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仙上仙剑

惊城剑雪 孤鸿雪 5038 2018.12.19 20:10

  三日后,白诺城伤势渐愈,便偷偷潜回了天墓山庄;此事只有犂星先生、左岸霄和屠狂南三人知道,三人商定后,对外宣称暂时由犂星先生掌管天墓山庄,至于白诺城,就说山庄上下会一直寻找,永不放弃。

  暗月,凉风习习,白诺城看着远方,渡明渊的方向,那里还有一位老人在等他!他先杀了姑红鬼,后又断了傅霄寒一条胳膊,恐怕也已死了,仇越结越深,想必要不了多久十洲海云边就会挂满他的画像;渡明渊他是回不去了,不过……无名剑客却可以!

  明渊楼中,苏慕樵已双眼昏花,每天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两三个时辰,正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叶郎雪和傅青画站在身前,苏慕樵轻声问道:“他……真的死了吗?”

  叶郎雪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很惨烈,但是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师叔万万保重身体!”

  苏慕樵声音悲戚,长叹一声:“他本性不坏,只是命运坎坷,他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弟子,也是最出众的弟子,只是怕看不上最后一眼了!”

  叶郎雪忙安慰道:“师叔不要乱说,一定保重身体,我已经派渡明渊的弟子去帮着找了,上次那般绝境他都活了下来,这次也说不准的。”

  正当此时,一个弟子突然敲门来报:“掌门,山下那位神秘的蒙面剑客来挑战了!”叶郎雪闻言一惊,与傅青画对视一眼,自言自语道:“莫非我猜错了?”想了想,对弟子吩咐道:“把他领上正殿!”

  “是”那弟子得令离去,接着叶郎雪又对傅青画吩咐道:“你去将其余弟子领到后山,督导他们练剑,顺便把阿吉叫来!”

  傅青画反应过来,立马也跟了出去。不到半柱香世间,叶郎雪已看见一个弟子领着个戴芦花面具的男子进来,叶郎雪对那弟子说道:“你下去吧!”

  “是”,等他那弟子走远,叶郎雪突然皱着眉头,问道:“阁下可知我渡明渊最高的禁忌是什么?”

  蒙面剑客毫不犹豫,答道:“渡明渊开宗立派两百多年,凭的就是同气连枝四个字,手足相残乃是禁忌之最高!而且,阁下说过,终究是人驭剑,而不是剑驭人!”

  叶郎雪脑中突然一道惊雷闪过,鼻子有些发酸,转身就往外走,同时说道:“跟我来!”

  ……

  苏慕樵见叶郎雪突然领了一个戴面具的人进来,疑惑的看了过去,还没等叶郎雪解释,白诺城已经一把扯下面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师傅在上,不孝徒儿白诺城回来了!”接着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苏慕樵一愣,待看清楚面容,原本苍老死寂的双眼突然涌上光芒,顷刻间老泪纵横,伸出颤抖的手一把拍在白诺城头上,哭着骂道:“你个不孝子,为师让你好好参阅佛法道经,你非是不听,否则怎会被人设计,铸下那等大错,遗憾终生?”

  白诺城也满眼泪光,说道:“徒儿不孝,未听师傅教诲,可惜为时已晚,如今悔不当初,痛彻心扉,悔断肝肠!”

  良久,苏慕樵才叹了口气将他拉了起来,说道:“罢了罢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跟师傅说说你这些年的遭遇!”

  白诺城依言站了起来,随后三人又围坐在一起,白诺城将这些年的遭遇一五一十的慢慢道来。苏慕樵和叶郎雪二人听的心惊肉跳,最后苏慕樵叮嘱道:“如今你有这样的剑法,江湖中你已算是最顶尖的高手,日后行事出剑,十分杀气,也要留三分仁义,若非遇到十恶不赦的大恶之人,尽量少做杀孽!”

  白诺城点头应诺:“徒儿谨遵师傅教诲!”

