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惊城剑雪 孤鸿雪 5249 2018.12.22 21:54

  十洲海云边,将心岛,如玉的白色宫殿里坐着丰神如玉的人,一身紫衣青蟒袍,年过不惑眼角却没有一丝皱纹,面色沉静,不喜不悲。他坐在首位,傅霄寒和薛岳站在殿内,他二人身前又躺着两个人,白关和萧柏庐,白关是因为重伤而奄奄一息,萧柏庐却是因为吓瘫……

  聂云煞柔声说道:“老三,你我二十几年不见,就没话跟我说?”

  白关依旧垂着头,不敢看他,说道:“宫主,属下罪孽深重,无话可说,请宫主杀了我吧!”

  聂云煞又问道:“夫人在哪?”

  白关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夫人分别后,就再也没去找过她,我也不知道她在何处!”

  聂云煞也不发怒,看着他再问:“你的伤势很重,我可以救你,你想活还是想死?”

  白关突然惨笑起来,说道:“白关罪孽深重,不敢劳烦宫主耗损功力,林浪夫的人还在盯着,宫主必须时刻保持全盛修为!”接着他突然抬起头来,死死盯着聂云煞说道:“宫主,属下前半生蒙您照顾器重,可惜属下尚未报恩就已叛门,属下本无脸见您,但今日既然回来了,属下就将一世的修为尽数还给宫主!”说罢,身躯猛的一震,本已是风中残烛,瞬间熄灭……

  “啊?”旁边的萧柏庐吓的惊叫一声,立马跪下来求饶:“刀皇饶命!”

  聂云煞叹了口气,对傅霄寒等人说道:“夫人当年的故人已死的所剩无几,今日本宫不想再杀人,放了他吧!”说罢,座位上已无人影。

  傅霄寒与薛岳两人对视一眼,便提了白关的尸首和全身哆嗦的萧柏庐出了大殿……

  许久后,两人站在一片陵园中,身前已多了一座新坟,墓碑上刻着“白关之墓”四个字。傅霄寒断臂已续,看着新坟问道:“他真的化名犂星去天墓山庄做了护卫?”

  薛岳认真地点了点头,也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傅霄寒沉思良久,又说:“记得当年你我追踪白关和夫人,就是在柳城断了线索!”

  薛岳点点头,记忆犹新:“我记得。”

  傅霄寒又道:“当时我们查了几乎所有地方,现在想想却漏了一处,就是那做小城唯一的妓院——烟雨楼!因为……”

  薛岳又点点头,接下话,说道:“因为夫人是女人,还是不一般的女人,平生最恨妓院花船,她说这些地方都把女人当成了畜生。所以我们十洲海云边,至今也是全天下唯一没有青楼花船的地方!”

  傅霄寒说道:“如果我没记错,当初姑月情的信中所说,那个白诺城就是她在柳城城外遇到的,而且还出生于烟雨楼!”

  薛岳这次却摇了摇头,说道:“真正的白诺城已死在她的手上,天底下没有这般荒诞不经又奇巧无比的事!”

  傅霄寒皱着眉头,说道:“若是以前,我也会这般想,可现如今却不得不怀疑。按照你查到的信息,当初眉庄之事以后,便是莫承允派了他弟子去接白诺城,莫承允之前与他素未谋面,更无交情可言,为何他会冒着声名受损的风险去护他?先是有这一庄,而后老三竟然偷偷去给他做护卫,一路忠心扶持,这不是一句他用了白诺城这个名字就可以解释得通的。”

  薛岳沉默许久,才问:“所以,你担心是狸猫换太子?”

  傅霄寒点点头,说道:“你我都知道夫人是绝不会去妓院的,但是你也别忘了,当时的夫人不仅是女人,更是一个即将临盆的母亲!”

  薛岳听了,猛地一惊,叹道:“是啊,女人可以固执,但母亲却不会!”想了想又道:“按你的猜测,若是当年夫人躲在烟雨楼产子,而后强行跟那女人换了孩儿,把那女人逼疯了。十几年后,姑月情查到白关的线索,抓了那个换来的小孩儿,中途却遇到了真的太子,而这个太子后来居然还换成了那小孩儿的名字,闯荡江湖,你觉得这样的故事不可笑吗?”

  傅霄寒听了,只笑道:“这天底下荒诞可笑的事还少吗?关键是,如今你我的剑已经杀不了他,所以就让谣言杀他吧,要知道谣言杀人,很多时候比刀锋更狠!”

