”

  这也算是计缘的半句心里话,却让几个充满挫败感的少侠心中一阵热流涌动。

  见到陆乘风还想说什么,计缘干脆直接躺下闭眼装休息,不打算理会了。

  ‘就你丫的事多!’

  计缘觉得自己就差吼着告诉他们:安心当你们的打虎英雄去吧!

  总算之后终于是没人再提这茬了,毕竟他们都是渴望得到认可的,付出这么大代价,要是到后面还被人耻笑,就有点崩溃了。

  计缘稍稍松一口气,觉得自己就和阎锡山说过的一样,要在几个鸡蛋上跳舞,真特么心累,还好他计某人口才勉强过得去,不然早就凉透了。

  要是有机会回去,再看到那本小说哪个故事里穿越者舒舒服服的,他非顺着网线找到作者,打爆他的狗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