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狭路相逢沦落人——上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686 2019.05.15 19:56

  “他真的这么执着?”

  昏暗的阁楼里,呼哧喝刹眉头紧锁,站在他身前的是袖语和文四、陈风玄三人。

  袖语无奈地点点头,道:“是的,这两天时间里,属下几度劝说,始终没有半点效果。”

  ……

  “林公子,我们掌门当真不在暗影楼中,您身份尊贵,若数日在此枯坐,岂不耽误了功夫?”

  夜已深沉,红花庭院中,袖语姑娘提着一个红彤彤的灯笼慢慢走来,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前来探问。

  但是林笑非依旧只是坐在庭院的石凳上品茶观景,神情闲怠,“姑娘自己忙,不用管我,我相信贵楼的呼哧掌门一定会出来相见。”

  说罢,他抬眼看了看庭院对面暗影楼的高处,淡淡一笑,好似那里有人在与他对视。

  ……

  “你确定用尽了所有方法,他仍旧丝毫不动容?”

  漆黑昏暗的阁楼中,几人都几乎看不清容貌,只有窗前洒进来的月光,略微照着他清秀冷峻的脸。

  袖语无奈地笑了笑,“是的,属下无能,属下确实已使尽了所有的招数手段,可他就是无动于衷,就像一块顽石,油盐不进。”

  ……

  夜风刮过,红花飘落,凉风吹得她全身都起了一层疙瘩,揉了揉胳膊,转身便披上一件红色的披风,抱着琵琶,踏着莲步走来,也轻轻坐在林笑非的身旁。

  月色美人,香气如兰……

  接着她伸出一双青葱如玉的手,手指轻轻拨弄,朱唇微启,便唱出一首名伶般的小曲:“笑公子无趣,不解烦忧,论辩天下王侯事,不过几人恩怨情仇。苦伊人久候,将军无意红袖,太白山上千丈高,怎有这小阁温柔?”

  她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死地盯着林笑非的脸,时而楚楚可怜,时而媚眼如丝,仿佛要勾走魂魄,直到一曲罢了,她才身子前倾稍许,柔柔地说:“公子,你看夜已深沉,晚风骤冷,不如咱们到屋子里歇息,明日再说,如何?”

  说话间,就要抬手向林笑非拉去。

  “好个幻影魔音神功,你的师傅是当年的神风无影?”林笑非也丝毫不避讳,看着她问道。

  袖语忽然一惊,脸上的笑慢慢变得冷厉,“太白飞云堂,当真不凡,便是我暗影楼中的机密之事,也能了如指掌。”

  说话间,原本伸出的手又重新收回,按在了弦上。

  林笑非看了看她的手,笑道:“看来你的剑藏在里面,不过你最好不要拔剑,我也未必有怜香惜玉的习惯。”

  “呵呵,”袖语嫣然一笑,讥讽道:“常听人说,林公子乃是人中龙凤、剑里君子,没想到不仅不解风情,还如此地不识时务;我暗影楼若非顾念公子颜面,早已下了逐客令,公子何不自知?”

  茶水比夜色还凉,林笑非却一饮而尽,“这我自然知晓,不过我也清楚暗影楼的规矩,不死不休,若非身死,绝不退隐,所以我特意带了黄金千两特来聘请贵掌门亲自出手,帮我杀一个人!”

  说罢,他便从怀中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放在桌上。

  ……

  “他要杀谁?”

  呼哧喝刹和文四几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袖语面色一沉,递上银票,苦笑着说:“他自己。”

  ……

  “怎么样?袖语姑娘,这样便不算是破坏规矩了吧,你们可以驱逐江湖中的不速之客,却不能驱逐诚心的生意人吧?”看着一脸震惊的袖语,林笑非淡笑着说。

  袖语咬咬牙,冷冷地说:“公子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闻言,林笑非哈哈大笑两声,道:“我听说,自从贵掌门执掌暗影楼以来,便一直深居简出,不见外客,便是大空寺的缘明大师来了,也不曾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如果,鄙人区区一条性命,便能一睹贵派掌门的芳容,也是荣幸!”

