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瞻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瞻星 第11章 老儒生的直觉

瞻星 纪云凉 2176 2019.03.14 05:25

  彩霞山上,朝阳从天际线露出了半抹红彤彤的边儿,阳光从山巅处逐渐向山下晕染。山间有很多云,每一朵都在这日光下流光溢彩,气浪翻滚。

   柳闪闪身着白色占星服,看着此间大日浮空,云海蒸腾,两只云袖随风而起,脑后束髻也飘了起来,他喝了口酒,转头温柔道:

   “故事到这,便是讲完了。”

   “那李玉靖有没有找到那个人呢?难道不是和你们星宗有渊源吗?”女子声音如渺远天籁,婉转动人。

   “她自当是问过我的,只是宗里确实没人在当时的关外游历,”柳闪闪解释道,“李玉靖只道是此人道行不深,但是修法极为霸道,我星宗到现在用的,也是这套功法。”

   “还是没找到啊......”这好听的声音变得遗憾了起来,“那她当时打遍山上无敌手,是不是又炼了一把神兵傍身?”

   “非也。李玉靖用的是那把断刀黑蛟。”柳闪闪似是有些感慨,“当时的江湖没人能让她拿出她的真正手段,所以我一直怀疑,李玉靖在藏拙,就连现在月宗想贴榜,李玉靖也不过是依照百年前的修行进度来估量。”

   “那她真是很强了。”女子此时就跟寻常家的小姑娘想听到大团圆的故事结局一样,“要是能找到那人,李玉靖肯定会更强。”

   “李先生说得对,最是情字扰人心,若是真忘了,便忘了罢。”柳闪闪看着眼前的妙目女子颜色不善,急忙改口道:“不过若是能想起何人何事,定然是美事一桩。”

   女子见他识相,便不再计较。柳闪闪暗自舒了口气,突然心生感应,皱眉说道:“娘子,李先生要坐化了,我自去送一程。”

   “去吧,我要闭关了。”妙目女子说道,“不许在外沾花惹草,如今是有了婚配的人了。”

   “娘子在上,小的不敢。”柳闪闪温柔说道,看着那道转身而去的可爱背影挥了挥手。

  

  ......

  

   玉靖城观星台,李玉靖的眼泪还没有擦干,老人在她心里像是一个见证者,但大限已至,无可挽回。她发着呆,坐在凤床上抱着双膝,像个无助的小女孩。

   溪山道上,两个少年登上了金顶,沈星河只觉金顶虽暴露在骄阳下,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燥热难耐。阳习最先看到了金顶石阶上坐着位老儒生,只见他也在打量着自己和少东家。

   “老先生您好,我和哥哥来此登山,希望没有打扰到您。”阳习说道。

   “无妨,老夫今日就是来登高看景,与二位小友是同道中人。”李合锋笑着应道,“想来两位小友是城里哪家的公子?”

   “见过先生,我们是得胜居的两个学徒。”沈星河抱拳答道。

   “噢,原来是星宗弟子。”老儒生看着二人,招呼着他们坐在自己身旁,“二位小友资质不凡啊,尤其是你,身体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阳习心想着老头真是不会说话,刚想出声就被沈星河拉住了手臂。

   “星宗?我们只是店里打杂的小学徒。”沈星河疑惑道。

   “哈哈哈,老夫随口一说,小友不必设防,”老儒生丝毫不觉这眉眼好看的少年对自己有所防范有什么不妥,“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夫的时间不多了,自不会对你们生出歹心,但也正是机缘巧合碰到你们两人。”

   李合锋这般说着,心中的感应确是越发强烈起来,他想要了解这少年落得如此田地究竟是有什么原因。修士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不难发现,周身机缘,修行际遇,大多都与心中只觉息息相关,有人随心而动大道可期,有人横遭祸端只道是造化弄人。道门曾出过一位算学大家,曾言世间事无论巨细,皆可推演,所讲的就是心中这般直觉,冥冥之中早已定数。

   不过对于李合锋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自己今天便要身死道消,自然想要称心如意的离开。他微笑着看着眼前交头接耳的两个小家伙,耐心等待着。

   “少东家,此人一眼看出你身体有隐疾,说不定真有办法,”阳习看着神色失落的沈星河,问道,“不如就让他看着试一试?”

   沈星河的脸上露出了怅然若失的神情,说道:“自无不可,我看他也确实是弥留之际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老儒生本来神情悠哉,看着这少年神色,一根心弦猛然绷了起来,心中感应越发强烈,只觉这等神情有些眼熟,却也想不起来自己在何处见过。

   “如此,便谢过先生。”沈星河抱拳道,“在下沈星河,来自星宗,因为冥想引星神游万里,在秘境中因为碰到强敌不得已燃了命星,才导致命牌破碎,经脉寸断。请先生一观,但还请先生不要耽误了自己的布道散缘,不然晚辈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老儒生点了点头,露出些欣赏神色,此人懂得分寸,知道不恃弱而难人,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然后大袖一挥,用神识打量起了他的经脉。

   只见他体内,一个小人坐在识海灵台之上,他双目炯炯,神色坚毅,但是浑身处处皲裂,像是一个破碎的白瓷娃娃,灵海枯竭,仿佛被洗劫一空。老儒生感慨起来,自己体内这般情况竟还来登上溪山,想来是心性坚韧,不屈服于这次变故,想要重头修起,只是快二十岁的年纪,又如何能做到重新破虚洗脉呢?

   老儒生遍观了他的情况,收回神识道:“小友,你的情况我看到了,既是星宗弟子,我借给你一样东西。”他掏出了一支洁白的瓷笔道,“此物为行书,是儒斋至宝,它能够帮助你滋养经脉,再生灵海。”

   “此物借你十年,用完以后交给璃洲陈家,可能做到?”老儒生道,“老夫不敢确保能让你经脉恢复如初,但此物确实能帮助你温养身体。”

   “谢过老先生,只是无功不受禄,不知道我能否为先生做些什么?”沈星河沉声道。

   “无妨,老夫潇洒而来,孑然而走。”李合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若是日后有机会,你可以去儒斋玄策堂找一个叫李兴叹的小家伙认识认识,此人跟你们星宗缘分不浅啊。”

   “谢过前辈。”沈星河伸手握住了笔。

   几万里之外,柳闪闪御风前行,突然凝神望住玉靖城西,身影一滞,然后猛然加速穿行在云中,衣袖带起劲风呼啸作响,宛如自东而西的阵阵雷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