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诡异灵力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74 2019.11.26 07:25

  找块空隙,出到地面。

  整个大山,空幽,谧静。

  听不到鸟叫虫鸣,看不见落叶飘飞。

  甚至一丝清风都没有,通旷沉寂,无声无息,宛如万物都在沉睡。

  穿梭其中,让人忍不住憋着呼吸,恐不小心唤醒可怕未知。

  乌停山与乌停镇仅一水之隔,阎修却首次迈入其中。

  压抑的气氛,让他很不舒服。

  山很大,又隔着茂密枝条,很难分出方向。

  从远处望上去很平常,切身体会,才发觉并非轻松。这里头莫说隐匿一只阴魂,哪怕藏个百八十孤魂野鬼,都很难让人发现。

  环顾四周,根本无从搜起。

  定陵针始终捏在手上,顺着一个方向迈走。

  如今之际,他对捉那只阴魂已经不报太大希望,想一块块排查明显不现实,只能顺着一个方向走。

  无计可施之下,就得瞎猫碰死耗子。

  撞上了,证明那阴魂运气不好。

  碰不到,说明此人命不该绝,除此之外,他也没好办法。

  阳光被繁密枝条死死遮住,眼前尽是昏暗,很难看清脚下虚实。不时踩空,或硌到块硬石上。

  还好脚下穿着的是官宝破土靴,换成平常鞋子,怕是早蹬烂了。

  走了大概两刻钟,半点发现没有,反观他自己,累的直喘粗气。

  在这种环境穿插,相当耗费体力。

  “半个时辰了。”

  他默念一句,提醒自己。

  宋奎在地下幽牢,上头只有他自己,不宜离开值班房太久。万一镇上突然有事寻不到他,也是个麻烦。

  “最多再找半个时辰。”

  原地歇了下,从后腰掏出哭丧棒,边走边念勾魂决。

  也不知管不管用,想来总好过干走着。

  走出没大会儿,只听得扑棱一声,像极了大鸟展翅的动静。

  寻音望去,有一抹淡绿向远方盾去,还不待看真切,就以消失。

  应是阴魂没错。

  顾不得观察定陵针,顺着绿影消失方向追去。

  追着追着眼前恍然一亮,树木不在,有座山洞映入眼帘。

  在洞口转了会儿,没发现其他异常,迈步向洞里走去。

  洞内阴森,潮湿,青褐色石壁,凸凹无序。

  不时从深处传来‘滴咚滴咚’的滴水声,充显诡异。

  提起口气,慢慢往里挪动脚步。

  ‘嘎吱’。

  ‘嘎嘎嘎’。

  阎修猛的个激灵,急忙将定陵针照向里边,亮光闪烁,正巧看见骇人一幕。

  山洞最里端有个巨大石台。

  石台之上有个淡绿身影,正趴着啃食巨大的动物尸体,伴着咀嚼不时发出嘎嘎声。

  而方才以为的滴水音,则是动物血液,一滴滴从台上落在地下。

  本是淡绿的阴魂,身上皆被血液染红。连头上长发,都挂着血丝,让人看的心神发麻。

  亮光闪过,阴魂转过脸。

  无疑又骇了阎修一跳。

  双目空洞,无鼻无脸,只一张嘴巴还算清晰,此时满是血红。呲着的獠牙,正叼快血肉,格外阴森的是,那块血肉下方竟不是淡绿,而是个光秃秃的下巴。

  看上去格外扎眼,像是后按上去的,极不和谐。

  犹是经常与阴魂打交道,也被此景震撼不轻。

  好在早有准备,聂魂铃一直挂在手中,给他提了不少胆气。

  “叮铃铃,叮铃叮铃。”

  道道银白色波纹,射向阴魂,阴魂动作戛然而止,彷如被定住。

  阎修掏出手铐脚镣,急速上前,欲途将其制服。

  哪知聂魂铃只停下这一瞬,阴魂立马恢复自由。发出道阴戾之声,‘唰’的腾空而起。

  嘴上叼着的血肉落在石台,砸出股股血浆。

  阎修距离石台仅几步之隔,阴魂呲着獠牙,从上向他扑来。

  此时手中拿着手铐脚链,聂魂铃已经别在后腰,根本来不及取。

  慌忙间也顾不得许多,下意识的抡起脚链,抽了出去。

  脚链正打在阴魂身上,却彷如抽到棉花上,软弱无力。虽是激起阵阵绿光,却没对阴魂造成实质性伤害。

  顺势松掉脚链,反后又随手将手铐甩了出去。

  尽管伤害不大,却难得争取到一线空隙。

  回手掏出聂魂铃,叮铃铃的声音响起,阴魂再次定住。

  阎修不敢放松,铃铛声亦不敢再停下。

  身体向前奔两步,左手晃着聂魂铃。右手将阴魂拽下来,然后慢慢从阴魂身上取下手铐脚链,一样样的扣上。

  等彻底将这阴魂锁牢,才松下口气。

  摸摸后背,汗水几近将身上官宝护魂袍打湿。

  都说干一行,爱一行。

  可阎修觉得,他怎么都爱不起来这一行当。

  这世界可没速效救心丸,胆子再大,都经受不起这天天的一惊一炸,说不准哪次直接就咯喽一下,吓过去了。

  月薪十八枚灵珠,不是好混的。

  好在还有五天就月底了,眼看就要脱离苦海。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都不会再接触这些东西。

  这阴魂也不知是不是塘边那具尸体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魂绝对有意识。知道躲避,晓得攻击,还懂得吃食,绝不是无识无脑。

  铃铛声停止,阴魂反应过来,剧烈挣扎。

  可惜只是徒劳,这手铐脚链也不是凡物,具体什么材质阎修不知道,反正没见过哪个阴魂挣脱。

  转身扛起哭丧棒,刚要入土,又怔了怔,停顿下来。

  这东西在后面摇个不停,扯动锁链声悉悉索索,只这会儿功夫就令他烦躁不堪,等回到值班房耳朵还不知被折磨成什么样。

  得想个办法,让他安静下来才行。

  聂魂铃是管用,可也不能摇一路不是,灵力肯定支撑不住。

  灵力?

  阎修灵机一动。

  御魂经是阴鬼之物的克星,倘如催动灵力,能否把这阴魂压住?

  调转灵力入掌中,这时才恍然发现,自身灵力不知何时竟变成了紫褐色。

  以前可是纯纯黑色。

  不想两种功法结合,连灵力颜色都发生改变。

  也不知这般变化是好是坏,希望对阴魂有用。

  哪知手掌刚贴上阴魂,异变突生。

  只觉得有股巨大吸力自掌内发出,如漩涡齿轮,自动运转。

  冥冥中焕然听到灵力欢呼,仿似要将阴魂吃掉。

  阎修想阻止,内心深出却透着浓浓渴望。

  绷紧心神微松,紫褐色灵力猛然将阴魂一只臂膀吸掉。

  转瞬间,阎修觉察到自己修为又增进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