  激将法,不过袖语当真动怒,嘴角在笑,眼中却泛起杀意,“阁下的话,小女子会如实带到。”

  说罢,立时转身离去。

  ……

  阁楼里的空气瞬间凝固,文四几人的忽然都沉重了起来,都在等呼哧喝刹的回应。

  呼哧喝刹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桌案前洒下的月光,那月光凉的好似太白城中的雨,美得又像那一晚温静霜滑落出的雪白臂膀。

  “你们不用出手!”

  他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猛地推开,刹那间四目相对。

  这时候没有黑袍,更没有面具,他一张冷峻的脸就印在窗前,印在林笑非的眼中,林笑非的双眼先是一愣,稍后陡然瞪圆,惊呼一声:“是你?!”

  ……

  “你是谁?”

  陆书瑶与陆离是一对龙凤胎,她只比陆离晚出生一盏茶的功夫,脾气性格却稚嫩火爆的多。此时,她已按着长剑,朝那坐在茶寮的枯瘦老者质问道。

  那老者容颜枯槁,双眼冷厉,随手将趴在桌上那个死去多时的小二扔了下去,却始终不发一语。

  “你……”

  陆书瑶正欲发怒,却被兄长拦下,陆离看了看老者,躬身作揖:“老丈,我二人是昆仑陆氏兄妹,师承于青碧长老,不是前辈名讳?”

  “嗯,这才像个昆仑后辈的样子!”

  那老者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站起身来,一双如鹰的眼睛好似盯着两头绵羊,问道:“你二人可是要去暗影楼?”

  陆氏兄妹略微一惊,对视一眼,还是点了点头,答道:“不敢欺瞒前辈,正是如此,不知前辈是……”

  “老夫是齐鱼侯!”

  陆氏兄妹大惊失色,世人皆知齐鱼候乃是杀人如麻的刺客,恶名远播,而且早已叛离出了暗影楼,陆离连忙将陆书瑶拦在身后,道:“原来是暗影楼的齐老前辈,不知前辈在此等候,有何吩咐?”

  齐鱼侯看着忽然间脸色巨变的两人,心中更是满意,接着他嘲弄般的看着二人说道:“常听人说,昆仑之中门规森严,门中所指派的任务比自家性命还重要,简直可以与暗影楼前天杀堂相提并论。既然你们此行的任务是去拉拢暗影楼,老夫便提前答应你们,此事必然圆满完成,而且会比你们去做还要事半功倍,这样你们也算死得瞑目了吧?”

  听到此处,陆氏兄妹心下大骇,立时全身戒备。

  “既然心愿已了,就让老夫送你们归西吧!”

  话音刚落,齐鱼侯将酒桌一掀,砸向二人;同时,他蹬腿跃出,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紧随而去。

  “快走!”

  陆离一把提起陆书瑶,将她向后摔飞两丈多远,同时纵身跃出,猛地向那袭来的酒桌拍出一掌。

  只听“咔嚓”一声,那木桌瞬间被拍成几段,然而木桌后却空无一物。

  “啊……”与此同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陆离心下登时凉了半截,回身就点出一指,齐鱼侯单手扼住陆书瑶的咽喉,挑剑就将那袭杀而来的指力挡开。

  陆离断声大喝:“齐鱼候,我们与你无冤无仇,快放了我妹妹;你若想要什么尽管说,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陆小侄,你可是差点就手刃了自己的妹妹哟!”齐鱼侯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是戏谑般的笑着,接着只见他抬起枯瘦如柴的手在陆书瑶雪白的脸上刮了一下。

  陆书瑶登时吓得脸色惨白,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又怕自己被他侮辱,立时破口大骂:“老贼,你要杀便杀,本姑娘就是瞧不上你这等离宗叛门的老贼!”

  “呵呵,是么?”

  齐鱼侯怪异地笑了笑,忽然一把扯下陆书瑶的衣衫向陆离摔去,陆书瑶“哇”的一声尖叫,陆离登时眼神一滞,只见一道黑影闪过,便已身首异处……

  “哥?!”

  赤身luo体的陆离瑶瞳孔猛缩,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老贼,我兄妹做鬼也不放过你!”

  说罢,便欲咬舌自尽,哪知刚刚张口,全身上下便僵直了下去,再也不能动弹。

  齐鱼侯走到她身前,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一番,叹道:“如此美人,真是可惜,放心,你想随你兄长一同赴死,老夫会成全你,不仅如此,待我用过之后,我还会让你们鸳鸯同穴,来生能做夫妻,哈哈哈哈”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