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魔修治病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65 2019.11.22 07:30

  魔修一途,可看成旁门左道。往往对人体结构乃至肉身所现异常,掌握的比其他修士精准。

  通常魔修外表越显苍老干瘦,代表修为越雄厚。眼前这人都无能无力,世间怕是很少有人能解决了。

  阎修面无表情的站起,心情可想而知。

  疼痛但凡能承受得住,都不会铤而走险让魔修来检查,然而结果却如此不尽人意。

  没再说话,抬步向外走去。

  在他转身期间,严师傅恰好看见他腰牌反面。浑浊眸子一亮,连忙开口:“大人,请稍等。”

  阎修回过头,看着他,不明所以。

  “大人可是无常?”

  身上的一套白衣,并不能证明身份,衣服类法宝有很多修士穿着,很常见。

  唯有九爪龙牌才是官员身份的象征。

  阎修把牌子扶稳,正面朝外。

  “不错,可有见教?”

  “大人与乌停镇的无常可还熟识?”

  乌停镇?

  阎修心中一动,不明白这人为何突然打听起乌停镇。

  乌停镇仅有两名无常,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就是宋奎,他熟悉的不能太熟了。

  微微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

  ‘果然如此。’

  严师傅干瘪的脸上爬上喜色,道道褶皱聚在一起,异常森麻。他眸子闪动,似乎并非看上去那般浑浊。

  “劳烦大人帮个忙,我有个侄子前些天路经乌停镇,意外身亡。我找人打探过,他的阴魂被关在乌停镇幽狱,大人能否想办法把他救出来交给我。”

  “当然,绝不会让你白帮这个忙。这喉咙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我还有种法子,或许会管用。”

  阎修闻言慢慢坐回椅上。

  私放阴魂,知法犯法,可是大罪。一经发现,上头绝不会姑息。

  大妖阴魂‘失踪’之事,正愁着如何填补呢,如今又放阴魂?

  他沉默半晌,完后抬头问:“我这喉咙你可敢保证治愈?”

  看他的反应,就知此事有的商量。

  不过……

  办法是有,但具体行不行得通,还真难说,以前并未用过。

  可是想到唯一的侄儿,哎。

  等关进黄泉狱,打入轮回,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都无能无力。唯有趁审判前将阴魂救出,还能博得线生机。

  想着他不再犹豫,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目前看来,从外解决绝对不成。”

  “不单是我,哪怕修为再高的人,怕都拿它无可奈何。唯有自内着手,才有希望清除根本。”

  阎修皱皱眉:“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钻进大人身体,从内整治。”

  听得此话,阎修嘴角没由来的一抖,诡异的气息扑面而来。

  自家清楚自家事。

  此法能否除病不知道,但是身体内的那点秘密,怕是也会被探的一清二楚。

  这方面到是其次,就算此人真发现异常,量其也不敢到处宣扬,自己不找他麻烦就不错了。

  可是体内那些货……想想就让人牙疼。

  他顿了顿说道:“我身体有些特殊,想从内里动手,怕是不太容易。”

  “大人这点到是不用担心。就算治不好,我也能想办法探清那个异物虚实,也好对症下药不是。”

  阎修担心的哪是这个,他是怕这人进去,撞见体内那些货,到时会发生啥谁也说不准。

  不过对方说的也有道理。

  就算不能病除,能查出那东西来历,同样是个不小突破,以后解决方法也多了些。

  利弊很难考量,一时拿不定主意。

  见他良久不说话,严师傅以为他在计较得失,值不值得放掉自家侄儿阴魂。

  想着从怀中掏出本古册,递过来。

  “眼时手里灵珠不多,这部功法是我偶然得来,当然也是魔修功法,大人是不会修行的。可若拿到黑市,起码能卖出上千灵珠,大人以为如何?”

  阎修考量的是这个么?

  他怔怔的接过册子。

  此功法名为《焚血太行录》,仅翻开几页,就可看出是名副其实的魔修功法。

  以他的眼力,匆忙间探不出此功法的品级。至于能不能值上千灵珠,也说不准。

  不过看此人这份表现,貌似从内处理是有一定把握的。

  阎修深吸口气,问:“你那侄子姓甚名谁?”

  “他叫严景辉。”

  严景辉?

  无声念了句。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陌生,貌似近段时间乌停镇幽狱,没有关押过叫严景辉的阴魂。

  他问道:“你确定此人阴魂押在乌停镇?”

  严师傅点头:“绝对错不了。我那侄子前天死于乌停镇乌塘,当我收到消息赶过去后为时已晚,朝廷之人已经把他尸首运回衙门。”

  “我随后打听过,是位阎姓无常收的阴魂,大人可认识?”

  他一说乌塘,阎修就知道是哪个了。

  不正是前天在乌塘边收那无名阴魂吗。

  怪不得一直没人去衙门认领尸首,原来是这个魔修的家人,这就解释通了。

  以眼前之人的魔修身份,怎敢冒然去衙门认尸。

  倘若尸首一直无人认领,他人便不会知晓阴魂真实身份,倒是多了操控空间。

  阎修反应过来,瞅他眼,哼了声:“不用拐弯抹角,正是我所为。”

  既然能看到令牌上无常二字,怎么可能瞧不见下方名字,方才的话明显是在试探。

  他站起身,长出口气,把功法合上,揣进怀里。

  “换个地方说话。”

  “悉听尊便。”

  来到前厅,仍是青袍医师独自守在柜台,正在低头记着什么。

  见两人出来,连忙打招呼,严师傅免不了交代几句。

  出了医馆,找家客栈,特意要个带有修行室的房间。

  进到室内,阎修再次重申:“最好考虑清楚,我体内情况有些特殊,万一真有意外,可怪不得我。”

  这能有何意外?

  观他面相也就二十多岁,况且仅是名无常,想来修为也高不到哪去。实在事不可违,自己退出就是,能有何风险。

  他想着,自信满满的说道:“大人敬请放心,老头子别的本事没有,自保还是有些手段的。”

  言外之意的警告,阎修当然听的出来,也不在意。

  自身之事还没整明白呢,哪会惦记坑毫不相干的人。

  找块空地,盘膝而坐。

  “那就开始吧。”

  严老头坐他对面,打个繁杂手印,周身灵力涌动。

  “张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