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烟霞雾客

烂柯棋缘 真费事 2876 2019.09.15 12:26

  此刻,在又听到有马车声经过和车那边的对话时,计缘也从那种似梦似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自觉此次修炼差不多该告一段落了,即便是修炼状态消耗少,身体也有些饥饿难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计缘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正是那个仆人卫同,当初楼船上有公子哥喝醉落水,怒骂船夫的仆从声响就是他了。

  计缘与那位公子哥不过是一面之缘,本身自然没有什么必须见见他的想法,可计缘觉得还是得见一见这位富家公子。

  不为自己,只是想到了一条大青鱼,那青鱼能救这位公子,以前未必没有救过其他人,这样善良的精怪,到底还是该有点回报的,而这公子哥也是有能力做出一定回报的那种人。

  所以趁着前面马车还没过来,计缘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水珠,轻轻一跃就跳下的树。

  虽然是白天,但这里是雾气最深的地方,能见度不到两丈,计缘想了下还是觉得直接拦路并不合适,所以靠着路边缓缓走着。

  没过一会,三辆速度同样不快的马车就赶上了计缘,看起来就像是追上并正要超过一个独行的路人。

  马车车夫和一直探头瞧着外面的那个仆人卫同,也下意识的观察一下这个衣着朴素的孤独路人,但也不会多想。

  倒是马车夫到底生活经验更丰富,隐约看出路人的衣服都有点湿漉漉了。

  计缘已经听到了马车中众人的呼吸声,也就是在第一辆马车将要超过他的时候,他好似一个不经意的转头看向马车。

  中正清朗的声音响起。

  “车上的这位公子,可还记得春沐江落水之事?”

  计缘声音看似不大,却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马车夫们都纳闷着没反应过来,而车上的那些人却都已经心中一惊。

  那个仆人卫同看向计缘张口就问。

  “你也是楼船上的客人?”

  仆人以为是计缘认得自己,所以知道车上一定是自家公子,却没想过计缘根本没看清过他。

  只是这问题的角度让计缘都微微愣了下,但似乎细想也没什么大错,只是摇头否认。

  “呵呵…我自然不是什么楼船上的客人,只是有缘恰逢其会罢了……”

  这会车上公子哥已经放下了书册,但却没有起身探出头来看外面的,他一个会武功的人,喝得烂醉落水还要别人救,是有些丢脸的,虽然他不会水。

  公子不出声,仆人却不饶了,也不信计缘那说辞。

  “怎么?你看我们家公子落水很高兴咯?你当时定是在楼船哪个角落偷笑吧?看你这穷酸样也不知道怎么上的船!”

  实话说计缘这衣着打扮虽然算不上富贵,却也算不上穷酸,仆人自然是气话中故意讽刺。

  而被仆人这思路一带,本来没什么的,现在车上的人也觉得心中别扭。

  “好了卫同,别说了,让车夫走快些!”

  车内公子冷哼一声,自觉已经很有涵养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马车夫也赶紧加快了脚步,牵着马缰往前走。

  那边声响不断,中间车辆的小姐和丫鬟则在窃窃私语。

  “春芳,你刚刚听到那个声音了吗?”

  “嗯,我也听到了呢,像是路人有事,卫同那个家伙又和人吵起来了。”

  “那人是谁?”

  “不知道呢,好像是说那天也在楼船上看到公子落水了……”

  第三辆马车里坐的则是一个老嬷嬷和另外两个家丁,也是掀开马车帘子望望前头,只是因为雾气的关系隔得稍远就难以看清,但脸色也是不满的。

  看着马车加快了速度,计缘眉头皱起,确实想过开口提这事会被人嫌弃,但解释了都不容人解释骂完人就走可就太真实。

  眼睛睁大一些望了望那名仆人,视线再扫过三辆马车后,计缘才又一次朗盛开口。

  “还是停一下车吧!”

  这次音量提高了几分,话语的尾音带着某种震颤,属于又一次武功技巧和法力的结合,明明不是很大声,却让听者不由感觉耳心发痒。

  只是也稍稍出乎计缘预料的是,人还没做出反应,三辆马车上的几匹拉车老马却先一步纷纷停下,把几个车夫都扯得一个踉跄,却拽也拽不动马,好似这几匹牲畜死活不想走了。

  这车停得突然,三辆马车中不少人都被晃得倾向前方,探着头的卫同更是一个踉跄“哎呦”一声栽出马车差点滚下去。

  车上公子也有些被惊到了,立刻顺手抄起靠在车旁的一把剑,随后动作矫健的跳下了车。

  看到后面车上的小姐丫鬟似乎也想下来,赶忙出声止住。

  “你们留在车上,春芳,照看好小姐!”

