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英魂厉鬼,仇人与我共眠——中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044 2019.05.04 23:02

  雪还在下,青邙山上已经一片苍白,山下大道上的马车早已远去多时,车辙印都快要被急雪掩埋,可是山腰上,那层层密林后的人依旧挺身伫立,稳如磐石,是剑四……

  他顶风冒雪,一动不动的望着远方,好似层层叠叠,灯火渐渐熄灭的深夜远方,那空中舞剑的白衣女子的倩影犹在星月之下。

  “你去见过他吗?”

  东风亭中,叶郎雪抚去司神雨肩上的残雪。

  司神雨摇了摇头,“立场早已不同,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知道我活着回了长安,我知道他活着成了剑四,就够了!”

  “当年,他有他的苦衷!”

  叶郎雪又道。

  司神雨笑出声来,“人生于世,谁又没有苦衷,说到底,我不怪他,他不念我,就够了!勿言其他。”

  说罢,她转过身去看了看叶郎雪空空如也的腰际,道:“你又何尝不是,经此一事,只怕他会恨你一辈子,以后你要防的人,又多了一个!值得吗?”

  闻言,叶郎雪沉默良久,随后他抬手指着亭外被风雪压弯的荒草和青石破碎的官道,轻声说:“记得吗?小时候这里无论刮风下雨,到了夜晚都有很多等候进城的商贩,后来渐渐的就成了一条流动的小街,混杂着各地来的美食和稀奇古玩,咱们经常溜出来混吃混喝;可是你看看现在,除了你我,只有荒草一片,我不喜欢这样,我想,你我的父辈们所期望的也不是这样。”

  司神雨双眸闪烁,抬眼看着他,嫣然一笑:“懂了,你是想找回那个如画的江山!”

  “是啊,只有如画的江山,才能开出最灿烂的花,就像你,从前穿针引线的手,如今却拿起了杀生夺命的剑!”

  叶郎雪回首看去,思绪已追回了许多年前。那时的司神雨,乃是骊山候府的千金,虽然横冲直撞、骄纵顽劣,针织女红却也一样不落,可是如今她的手中除了茧就是剑。

  “真的不能跟他明言?”

  这句话,司神雨已经忍了许久,还是问了出来。

  叶郎雪沉默片刻,终究摇了摇头,“他有两位师兄,一个是我,一个是林笑非,当年林笑非为了他,先是代师传艺,后又辞官赠剑,可结果呢?就像你探查到的,齐鱼侯重罪入宫却未死,反而住进了杀神殿,加上数日前,紫星剑派为给剑圣祭奠反而落得满门被诛……雨,天,已经变了,很多人都会死,而且死的很惨,所以我只能钦佩他的为人,可是我怜悯他的将来。于白诺城而言,我无颜以对、甚至猪狗不如;但是于天下而言,我问心无愧、坦荡安然!”

  司神雨抬手放在他冰雪覆盖的肩上,道:“我知道你的雄心壮志,也知道你心中的如画江山,不怕,天虽然变了,但是我们和我们的剑还在,而且还有更多的人已经启程,我们并不孤独。”

  叶郎雪转头望去,凝视许久,最后灿然一笑:“大姐啊,你早点回来该多好!”

  司神雨先是一愣,接着碎了一口,嗔道:“废话,自古以来,哪个青梅竹马敌得过一见钟情!”

  “哈哈哈哈”

  东风亭下,知己相伴,余夜无话

  ……

  “哥,这真是师祖的奠乙剑?”

  暖阁卧房中,脸色苍白的秦烟罗将一口宝剑抱在胸前,久久不愿撒手。

  秦夜将她滑落的被子向上提了提,点头道:“千真万确,此剑已被陛下所赐,重归我们手中,不过,你就算要试,也得伤好了再说!”

  秦烟罗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又急切地问道:“言师兄么,他没事吧?”

  秦夜安抚道:“无妨,不过受了些内伤,多养养就好了。”

  “哥,他在哪,我伤好了,还要挑战他!”秦烟罗坚定的说。

  秦夜略微一愣,道:“他被陛下关了起来,关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你要挑战他,先得养好伤,然后回韩城等着,有机会,我会给你安排;记住,你现在再也不是通古剑门的小师妹,你是韩城的守城监军,守城比决斗更重要,明白吗?”

  “嗯,烟罗会好好守城的,但是如果陛下把他儿子放出来了,哥,你一定要派人通知我!”

  “好的,一言为定!”

  秦夜笑着点点头,心中却暗自想道:“若非大彻大悟,便是阴阳两隔,按照他的性子,要么自尽其中,要么癫狂成魔!”

  ……

  “陈煜,你这狼心狗肺的畜生,进来啊,我定要你碎尸万段!”

  怒吼声好似从山洞里传来,越来越大,直震得白诺城双耳发鸣,紧接着便听见涛涛水声由远及近。

  白诺城低头细看,发现下方那巨大的龙首张着巨口,口中吐出一条猩红的舌头,足有两丈宽大,舌头弯曲而下,下方竟然有一条江河,鲜红如血的江河。

  此时那江河中波涛滚滚,被震得如同沸水一般,此人的内力之强,便是傅霄寒与薛岳二人相加,也远远不及,当真闻所未闻。

  听见声音,剑首怪异地笑了起来:“时隔十余年,隔着往生门,相距如此之远,也能分辨来人,当真好功力!”

  他话音刚落,洞窟内忽然响起连篇的哀嚎声、怒骂声、求救声,四面八方汹涌传来,瞬间连成一片,直震得江水翻滚,洞窟也跟着颤抖起来,碎石灰尘应声落下,一时间地动山摇……

  “啊,放了我,我要出去,我要疯了!”

  “老子才是王,老子才是王!”

  “秦夜狗贼,你来了吗?莫要做缩头乌龟,再来与你爷爷大战三百回合,杀啊!”

  ……

  这时剑首抬头望了望洞窟的上方,忽然一圈白色的气浪宛如钟声倾泻而下而下,“嗡嗡嗡”,刹那间便将鬼哭神嚎般的声音淹没了下去,洞窟再此恢复平静。

  这时,剑首才重新领着白诺城前行,只片刻便从那蜿蜒的龙舌中走出,原来那江中早已停了一艘黑木小船,船身在江中摇摆不定,磕着石壁咚咚作响,剑首凌空虚度,踏步上船,白诺城身不由己,也被劲力卷着飘了上去……

  小船顺江而下,很快便没入了一个昏暗的溶洞,溶洞里那些怒吼声余音未绝,反而越靠越近……

  “不用奇怪,你很快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溶洞里,剑首负手而立,淡淡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