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东京武侠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四十一章 平冢老师好!

东京武侠故事 生之羁绊 4093 2021.11.24 23:48

  “平冢老师好!”

  “平冢老师好!”

  “平冢主任,下午好!”

  走在社团区的路上,平冢静时不时能遇上一些学生和同事,她都一一点头回应他们。

  这学期刚开学,平冢静就顶替了退休的前教导主任成为了私立神间学校高中部的新教导主任,考虑到她今年还不满三十岁,就算是在不那么看重资历而更重视能力的私立神间学校,她这个教导主任也还是显得过分年轻。

  当然,这是在教导主任这个位置上显得年轻,其他方面就……

  本来平冢静就算能力合格,但由于资历方面的劣势在,她是怎么都坐不上这个位置的,只是理事长看好平冢静,强行将平冢静提到了这个位置上,那教职工也没人敢对理事长的任命提出任何疑问。

  本来学生会是有权力对理事会的直接任命提出疑问的权力,但这一届的学生会会长偏咸鱼,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和理事长对抗,所以在学生会沉默后,其他教职工就算心里有些吃味,也只能全部压在心里。

  理事长一句话就把平冢静提到了教导主任这个位置上,没人敢质疑理事长的决定,但所有的压力却一下子落到了平冢静身上。

  本来只想享受轻松的教师生活的平冢静一下子压力邹增,这几天连请后辈们喝酒都没有了。

  明明和桂雪路一起把一本正经的桐须真冬灌醉然后看着她胡言乱语是件超级有趣且解压的事情,就是因为新官上任,搞得她都不敢这么干了,生怕被其他老师看到弄出不好的影响。

  平冢静今天的任务是审查新成立的“中原文化兴趣社”,近些年新成立的社团少了,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进行这个工作,她有点担心做不好。

  放学之后,社团区一向都是私立神间学校最热闹的地方,半数甚至以上的学生都在这里活动,但平冢静越是朝着“中原文化兴趣社”社团活动所在的校舍走去,路上遇到的学生就越是稀少,而等她走到“中兴社”所在的校舍时,周围的环境已经完全不像是热闹的社团区,而像是现在应该已经空无一人的教学区。

  平冢静知道,这是因为“中兴社”所在的校舍是学校最老的旧校舍,里面除了“中兴社”外,已经没有其他社团的活动室在这里了,所以才会显得这么冷清。

  也不知怎的,自现任理事长上台后,新成立的社团,他们的活动室都统一被分配在了新校舍,这本来也正常,对比旧校舍,当然是新校舍的环境更好,学生们对于这一决定也是坚决拥护的,但是后来,连那些本来在旧校舍扎根的社团也陆陆续续被要求迁出了旧校舍,这就比较奇怪了。

  虽然对外给出的说法是旧校舍需要翻新维护,希望各个社团在翻新维护期间搬去新的更好的环境,但现实是,旧校舍虽然称呼上带个“旧”字,但落成时间却不过三十年左右,远还没到需要大规模维护的程度,将本来在里面的社团迁出更是没有必要,只是在私立神间学校,理事长说的话等同于圣旨,而被迁出的社团也能得到一笔补助,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学生和教职工们虽然都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问。

  而今天,这个新成立的社团居然改变了一直以来的惯例,入驻旧校舍,说实话,平冢静对于其中的缘由是很好奇的,但是她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干好自己教导主任的本职工作,不让同事们看瘪了她,所以她也只能先将心中的好奇压下。

  走到“中兴社”活动室的门口,金色铭牌上苍劲有力的汉字引起了平冢静的注意。

  这种金色铭牌一般都是学生向教务处申请的,但上面的字都是黑色漆字,哪天社团废了,铭牌回收后刮去上面的黑漆还能继续用,可以说非常环保,但是这个铭牌上面的字却是刻上去的,这让平冢静不由有些好奇。

  不过这字是真的,就算平冢静对书法研究不多,也能看出这字上面的力量感。

  这大概是新社团自掏腰包买来的吧……

  平冢静只能这样认为了。

  她轻扣活动室的门,门很快被打开,映入眼中的是一道银色的光芒。

  “平冢老师,下午好!”