  说完这句,这名依旧是一身白衣的公子看看正在拉马的车夫,再凝神望向就站在马车边不远处的计缘,总感觉这人有点面善。

  “阁下何人?找卫某究竟有何贵干?”

  刚刚的声音怪,这车停得更是邪乎,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关系,对方显得有种隐约要融于雾中的感觉。

  看着车夫这些马死活不愿走的样子,论旁人还是白衣公子本人,此时心中都隐约有种撞见精怪邪祟的细微悚然感。

  直到此刻,计缘才停下了本身缓慢的脚步,转过身来定睛看向那名公子,还是一身白衣,观其气象也和当初清晨所见相差不多。

  “嗯,这位公子倒还是个身手不俗的武者!”

  说完这句,计缘先朝着车夫歉意拱手。

  “叨扰片刻,鄙人说完事情就走。”

  话音一落,计缘视线回转,话锋也随之转变。

  “这位公子当时醉酒坠船,可曾记得水下光景?”

  “水下?”

  见那公子皱眉的样子,加上当时又是黑夜,其人应该是没什么印象,计缘也不再纠葛这个问题,中正的声音略显舒缓又带着一丝感慨的再次响起。

  “当夜春沐江上,楼船中莺歌燕舞饮酒寻欢,公子酣醉之时坠入江中,本该溺亡于春沐江,是一条大青鱼将你托起至江面,才等到了几个船夫来救你,不知公子有几分记忆啊?”

  这会因为计缘已经不再修炼,雾气已经稀薄了很多,只是因为他的出现和说得话太过惊人,使得在场其他人都没注意到雾气的变化。

  大青鱼救人?

  那公子哥一脸惊骇,因为那一夜他在梦中总是能梦到眼前浑浊中划过一抹青白色,到第二天早上都有些浑噩不清,难道真的是一条青鱼?

  然后白衣公子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计缘道:

  “阁下是那艘小船上吃粥的人?”

  “呵呵,或许是,或许不是,公子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若有报恩之心,每年同一时刻,可遣人或亲往春沐江那处江段倒上一坛米酒,于家中雕放小青鱼像一尊,得空为之敬祈一番,算是报了那救命之恩。”

  虽说有些事情不能强求,但计缘也不想让自己这一番苦心轻易白费,小小的“显圣”一回也无妨。

  懒得等其他人做什么反应,计缘瞧了望了那个仆从一眼,再好感欠奉的朝着公子哥微微拱手。

  “见人先观衣,见仆如见主,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话,计缘直接转身而走,身上潮湿衣衫上的水气被边走边驱散,好似浑身缭绕烟霞一般玄奇,与之形成反差的则是周围雾气在快速淡去。

  几个呼吸的功夫,在雾气还未完全消散的时候,计缘已经步入雾中失去其身影,可仅仅又过去几个呼吸,雾气就彻底消散,眼前和远方却都再无刚刚的灰衣先生。

  “雾散了?那人呢,怎么不见了?”

  “你们看到了吗,那不是凡人吧!”

  “这,这人,这人不会是神仙吧?”

  “我也觉着不像邪祟……我们莫不是真见着神仙了!?”

  几个马车夫又惊又兴奋,在那大叫不已,越说越是确信见着的仙人,尤其是这令人颇感气息舒畅的雾气随着其人消失散去,就更能说明问题。

  而握着剑的白衣公子则愣愣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后方马车上,丫鬟小姐以及老嬷嬷和家丁都已经下车,这情况车上怎么待得住。

  看着这一下子雾霭消融的清晰世界,听车夫们越说越兴奋,众人都有种玄奇至极的感受,更别提白衣公子本人了。

  “兄长,兄长~~!”

  “啊?”

  白衣公子如梦初醒的望向自己表妹。

  “哎呀!兄长你怎么不追呀!你不是会武功嘛!”

  白衣公子转头看看前面,又抬头看看天空中的阴云…表妹说得轻巧,追?怎么追?

  传说中仙人能腾云驾雾,随着雾气散去,对方怕是已经腾云飞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