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街头奇闻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419 2019.08.22 13:01

  清晨的阳光照射到居安小阁,院中枣树开满了黄绿色的枣花,淡淡的花香味飘满小院,也飘出居安小阁弥漫小半个天牛坊。

  对于生活在天牛坊的百姓来说,这不同往年的淡淡枣花香连同居安小阁的新住户,都是今年的一桩小小的逸事。

  居安小阁虽然依旧少有人敢靠近,但却已经没有以往印象中那么恐怖了,毕竟有人在里头住了两个月安然无恙,而且学塾的尹夫子经常往居安小阁跑,也照样没事。

  计缘拉开正房大门从房里出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也就他这种无业游民又暂时不缺钱的,可以自由的睡到这时候,寻常人家天微微亮就都起床了。

  “日上三竿我独眠,可惜我不是神仙!”

  蹩脚打油诗念叨一句,计缘悠悠然走入院内,在厨房边上取一根昨天摘的细细柳枝,手指一勾,自由一道水线从水缸中升起。

  指尖一抖,以内功手法灌注一丝灵气的柳枝伸得笔直,和着流水在口腔中变换,十几秒钟就将牙刷好了。

  “呃啵啵~~呸~”

  浑浊的漱口水吐出,顿觉更加神清气爽!

  现在的计缘刷牙可比以往效率多了,而且他明显感觉到如今每天起床后的牙垢越来越少,或许以后哪天就用不着刷牙了。

  不过哪天不用洗澡不用刷牙计缘很乐意,但是就算哪天不会肚子饿了,吃饭他还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这世道已经这么无聊了,要是不能享用美食那得多无趣。

  带上棋经竹简,关上院门,计缘就优哉游哉的出门了,最近他自觉“实力大增”,已经开始琢磨着什么时候出去外头见见世面了。

  最好的证明是两册修真书籍计缘已经融会贯通,两册武功秘籍也练得不错了,不过铁刑战帖的所谓真气7重境界,计缘不知道自己这状态怎么定义,毕竟开局就是“先天真气”。

  而现在计缘在没有修真练气决的情况下,更是暂用铁刑战帖的真气运行法代替,以之运转灵气,并且彻底摒除了真气。

  虽然感觉有些委屈了灵气但总比没有强吧,而且对武功的提升十分显著。

  不管怎么说,不够格在妖魔仙修面前浪,社会大众面前自保总够了吧。

  一边摸读棋经,一边在天牛坊的巷子和小路里走动,路上遇到天牛坊的住户,都会尊敬的问一声“计先生早”,而计缘也会笑着回应。

  耳朵灵到计缘这种地步,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听过的声音都能辨别出来是谁,打招呼从不怕认错。

  “汪汪汪…汪汪汪汪……嗷讹……汪汪汪……”

  远处坊口的街道上,有一阵阵凶猛的犬吠声传来,似乎有不止一条狗正在追什么东西。

  随后计缘又听到街头人群的骚乱声传来。

  “哎呀这谁家的狗啊这么凶!”

  “哎哎狐狸!”

  “真是狐狸!哈哈哈要被狗咬死了!”

  “可惜了那一身皮啊!”

  “让开让开,狐狸在哪狐狸在哪,抓住了可是一身好皮毛!”

  “去那了,狗追着呢,皮毛早咬破了!”

  ……

  “汪汪汪……”

  “砰当~~”

  “呜呜呜呜……”

  “在那呢,抓住它!抓住它,好像背上的毛里头还有东西,快把狗赶开!!死狗松嘴,松嘴!”

  “嗷讹……汪汪汪……”

  ……

  计缘皱起眉头,莫名的就加快了脚步,走出天牛坊后朝着不远处最热闹嘈杂的那一块走去,运行灵气用上武功身法,整个人好似一道漫步青影在街上划过,看似在走路实则速度飞快。

  若非计缘用上了一手障眼法,恐怕得惊的街上鸡飞狗跳。

  ……

  街头一角聚拢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死狗,松嘴!松嘴!”

