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东京武侠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四十二章 “建前”和“本音”

东京武侠故事 生之羁绊 4134 2021.11.25 20:59

  平冢静有些呆滞地点头,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理事长会特别嘱咐她,关于那个中原留学生的事情,只要他没伤害其他学生,其他的一律不管。

  这个中原留学生很显然不是凡人。

  也对,凡人肯定不可能在高一第一学期的第二次月考中碾压号称“完美超人”的雪之下雪乃,让雪之下雪乃完美的履历染上一丝污点。

  和其他不明真相以为颜开成绩被撤销是因为弄错了的学生不同,平冢静是亲自改过颜开的试卷的,知道颜开的成绩一点不假甚至还有所保留,不然成绩会更加恐怖。

  平冢静对颜开道:“你就是‘中原文化兴趣社’的社长颜开吧?我是新上任的教导主任平冢静,兼高二的国语教师,对中原文化也很感兴趣,那我能问一问,你为什么要创办‘中原文学兴趣社’么?和你的社团性质差不多的,现有的社团中还有一个‘古中原研究会’,如果只是喜欢中原文化的话,我觉得你加入那个社团也不差。你应该知道,在私立神间学校,新成立社团的都很难都熬过第一个学年,不,是在第一个校园祭之后,大部分社团就会解散。”

  颜开想了想,本来想委婉一点的,但比较直肠子的他还是直接说了:“看不上他们。”

  “哈?”

  “我是说,我看不上那群B……人。”

  颜开很认真地都平冢静道。

  霞之丘诗羽之前当然也带颜开去看过那什么“古中原研究会”,那还是个人数在二十人以上的大社团呢,但颜开去了转了一圈后发现,他们与其说是对中原古文化感兴趣,还不如说是对中原三国……不,正确点说是东汉末年的那些事情感兴趣,而且还不是正式,就是拿着一把《三国演义》以及后来东瀛改编三国的各系列作品在讨论。对于真正的中原古文明,他们却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这让颜开非常看不上那群人。

  你刚才是想说笨蛋(八嘎)的是吧?是吧?

  平冢静的眼角开始跳动起来。

  她本来看颜开的样子,觉得颜开是个挺老实的人,想不到居然这么狂傲。

  呃,这样直接将心里话说出来,说不定也可以解释为是老实的一种。

  如果是东瀛人的话,就算心里真是这么想的,肯定也不会这么直接说出来。

  东瀛人一直是很别扭的一群人,在日语中,有两个词语最能体现东瀛人的文化习惯,那就是“建前”和“本音”,简单通俗地将就是“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又或者是“场面”和“真心”。

  比如走在路上和人不小心撞到了,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责任,开口肯定就是一句“不小心撞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这就是“建前”,在东瀛现今社会体系下形成的一个对外的人格,但是心里真实想的则可能是“没长眼睛啊路都不会走”,这就是“本音”,真正的自我人格。

  没错,就是这么分裂扭曲。

  再比如说现在颜开回答为什么不参加“古中原研究会”,按照东瀛人的习惯,肯定是要回答“学长们对于古中原的研究太深,我跟不上学长们,所以还是自己搞一个兴趣社好了,不能给学长们添麻烦”,但颜开就直接回答“看不上”,而且从他开口那个“B”音,这明显是想叫他们笨蛋的吧,这让平冢静好一阵凌乱。

  在东瀛,这样的学生一定会被排挤霸凌的吧!

  平冢静心里这样想着。

  但又仔细想了想,看颜开的样子……好吧,她又觉得他不是那种能忍受霸凌的人,如果只是冷式霸凌还好,真要是对他动什么小手段小花招,恐怕会被他狠狠怼回去的吧?

  这个来自中原的留学生很显然不是那种会“读空气”和对前辈怀有敬畏心的人,真要对他搞些暗搓搓的手段,平冢静感觉他会直接动手。

  算了算了,不能去和中原人计较这个……

  平冢静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对颜开道:“那我需要询问一下你,你们社团的活动内容是什么?”