  苏慕樵顿时笑开了花,看了看白诺城又看了看叶郎雪,说道:“如今你掌门师兄的纵横剑法已脱胎换骨、今非昔比;你又胜了傅霄寒,呵呵,我渡明渊一时双壁,丝毫不比他昆仑太白差!,哈哈哈……咳咳”笑着笑着,突然咳了起来,气息萎靡不少,眼看也不过几日光景。

  叶郎雪想了想,说道:“如今你是以无名剑客的身份来的,若你我不比剑,难免泄露了你的身份,今日正好你我在云崖大战一场给师叔看,如何?”

  白诺城自然明白叶郎雪的用心良苦,想了想便应了下来,正要戴起面具,却被叶郎雪突然止住,说道:“还有一个人,你见见吧!”说罢,一个年轻人已转过书架低着头走了出来,正是阿吉,只是面容比以前消瘦了许多,阿吉一见到白诺城就跪下来哭道:“小师叔,都是阿吉的错,您杀了我吧!”

  白诺城豁然抬起手,做势欲拍,阿吉吓得身体哆嗦了一下,白诺城的手却又慢慢放了下去,将他拉起来,叹道:“罢了,都过去了,错也不在你,日后好好留在这里照顾我师傅!”阿吉忙哭着点头,道:“是是,阿吉一定好好伺候师叔祖!”

  白诺城笑着戴上面具,跟叶郎雪向云崖走去。同时叶郎雪也吩咐阿吉,将渡明渊的弟子都叫了过来和苏慕樵一起观战。

  叶郎雪的纵横剑越发有了纵横天下的气势,不过这场比剑不为争输赢,即是兄弟相会,也是为了满足苏慕樵的心愿。此时在他的眼里,只能看见两条人影在云海中翻飞,剑气纵横,同样年轻,同样出众,他满意地笑着,视野越来越模糊,直到微笑着走进黑暗……

  神秘剑客终于挑战了叶郎雪,两人在渡明渊云崖边比剑,渡明渊中辈分最高的老人苏慕樵在观赏两人比剑时中途故去,两人终止比剑,渡明渊举行大丧!

  然而白诺城却不能服丧,谁也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脸,比剑终止后他便返回了天墓山庄,剑室里新增了灵位。

  自从白诺城极有可能已经与傅霄寒同归于尽的消息传来,凌虚鸿的心中已焦急万分,害怕犂星先生还没偷学得天墓杀剑,前功尽弃,已连连以关心白诺城的进展为由,几次给犂星先生飞鸽传书,催问进度。白诺城看了书信,说道:“看来那条鱼已经自己钻进网中了,既然他急不可耐,那就收网吧!”

  犂星先生应诺,两人便商讨了计策,给凌虚鸿回信,定在两日后相知崖一会,他带去天墓杀剑,凌虚鸿带来仙上仙剑。

  两日后,凌虚鸿早已在相知崖等了许久,面容沉静,心却已急不可耐。至己时,正待凌虚鸿等得有些不耐烦时,一条人影快速飞落在了崖边,芦花面具再熟悉不过。凌虚鸿立即抱拳笑道:“恭喜恭喜!”

  蒙面剑客问道:“何喜之有?”

  凌虚鸿笑道:“白诺城死无全尸,阁下坐享其成,做了天墓山庄庄主,难道不该可喜可贺?”

  蒙面剑客点头笑道:“如此说来,确实可喜可贺!”

  凌虚鸿直入正题,问道:“不知那天墓杀剑,阁下可学到了?”

  蒙面剑客笑而不语,顺手就扔出一本秘籍,凌虚鸿一把接过去,仔细看了许久才抬起头来。接着蒙面剑客随手挥出一剑,十三道剑气登时射出,刹那就在一块青石山崖上划出十三道剑痕,凌虚鸿瞳孔一缩,认真盯着,突然轰的一声,那青石中瞬间破开一个两尺宽大的深洞,落了一地的灰尘。

  凌虚鸿见状,大喜过望,连连拍手称道:“好好,好剑法,真是让本掌门惊喜,阁下果然是个剑中高手,短短数月,竟然就有如此悟性功底!”