  薛岳看着他,心里直有一股寒流涌上,冷笑道:“我突然觉得你上次应该杀了他,你的谣言,比你的夜雨剑还要毒辣,你投下的这颗石子,不知道又要引起多大的波澜!”想了想,又道:“不过谣言归谣言,查还是要查的,消息传出去之前,派人去柳城把知情的人都处理干净!”

  傅霄寒点头道:“放心,我清楚怎么做。”

  ……

  半个月之后,芦风细谷,伊人湖畔也多了一座小小的坟墓,青木做的墓碑,散发着清香,墓碑上刻着几个字:白门柳氏琴溪之墓!落款无人,只留一滴血。

  从此江湖中再没了白诺城这个人,只有一个戴着芦花面具的男人,取名:悲骨画人!有人说,当剑快到一定程度,或许孤独就再也追不上,心也来不及痛,因此他又挑战了许多高手,此时他正站在一座两层木楼前,楼前有一汪清潭,空无一物,屋后有一片梧桐,寂静无声。

  这里是梧桐雨庐,屋檐滴答,楼外站着一个人,冷如水柔如风,他叫黄易君,隐踪侠录排名第一的黄易君,那个眼中只有江湖第一美人顾惜颜的黄易君。

  他无门无派,但他手中秋水剑却曾经让七个得罪他的门派最后变成无门无派,剑很快很美,人也很执着。他曾追求顾惜颜,顾惜颜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等他的梧桐雨庐有了两样东西,便可以下嫁,分别是潭水里养出两条黑白阴阳鱼,梧桐林落下一对紫青鸳鸯鸟……

  黄易君冷冷的看着悲骨画人,皱眉问道:“我们认识?”

  悲骨画人说道:“现在认识了。”

  黄易君笑道:“可惜你不是女人,为何找我比剑?”

  悲骨画人说道:“我有个朋友说过,一个人死去之后,或许能在别人身上找到她的一些影子?虽然可惜你也不是女人!”

  黄易君点了点头,说道:“有趣,有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悲骨画人说道:“比剑!”

  黄易君沉思片刻,又问道:“她的剑法有我高?”

  悲骨画人说道:“怕是没有。”

  黄易君又笑了笑,再问道:“你知道我剑法有多高?”

  悲骨画人摇了摇头,反问道:“能有多高?”

  黄易君笑道:“三四层楼那么高。”

  悲骨画人皱眉,抬头看了看他身后的梧桐雨庐,说道:“你的梧桐雨庐只有两层!”

  黄易君笑道:“所以我比世人看到的还要高一些!”

  悲骨画人摇了摇头,两人同时拔剑,秋水轻柔,微凉,如芦风细谷的夜风。两人拔剑在风中穿梭,两道残影伴着精铁碰撞的声音在空中交错纠缠,快到分不清你我。突然只听当的一声巨响,两人同时落地。黄易君看着悲骨画人,此时心中已有了几分看重,说道:“如此下去,你我分不出胜负!”

  悲骨画人点了点头,看着梧桐雨庐后面被剑风震得树叶飘飞的那片梧桐林,突然划出一剑,剑气瞬间穿透雨庐劈在那片梧桐林中,梧桐林瞬间寂静,最后一片落叶着地,登时化为齑粉。黄易君仔细看了看剑气穿透的雨庐,竟然丝毫未损,连剑痕也没有。

  心中震惊不已,手中的剑已经开始颤抖,犹豫片刻却突然收剑入鞘,抱拳道:“佩服!”

  悲骨画人摇了摇头,说道:“人外有人,楼上有楼,虽然我没看见,但我知道你的秋水剑还留了两招!”

  黄易君并不否认:“我说过,我比世人知道的要高上两三分,阁下是来比剑,不是来杀人,犯不着!”

  悲骨画人说道:“所以你那两招,出剑必杀人?真想看看。”

  黄易君笑道:“若是你哪天喜欢上顾惜颜,或者她喜欢上你,或许可以让你见见!”

  悲骨画人笑了,说道:“那怕是此生无缘了,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人已走远,黄易君手中的秋水剑还在颤抖,嗡嗡直响……

  柳城,小城,人不过数万,主街不过纵横。

  纵横交汇之处,烟雨楼可算是黄金地段,不过地薄人少,再好的地段,日子久了也没有多少生意。不过今日的老板闫妈妈却格外高兴,因为有人包了场,桌上满是金银,金光闪闪直勾着她的心。

  桌对面坐着位青秀俊朗的年轻公子,不找姑娘不喝酒,只笑着跟她和姑娘们打听消息,又是那个叫白诺城的小子的消息,以前叫九流。闫妈妈乐开了花,心中只想:“这小鬼跑出去,不曾想竟然闯荡出了这样的名头,上次有人来打听出手就够阔绰了,这次更是不得了。那小子,真是烟雨楼的福星,小财神!”

