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不欢而散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73 2019.11.28 15:36

  阎修微微点头,算是承认了这句话。

  吕小庆张张嘴,无力的坐回去。

  大周官身和平头百姓,完全是两个概念。

  身份地位,天差地别。

  无论品级,只要官牌在身,旁人都不敢轻视。

  比如阎修这个无常官,别看是九品中卒,低的毫不起眼,可他重要程度,也是整个镇不可或缺的。

  无论凡人修士,谁还没个生老病死,谁敢保证自己能长寿万年?

  活人不归他管,可哪怕再霸道的人,在乌停镇这一亩三分地死了,都要落在他手里。

  处得关系的好处不言而喻。

  像这些颇有财力的大家族,有重要之人不幸陨落,重金之下,有很大操控空间。

  多少钱能买条命?

  怎么算都是无价的。

  无常正管此事,哪个敢轻视?说不得都要上赶着与之交好。

  是以朝廷官员,各司其职,罕见有吃闲饭的,哪怕微末小官,关键时刻都能发挥大用。

  官身来之不易,是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

  朝廷任用官吏,并非单一看学识、修为、家室等其中某一项。都是经综合考量后,层层选拔的。

  正如吕家这等家族,主家家主乃望赢城六品中馬舟令,如此显赫之下,乌停镇这一支,都无一人混得官身。

  严苛程度,可想而知。

  旁人敬重,给予尊崇,正是因有官牌在身。倘若没这个身份在,如吕家这等豪盛家族,哪会与平头百姓这般好说好商量。

  生意你不做,大把人求着做,还容得你挑三捡四。

  另外,价钱也不是这个价了。

  起码翻倍。

  “怎会如此!”

  吕小庆肥嘟嘟大脸,抖动不停。

  与官员做生意,赚多少钱都是其次,主要的是,可在家族内给自己凭添声望。运气好甚至能进主家法眼,得到青睐,从此鲤鱼跃龙门,一朝展翅。

  此单生意,对他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老七,尤为重要。

  不想事到临头,空欢喜一场,打击着实不轻。

  看着他这般,吕小任阴柔一笑,讽刺道:“听五哥句劝,还是省省吧,老老实实混吃等死甭折腾了。人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凭你这对招子,不被卖掉就算赚了。”

  主家给乌停镇吕家分配的舟额有限,被卖掉一艘,他就少份机会。

  将生意拆散,还能打击这个无能兄弟,使他心情大好。

  “滚!”

  胖乎乎身躯猛的大吼,怒气徒然爆发。

  “今儿这单生意我还非做不可。”

  “阎无常,就按你说的三百灵珠,租你艘中型舟,我再额外附送你条短线。”

  “你疯了不成,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吕小任面色瞬息阴冷,大声呵斥。

  “我清醒的很,就是要把这单生意做成,你待怎样?我不得好,旁人也休想好过。”

  吕小庆被气的不成人形,大有破罐子一摔到底的疯魔架势。

  “呵呵,好,好的很,我到是不能把你怎样,不过,我吕家便宜可不是好占的。你可以问问这位无常大人,这种价格他敢接吗?”

  阎修砸砸嘴:“正经买卖,有何不敢?”

  两兄弟同时看向他。

  吕小任面布寒霜,吕小庆却一脸的扬眉吐气。

  “好,就这么说定了,阎无常尽可等待消息,我这就去补调飞舟,我看别人能怎地。”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出去了,明显准备动真格的。

  吕小任冷着脸转过头:“阎无常,别怪我没提醒你,以现在行情,三百枚灵珠,正经八百的官员都拿不到中型舟。”

  “那白痴一时冲动,希望你能懂得分寸,否则酿成大祸,可不是你能承担起的。”

  阎修对此话恍若未闻。

  自顾喝下口茶,站起身,看都未看他一眼,径直走出包厢。

  独留吕小任一人,面色铁青的握着拳头。

  阎修回到值班房,在椅子上小坐一会儿,就爬进了棺材。

  跟外面比,还是这里头舒服。

  飞舟生意甭寻思了。

  想来吕小庆也是一时气话,绝不会真这般低价弄来飞舟租给他。

  两兄弟顶缸而已,当不得真。

  生意黄了,往后进项是个难题。

  自身还有三百灵珠,外加丢丢零头,放在常人家,足可丰衣足食一辈子。

  然对修士来说,这点灵珠,完全经不起挥霍。

  灵珠,即是高等货币,同样是修士修行必不可缺的消耗资源之一。

  炼气期修士尚不需要,可踏入出凡境后,修行必须以灵珠辅佐。

  天地间灵气毕竟稀薄,根本满足不了出凡期以上修士修行,唯有同时吸收灵珠中的浓郁灵气,才可弥补。

  说白了,修为想更近一步,需有足够灵珠支撑。

  为何财力雄厚的家族,往往能培养出修为高深之人?

  正是这个道理。

  没有充足灵珠辅佐,哪怕天赋再高,也是白搭。

  “当不当官,还真是两码事。”

  不得不说,恍然间落差还是很大的。

  往常腰牌一亮,哪个敢这般同他说话?

  自穿越而来,还是头次碰到今天这等局面。

  “也是修为太低,如果自己是出凡境甚至养魂境修为,相信那个吕老五绝不敢这幅做派。”

  说来说去,官身重要,修为同样重要。

  脸面这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要靠自己去争。

  极力平复心中异样情绪,盘膝欲做修行。

  正在此时,脑中识海响起声音。

  “怎么样阎大人?突然间经受冷言冷语,是不是觉得有些窝囊,心里不平?无碍,只要你能送我出去,我替你灭了他们一家。”

  这道声音低沉厚重,应是那中年鬼修。

  神识交流。

  如今的阎修拥有神识,到也可以办到。

  嘴吧不动,识海当即响起他的声音。

  “我不通阵法,如何能助你脱困?”

  “并不需你懂阵法,只要你用神识将我包裹住,穿过金色幕墙就可。”

  还可以这般?

  不光阎修吃惊,大阵内妖魔怪,同时看鬼,均露意外之色。

  “此法当真行的通?”大妖沈莫行开口问。

  中年鬼修看看他,又瞅瞅另外满带急色的两个,四方大脸更加憨厚。

  极为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没错。”

  “此人非但灵魂不受这‘厄轮残阵‘’影响,连神识也可自由穿行。倘若他愿意用神识将我等气息掩盖,定能一同穿过这幕墙,从此脱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