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太匆匆

惊城剑雪 孤鸿雪 4578 2018.12.04 08:08

  花儿开了,又落;燕子南来,又归;银杏和海棠落了一湖又一湖,在湖底积了一层又一层;积雪越来越薄,树枝又发了新芽,不想又是一个春……

  自从白诺城搬来这了忘峰后,两三年间只有林笑非时常过来,仿佛江湖中没了他这个人,又或许他本就是个江湖边缘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换林浪夫或者聂云煞消失几年,恐怕早已天下大乱。

  林笑非经常来聊聊江湖,聊聊那些白诺城以前不知道或者没在意到的人或者门派;再者,便是陪他练剑。剑神莫承允一次没来,正如他所说的不会传白诺城一招半式,然而林笑非却经常代师传艺,一边讨论剑理一边传授剑法,从太白山基础的清薇八式剑到高深的周天剑法,无一不在其列;但是白诺城只看,却始终不学!

  白诺城发现林笑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仗义却没有许多江湖人的鲁莽;他博览群书、熟悉兵法,剑法超群又温文尔雅;他使剑时候是个绝顶冷厉的剑客,闲暇时却十足是个秀气的儒生。他总是嘘寒问暖,且不早不晚,按时送来粮油,完全没有架子,如同像个豪门府邸里精明的老管家,又或者是个无微不至的兄长。

  只是白诺城不知道的是,当年丧命在盗贼手中的不只有林笑非的双亲,还有他的弟弟,命运就是这么奇妙。总之,白诺城发现,林笑非是真正对他可以肝胆相照的人,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林笑非不在的时候,白诺城总是一个人练剑,只是他的剑开始变得奇怪,慢慢的不像七十二式纵横剑,甚至不像任何他看到过的剑法,有时候像是随心所欲的乱舞,时快时慢……

  或许只有白诺城知道,若是他的剑法突然缓慢了起来,变得轻柔,那一定是他又想起了柳琴溪,想起了芦风细谷那漫山遍野的芦花!而若是他的剑法陡然提速,变得凌厉无比,杀气腾腾,那一定是他想起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叫姑红鬼!

  又一年,深秋,某一天。

  林笑非跃上了忘峰,面色难言,似喜似愁。

  白诺城收剑入鞘,脚下微颤,身影已瞬间前出五六丈远,站在了林笑非面前。见他面色奇怪,便问道:“师兄,怎么了?”

  林笑非递上一个金黄色的卷轴,说道:“瀛洲海患丛生,老将军冯闻广年事已高又身染寒疾;陛下征召,封我为荡寇将军,尽快出征!”

  白诺城闻言,顿时大惊,打开一看果然是征召圣旨,立马恭喜道:“师兄文武全才,陛下慧眼识人,正是师兄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为何师兄面色不喜?”

  林笑非面色微沉,叹了口气道:“生当男儿,为国尽忠建功立业,自然义不容辞;只是我走后,恐怕这了忘峰就再没人来;从此,就只剩下师弟一人了!”

  白诺城一愣,不想林笑非烦恼的竟然是这个,心中不由得微暖,只笑道:“原来师兄烦恼的是这个,师兄走后,我只专心练剑,你我同是剑道中人,也知道只要痴迷于剑道,岁月只嫌少,不怕多。师兄只管去瀛洲除匪,闯出一世功名来,也不负剑神前辈和一众太白弟子的期望!”

  林笑非点点头,这等粗浅的道理他自然知道,随即也只能叹了口气,嘱咐道:“师弟,我走后你若是在这了忘峰呆的无聊,便搬回太白山,虽然师傅因为当年眉庄之事罚你在此孤峰闭门思过,但是这两三年过去,再大的气也消了许多,不必这般执拗!”

  白诺城笑着点点头:“好的,师兄不必担心!”

  接着,林笑非又是一阵叮嘱,这才放下一本秘籍,转身离去。白诺城打开一看,竟然是太白剑宗的上乘剑法:千潮怒沧剑诀!

  白诺城依然只看不学,但是从此却多了一个使千潮怒沧剑法的对手,那对手有时是他的影子,有时是无孔不入的夜风,有时是纷飞的落叶,那对手无处不在却仅仅来自他的脑中……吃饭、睡觉,脑子里全是剑法,就连做梦也在跟人比武。

  孤独的人总是更容易沉静,沉静的人总是更容易专注一件事,因为专注,所以更能成功。

  林笑非走的最初两年,了忘峰还有些鸟兽与白诺城为伴,但是后来随着白诺城的剑法越来越快,越凌厉,越狠辣刁钻,杀气越来越重,鸟兽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整晚除了自己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当真是千山鸟飞绝,万迹人踪灭!

