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消失的阴魂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35 2019.11.25 15:33

  “周兴万世,八荒沉浮。四海来朝,万灵跪拜。妖魔鬼怪,尽服王化。池野幽魂,听吾无常号令,起!”

  “起,起,起!”

  乌塘边上,围观群众站的远远,眼睛均是一眨不眨,看着尸体旁白衣身影。

  仵作张寿涛与两名兵卒,也早已到来,静静等在一旁。

  几日时间,连续死于乌塘两人。不得不说,这种怪象给生活在乌停镇的人们,罩上层厚厚阴影。

  一次是意外,难道两次也是巧合?

  这塘里定有鬼怪作祟。

  阎修也有这种想法,不过那不归他管,他只管收魂。

  按照往常流程,接连出现异常,仵作张寿涛会将此事上报,衙门再联系其他部门之人过来细查。

  想来管理乌停镇这片的土地官和乌塘水官,都免不了被盘问。

  一段口诀落下,尸体没半分反应。

  阎修脸色变得凝重。

  咬破舌尖,喷出口精血在哭丧棒上,转而又诵一遍。

  官宝哭丧棒,是朝廷配给的初级法宝,正是勾魂所用。

  正常情况下,炼气期修士是驾驭不了法宝的,哪怕仅是初级法宝。

  所以要配上段口诀。虽不能完全驾驭,但也能挥出余威。

  精血,是人体血液精华部分,可把它比作药引。将其喷散法宝之上,会使人与法宝间的联系更紧密。

  未入出凡不算修。

  踏入出凡境后,才可真正的驾驭法宝。

  当然,此话也不绝对。

  区别正在于神识。

  通常人们说使用法宝,灵力为主,神识为辅。别看神识仅是辅助,但缺了它,就不能真正将法宝掌控的随心所欲。

  神识,是修士迈入出凡境才可拥有的,然凡事皆有例外。

  有些天资聪颖或得某种机缘的修士,炼气四层就可修出神识。

  相对平常炼气期修士,在这一境界拥有神识,往往可占得先机。

  只是这种情况相当稀少罢了。

  昨日踏入炼气三层,离修出神识还很遥远,使用哭丧棒只得用口诀。

  光用口诀不成,就再加上精血,往常都是这么干的。

  饶是如此,地下躺着的尸体仍旧没有反应,明显阴魂已不在体内。

  吐出口精血的阎修,脸色有些发白。

  过去也有过这种情况,但不严重。今日这般,想来应是昨晚两种功法同修时,伤了身体根本。

  默默收回哭丧棒,回头说道:“尸体是何时发现的,可知此人死了多久?”

  声音通透,毫无滞碍,张寿涛意外的瞅他一眼,上前两步。

  “发现尸体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时辰。”

  “方才我验查过,此人应咽气不久,也就两三个时辰而已,相差不会太多。”

  张寿涛是老仵作了。经验丰富,手段眼力都相当高明,他的结论通常都不会出现差错。

  也就是说,此人才死两三个时辰而已,阴魂就飞走了。

  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阴魂都会在尸体内停留七天七夜,之后若再不理,才会出现变故。

  如今这么短时间,阴魂就不翼而飞,证明此阴魂已然拥有意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恢复记忆。

  阴魂仅是有意识,或许还有办法追回,可若已经恢复记忆,哪怕叫上宋奎,他们两个加在一起都无能无力。

  意识和记忆是两码事。

  存在超过七日的阴魂,都会生出意识。经历七七四十九日不散,则会渐渐恢复些生前记忆。

  而这时的阴魂,则有两种称呼。

  生前为凡人者,被叫做孤魂,生前存有修为者,则被称为野鬼。

  孤魂到还好说,野鬼却相当麻烦,往往身具诡异之能。

  此人定是修士无疑,且修行功法还是以灵魂为主,不然绝不会这么短时间拥有意识,从容逃脱。

  阎修猜测这人生前,十有八九是名鬼修。

  低身将尸体检查一遍,没看出半分异状,不得不再次请教:“张仵作可能看出此人因何而死?”

  他两次收魂未果,张寿涛当然也看出此尸不是凡类。

  可无论从那个角度观察,特征都极像溺水。

  修士会无故掉进池塘被水淹死?

  显然不可能。

  于是他谨慎的说道:“死状同之前那人一模一样,都像是溺水而死。”

  像是溺水?

  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阎修还是头次从他口中听到。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张寿涛依旧查不出此人被他杀的迹象。

  抬头跳眼,目光越过波光粼粼的池水,看向对面参密山林。

  刚刚离体的阴魂,相当虚弱,绝不会短时间内逃出太远。

  池塘两边,一面是热闹城镇,对岸是人迹罕至的陡峭山林。

  怎么推算,都是藏匿在对面的几率大。

  倘如阴魂真躲在大山深处,再想抓回无疑于大海捞针。

  能不能捉到是一码事,去不去捉又是另一码事。

  虽然已经辞职,最后一班岗还是要站好的。

  另外,他还心存侥幸。

  胡喷的天行庭备选条律,就像个不定时炸弹,说不上啥时候真就炸了。

  这种时候,自己表现的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没准上头能大发慈悲,将此事和平揭过,不了了之。

  去对面,是绝不能就这般从池塘穿过去的。

  水性好坏不提,完全可乘小舟过去,可心里不拖底。

  连续两次有人莫名其妙的死于此,甚至其中还有位修士,他怀疑这池塘有古怪,说不上混进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算计着,还是从地下穿过去稳妥。

  将哭丧棒聂魂铃收起,掏出定陵针,调好方向,与张寿涛打个招呼后,遁入地下。

  穿行片刻,觉得距离差不多了,开始向上踏。脑袋即将探出地表,却怎么都顶不出来。

  顶一下,被弹回来,再顶一下,又被弹回来。

  痛到是不痛,就是出不去。

  停下,抬脸上瞧才发现,头上竟是密密麻麻的树根。

  他靴子里有把匕首,砍掉这些树根到是没问题,可万一好巧不巧的直接顶进颗大树里,就尴尬了。

  到时四肢不能动,双脚离了土,岂不是成了活生生的标本。

  他可没把握凭借自身灵力,能从树内完整爬出来。

  没试过,他也不准备做这种无聊试验。

  有这时间,还不如干脆换个地方破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