  颜开想了想,然后对平冢静道:“只要是关于中原文化的事情,都在我们社团的活动范围之内。”

  平冢静轻咳了一下,很认真地对颜开道:“你这个活动内容太广了,不利于展现,能具体一点么?”

  社团活动都是要出成绩的,和运动类社团上比赛场就能直接出一个非常直观的成绩不同,文化类社团的成果主要为才艺表演,私立神间学校有个“机器人研究部”,每年都会制造很多各式各样的机器,虽然制造的方向奇怪了点,但却是拿出了实打实的研究成果,被其他学生和老师所认可,而且在有些群体中有着巨大的人气。

  但颜开说他们社团活动的范围是中原文化,这中原文化的范围太广了,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如果没有一个具体的落点,平冢静很难给出客观准确的评价,其他学生和老师当然也就更加难以认可“中原文化兴趣社”。

  作为一个负责任和爱护学生的老师,平冢静来检查可不是找“中原文化兴趣社”的麻烦的,而是来寻找这个社团的闪亮点,这样她才能说服理事会认可这个社团,从而对“中原文化兴趣社”进行一定支持。

  学生和理事会,她觉得身为老师,她还是应该站在学生这一边。

  “平冢老师你要具体的……”

  颜开摸了摸下巴,然后指着霞之丘诗羽道:“霞之丘学姐的兴趣是中原古典文学,现在正在研读中原的四大名著,这个算么?”

  平冢静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么,这样回答就好多了,就是要具体点,这样她才好回复理事会么!

  随后颜开又指了指伊芙:“伊芙同学对中医理论很感兴趣,已经熟读了中医四大经典的《黄帝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和《伤寒论》,虽然只是纯理论,缺乏实际应用,但我想这也应该还可以吧,这个算么?”

  平冢静吞了吞口水,瞥了眼正在看《本草纲目》的伊芙,用力点头。

  这个可太算了!

  颜开将目光投向夏川真凉,夏川真凉立刻上前一步,笑靥如花地对平冢静道:“平冢老师,我和霞之丘学姐一样,对中原的古典文学很感兴趣,但是现在还没有开始学习,这个不影响吧?”

  看着彬彬有礼的夏川真凉,平冢静感觉自己的心情一片舒畅,她笑着点头道:“不影响的,夏川同学毕竟是新加入社团,这个当然可以理解。”

  然后平冢静将目光投向了赤瞳。

  赤瞳知道自己不能避开回答,她沉思了会,然后有感而发道:“我对中原的点心很感兴趣。”

  平冢静来了兴趣:“哦,是中原的美食么,确实是个很好的兴趣,那你是你们社团里负责做点心的么?”

  “不!”赤瞳很干脆地道,“我只对吃感兴趣!”

  “……”平冢静语塞,她深深地看了眼被赤瞳捧在怀里已经连碎渣都没有的空盘,用力点了点头道,“我看出来了,你对这方面的兴趣不是一般的浓厚。”

  她能怎么办,这是赤山家的人,只要不是太出格,她还真不敢多问。

  在问过赤瞳之后,平冢静又看向了艾斯德斯。

  之前和艾斯德斯对视过一眼,那冰冷的眼神给平冢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时再次和艾斯德斯对视时,她发现艾斯德斯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股笑意。

  唔,刚才的果然只是错觉么,也对,身为一个老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冰冷残酷的眼神,一定是我看错了!

  平冢静松了口气。

  她不知道的是,她身后,颜开推了推眼镜,正死死盯着艾斯德斯。

  别给我搞事!

  在颜开严厉的眼神下,艾斯德斯才对平冢静露出了笑意。

  “艾斯德斯老师,你是新来的老师,对学校的各种事情都还不熟悉,为什么要贸然来担任这个新社团的指导老师?”