  深夜,月圆之夜!

  白诺城迎风独立,突然他对着玉矶湖对岸一块悬崖边的巨石,随手挥出一剑。巨石上瞬间留下十三道迥然不同的剑痕,竟然是一剑十三重劲,哪知还不待细看,那巨石嘭的一声顷刻间炸裂开来,化为灰烬,随风而散!没想到,第十三道剑劲之后,竟然还暗藏一道更为凌厉霸道的剑气,这道剑气微不可见,却精妙绝伦,犹如神来之笔!仿佛昙花一现,至美即死,之前那十三重剑气不过是花萼,这隐藏的一剑才是突然开出的花朵,一篷血色的花朵……

  “姑红鬼,若你真是十八层地狱爬出的恶鬼,我白诺城便以天为墓,来为你送葬!此剑法为杀而生,是为天墓杀剑!”

  ……

  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已千年。

  自从林笑非走后,白诺城便真成了山中野人,不知秦汉。只约莫记得又过了三个冬,算算来到这太白山已经整整五年!

  整整五年,自从创出天墓杀剑后,白诺城多少次摸着手中这柄青钢剑,自言自语:“不知能否与莫承允一较高下?”他始终记得上山时候,莫承允的那句话,如果你要下山,就要让你的剑比我更快、更凌厉!

  这年盛夏,已经升为神威大将军的林笑非突然返回太白山,一为白诺城,二为太白剑祭。

  “剑祭?”白诺城为林笑非倒上一杯茶,有些惊讶的问道。

  林笑非喝了一口茶,这才细细道来:“大约三百多年前,我太白剑宗第二十八代宗主纪云海前辈意外得到一块天外陨铁,这陨铁与世间所有精铁不同,它通体明亮如月而且分量极轻,一年四季基本没什么改变!”

  “通体明亮的精铁?”白诺城闻言,也是满脸惊讶,只叹道真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林笑非点点头,继续说来:“是的,纪宗主喜不自胜,便交给奇物天工府用以铸剑,哪知天下第一神兵世家奇物天工府在摸索了大半年后,原物奉还,说此物过坚、无法熔炼,乃是一块废铁!纪宗主不信,遍寻天下奇火,不管是熔岩之火还是深潭鬼火,全部试了个遍,那精铁依旧纹丝不动,故而只得放弃,如此便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后又过了两代,机缘巧合之下,那块陨铁被门下长老带到了大如峰,竟然有了反应,大如峰地势奇怪无比,那本是一座火山但山顶却常年被冰雪覆盖,当时的宗主猜测那块陨铁若要熔炼,需要阴阳两极并存,便在大如峰开凿冰室,又取里面的熔岩之火来铸剑,果然可行,只是过程极为缓慢,如此又代代相传,直到上个月才成剑送回太白山。”

  “那剑祭的便是那柄宝剑?”

  林笑非点点头:“对,半月前宗主突然向所有太白弟子传出太白令,命众人回山参加剑祭,同时举行宗门大典,第三代以下弟子全部可以参加,最后拔得头筹者便得那柄绝世神兵!”

  白诺城问道:“这等绝世神兵确实有能者居之,师兄此次回山,便是为了它?”

  林笑非点点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回山之前陛下特意召见我,语气委婉,但却暗示我要夺得桂冠,我这才反应过来,恐怕此次祭剑别有深意。仔细想想,宗主早有隐退之意,他若效法剑圣前辈生前让位,那么师傅便是下一代宗主。而我历代宗主都出自飞云堂,师傅若成了宗主,飞云堂堂主一职便空了出来,必然另选贤能,所以,这次祭剑,实际上也要选定师傅之后的下一代剑宗宗主!”

  白诺城心中惊讶不已,不想这一场祭剑竟然暗藏如此深意,随即看了看林笑非,笑道:“第三代弟子中,林师兄武功最高,名望最盛,如今又得陛下重用,在整个太白山年轻一辈,无论剑法名望,都无人可与你相比,这场自然是师兄拔得头筹!”

  闻言,林笑非沉默片刻,看着白诺城正色道:“你我虽是兄弟,但你也是太白弟子,一样可以参加。虽然我不知你现在武功修为如何,但想必也远非当年可比,自然也应该参加!”

  林笑非这话让白诺城愣了半晌,原来林笑非跟他说明那些厉害关系,竟然是为了让他参加祭剑,这等朗朗心胸,当真世间少有!想了想,只得摆了摆手,说道:“师兄说笑了,我虽认你是师兄,但是我却从未承认自己是太白弟子,太白剑法,我也并未学过一招半式!”

