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尽是胭脂妆粉地,谁管红颜老死时

惊城剑雪 孤鸿雪 7819 2019.01.28 21:12

  “细谷蒹葭白苍苍,晚风夜水凚如霜。花飞人瘦心有恨,伊子湖冷跃娇娘。衡(恨)山远,怒水长,暮云寒月照眉庄。醉魂轻逐凌波梦,独枕西风此夜凉。”

  芦风细谷,月圆之夜!十五的月色美得迷人,美得凄凉,美得叫人心碎。黑色的天幕下,只有白色的月光和纷飞的芦花,白诺城将最后一抔土压在土丘上,用力拍了拍,纵横剑已埋,酒壶中的酒,已经倒了一半在坟前,另一半被他一饮而尽,只见他依靠着墓碑轻吟了几句,又开始喃喃自语,“随雨,我要走了,要去一处九死一生之地,寻一对罪大恶极之人,讨回一个多年前的公道,纵横剑已埋,有它在,如有我陪你!若我此去,身首异处,你我正好黄泉相聚,呵呵,听说奈何桥畔有孟婆汤,你可别喝了,到时一定要认得出我这个负心人!”

  清风依旧,坟上的藤蔓开着紫色的花朵,迎风摆了摆,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

  风谷崖下,碧怒江畔,一座不知名的山丘上也有一座孤坟,坟头长满了青草,四周的石头泥土都滑落了许多,看来许多年未曾有人祭奠。白诺城将坟头上的草一一拔尽,又将周围的石头垒了上去,重重拍实,这才将一路扛过来的墓碑放在正位,墓碑上有几个大字:慈母王氏筑玉之墓;立碑人留的是“九流”二字!

  王氏非慈母,至少对九流是如此;今日九流亦非当年九流,有些已经原谅,甚至心有悔愧,有些新增了仇恨,越加的浓郁,压抑心头……白诺城在王氏的坟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郑重说道:“娘,孩儿骗了他们,就如同当年骗你一样,我要去长安了,我要去给自己讨个公道,也要为你、为天下人讨个公道!”

  想了想,白诺城突然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又道:“若有来生,你我还做母子,你少打骂些,我也不敢违逆了!”

  江水涛涛,晚风依旧,白诺城看着昆仑的方向,想要去道别,却有些犹豫,或许这会是最后一次相见,就在此时一声鹰啼至远处传来,白诺城对着天空招了招手,过了片刻就有一只白头鹰落在了肩膀上,白诺城取下绑在鹰腿上的细细竹筒,抽出里面的信纸,里面只有四个字:“万事俱备”。

  ……

  桃源之战后,不出三日,满天下满江湖都在传白诺城就是当今陛下私生子之事,瞬间就成了当世最大最奇的新闻故事!

  但是自从他挑战了剑圣林浪夫之后,世间从此无人再见过他,有人说他被陛下接进长安,不日就要正名赐封,入主东宫;有人说他在桃源当众辱骂他皇帝老子,之后更是发下毒誓此生绝不入长安,接着便离开中原去了绝地断南蛮海;更有人说他已经被李长陵和萧山景派出的高手刺杀身亡,尸骨无存……谣言满天飞,正好做了无聊看客的下酒菜!

  红色的宫墙,金色的巨殿,黑色的玉阶,玉阶尽头的陈煜怒气未消,他的身前跪了一个人,正是冷仑。

  陈煜今年已五十有四,身材早已不复当年,臃肿肥胖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龙袍从新做了一身又一身,头发白了一根又一根,只有下巴上那撮青色的胡须还能看出几分生机,只见他微闭着双眼,仿佛这才能让心中的怒气不至于爆发出来,许久他睁开双眼,竟然又仿佛有一丝欢喜,问道:“他真的这么说?他可有当众骂朕?”

  冷仑的头垂的更低,说道:“回禀陛下,白公子确实说暂时不入长安,末将无能,没能带他回来!至于后面的……请陛下恕罪,末将万万不敢讲,末将若杜撰编造,便有欺君之嫌;末将若依实而言,又有侮辱圣上之罪,请陛下免臣不言之罪!”