  蒙面剑客收剑入鞘,问道:“仙上仙剑呢?”

  随即,只见凌虚鸿从怀中掏出一个块约莫六寸宽大的白色玉块,扔了过去,蒙面剑客一把接住,低头一看玉块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小如蚂蚁的古体小篆,却也开口问道:“仙上仙剑,普天之下,除贵派创派祖师孟臣子外无人练成,在下怎知这玉块是真是假?”

  凌虚鸿笑道:“阁下对着这玉块使出一道剑气试试!”

  蒙面剑客闻言,略微犹豫后便对着玉块射出一道剑气,玉块上密密麻麻的小字竟突然如同活物一般游动起来。凌虚鸿一边走,一边笑道:“这传功神玉乃是当年孟先祖所留,神异非常,做不得假!”接着,突然面色一冷,笑道:“而且本掌门也不需要骗你,因为你根本取不走;如今让你看看,只算是还了你这天墓杀剑的恩情了吧!”

  蒙面剑客全身戒备,厉声问道:“阁下想要过河才桥?你就不怕,你我斗个鱼死网破?”

  凌虚鸿冷笑道:“你以为你练成了天墓杀剑,便是我的对手了吗?自从你将主意打到我无上秘籍仙上仙剑的时候,就该知道有今天;而且凡是知道你我有来往的人都已经死了,包括我门内的弟子!”

  蒙面剑客也不惧怕,再问道:“莫非阁下以为我会不战而降?还是拔剑吧!”

  凌虚鸿冷笑出声:“拔剑?哼哼,你虽小心谨慎,但你可知世间除了毒药还有西域毒蛊,这其中便有一种蚀心蛊毒,细小如微尘,无色无味,平时潜伏,中蛊之人全无异样,而只要施蛊之人运功催动,那些密密麻麻的毒蛊便会立刻如同附骨之虫,撕咬心肺,切断筋脉,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手掌一抬,立时运功。蒙面剑客全身突然一颤,捂住胸口,头上已冒出冷汗,透过面具之间的缝隙滴答落下,片刻就打湿了衣衫。凌虚鸿满脸狰狞的狂笑着走来,突然拔剑刺出,刹那间已点出七八剑,眼见已到胸口,哪知原本躬身捂住胸口的剑客突然跃起,猛地拔剑迎上,十三道剑气同时射来,速度、力道比之方才不知纯熟凌厉多少倍,凌虚鸿瞳孔猛缩,回剑格挡,可惜防备不及,那一蓬血色的花朵已经绽放,胸口顷刻间就破开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鲜血涌出,心脉尽断,大罗神仙也难救他。“咚”的一声,凌虚鸿一头载在地上,满脸惊恐和疑惑的看着剑客,质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剑客摘下面具,凌虚鸿瞳孔猛缩,心中翻起滔天巨浪,惊呼出声:“白诺城?不……不……怎么可能?怎么……”可惜,他话还没说完就已毙命,双眼大睁,想来是死不瞑目!

  白诺城带上面具,心中却有些后悔刚才剑势没能收住,如今凌虚鸿已经毙命,犂星先生身上的蚀心蛊毒又如何解掉,虽然凌虚鸿说施蛊者只要不运功催动,蛊毒便无作用,但是谁知道潜伏期是多久?想了想,这等下作手段,怕是凌虚鸿也不会告诉门中弟子,逼也无用,只能一掌拍碎那块刻有剑痕的青石,拿着仙上仙剑的传功神玉,向天墓山掠去……

  剑室内,白诺城面沉如水,说道:“先生是因我而中毒,无论如何在下也会竭尽全力帮先生寻求解毒之法!”

