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野马脱笼,新刀试锋——上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535 2019.05.10 22:25

  蚩崖山,恶鬼涧,这等阴森鬼魅之地,极少有人愿意来此;若有人来,必然有故事,就像顾惜颜,就像此时的苦厄神僧和元清丰,当今天下,资历最深,辈分最高的两位老人……

  随着最后一叠由苦厄神僧亲手抄写的经书也投入火炉,微风中烧纸的香味渐渐散去。

  “我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他输了!”元清丰拄着拐杖道。

  苦厄神僧沉思片刻,说:“公道是最微末最基本的天道,他赢了聂云煞的寒刀,却输给了自己的公道,我们终究没能把他拉回来!”

  元清丰点点头,“言之有理。”

  苦厄神僧转头看了看双目失明的元清丰,问道:“神盟之约在即,此次鏖战再不会像往年那般平静,必然是群雄逐鹿、腥风血雨,不知昆仑有何打算?”

  “哎……”元清丰长叹一声,道:“身在江湖之中,又怎能置身事外,就像昆仑地处幽州腹地,门内上下许多弟子都已经被李长陵所收服,即便我与古南海想要平静不争,门内弟子又怎会同意。”

  苦厄神僧想了想,劝道:“如今的中原武林,虽然小林剑圣仙逝,但是太白剑宗的高手之多仍旧是无可匹敌,宗主林碧照、剑神莫承允和他徒弟林笑非,再加上随时可能加入的桃源高手桃谦、魏七、赵阔、义渠邪……这是无论哪一派都无法与之抗衡的。既然结局已定,何必徒劳内斗?要知道,海云边外,扶幽宫还在雾鹫峰上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再次踏入中原!”

  元清丰点点头道:“是啊,可是即便如此,还是会有很多人拼命去争、去抢,这也不是现在才有的江湖秉性,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就像当年昆仑、长春宫、天一剑窟、通古剑门……当这些门派如日中天之时,其他门派也在争,只是风水轮流转,今日轮到了太白剑宗而已,不是吗?”

  “阿弥陀佛!”

  苦厄神僧双手合十,叹道:“天道令争夺再起,天下霸主之战也隐隐待发,这场六百年未有的乾坤巨变又不知要坑杀多少性命。”

  ……

  凄风冷雨,清潭桃花!

  八十里桃源,一夜风雨将老树上的桃花打落大半,落得残红满地,景致不再,恰如主人仙逝、风光已过。

  桃翁为首,魏七、赵阔等足足三十多个高手伫立在清潭边,身前是那口黑木大棺材,棺材旁边是当年薄云凉在此练剑时候留下的那块青石,只是在那青石上的小词背后多了两行字:“

  不是爱风尘,不是念霓裳,缘来缘散终有定,无非前世孽障!

  忆又如何忆,忘亦不能忘,待的长春道花开,与君携手共赏!”

  这字与林浪夫之死毫无干系,但是他生前早有交代,好像这碑中两首词文并列,才完整了些许。

  桃翁偏头看了一眼那笔直伫立在青石旁的年轻人,蓬头垢面,胡子拉碴,麻衣孝服上落满了桃花和枯叶,有的已经腐败不堪,也不知在此站了几天几夜。

  他心中有些满意,也有些担忧,“义渠邪,随我们起棺!”

  “是”

  说罢,义渠邪好似石头一般的身子轻轻一闪,便到了面前,接着桃翁、魏七、赵阔和义渠邪四人躬身抬起棺材四角,纵身便跳进了那深潭之中,其余高手同时跪地目送。

  四人运足内力,凝神闭息,抬着棺材越沉越下,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落在潭底。

  潭底,又有一座尖锐的礁石倒垂而下,像一把利剑空悬,众人从礁石下穿过,又向上方游去,原来这里竟然是一条弯勾状的暗渠,又过稍许众人破水而出,眼前登时光明。

  这是一个偌大的洞窟,中央有一座圆形白玉石场,周围有几根白玉做的蟠龙石柱,每条巨龙蜿蜒向上,都张着大口,空中含着一颗拇指大的夜明珠,将整个洞窟照得通明。

  再细看,广场后,石碑林立,层层叠叠少说也有五六十块;竟然是一个墓冢群,原来这里正是林氏家族的族墓之所在。

  前面的几层石碑均有刻字,最后面的却是空文白碑,几人抬着棺材到了一处空坟,桃翁双指并拢,猛地点在石碑上,运力腕转,竟然飞速在那石碑上刻下几行字:

  人中圣者,剑里君子;

  无愧天下,无愧本心。

  剑圣——林浪夫之墓!

