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我可不买单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612 2019.09.22 12:25

  “老头子?你怎么不回话啊,在干什么呢?”

  里屋声音传来,随着窸窸窣窣的穿衣身和之后的脚步声,里头的妇人也掀开布帘子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相公满脸是汗的瘫倒在地上喘气。

  妇人吓得赶忙蹲下来要扶人,一扶发现左博然身子都是僵的。

  “哎呀老头子你怎么了!?”

  伸手一摸,左博然连头发都湿了,在看左博然略显苍白的脸色,赶忙替自己相公揉胸口顺气。

  兴许是接触到自己内人手上的温度,终于让左博然缓过来一些,运转体内真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嗬…呼……刚刚,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到底怎么了,你的样子跟见了鬼一样!”

  “嘘~~~!”

  左博然立刻激动起来,小心的看看大门。

  “你别瞎说,我是见了神了!均天府城隍下面的判官判官老爷,文武判官都来了,刚刚就在那!”

  左博然心有余悸的指着八仙桌前的位置。

  “呼……我还以为是我寿数到了,结果两位判官说是因为高人嘱托,前来定门楣的…...呼……”

  左博然说话都依然带着颤音,近距离亲身接触鬼神,带来的心悸可不是随便能想象的,更不是听说书先生说故事时候那么带劲,除了怕还是怕。

  不过到了这时候,略微的兴奋感也在升起,并且逐渐加强,左博然从脸色苍白到面色红润其实也没过去多久。

  左博然到底也算习武之人,揉了揉腿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八仙桌前看着桌上字帖,想到了计先生说过会去和均天府城隍那边打招呼,果然当夜判官就到了。

  那边左博然的妻子本来听到相公说撞见判官,还有些不信,可看看桌上字帖,也觉得可能是真的,毕竟是仙人的承诺。

  直到过去小半个时辰,两夫妇才再次回去睡觉。

  第二天,左博然撞见文武判官登门的事情才在左氏后人中传开,然后言家人也陆续知道了这件事,只不过言家铺子这一片全是自己人,从不会在外面乱传任何事。

  时间到了左博然夜遇判官后的第四日。

  言家铺子这两天有一个奇怪现象,就是二三十个肌肉扎实的老中青铁匠全都没有正经打铁,而是都在做剑鞘。

  有合作从削形到打磨再到上油浆一条龙,也有自己单独完成整个流程的,简直像是传统手工艺作坊,一想到是在为一柄仙剑做鞘,一群匠人就兴奋。

  至于此事的始作俑者,此刻则毫无所觉的在均天府城内游览。

  行至初到均天府时打听消息去过的那个茶馆,计缘本想将没听完的《黄将军传》给补全,不过茶馆里说书人已经换了一个,故事也不同了。

  “这位客官,里边请啊,里头羹饮、生煎、冲泡的茶饮样样有~~!”

  一个茶博士看计缘站在门口一小会了也不进来,就走到门前招呼一声。

  计缘只是笑着摇头,没有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说书人换了,故事也不再是《黄将军传》,他也就显得有些兴致阑珊。

  茶博士看着这位远去的大先生挠了挠头,这人也不像是喝不起一壶茶的样子。

  计缘并未动用任何术法身法,仅以慢步而行,直接出了城走向那元子河畔的言家铺子。

  这次计缘没打算多打扰人家了,该了的事已了,没必要再让言家那边的人一惊一乍,待到行至元子河畔,计缘直接以障眼法消形后,才走入言家铺子范围。

  今天稍微有些怪,言家这边一点打铁的声音都没有,倒是有很多木质摩擦声和议论声从铁匠铺子后方传来。

  计缘先将之前不告而借的一把伞放归原处,随后寻着声响和气味走向言家铺子匠造作坊后方。

  “嘶……”

  难得计缘稍显夸张的吸了一口气。

  到了现在,凡尘中能惊到计缘的事情虽然不少但也不会太多,眼前这事算一件。

  只见几个大棚子下,二三十个赤膊铁匠全都在打磨制作剑鞘,这还是他们手中未完工的,身旁的架子上,地上,已经存放了起码几十个完成品。

  从选料到款式,从颜色到雕纹,千奇百怪各不相同……

  ‘言家人这是吃错药了?’

