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封神三千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合一

封神三千年 肖不代 2077 2019.11.25 07:23

  灵气汇聚周身,转化成微不可查的淡青色光斑,渐渐附于体表,接着渗入肌肤。

  内里的情形阎修看不见,不过他能感觉到,这些零散光斑组成股微弱气流,慢慢接近气胎。

  气胎位于腹部,可以称为修行中枢。无论修行哪种功法,灵气到此都会由它转化成灵力,供修士驱使。

  重要程度,相当于人的大脑。

  气胎是修行根本,乃转化灵气为灵力的基石,同时也是储存灵力之所。

  阎修本身修为是炼气二层,修行功法乃黄泉狱的《御魂经》,气胎内本储存的正是御魂经修得的灵力。

  而如今,修行另外种功法,两者排斥与否还是个未知。

  其实这是个危险举动。

  正常情况下,修士确实会多修门功法傍身,但之前都会了解清楚功法特性,考虑会不会排斥。

  能融合当然最好,但新功法若与自身功法相斥,后果不堪设想。轻者走火入魔,重者甚至会瞬间魂飞魄散。

  危险性相当高。

  所以通常修士选择功法,都相当慎重。

  阎修对修行了解的仅是皮毛,没有经人指点过,深层次的东西根本接触不到。

  也可以说从初始修行至今,全靠自己摸索,误打误撞。

  体内淡青色气流刚要触碰到气胎,自气胎内部探出道黑色灵力。

  御魂经灵力与焚血太行录的灵气,转瞬交织在一处。

  阎修浑身发颤,火辣辣的绞痛感自腹部传来,让他几度以为自己要被考化。

  一息,两息,三息。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僵持约一个时辰后,黑色灵力缓缓退回气胎,淡青色灵气挟着不可阻挡之势,轰然坠入其中。

  气胎内,淡青色灵气压缩凝实,不知经了多久,终于化成丝微弱灵力。

  那方黑色灵力再次缠上来,两股灵力交织盘绕,或挤或压,一时间分不出高下。

  正当难舍难分之际,气胎终于发挥作用。看上去表皮未动,内里却仿似开始自动运转。

  两股灵力,悠然交叉,难分出你我。

  缠绕愈发紧密,渐渐的,两者交汇处,形成紫褐色重影。

  重影越来越大,黑青两色愈发显得单薄。

  ‘噗嗤’声轻响。

  仿似嫩芽破土,绿树抽枝。

  再看气胎内,紫褐色重影定格,如缩小的光柱。其表面覆着两道螺型条纹,一黑一青。

  这些阎修看不到,他只觉得全身通畅,疲惫一扫而空,四肢如有使不完的力气。

  睁开双眼,在夜里格外闪亮。

  这种感觉?

  貌似比上次晋升炼气二层时还要舒爽。

  莫非,修为突破了?

  阎修不敢相信。

  立马从棺材内跳出来,站在地上,使出破土靴步法。

  下沉入土,转而运行灵力,再次使出步法,身体登时又下降一层。

  过了半晌,他自地底钻出,一脸喜色。

  修为竟然真的突破了。

  往常炼气二层的修为,最多能钻进地底二层,今日竟毫不费力的就可下到四层。

  错不了,修为绝对迈入了炼气三层。

  他长出口气,近日来压抑的烦躁仿似都减轻许多。

  拿起《焚血太行录》,复从桌下抽屉掏出《御魂经》,两相对比,怎么都看不出有关联之处。

  不管咋说,目前看来两种功法同修是可行的,貌似不**血,也没什么影响。

  虽说之前修为已近二层圆满,可按预期最起码需个把月时间,才有希望突破。

  而今,只是功法乍一融合,就令修为突破,岂不是说以后修炼起来,都将事半功倍?

  按捺住心中激动,决定趁热打铁,翻身再次进入无极棺,盘膝修炼。

  “恩?”

  再次运转功法,立即觉察到不同之处。

  吸收灵气的速度,莫说与方才相比,哪怕和以前对照,都慢上不知一个层次。

  ‘这是为何?’

  暂时放弃焚血太行录,转而运转起御魂经。

  “怎会如此?”

  他忧然大惊。

  功法御魂经吸收灵气的速度竟也转慢了,与现在的焚血太行录不相上下。

  阎修懵了,方才的兴奋劲儿不翼而飞。

  突然有种乐极生悲的感觉。

  ‘不对,不对,一定还有其他方法。既然息刻间就能突破,吸收灵气的速度,绝不会表面看上去这般滞慢。’

  ‘若按这种吸收速度,晋升炼气四层,怕是得三五年之久,相比之下比原来还要慢上三四倍。’

  不可能这样。

  他把屁股往后挪了挪,身子依靠到棺材邦上。

  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不知怎地,脑子一抽,突发奇想,想到了前世电视里的左右互搏术。

  单独修炼不成,莫非要两种功法一同运转,才有效果?

  一加一大于二?

  恩,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想到就做,屁股往前动动,后背离开棺材邦,盘起双腿。

  试探分左右行之。

  左手运转御魂经,右手掀起焚血太行录。

  两种功法径直碰撞,身体犹如被道闪电劈中,霎时酥麻,‘噗嗤’口鲜血喷出,动作戛然而止。

  ‘咳。’

  ‘咳咳咳。’

  大脑昏昏暗暗,意识模模糊糊,俨然是昏厥前兆。骇的他急忙抬起双手,用力拍打头颅。

  大力之下,意识渐渐稳定,头脑恢复清明。

  身体无力的倒在棺材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无数个为什么充斥心头。

  明明短瞬间突破,明明有助修行,反而减慢了吸收灵气的速度。

  究竟是什么原因?

  徐徐伸手,拿起御魂经,仅扫一眼,就被他丢到旁边。

  眼睛再次定格到另外部功法上。

  ‘焚血太行录’五个大字,此刻显得格外刺眼。

  阎修闭上双眼,低声呢喃:“魔功,魔功!”

  “魔功难道非要吸人精血?”

  没人能给他答案,时间悄无声息的在沉闷中流逝。

  朝阳新生,万物复苏。

  新的一天来临。

  大周历三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到月底还有四天。

  天行庭六月一日成立的消息不胫而走,别的地方尚未可知,在乌停镇掀起不小波澜。

  街道上不时有人以此为谈资。

  凡修分制,已成定局。

  此举对凡人来说是好是坏?

  对修士来讲,是福音还是灾难?

  有人欢喜有人愁。

  清风掩盖音迹。

  “快看那里。”

  随着声高喊,乌塘边上再次聚集多人。

  跳目远望,水中有具尸体,顺着波纹飘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