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上官缉魔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10 2019.11.22 15:09

  修行室整体宛如巨石被掏空,屋顶墙壁皆是青色,连门都是青石镶成。

  像是浑然天成,又似后天的鬼斧神工之作。

  不但静谧隔音,内里还充斥着浓郁灵气,对修士来说,是个极为不错的修行之地。

  当然,价钱也高的离谱。

  每个时辰,要两枚下品灵珠。

  往常的阎修很仔细,绝不会如此浪费,今天却没敢算计,下了血本。

  严老头看上去弱不禁风,不想动作间释出莫大威压,若有改天换地之能,空气仿似都为其臣服,供之驱使。

  干瘦身影,由实化虚,长长缩缩,让近在咫尺的阎修都看不真切。

  瞬间只觉得如有牢笼加身,既粘又沉,使得他轻易动弹不得,呼吸变得沉重。

  这一刻他才发现,严重低估了这个魔修。

  此人怕是早已超脱炼气范畴,若有心思害他,恐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之际,容不得多想。

  脸上爬上疯狂,双目透出股狠戾。

  嘴巴大张。

  眼前那虚幻身影,转念间化成葡萄粒大小,没入口中。

  阎修提起口气,闭上嘴,全身紧绷。

  冥冥中只觉得有东西脱落,不自觉的压下口吐沫。

  恩?

  喉咙?

  卡着的东西好像突然消失,没了半分滞感。

  这是……

  成了?

  疼痛伴随多月,就这么眨眼不见,让他有种梦幻的感觉,一时间不敢相信。

  握着拳头,张开嘴试着猛吸一大口气。

  呼。

  柔和,通透,更有股久违的清凉之意。

  竟真的好了。

  喉咙问题,可谓困顿已久,长时间下来不但是身体上摧残,久久不愈,同样给心里上造成不小压力。

  以致宋奎都说他,整天闷闷的,浑身透着阴郁。

  又贪婪的吸几口新鲜空气,只觉得全身清爽,有种拨开云雾见晴天的感觉。

  嘴角不知何时翘起,眼睛更是晶晶闪亮。

  突兀,面色一怔,不祥的预感悠然而生。

  试探着低声说道:“严师傅可以出来了。”

  “严师傅?”

  “严师傅!”

  体内久无回音,静的骇人。

  阎修不甘心的又喊多次,可是无论他怎么召唤,体内就是没有音信传出。

  静悄悄的,仿似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左手扒着嘴,另只手伸个手指进口腔,狠劲搅动几下。

  恶心的眼泪都要冒出来了,可依旧没有东西吐出的迹象。

  “又凉了。”

  放下手,嘴里没由来的冒出三个字,不知是说自己,还是再说严老头。

  现下的一幕与昨日何其相似。

  大妖沈莫行,葫芦怪,现在又进去个严老头,外加上那道神秘声音……

  阎修后仰在地,闭上眼睛,久久不愿睁开。

  此时客栈外,有两人驻足。

  一男一女,男子大概二十几岁,一身锦衣,英俊潇洒。女子紫纱外批,姿容艳丽,正是邵青梅与师兄上官云集。

  他二人家族都在朝歌,几年前同时拜入极泉宗。虽如今都已为朝廷命官,但也不缺往来。

  今日上官云集正是拉着师妹来助拳的。

  他双眸锃亮,浑身上下透着跃跃欲试。

  “那严魔就在这家客栈。此魔阴险诡变,以防他趁乱跑掉,等下动起手来,还劳烦师妹替我掠阵。”

  邵青梅美目轻眨,悄然浅笑。

  本就倾城之姿,这一笑恍如百花争艳,又似千年冰莲盛开,刹那娇媚芳华,惹人晕醉。

  “师兄放心,知你追此魔已久,绝不会让他再次逃脱。”

  上官云集看的忘我,正愣神儿间,又听她说道:“不过……若在城内动手,势必会惹来官府兵卒。”

  “师兄那么久都等了,依我看还不如再加耐心,等他出城再动手不迟,免得徒增麻烦。”

  上官云集缓过神来,冷哼一声。

  以前确实心有顾虑,才迟迟没有动手。

  望赢城自有本城禁律,他有官袍在身,到是可以动手抓捕此魔。不过,过后此魔归属,无疑是个结症。

  以望赢城的规矩,必然要将严魔明刑正法的,可他有自己的任务。

  上官云集在刑狱部缉魔堂任职,上头下令,务必要把此人活着带回去。

  可他没权改变望赢城禁令,当然相同的,望赢城官府也同样命令不到他。

  这是职权分工问题。

  上官云集情知棘手之处,已经盯此魔几个月,一直未曾动手,也未曾把此魔的消息透漏出去,就这般僵持至今。

  今日收到确切消息,七日后天行庭将正式成立,他所在的缉魔堂亦要归属其内。

  对朝廷这个新兴组织,有人欢喜有人忧,但他却从中看到机会。

  难得的晋升机会。

  新建机构,为奠定威信,必然会对有功之人大肆提拔。倘若此时把这魔修抓捕归案,没准天行庭成立之日,就是他晋升之时。

  官位停在八品上炮已久,再升就是七品車官,到时又是另一番天地。

  他半刻不想耽搁,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此魔带回去。

  至于望赢城官府?

  呵呵,禁令怕是很快就要改了。

  以后修行界的事,普通衙门根本没插手资格,唯有交给天行庭这个新兴的庞然大物决处。

  “师妹尽管放心,相信望赢城也已经收到消息,绝不会凭添麻烦。”

  话虽如此,但又何必争这几日功夫。

  邵青梅无奈,暗暗摇头,没再开口。

  相处多年,她对上官云集性情了解的很,趟再多劝,怕是只会适得其反,更容易激起他争强好胜之念。

  “对了师妹,今日此魔身旁无故多出一人,看上去到是不显亲熟,可敌我难分,不得不防,等下随即应变。”

  “若他胆敢插手,师妹不必留情。”

  邵青梅点头,走进客栈,向掌柜打听过后,径直朝着某个房间行去。

  阎修依旧躺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屋顶。

  石门沉重的开启声,才将他惊醒。

  门被推开的刹那,上官云集还不待看清内里,就亟不可待的臂膀一晃,自手中甩出道黑芒,径直朝里面人影射去。

  “师兄不可。”

  邵青梅急忙大喝,可为时已晚。

  阎修刚站起身,只觉得有股劲风袭来,猛地抬头,黑芒以致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