  陈煜此时心情大好,看了看他,并不怪罪,只道:“看你模样,朕已知结果,说与不说,倒也无妨。”接着他走出两步,看着夜色下层层叠叠的宫殿,问道:“爱卿,你既然见过他,你瞧他如何?”

  冷仑答道:“天纵奇才,当世难遇!不过……臣有一事不明,却不敢言!”

  陈煜说道:“说,朕恕你无罪!”

  冷仑这才问道:“虽然剑圣乃是江湖中一言九鼎的人物,不过陛下真的不需要再调查一下?如此大事,仅听一面之词,终究……”

  冷仑的后半句没有说出来,陈煜自然知道他的疑惑,只见他面色陡然冷如冰雪,说道:“放心,他若说了,定然是真的,因为……这世间最希望朕断子绝孙、江山后继无人的,正是他林浪夫!”

  听了这话,冷仑心中如泛起惊涛骇浪,世人皆知,陛下和剑圣林浪夫自幼相识,关系极好,之后一人做了天下之主,一人做了中原武林之主,成了一段佳话!在陛下亲政的早些年,因林浪夫之故,朝廷对太白剑宗多加眷顾,使得太白直接力压昆仑,成为了当今武林第一大派;剑圣林浪夫自然投桃报李,几次救陛下于水火,就连当初的扶幽宫之乱,最后也是林浪夫率领中原八大派保住了陛下,并且最终将聂云刹和一众扶幽宫高手逐出了中原,否则怕是江山早已易主,故而天下人几乎都认为陛下与林浪夫几乎亲如兄弟、情同手足!今日却听陈煜如此说,冷仑心中怎能不惊,怎能不奇?但是陈煜不说,冷仑却不敢再问,只答道:“是末将多虑了!”

  “嗯”陈煜点点头,吩咐道:“人心险恶,他漂泊江湖,终究太过危险,也难成大器,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设法带回长安!”

  “遵命”

  陈煜满意的点点头,“下去吧!”

  “是,末将告退!”说着,冷仑便慢慢退出了大殿。

  不多时,殿内又只剩下陈煜一人,原本冰凉的心又炙热了起来,他突然自言自语,接着又大笑出声:“依依,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孩子还活着,他是朕唯一的血脉,朕一定会好好培养他,让他日后承继大位!哈哈哈……我陈煜还有孩儿!”

  放纵的笑声在孤寂的黑色宫殿里回荡,庆幸又悲凉……

  几家欢喜几家愁,雾鹫峰,神将林中,傅霄孤身站在原本埋葬白关的墓前,任大雨滂沱,他的心中依旧闷着一团火,一句谎言,一个小小的借刀杀人的计谋,怎么就成了真?

  这时院墙外,薛岳的声音传了过来,“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白诺城真的是陈煜与夫人的私生子;其二,便是林浪夫撒了慌,如今中原九州眼看要成无主之地,林浪夫病急乱投医,顺着你的计谋将计就计,将一个勾栏小子变成了真龙血脉,在中原武林,他有这样的能耐!”

  傅霄寒头也不回,双眼微凝,只问道:“你相信哪一种?”

  这是薛岳已走进神将林,沉默片刻,说道:“不是我相信哪一种,因为当今中原,已经只有第一种说法了,所为三人成虎,何况是千万人,万万人之口说出的事,不是真的,也是真的!”

  傅霄寒眉头紧皱,最后长叹一声:“是啊,可惜我一着出错,留此大祸!”他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将神将林的树叶都整落了许多。

  薛岳似乎猜出了他的心思,劝道:“不要擅自行动,如今他的剑法已在你之上,你毫无胜算,若要杀他……除非你我联手!”

  傅霄寒问道:“你可愿意?”

  薛岳点点头,答道:“可以,不过此时他风头正劲,时机未到,况且我们在中原还留着一柄剑!”