  夏川真凉向平冢静问好,然后将门敞开让平冢静进来。

  感觉眼睛都被治愈了的平冢静脸上不由露出微笑:“下午好,夏川同学。”

  虽然是二年级的老师,但是夏川真凉这种颜值出挑的学生连她都有瞩目,本来只是在学生集会的时候远远看过几眼,现在近距离看了,平冢静发现夏川真凉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一点不比她班级上的霞之丘诗羽差,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气质更是比连在她的课堂上也敢睡觉的霞之丘诗羽强多了。

  “平冢老师,请进!”

  夏川真凉让开身子引平冢静进入活动室。

  平冢静笑着走入活动室,夏川真凉的礼貌让她很舒服,让她想起了自己以前的那个学生,在外形和待人的仪态上也是这么完美,就是实际上的性格有些……

  不不不,眼前这个应该是真的大家闺秀。

  夏川家的大女儿,平冢静就算不混那些上流社会的宴会,也常从自己父母的嘴里听他们说起夏川真凉,大体是“好想有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儿,如果是这样的女儿的话,未来一定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吧”。

  diss她的痕迹过于明显,请恕她不做任何发言。

  平冢静走入活动室,那副让霞之丘诗羽失神的字画同样让平冢静心头一震。

  字画的气势让她隐隐有一种一座大山向她压过来的感觉,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额头已经多了一丝汗水。

  “这幅字是……”

  平冢静仔细端详这幅字画,却怎么也没有发现这幅字画有任何落款。

  她觉得写出这幅字画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武术大师,因为曾经还有一幅字画也给她带来过相似的感觉。

  平冢家虽然不是武术世家,但是和武术界有着很深的联系,不然平冢静也不会去学习格斗技,而要说最让她家引以为傲的事情,那就是她家收藏有一幅大宗师的书法字画。

  在天皇已经降格为人的现在,东瀛有且只有一个神,就是“武术之神”,在东瀛,任何和北山雄梧沾边的东西,它的价值都是难以估量的,更是带有神圣光辉的,北山雄梧的书法字画同样如此。

  虽然平冢家的那幅字画是北山雄梧年轻时所写,但也已经极为珍贵,平冢父已经将其视作了平冢家的传家之宝,平时极少拿出来于人前展示,平冢静也是仗着自己“宝贝女儿”的身份偷入平冢父的书房偷偷看过一次,那幅字画上面同样有着极为惊人的气势,将当时还年幼的平冢静震得脑子都有点发懵。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曾经父母嘴里的“宝贝女儿”、“静可爱”现在都已经变成了“你怎么还不结婚”和“哎,想抱个可爱的外孙啊”,但是那幅字画带给平冢静的冲击还是没有让她忘怀。

  她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那样的字画了,毕竟大宗师的真迹何等难求,就算有人得到了,也大多会选择如平冢父一般,将之当做传家宝严格收藏起来,想不到今天居然在一个学生的社团活动室里再一次见到了,而且是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挂在社团活动室的墙壁上。

  “啊,平冢老师你是说这幅字画啊?这是社长写的呢,是不是很厉害,我觉得很好呢!”

  夏川真凉看出平冢静的震撼,毕竟她在最初的时候也被这字画震撼了一番,她很理解平冢静现在的心情。

  “你们社长写的?”