  计缘这念头一起,顿时失笑的想到了原因,根子还是出在了自己这个“仙人”身上。

  只是看看这么多个剑鞘,言家人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原本计缘只是打算留下一百文当做买剑鞘钱,然后留张便条告知一声就好了。

  可现在这么多剑鞘,计某人可不想当这个冤大头全部买单。

  实话说这么多剑鞘,除去那些花哨的,随便挑一把计缘都很中意,他悄悄走到最边缘的一处木架旁,伸手捏住一支朴素的淡青色木鞘,剑鞘随之一起消形。

  随后计缘稍稍犹豫一下,还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从怀里摸出两锭一两圆银,以柔劲朝着那边七老八十依然起劲打磨新剑鞘的言老爷子丢去。

  “咚咚~~”

  两锭银子居然以柔劲在言老爷子的脑瓜上砸出两声脆响,让以为有谁开玩笑的后者,在下意识接住从头上落下的银子之余也莫名暴怒。

  “谁?哪个混账拿银子丢我!”

  而此刻,计缘戏谑的声音幽幽从远方传来。

  “谁让你们做这么多剑鞘的?我不过就一把剑,剩下的工本,你们自己卖剑鞘去回吧!”

  声音越来越远,很显然已经离去。

  言老爷子立刻捂住自己的嘴,脑门上的细汗也多了不少,自己刚刚那是骂了仙人?

  这一会所有匠人也都闻声停下了动作,一时间铁匠铺边鸦雀无声,不少人还偷偷瞥言老爷子看他的反应。

  十几个呼吸之后,确认仙人应当是离开了,并没有计较打算,言老爷子突然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立刻扯开嗓门大吼。

  “谁的剑鞘被选上了?快看看是谁的剑鞘被选上了,少了哪一个剑鞘?大家都找找!”

  “对对对!快看看少了哪一个!”

  “那我手上的还没做好呢…”“还做个屁啊!”

  “最好是我最好是我!”“肯定是我啊!”

  一群匠人纷纷检查着自己身旁的架子和地面上的剑鞘,期盼着能发现少去其一。

  “啊哈哈哈哈…是我!是我!我的剑鞘被选上了!哈哈哈哈哈…我最边上的青漆木鞘不见了!哈哈哈哈,定是被仙人拿走了~~!”

  一名三十余岁的铁匠高兴得就差跳起来手舞足蹈了,在那指着木架狂笑不止。

  边上的很多铁匠仍不死心,依然翻动自己的作品,最终却只能得出一个没少的残酷事实。

  到最后众人纷纷看着那个兴高采烈的铁匠撇撇嘴叹叹气,极其敷衍的恭喜一两句。

  那汉子正得意呢,却瞧见太爷朝祠堂方向离开了,立马拍脑袋想到银子还没给自己呢,赶忙追过去。

  “太爷,太爷~~~!那银子,银子该给我吧,至少给一锭吧,仙人给的呢,太爷~~~!”

  “哼,你也知道仙人给的,你懂个屁作用!给你也是暴殄天物,我拿去祠堂供起来,和祖宗牌位放一块,上香的时候大家都看得到!”

  言老爷子头也不回,脚步加快,留下这句话将汉子打击得呆立当场。

  ————

  PS:

  这里给大家推荐一点费事的私货,来帮助一些书荒困难户(邪恶笑),就是微信推书公众号“大书荒三十六计”。

  去年看到有帖子一直说“九哥推荐的书”,好奇追问下加的,一个会为你拔毒又能找到一堆优质同类书的地方,专门写这而不是“作者的话”,就是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到。

  前几天第一次和九哥聊天,还有点小激动,PY肯定有却并非不可告人,因为三十六计有这质量所以能理直气壮写这么长一段推荐哈,希望找到书的人开心变得更书荒的也别打我^_^!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