  接着,他对石碑后一个封闭的青色石门隔空推出一掌,只听呼的一声,石门打开,里面是一处墓穴,墓穴上方也镶着一颗夜明珠,大小刚好可以放进一口棺材。

  “孩子,送你师傅最后一程吧!”

  桃翁和赵阔、魏七等人似有默契的同时松手退了半步。

  义渠邪呼吸沉重,垂头扶着棺材沉默良久,最后低声默念了一句:“师傅,您在天有灵,一定保佑弟子,弟子在此立誓,必让扶幽宫人血债血偿!”

  说罢,双掌轻轻一推,那口黑木棺材便被送进了墓穴之中,石门关闭,阴阳两隔……

  桃源剑庐之中,众人凝神闭息,缄默不言。

  桃翁扫视一圈,率先开口:“各位都知道,老爷在世之时,也没有强迫过大家的意愿。如今老爷过世,按照他生前的交代,诸位若是厌倦了江湖纷争,可以自行离去;但若是还留恋这烽火刀剑的江湖,也可以去太白剑宗挂名,如今神盟之约在即,以各位的身手,想必林宗主会很是器重!”

  众人对视一眼,魏七问道:“那前辈您呢,作何打算?”

  桃翁淡然一笑,“我从此不再出桃源,更不涉足武林纷争,只想守好这八十里桃源和老爷的墓罢了!”

  接着,他看了看魏七,又道:“李君璧失踪多年,若还活着,以他的修为,早就有了音讯,如此看来,想必多半是遭遇毒手,你虽不说,大家却也猜出了大概。你藏身桃源数十年,想必就是为了这个,如今老爷仙逝,这里无人可以为你师,若你还是不愿回半月阁,不如去太白看看吧!”

  魏七垂头思量片刻,道:“从我离开就没想过回去,行,我带他们去太白。”说着,转头看向身旁的赵阔,“如何?”

  赵阔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听说林宗主是个深谋远虑、胸怀韬略的人,这样的人虽是雄主,但是大多秉性不直,我不喜欢弯弯绕绕,我还是浪迹江湖罢!”

  桃翁无奈地摇摇头,看向义渠邪,多了一份慈祥,柔声问道:“你呢?”

  “我想重走师傅的路,去断南蛮海闯荡几年!”他说得毫不犹豫,显然早已打定了主意。

  桃翁看了看他的眼睛,皱着眉似乎不信。

  义渠邪猜出几分,笑道:“您放心,我现在不会傻到去海云边报仇,我知道现在我远远不是聂云煞的对手,但是我可以等,所以我会好好活着,想尽一切办法地活着,然后我要在他最得意忘形的时候切断他的脖子!”

  即便说到最后,他依旧在笑,这样的笑,藏着杀意,仿佛能碾碎仇人的骨头……

  “断南蛮海,那是吃人不吐骨头,拿血混酒喝的地方,你当真要去?”桃翁看着他认真地问。

  义渠邪重重点头,眼中掠上一抹狠色,“您放心,我年纪虽小,但是骨头却硬,谁想要吃我,牙齿也得崩掉几颗才行。”

  见他态度坚决,桃翁再劝之意只能作罢,想了想,又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玉佩,递了过去,“想去就去吧,到了那边,如果遇到鹿老,把这个给他,他会照顾你的!”

  义渠邪接过玉佩,又对桃翁和赵阔等人一一行过礼,转身便走出了剑庐;赵阔、魏七等人对桃翁拱手抱拳,当夜也离开了桃源……

  江湖的人越靠越拢,血腥的路越走越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