  犂星先生想了想,说道:“庄主不必多虑,蛊毒虽强,但一来暂时并无大碍;再者,阴阳并存乃是至理,有毒药便一定有解药。在下行走江湖时曾听说过一个神医,名叫箫柏庐,住在中州以西的无妄谷中,我去寻他,必然就能解了。”

  白诺城问道:“竟有如此能人?我却没听说过,既如此,我陪先生尽快动身,尽早解了这蛊毒之患!”然而,犂星先生却摇了摇头,说道:“这倒不必,既然庄主得到了仙上仙剑的秘诀,自然需要尽快领悟,再者,若庄主与我一同离山,只怕若有强敌来犯,便会动了根基。”

  白诺城沉思片刻也觉有理,却终究有些不放心,又道:“这样吧,我让屠狂南陪先生前去,如今他刀法小成,有他一路随行,我也放心些!”犂星先生也知推不掉,只得点头应下,当日便收拾了行装,次日一早便与屠狂南离开了天墓山,直奔中州而去。同样也在次日,天墓山庄对外宣布,庄主白诺城伤势痊愈,重掌山庄!

  白诺城重回山庄,傅霄寒却生死不明,一时间天墓山庄风头无两,私底下已有人将它与昆仑、太白并列,称为中原第三大门派。

  两日后,江湖又被另一则消息所震惊,那便是被剑圣前辈赞为中原武林接班人的天一剑窟掌门凌虚鸿死于非命,仙上仙剑传功神玉神秘失踪。天一剑窟一时群龙无首,暂时由长老沈云涛代行掌门职权,沈云涛上任第一令,便是发出神盟贴,请各派帮忙调查凌虚鸿的死因,缉拿凶手;然而此时真正的凶手却正在剑室中感悟天一剑窟的仙上仙剑。

  白诺城手中催动剑气,那玉块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又活动了起来,他看的分明,边看边记,玉块虽小,字却不少,足足有一千七百多字,足足让他记了大半个时辰。仔细读来,白诺城这才明白为何凌虚鸿对他的天墓杀剑如此执着,原来这仙上仙剑与世间剑法多有差异,若真要论起来,只与他的天墓杀剑和离忘川的蝉潭心剑略有几分相似,相似在化有形为无形,而他的杀剑比起后者又多了一丝极致之后的蜕变,正是至美而死,极死而生。然而差异也很明显,心剑的无形来源于心脉冲剑气,而他的天墓杀剑的那飘渺一式,重在杀意,以杀意御剑气。仙上仙剑比之二者,却更有几分恣意放纵,剑意随心,若真要说出个关键,那便只有两个字:逍遥!

  至美而死,极死而生,生死轮回一遭还有什么看不透看不清,剩下就只有逍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仙上亦有仙,原来他刚刚悟出的那一式“雁来羞”,勉强算是摸到了仙上仙剑的门槛。想到此处,白诺城更是惊叹凌虚鸿在剑道上先于人前的洞察力,天墓杀剑由他而创,但是看出它价值所在的却是凌虚鸿,只是阴差阳错又被他捡了回来。

  连续钻研了两天两夜,这才明白为何天一剑窟千余年,历经数十位掌门,竟然无一人可练成一招半式,原来这上面跟本没有招式,只有心境和领悟;睥睨天下,又逍遥于尘世之外的心境。一招一式有章可循的剑法,哪怕再难,只要肯花时间有恒心毅力,水滴石穿终究能学会;可是虚无缥缈的心境却不是时间能换来的,正可谓是“只可意会而不能语达”,故而即看心性也讲机缘……

  天墓山中一片宁静,山外却已人心惶惶。先是傅霄寒潜入昆仑,目的不明,而后又广发战贴,声东击西,挑战天墓山庄。之后不过一月,凌虚鸿又神秘丧命,接连几件大事传开,许多经历过扶幽宫之乱的江湖老人都感觉,沉静安稳了二十多年的江湖突然起了波澜……

  好在不久之后,江湖上总有一件不大不小的趣事传开,那便是千年古刹大空寺的后山,在进入雨季之后连续几次佛光闪现,冲天而起,五彩缤纷,想来必是祥瑞之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