  傅霄寒沉思片刻,也点头同意,他身经百战,十分清楚,遇到比自己厉害许多的敌人,只有隐忍待变,只有耐心等待,才能在对方最虚弱最松懈的时候,发出致命一击;而他和薛岳正好是最能隐忍,最有耐心的人……

  水路转陆路,官道转小道,小道转山路,山路崎岖;长安路游游,才子千万愁!

  赶车的小厮口若悬河的说着长安城中的繁华盛景、富贵风流,上到达官贵人的恩怨情仇,下到哪一家酒坊的酒最香,哪一家青楼的姑娘最靓,哪一家客栈的老板最黑,事事皆通,无一不知,无一不晓;长安城中,天子脚下,一般百姓的见识确实都高于别处,只是这小厮卖弄太多、招摇太过,白诺城只听着,极少答话。

  又过两日,马车已到安定门外十里,东风亭旁,白诺城坐在马车里又守候了片刻,果然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向这里跑来,待他跑近,才看清容貌,正是白诺城从海运边带回来的往生谷第四代弟子弓布,也兼职干过车夫,只是如今穿的华贵多了!

  所为同行如仇敌,车夫对车夫,话唠对话唠,立马一顿胡吹乱砍,驾车酬劳硬是被弓布砍去大半,那小厮才急忙拿了银子,拂袖而去。弓布亲自驾车,白诺城觉得自在了许多,问道:“城门守卫可打点好了?”

  弓布拍着胸脯,答道:“放心吧,公子,早已打点好了,我都跟他们混熟了,酒都喝过多少次了!”心里窃喜的想着:“青楼也逛过多少次了。”

  白诺城满意的点点头,又问:“屠狂南现在何处?”

  弓布撇了撇嘴,又答道:“富春坊,借柳巷,留园;那小子一天足不出户,只知道练功练功,若不是我出去跑动,怕是别人早就怀疑我们了!”

  白诺城笑了笑,说道:“好,你居功至伟,见了他,我叫屠狂南少打你两顿!”

  “这……”弓布一时语竭,片刻才低估道:“公子一来就揭我的短!”

  说话间,马车已到了安定门,弓布跳下马车与那几个守门小兵嘀咕了几句,又邪笑了几声便快速跑回来,赶着马车径直入城,无人查验,无人盘问,白诺城笑了笑,能有此效果的,一个是八十里桃源的桃花,一个是弓布的嘴。

  所为未见其人,先听其声,刚入城中,耳边顿时热闹了起来,沿街小贩的叫卖声,街上行人的呼喊声,马蹄声,酒楼小厮热情拉客的声音……一并汇聚过来,白诺城掀开帘子一角看了看,果然是繁华富贵之地,道路比其他城郭都要宽阔许多,三两马车并行也可畅通无阻,街边摊贩多如牛毛,街上人流如织。

  白诺城闭上帘子,吩咐道:“不必在此逗留,直接去留园!”

  “是,公子!”弓布点点头,轻甩马鞭,吆喝一声:“哟,让开咯,让开咯……”

  马车足足转过十来个街巷,才慢慢停在一座闹中取静的府院门前,此时门口已经站了几个人,为首的正是视刀如命的屠狂南,他身后还跟着几个衣着朴素的仆人,正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对从来没见过的留园主人颇为好奇,白诺城走下马车,屠狂南连忙迎了上去,“公子!”

  “嗯”白诺城点点头,抬头看了看,院子门头上挂着一块破有些岁月的匾额,留园!

  白诺城见那几个仆人丫头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笑道:“怎么?你们以为我是个怪模怪样都糟老头子?”

  那些仆人丫头一阵低头轻笑,只有一个胆大的丫头跳出来笑道:“是呢,小弓爷给的银子那么多,我们都以为老爷是个脾气怪怪的老头子呢!”

  弓布听了,一下跳出来,敲了一下她的头,“叫你多嘴,去叫人烧饭去!”

  那丫头嘟着嘴走远,白诺城笑了笑踏步走了进去,院门轻轻关上,大堂中,白诺城刚刚喝了一口茶,说道:“屠狂南,最近这一年多,辛苦你了!”

