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署名要早说啊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159 2019.11.24 14:38

  看着还有最后一页纸,阎修决定把心中的美好愿望写上。

  第四十六:官员配备的基本官宝,应归官员个人所有,若辞职,可以将其带走。

  第四十七:官员辞职后再就业应有优待,如与官方合作作生意,成本方面应给予减免。

  第四十八:官员辞职可酌情补发一个月俸禄……

  林林总总写完,以至傍晚。

  程中强自外而归。

  看见桌上白纸铺满字迹,满意的直点头。

  内容没细瞅,不过随意打量两眼,到也像那么回事,足可看出是花了心思的。

  他把上面一页拿起,发现下面的第二页也写的满满登登,然后第三页,第四页,直到最后一夜全部写满。

  讶然抬头:“你一口气写了十多页?”

  “程幽记不是说要写满吗?”

  程中强面皮抖了抖。

  我是这个意思吗?

  我貌似是指把第一页写满吧,这人还真实在。

  不过,多写些到也没坏处。

  他把整沓装进个封包里,然后封好。

  阎修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认定自己猜的没错。

  这玩意果真都是糊弄事的,程中强只瞧了第一页内容,后面完全没看,就给封起来了。

  “幽记,我的事?”

  “考虑清楚了,还是要辞职?”程中强问。

  见阎修点点头后,他低叹一声。

  “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也不便强留。这样吧,再坚持最后几天,眼瞅就到月底了,下月初我也方便安排人手,可好?”

  “好。”

  “那过来签名吧。”

  阎修一愣:“啥?”

  “签名啊,你编写的天行庭备选条律,忘记署名了,直接写在封面上吧。”

  阎修只觉得脑袋‘轰’的声。

  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闯祸了。

  这玩意儿竟然要署名?

  为啥不早说?

  这不是坑人么!

  “程幽记,我看署名就算了吧,这东西也不一定有……”

  “那可不成。”

  程中强连连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出自谁手,必须记录清清楚楚,不然上面大人哪知是不是我部基层官员所编?”

  貌似还真是这个理。

  “那要不把这份给我,我再重新写一份?”阎修压下口吐沫,试探着问。

  “没这个必要,况且时间紧迫,我要抓紧把它送上去,判官大人今晚就要带走。”

  程中强拿起毛笔递给他,笑着说道:“放心吧,我看着你这上头写的不错,没准还真有被采纳的。”

  他哪里想得到,就第一章内容像模像样,后面几乎全是炸弹。

  阎修愣愣的接过笔,在面上签下自己大名。

  ……

  直到走出望赢城衙门,都没反应过来,始终觉得身体有点飘。

  ‘我在哪?’

  ‘我都干了啥?’

  努力回忆着所写内容,越想心里越发毛。

  临了临了,别是喷出个欺君之罪吧?

  迷迷糊糊的买过舟签,踏上归程。

  一路无话。

  到了乌停镇,先吃顿味如嚼蜡的便饭,随后回到值班房。

  宋奎正在内里值班,见他这么快回来,当即问:“怎么这般快,没在望赢城多转转?”

  短短几天,再见宋奎,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走时只是喉咙痛而已,回来却带了一大堆麻烦。

  早知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家值班了。

  这来来往往,都特娘的什么事啊!

  阎修摇摇头,从怀中掏出押魂罡递过去。

  宋奎伸手接过,见他兴致不高,又问道:“这是咋了,喉咙瞧的不顺利吗?”

  “没,挺好的,喉咙治好了。”

  阎修不在期间,宋奎要两手抓。

  不但要守着上面,还要时常去地下幽牢,燃符点香,很是折腾。

  还有两天,才是他二人倒班时间,交接完后,宋奎再次遁入地下。

  阎修换上官袍,躺进棺材。

  脑袋乱哄哄的,怎么都睡不着,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呼。

  翻身盘膝坐起,本想修行,又静不下来。

  无聊之际,拿出《焚血太行录》,还以为看不进去,怎知不觉间,竟把全书通读一遍。

  阖上书籍,细细回味其中内容,越想越心动。

  不愧为魔修功法,若不是唬人的话,所记修行速度,要比他平常快上五倍不止。

  不得不说,对他这种资质平平,修行速度缓慢的修士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诱惑。

  “要不,试试?”

  “不行,不行,怎可与魔修为伍。”

  突然蹦出来的想法,把自己都吓一跳。

  哪类修士都有好坏之分不是?魔修也不都是坏人。

  他双眼一跳,随后慢慢睁开眼,看着手中的功法,叹了声:“不管咋说,需吸人精血修炼,终究不能归于善类。”

  随后躺下,把书枕在脑后。

  这边侧下,那方佝偻会儿,脑中杂七杂八的想法,如何都挥之不净。

  一会想到大妖阴魂,一下又蹦出葫芦怪,反后又跳来严魔干瘦的身影,条条胡诌的备选条律,不时穿插其中……

  这种状态持续到后半夜,依旧不见好转。

  静夜无声,漆黑的棺材内,‘扑棱’坐起个人,双目直勾勾,尽是血丝。

  若有人再此,定骇的魂不附体。

  “不行,不能干等着。”

  可如今之计,又能奈何?

  疲惫,压抑,烦躁,种种负面情绪充斥而来。

  半晌,松开紧握双拳,无力感油然而生。

  手杵到身后,无意间又摸到那本《焚血太行录》,磨撒两下,将其拿到眼前。

  打开书皮,再次读了进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又将这部功法完完整整通读一遍。

  ‘反正《御魂经》一天半日的也不会有大进展,闲来无事,莫不如先练着这部魔经,大不了不吸人精血就是。’

  何况,是否合适自己修行,还再两说。

  此等想法经现,便一发不可收拾。

  双手打个印决,按照书中记载方法,引导灵气。

  屋内先天灵气在他周身疯狂汇聚,涌动中越来越浓,愈来愈纯净。

  修行,说的直白点儿就是以自身为炉,将先天灵气转化为灵力,存入体内的过程。

  通常情况下,体内储存灵力多寡与质量,也正是判别一名修士修为境界的根本。

  当然,这么说过于绝对。

  毕竟每踏入一个境界,身体都会发生质的飞跃,往往伴随着某种诡变。

  修行,有等级境界之分。

  练气九层只是开始,充其量为修士踏上修行之路的敲门砖而已,往后还有诸多境界。

  如炼气期后的出凡境,可御空飞行。

  养魂境,可悄无声息,辗转千里。

  不过这些对阎修来说,太过遥远。他如今炼气二层的修为,只想快些修出神识,以供内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