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平级调动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11 2019.12.05 21:08

  阎修现在打算很简单。

  首先,把眼前本职工作尽量做好。

  不说弄出啥大成绩,起码也要有点亮眼的东西拿出来,这才好同判官邵青梅提要求,摆脱这个坑人的棺材。

  再有就是修行,这方面是绝对不能落下的。

  他自始至终觉得,修为才是在这个世界立足的根本。

  官身是地位高低的象征,修为才是生存根本。

  哪怕权利再大,地位再显赫,几十年后照样是捧黄土,始终摆脱不掉轮回的宿命。

  修为高了就不一样。

  从出凡境往后开始,寿命都是成倍往上叠加的,甚至可以活到几百上千年,相比之下,眼前的权势算什么。

  再说,真有修为通天的一日,还害怕没有地位吗?

  哪怕从兵卒做起,修为真到那里,没人压得住锋芒,早晚能崭露头角。

  这是阎修一直以来的想法,是以他始终没把做官放在首要。

  正如之前去谈飞舟生意一样,他觉得攒够钱以供修行就好,就知足了。

  况且官场如战场,期间暗中的血雨腥风,他没经历过,但却听说不少,有时想想,比在战场真刀真枪对垒,都要残酷。

  除此,他自身还有个最大问题。

  那就是穿越者这个身份,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没有实力之前,他始终不托底,就怕万一暴露,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命,想反抗都反抗不得。

  另外识海内的妖魔鬼怪,不定什么时候就破阵而出,大家都是见不得光的存在,相互间可没什么怜悯。

  想都不用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局,相互共存的希望很渺茫。

  说白了,就算他们同意,阎修都不会放心让其轻易离开。

  信任这种东西不是空口白牙的,尤其是关乎到生死存亡,谁又和谁能生死相依。

  有时候太多的幻想,只能是幻想,离现实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所以不管怎么说,修行还是最主要的。

  浪费大把时间去写书?

  阎修绝不会这么做。

  整日没黑没白的写,细算下来都要写上一两年,有这个时间,不如用来修炼。

  放在以前,或许一两年时间,修为长进不到哪去。

  但往后还真说不准。

  意外融合的两步功法,无疑给他带来诸多可能。

  只要有足够阴魂和灵珠,他相信,摆脱眼前困境,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

  次日清晨,阎修让吴令遂把幽记程中强请来,虽然有些失礼,不过也没办法,毕竟他活动不太方便。

  “小阎啊……不对,应该叫阎幽记了,你可是瞒的我好苦啊。”

  程正强一经来到,就抢先开口,反倒把阎修给说愣了。

  “程幽记说的是哪里话,我有何事隐瞒?”

  “还说没有?”

  程中强在屋内撒么一圈,黑眉拧起:“你与邵大人是不是相熟?”

  邵青梅?

  自己与他算不上熟吧,只是见过几面而已,顶天算萍水相逢,若真论起来,还存有误会的。

  “到是见过几面。”

  程中强一脸的果然模样:“那不就成了,你之前为何不说,说起来原先我还准备升你为长无常呢,想不到你这边早有安排,偏我枉费一番苦心。”

  阎修终于明白这话里意思,知道自己被冤枉了。

  程中强有意让他出任长无常,虽没点破,但他也清楚,只是没啥感觉,那时一心想辞职。

  如此说来,升任这个代幽记,真是邵青梅的主意?

  也是,整个望赢城黄泉狱,貌似只她有这个权利。

  而程中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自己和邵青梅之前就相熟,早就把路安排好了。

  阎修有心解释两句,转念一想貌似没有这个必要,就算说了人家也不一定信。

  不过话说回来,邵青梅为何无缘无故为自己升职呢?

  就因为几次面缘?

  根本不可能。

  那会是因为啥?

  努力回忆几次见面的场景,终于想到个理由。

  客栈那次。

  当初在客栈时,举手投足间将二人击伤,对方必定以为他修为高深,觉得是个助力,是以才加提拔。

  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性大。

  不然黄泉狱那么多长无常,为何偏偏提名不经传的他。

  这个话题暂时告一段落,阎修委婉的把宋奎之事说出来。

  现在他身份不同,程中强自然不会将他像以前一样多待。

  莫说如此年纪轻轻就为掌管一所的代幽记,就是看在阎修同邵青梅关系的份上,他也不好轻视。

  只是平级调动,影响不大。

  往后不过多调一人去望赢城而已,并不麻烦。

  况且,他昨日已经往望赢城派去两名幽记,就算近期不安排人过去,都不会影响正常运转。

  以前阎修和宋奎不也两人搭档吗,不也一干就好几年。

  只要他出份材料,完事二人共同签字就好。

  内部的平级调动,不是升职,谁都不用惊动,只要两所主官同意,私下就可以解决。

  “好说,等下我回去就写文书,到时你我二人签字就成。”

  阎修拱拱手:“如此就多谢程幽记了。”

  “哪里的话,咱两人之间还用客气。”

  “话说你此次晋升,还没有好好庆祝一番,不知何时摆酒,也让我等粘粘喜气?”

  摆酒?

  想想,平常人升职,确实都会摆酒庆贺,可阎修一直都没心思往这方面想。

  没那个心情,另外,就算想摆也无能为力。

  不可能坐在黑棺材里,迎接前来祝贺赴宴的人吧。

  这东西与喜气洋洋四个字,根本就搅合不到一起去。

  “庆祝就免了,哪日我单独请程幽记,一来承蒙程幽记这么多年的照顾,二来感谢给在下的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

  “程幽记不知?”

  程中强晃神,摇摇头。

  “呵呵。”

  阎修摇头一笑,看来乌停镇那面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不然程中强不可能这幅表情。

  当初写那份天行庭备选条律,可正是程中强让的。

  要不是他,阎修哪能接到东华宫玉旨,更不会被直接提升为八品中炮。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他,自己仿似也不用一直呆在棺材里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