  平冢静的目光向着活动室扫视起来。

  活动室里人还挺多的,自己班上的学生霞之丘诗羽正坐在一条长沙发上看书,这个一上课就会睡着,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小娘皮这时候倒是很精神,背后靠着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手上捧着一本《红楼梦》正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冲着身后撸几把,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对于自己这个级任老师的到来居然一点都没有发觉。

  霞之丘诗羽的身边坐着一个金发赤瞳的小女孩,那稚嫩的样子,乍一看还以为是小学部的学生跑来这里找前辈们玩呢,但平冢静知道,这是高一生物老师提亚悠的妹妹,外国天才少女,年仅十三岁就跳级进入高一的神童,平冢静有些怀疑,是不是浓缩的都是精华的,上一个私立神间学校的天才少女也是一个身材非常娇小的女孩,还是学生会的书记,可惜已经毕业了,不然让这两个天才少女站在一起一定很有趣。

  伊芙也在看书,不过看的是一本平冢静不认识的书,平冢静只能通过封面上的汉字知道,这应该是一本关于汉医的书,伊芙看得很认真也很仔细,一点也不会给人是在假装看书的感觉。

  该说真不愧是天才少女么,连这种光看书名就让人头大的书也能看得下去。

  平冢静心中叹息。

  另一条长沙发上,一个有着明显混血特征的少女和新来的英语教师艾斯德斯分坐在沙发的两头,沙发不是很长,两人却硬是挤出了可以供两个人轻松坐下的空隙,是都很嫌弃对方。

  混血少女是这学期开学后才硬挤进私立神间学校的高一插班生赤山瞳,和同样插班但却以接近满分的成绩通过入学考试和跳级考试的伊芙不同,这位赤山瞳同学入学的时候一门考试也没考,仅仅凭借“赤山”这两个字,她就轻松地,没有一丝阻碍地进入了以学风严谨著称的私立神间学校,对此,平冢静没法说出一句反感和看不起,毕竟那可是北山家分家的人啊,能来私立神间学校上学,这应该算是给私立神间学校面子才对,她哪里敢说闲话。

  赤瞳端着一个装满点心的盘子“咔咔咔”吃个不停,注意到平冢静的目光后,她警惕地用双手将自己怀里的盘子遮掩住,一脸“不要想我分给你”的表情。

  平冢静怏怏地目光转向了和赤瞳坐在同一条沙发上的艾斯德斯。

  艾斯德斯斜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上转着一根教鞭,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

  平冢静认出艾斯德斯手上的教鞭应该是教室里的,她刚张嘴想问,艾斯德斯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一双蓝色的眼瞳轻轻瞥向了平冢静,平冢静顿时如坠冰窖。

  这是一双何等冰冷的眼睛,如同雪山一般,美丽,却又极端危险,风雪吹起,可以将任何人都埋葬其中,充满了死亡,只是看了一眼,平冢静就有心脏被冻结的感觉。

  难怪理事长特别嘱咐我不要和这个新来的外国老师多做交流,原来她是如此可怕的一个人!

  平冢静赶忙将视线移开,等她看到坐在矮桌前挥笔疾书的颜开时,她那像是被冰冻住的心脏才开始重新跳动起来。

  颜开是盘坐在矮桌前的,不习惯跪坐的他还是觉得这种坐法最舒服。

  矮桌上放着盈着墨水的砚台,颜开拿着毛笔在古代书籍样式的笔记本上快速写着什么,几乎是十来秒钟就翻一页,速度快得让人忍不住怀疑他这是在涂鸦。

  平冢静好奇地走到颜开身后探头一看,发现颜开并不是在乱画,而是真的在写字,且都是蝇头小字,和教科书本上的字体差不多大小,却又字迹清晰,丝毫不乱。

  这可是毛笔啊!这么小的字,用的还是毛笔,居然还能写这么快,平冢静都没来得及读上面的内容,颜开就很快翻页,他都不怕墨迹没干么?

  “呀,是平冢老师啊,平冢老师好,对不起,刚才我没注意到你,没有立刻迎接,失礼了!”

  颜开在写完一段内容后心神有些放松,此时他才注意到了身后的平冢静,不由将毛笔搁在笔架上,站起来欢迎平冢静的到来。

  这是来检查社团的老师,以后要骗……不,是申请经费还需靠她呢,要礼貌认真地对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