  “砰!”

  “呜呜呜呜……”

  两名凶悍的汉子用木棍敲打咬住狐狸不放的两条大黄狗,敲得黄狗呜呜吃痛之下闪避棍棒。

  围观的百姓则有二十多人,看着那赤狐在街角奄奄一息地淌血。

  “哈哈哈哈,这狐狸是我们的了!!”

  其中一名汉子正要伸手去抓狐尾,但那濒死的狐狸居然立刻一跃而起,窜出人群。

  “哇装死!”“这狐狸这么聪明!”

  人群中有人惊呼。

  “别让它跑了!”“跑不远的!”

  赤狐瘸着腿,绝望至极的逃窜,那几条徘徊不去的大黄狗也再次追了过来。

  猛然间,前头一道长袍青影几下从远处跨到近前。

  提简游曳而来,见之如沐春风!

  赤狐愣住当场,随后反应过来,立刻曲起前肢不断朝着计缘挥动叩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狐狸的惨哼如同啼哭,身上到处是还在流着血的伤,只是叩拜的动作却不敢停下来。

  几条大黄狗围在边上“汪汪汪…”的叫个不停却没有上前,周围的人群有人害怕也有人啧啧称奇。

  “嘶……这狐狸不会成精了吧,居然在拜人求人?”

  “娘呀…真的啊!”

  “有些怕人啊!打死算了吧!”

  “那人是谁啊?”

  “天牛坊的计先生,尹夫子的好友!”

  “对对,天牛坊的人都说是个奇人,住居安小阁几个月了。”

  “嘶……”

  ……

  人群中带着好奇议论纷纷,而那两个拿着木棍想要抓狐狸的人看到眼前这诡异情况,也没有敢直接跳出来。

  而计缘则全然没有看其他人,只是盯着这只似曾相识的赤狐,也看到了藏在狐背部绒毛下的虎毛。

  这赤狐肯定开了灵智,可差点被狗咬死,应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妖物,身上也并无戾气那股味道。

  看着狐狸如此凄惨又不断对着自己叩拜哭求的样子,计缘也是恻隐之心大动,况且明显是来找自己的,也算是因他而伤。

  计缘抬头扫视那一圈模糊的人群,两秒就找到正主。

  “不知两位可否割爱,将这赤狐让与计某?这狐皮已被黄狗咬烂,也值不了几个钱了,计某愿出100文,两位就当卖在下一个面子,如何?”

  计缘微微拱手,说话时望向人群中那两名提棍男子的方位,一双平静苍目无神胜有神。

  “呃…毕竟是狐皮,一百文有点…嘶你干嘛?”

  其中一人本想开口讨价一番,被边上的同伴扭了一把,后者也不理同伴的埋怨,呵呵笑着朝计缘点头。

  “好好,计先生要的话就拿去,一百文就一百文。”

  “多谢了!”

  计缘从袖中拿出钱袋,取二十个当五通宝递给两人,然后看向那几条龇牙咧嘴的大黄狗,有点伤脑筋。

  人可以用钱,狗怎么办?肉骨头?谁出门带那玩意!

  “呃,你们也散去如何?”

  计缘发誓,他就是想试试,结果几条大黄狗居然支吾几下,就真的几步一回头的走开了,令计缘愣了一下,也令周围众人瞪大了眼睛。

  这下人群中不少人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了。

  计缘看看有越聚越多趋势的人群,叹了口气,伸手将激动过后已经没什么力气的赤狐提到怀里。

  “大家散了吧!”

  留下这句话,在大家反应过来之前,计缘一个挪腾就摩肩擦踵的跨出人群,穿过了不明真相赶来看热闹的其他群众,消失在一侧巷口。

  旁人转身相望却已然只见赶来的好事者而不见青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