  平冢静清了清嗓子,询问艾斯德斯道。

  艾斯德斯瞟了一眼平冢静身后的颜开,露出笑容道:“因为我也对中原文化很感兴趣啊,尤其是中原的武术,颜开同学是个武术高手,我来这里当指导老师,也是方便就近同颜开同学交流武术。”

  平冢静和夏川真凉都是第一次知道颜开居然还是个武术高手,两人不由将头转向了颜开。

  颜开很平静地面对平冢静和夏川真凉的注视,然后反问了一句:“会武功,不犯法的吧?”

  对于自己会武功这件事情,颜开从来就不会去刻意隐瞒。

  “呃,当然不犯法……”

  平冢静有些吃惊,但又不算太惊讶。

  武术在东瀛还是很流行的,只是大部分人包括平冢静在内学的都只是皮毛,真正的上乘武术大多只在各大流派中流传,轻易不会外传,颜开能被艾斯德斯称之为“高手”,那很可能是会真正的武术,这样的人虽然稀罕,但也不是太值得惊奇。

  毕竟是中原人么,会武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不是突然蹦出只熊猫,吓不到平冢静的。

  在平冢静消化信息的时候,被霞之丘诗羽靠得难受的阿九从她身后探出头来,挪了挪身子后又缩了回去,然后继续睡大觉。

  “好吧,你们这里的情况,我会去和理事会报告的,基本没什么问题,但是千万记住一个月后的学园祭,若是不能在那一天拿出像样的成果展示给老师、同学、同学家长们看,那你们的社团很可能会被废除的哦!”

  平冢静苦口婆心地道。

  私立神间学校最近这几年真的很少有新社团成立了,难得看到一个,连平冢静都不希望这个新社团一个月就被废除。

  “谢谢平冢老师关心。”

  感觉到平冢静的真心实意,颜开的这句谢谢倒是也有了那么几分真诚。

  颜开不太喜欢和他的那些同学打交道,就是因为他可以感觉到他那些同学们温和善良的外表下,大多有着一颗混沌不明的心。

  注意,不是邪恶,而是混沌不明,大部分东瀛人实际上是不知道善恶的,又或者只着眼于小善,很容易陷入自我感动中,他们很多时候都不认为自己做的是错的。

  毕竟是能衍生出“受害者有罪论”的国家,东瀛人的自我洗白的能力简直不要太高。

  而对于不明善恶的人,颜开只觉得恶心,根本不想和他们多交往。

  但是眼前这个平冢老师,她的“建前”和“本音”都非常有意思。

  “建前”是一个成熟爽利的大人,但是“本音”又非常温柔纤细,讲真,有点小女孩的意味。

  这样的“建前”和“本音”的反差颜开是可以容忍的,甚至会觉得挺有意思。

  说起来,霞之丘诗羽和一般东瀛人比也可以算是一个反面。

  面上高冷,嘴上毒舌,看上去腹黑,霞之丘诗羽的“建前”和一般东瀛人的画风不一样,“本音”却是心肠很软,耳根子也软,内心还很敏感,挺容易受闲言碎语干扰的,自尊自傲又脆弱,但又理智克制,有自己的善恶是非观,不会受社会的“建前”摆布左右,这也是颜开能和她处得来的原因。

  而毒岛冴子则像是一个和本性战斗的战士,严格来说,她的“建前”和“本音”是一致的,只是除了“建前”和“本音”之外,她的内心尚有一致被压制着的天性,名为“嗜杀”的天性。

  毒岛冴子的嗜杀天性颜开一开始就是知道的,也正只是因为看中了她的嗜杀天性,颜开才找上了毒岛冴子。

  说实话,毒岛冴子天生杀意又后天修炼杀人剑,却能始终保持理智,守住心头一片清明不被天性吞噬,这一点让颜开非常佩服。

  人不能选择出生同样不能选择天性,嗜杀是毒岛冴子的天性,但是毒岛冴子却能守住自己的“超我(我应该怎么做)”而没有向“本我(我想要怎么做)”屈服,正面对抗自己的天性,这是件非常艰难的事情,颜开觉得毒岛冴子非常厉害。

  不像北山杏衣,她的天性是自由,是无拘无束,然后她就一点没有压抑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在放飞自我,连自己父亲和兄长也约束不了她。

  当然,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