  屠狂南摇头笑道:“庄主……啊,公子客气,屠狂南承蒙公子器重才有了今日的修为,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白诺城满意的点点头,问道:“稍后我会考教你刀法,我之前让你查的事,查的如何了?”

  屠狂南闻言,先是一喜,接着又从怀中套出一本薄薄的册子,说道:“公子让我查的,全部都已查清,都在这册子里。”

  白诺城翻开来,细致看了一遍,足足有一炷香时间,才合上书册,赞道:“不错,很详细,最近可有变动?她平时几月能出来一次?”

  屠狂南答道:“最近尚未发现变动,她约莫两三月才能出宫一次,每次出宫也只能去散花楼听听家乡的曲子,见见故乡人!”

  白诺城听罢,随即踏步行出,站在门口看了看约莫两三里之外有一座八层高楼,高楼之高,如鹤立鸡群,极为惹眼,问道:“那座便是富春坊里的散花楼?”

  屠狂南点头答道:“正是,散花楼是目前长安贵胄最喜欢的消遣听曲之地,算是长安一景!”

  这时,一旁仿佛等待已久的弓布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接着说道:“正是的,而且不仅如此,那散花楼还大胆的很,门前原来写着一对有忤逆大罪的对联,至今也无人敢提!”

  白诺城不禁好奇的问道:“哦?还有这种事,是什么对联?”

  弓布想了想,一边走一边说:“借柳巷,散花楼,散花楼上人借柳 ,深巷寄离愁!”

  白诺城念了一遍,再问:“怎么只有上联,下联是什么?”

  弓布挠挠头,说道:“那下半句因为有忤逆之嫌,被刀子刮去了,小的也没见过!”

  这时屠狂南却走出来,说道:“下联是:神宫花,金池阁,金池阁中帝羞花 ,神宫飞刀血!”

  “借柳巷,散花楼,散花楼上人借柳 ,深巷寄离愁!

  神宫花,金池阁,金池阁中帝羞花,神宫飞刀血!”

  白诺城又念了一遍,果然后半句讥讽的是当年陈煜与唐依依所生不规之情,最后导致了扶幽宫之乱,只是这等事情,天下极少有人敢当众提起,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将它写在人来人往散花楼的石柱上;不禁好奇起来,向屠狂南问道:“你可知,这对子是何人所写?”

  屠狂南点点头说道:“我当初年幼,跟着同郡的几个兄弟来京城谋出路,恰巧听了这一段;据说这幅对子,乃是当今陛下的亲姐姐,景公主的驸马爷赵良人亲笔写的!当初扶幽宫人霍乱皇宫,景公主也不幸遇难,驸马前来认尸,结果只领回了几支熔断的金钗,路过散花楼时,赵驸马气愤难当,随即就写下了这幅对联。之后陛下顾念他痛失爱妻、一时气急,便饶了他的性命,让他安然返回了孤城,之后就只是命人划去了后半部分,就此一直延续至今!

  “敢作敢为,真男儿!”白诺城赞许一声,随即吩咐道:“弓布,你安排一下,明日我要见一见花嬷嬷!”

  “是,公子!”弓布得令快速跑出了大堂,白诺这才看着屠狂南说道:“辛苦了,进密室,我看看你刀法如何了。”

  屠狂南闻言,大喜过望,数日前他就听说了白诺城挑战剑圣林浪夫之事,如今江湖人皆说白诺城的剑法乃当世第二,能有他提点,自然进步神速;随即,立马领着白诺城向密室走去……

  翌日,晨光微露,早的只有做包点稀粥的摊贩才零零星星的起床,白诺城掀开掀开帘子看着纵横交错的街巷,和街巷上满地的脂粉,问道:“弓布,你是怎么找到她的?”

  马车行的缓慢,弓布听的清晰,答道:“公子让我们在长安寻找当年与唐……”弓步顿了顿,不知该如何称呼,他自称往生谷第四代弟子,若按往生谷的规矩,他该称呼师叔,若按白诺城与她的关系,又该叫夫人。这时白诺城说道:“直呼其名!”