  林笑非听了,顿时微怒,猛地站了起来:“师弟何出此言?既然我将你带上太白山,师傅也留下了你,你自然就是我太白第三代弟子!师弟若是不参加,师兄即便最后拔得头筹,也遗憾胜之不武、取之不德!”

  这还是白诺城第一次见林笑非发火,却是为了他,沉思片刻心中已有了计较,苦笑道:“好吧,既如此,我参加便是,不过我只会渡明渊的七十二式纵横剑法,只要剑神前辈不觉得我丢他颜面,我倒没什么!”闻言,林笑非这才安下心来,“师弟放心,只要你全力以赴,胜负又有什么关系?”

  白诺城点点头,此事就此作罢。

  三日后,八月初八,太白山上至宗主林碧照,下到新入门的第五代弟子,总共两千余人全部出席剑祭。

  白诺城和林笑非站在莫承允身后,时隔五年,莫承允见到白诺城依旧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但是面色却自然随和了许多。白诺城转头向首位看去,林碧照相貌平平,穿一身白色长袍没有半点点缀,最后一道钟声过后,他站起身运起雄浑的内力,说道:“自我太白得天外陨铁,已过去三百八十五年。历经挫折,去年方才成剑,本宗与诸位长老商议后,决定以今日之剑宗大典决定它的有缘人,望诸位拿起你们手中的宝剑,全力以赴,上不负宗门所托,下不负师长栽培!”

  “是”呐喊声撼天动地。最后,莫承允站起身来,长袖一挥,喊道:“大典开始!”

  林笑非跃入场中,但白诺城却没有,它早与林笑非商定好,不管谁人拔得头筹,他都会出手挑战!此时倒是乐得轻松,只作壁上观。

  一场又一场较量下来,白诺城发现林笑非对待每一个对手都无比认真,但绝不伤人,几乎全是点到即止。至申时,场中比试已全部结束,林笑非毫无悬疑夺得桂冠,正当众人以为大典就此结束时,林笑非突然长剑指向莫承允的方向,白诺城缓缓站了起来,纵身跃入场中,抱拳道:“白诺城请林师兄指教!”

  他这一出场,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白诺城?看他坐的位置,是莫师叔的弟子吗?怎么从没听过?”

  “这名字,我好像有点耳熟。对了,五年前,震惊江湖的西域眉庄惨案不就是他做的吗?”

  “啊,他在太白?怎么从未听说?”

  ……

  这时,林碧照的声音突然响起:“白诺城已拜入太白剑宗,师从于飞云堂堂主莫承允!”此话一处,台下又是一阵骚动,却无人再敢质疑。

  林笑非看着白诺城,认真地说道:“师弟,此战望你全力以赴,不要留手!”白诺城点点头:“林师兄放心,我自会全力以赴!”

  说罢,两人同时拔剑,化作两道残影缠斗起来。林笑非的千潮怒沧剑法,讲究的是剑势连绵不绝,一剑强过一剑,剑气雄浑,囊括范围极为广阔,仿佛千军万马奔腾而至。施展这套剑法,非内力雄浑精纯之人不行。而白诺城的七十二式纵横剑法,却极为精妙,讲究以点破面,需要悟性极高,能一眼看出对面招式中地破绽,方能制胜。

  这两套剑法谈不上孰优孰劣,只看是施展千潮怒沧剑法之人内力雄浑还是施展纵横剑法的人悟性更高!但是在分出胜负之前,确实千潮怒沧剑法的连绵气势稳稳将白诺城压了一头,仿佛一个穷追猛打,一个疲于应付……

  第六十九式孤星斩月使出,被林笑非抓住空档,极速后退间突然反手使出一剑,将白诺城手中长剑打落。白诺城揉了揉手,记得这一招并非是剑谱上的,看来是林笑非临时想到的,确实危险而精妙!

  随即,白诺城抱拳笑道:“师兄剑法精妙,在下心服口服!”显然林笑非也十分满意刚刚那一剑,也对白诺城抱拳见礼,“侥幸,师弟承让了!”

  莫承允自然欣喜,然而林碧照却眉头微皱,而后站起身来,说道:“林笑非,取剑!”接着,从身旁一位长老手中接过一方乌木剑匣递了上去。

  林笑非单膝跪地接过剑匣,当众打开,抽出一把三尺来长、不足一寸宽,薄如蝉翼的细长宝剑。宝剑入手如鸿毛,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林笑非想了想开口问倒:“敢问宗主,此剑可有名字?”

   众人皆转头望去,只听林碧照说道:“此等绝世神兵,苍洪冥冥,亘古恒无,便叫亘古恒无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