  弓布听了,犹豫片刻放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寻找与唐依依有过交往之人,只可惜一直苦寻无果,后来我突然反应过来,想着唐依依在陌生孤寂的禁宫呆了足足四个月,难免升起思乡之情,若是如此,或许会在宫内找一两个故乡来的女子,吐吐心思;随后我跟屠狂南便按此线索查了下去,几经辗转,这才找到了花嬷嬷,她和唐依依一样,都出生在将心岛炀山郡!”

  白诺城满意的点点头,“做得不错,好好赶车吧!”

  弓布得令,继续驾着马车在晨光微露的街巷中穿行。马车里,白诺城冷冷一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厌恶,“若有思旧之心,怎生不规之情?!”

  禁宫里的女人,身段位份相差之大,有如云泥之别,皇后之下是贵妃,贵妃之下是嫔妃,嫔妃之下是婕妤、才人,才人之下是秀女,秀女之下才是普通宫娥……所以花嬷嬷不是什么身份尊贵的人,只是一个普通宫娥,还是一个年老色衰之后被逐出皇宫的老宫娥,老宫娥姓花名锦,故而称她花嬷嬷!

  花嬷嬷无权无势,只积攒了几分薄财,在长安这寸土寸金之地,她只能住在最邋遢脏破的桐花巷,再朴素的马车行在这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巷子里,多少都有些惹眼,白诺城让弓布加快了行程,又过少许,马车停在一座小院子前,这时花香已扑鼻而来,将巷子里的臭气掩盖了过去。

  白诺城走出马车,细致看了看,这院落极小,地段便是在落魄的桐花巷也只是下等,因为它处在巷子的尽头,要走出去要花不少时间,但胜在安静。院落虽小,却装扮得极为精致,篱笆后,青藤绕着假山,红花缠着紫花,假山下有一汪小小的潭水,潭水里满是枯萎的荷花,荷花下有几条懒洋洋的锦鲤;此情此景,仿佛将皇宫哪处宫殿搬了过来……

  弓布上前敲了敲木门,连敲了几声,才听见嘎吱一声,院子里慢慢走出一位头发雪白、垂垂老矣的妇人,妇人还没走到院门,弓布就已隔着篱笆热络的招呼了起来:“花嬷嬷,小子弓布又来看您来了?你看我带了什么?”说着,弓布扬了扬提在手上的油纸包。

  花嬷嬷轻轻拉开院门,笑道:“是老妇人最爱吃的芙蓉糕吧?”这一笑,仿佛将满脸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这时花嬷嬷才看见了白诺城,问道:“好俊的后生,你是谁啊?”

  白诺城看了看花嬷嬷,看她雪白的发髻上插着两支褪色的老式宫花,穿着极为考究,看着她,白诺城突然想起了当初他以悲骨画人的身份与叶郎雪在渡明渊比剑之时,他师傅苏慕谯穿的那身最华贵的锦袍,他笑着见礼却没有说话。

  弓布见状,忙凑近两步,说道:“嬷嬷,您老又忘了么?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留园之主九公子,这一年多,也是我家公子命令小的好好照顾……”

  “我是唐依依之子!”白诺城截断了弓布的话,一反常态的直截了当,“花嬷嬷,我是唐依依之子,有几句话想要当面问你,不知方便不方便?”

  弓布已呆在原地,但花嬷嬷听了,却丝毫不惊讶,黯淡无神的双眼中泛起了泪花,接着她便拉着白诺城向院中走去,堂屋里的青砖拼拼凑凑,颜色不一,却格外干净;堂屋一角放着一口上好的柏木棺材,棺材上摆满了香蜡钱纸。花嬷嬷拉着白诺城坐下,沉默许久,才说道:“从这个孩子第二次来找我,我就猜到了跟依依小姐有关,只是没想到来的是你,我以为是她!”

  白诺城说道:“抱歉,花嬷嬷,我来是想听一听当年的事,唐依依与当今仁宗皇帝陈煜的事!”

  花嬷嬷看着门外,东方红日已经升起,朝露渐渐散去,温暖的晨光照进了整个堂屋,她思绪片刻才缓缓说道:“多少年前了吧?大概快三十年前的事情了,禁宫那场大乱后,老身以为这辈子也不会有人再问起当年的事!”

  白诺城凝神屏息,没有接话,仔细听着。

  花嬷嬷盯着白诺城看了看,仿佛要从他的脸上寻出唐依依的些许影子,最后笑道:“那是景成三十二年年初,仁宗陛下最喜爱的李皇后难产而死,最后虽然保下了皇子,然而不过数日,皇子却也一病夭折。短短数日连受打击,陛下一病不起,这时宫内战报连连,连后宫里都在盛传,说武疆王想要趁机起兵谋反!这时候,号称剑圣的林浪夫跟陛下建议,想请来扶幽宫的女主人唐依依给皇上瞧病,一来她是闻人羽的嫡传弟子,尽的鬼医真传,确实有能力入宫看诊,二来也可缓和僵局;当时满朝文武一片反对,都怕唐依依来此会探得病情虚实,甚至极有可能趁机下毒,与扶幽宫里应外合,帮助武疆王一举攻入长安,为此朝堂上整日的争乱不休,甚至有大臣以死相谏;最后,陛下力排众议,将唐依依小姐请进了皇宫!呵呵,那时你的母亲唐依依小姐只有二十出头,比你还小,真是娇美如花、灵气逼人,当年后宫里的嫔妃宫女都像是吓破胆的鹦鹉,退了色的宫花,无一人有她的颜色,无一人有她的爽朗气势,更无一人有她的风姿!”

  白诺城似乎听的有些反感,说道:“嬷嬷,我想听的是当年她为何会与陈煜走在一起!”

  花嬷嬷瞧了瞧他,笑道:“自入宫那天起,宫里的女人都在等待仁宗陛下的垂青,期望凭借一夜龙床,飞上枝头变凤凰!但是绝大多数的女人,都跟我一样,一生也难得见到皇上一面,最后只能在无尽的期待和孤寂中慢慢变老,但是纵然很多人寂寞一生,也未必明白,唾手可得的女人,怎能俘获帝王的心?而唐依依小姐,她却是最不一般的女人,她是掌握仁宗生死的女人,她是牵系着中原与海云边战和大计的女人,自入宫那天起,她横冲直撞,视六百年宫规如无物,甚至大到陛下上朝的时辰,大臣夜间急奏的次数,小到陛下的一日三餐和金殿中的檀香,都被她胁迫着变了又变、改了又改,她就像……就像一只撞破金丝笼的百灵鸟,一支宫墙外伸进来的无忧花,禁宫因为她而有了声音,有了颜色,有了趣味……所以,你问老身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起,老身只能告诉你,在红妆如尘的宫墙里,在寂寞如水的宫墙里,他们都没有错,唯一错的,就是陛下忘了唐依依还是聂云刹的女人,唐依依小姐忘了自己已经是聂云刹的妻子!”

  “之后呢?”白诺城咬着牙问道。

  花嬷嬷答道:“之后等他们记起来自己身份的时候,就是含恨分别之时,只是没想到因为这一场荒唐的孽缘,引起了那么大的祸患,更没想到,之后有了你!”

  白诺城终于忍不住冷冷的笑了起来,“不过一对奸夫**,在老嬷嬷口中倒似乎成了风尘中的痴情男女;既然是一场荒唐的孽缘,那作孽的人,就要承受孽缘结出的恶果!”

  接着白诺城站起身来,说道:“多谢花嬷嬷,白诺城告辞了!”说着,白诺城已抬步走了出去,对着站在门口的弓布吩咐道:“从现在开始,派人守在这里,直到为老嬷嬷办完后事,才回留园!”

  说罢,白诺城大步跳进马车,弓布略微一愣,连忙向留园方向跑去,他知道,从这日起,这座不起眼的小小院落,再无人出,更无人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