  此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凑到那公子身前,笑道:“韩公子,那个白诺城,哦不不,以前他在这叫九流,小时候就不安生,成天的不是打架就是偷钱,还跑了好几次。”

  那韩公子笑道:“还有这等事,不知那九流是哪年哪月出生,他那个死去的疯母亲是一开始就疯了吗?”说着,又给桌上放了一锭金子。

  那小女子两眼放光却不敢拿,她年岁尚轻,并不知情,只能转头都看向老板。那闫妈妈回忆片刻,清了清嗓子,说道:“若我没记错,该是景成三十三年,七月生的。他那母亲,倒也不是一来就疯了,否则我也不要啊,说起来她以前也是官家小姐,只是后来老子得罪挨了刀,她才卖身到了我这。开始也是极为聪明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活脱脱是一棵摇钱树,哪知后来不知跟哪个负心汉有了身孕,才刚刚生下孩子两天就疯了,想必也是气那负心汉再没出现,打从那以后,九流稍微大点,不是打就是骂,从没断过!”

  “哦?那当年给她接生的稳婆可还在?”那公子又问。闫妈妈笑道:“哎哟哟,哪里还能在,那老人家七八年前就死了。”

  那公子眉头一皱,又问:“当年九流出生时,你可在场?”

  闫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哎哟,我的韩公子,这青楼里的姑娘怀了孕,又在这生子,前前后后得一两年白吃白喝,我气都气不过来还要伺候她生孩子呀?别说我,除了那街口接生的老人家,再没人进过她那房子的,晦气的很!”

  那韩公子忍了一口气,又拿出一锭金子再问道:“当年除了她,可还有别的陌生女人在这里生孩子?”

  闫妈妈愣了半晌,摇头道:“没有,良家妇女谁来咱这地方,更何况来这生孩子,不怕倒霉一辈子哟?”听完,那韩公子冷笑一声,说道:“好,我问完了!”

  闫妈妈和一众女子顿时松了口气,心想可算是完了,眼睛只直勾勾盯着桌上的金银,生怕他反悔,闫妈妈小心翼翼问道:“韩公子,那这些……?”韩公子大笑道:“自然都是你们的,生没带来,死,却可以带去!”

  那些女子一窝蜂正在抓金子,韩公子却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柄细长软剑,烟雨楼登时响起一阵惊叫哀嚎,片刻后就再没了声音,因为大火已把她们和金银熔在了一起……

  足足一个多月,江湖再没有白诺城的消息,却另有一个关于他的消息如风卷残云般席卷武林,甚至朝堂。那就是白诺城极有可能是当今陛下和刀魔聂云煞之妻神医圣手唐伊伊的私生子,当年陛下陈煜与唐伊伊的那段风流韵事,普天之下人尽皆知,不过却只能是私底下最隐秘的笑谈,却无人敢当众谈及。

  话说景成三十二年,刚刚入春,原本一向健朗的陛下突染重病,满京城的太医束手无策,最后剑圣林浪夫突然举荐了鬼医闻人羽的关门弟子唐伊伊。当时,朝廷与海云边剑拔弩张,是战是和却拿捏不定,文臣武将整日争论不休。剑圣期望以此为契机,化解局势,陛下也亲口许诺,若是唐伊伊能治好他的病,他有生之年绝不攻打海云边。

  唐伊伊领命入京,整整四个月,为陛下分析病情,甚至亲自试药,最后陛下病情好转,唐伊伊返回十洲海云边。哪知后来却被聂云煞发现两人竟生出私情,景成三十二年十月二十八的黄昏,聂云煞突然率领扶幽宫十三位高手杀入皇宫,皇城几百名大内高手,竟然无人可挡他一刀,当晚,居住在皇宫乃至皇城所有的皇室宗亲,上至皇后嫔妃、皇子公主,下到太监宫女、大内侍卫无一活命,六百年皇宫也被姑红鬼一把火烧了大半。陛下仓皇逃至皇陵,聂云煞这才被守陵的太宗十剑士给拦了下来,双方大战一场不分胜负,为躲避其它扶幽宫的高手,陛下逃出京城,这才在滴云观遇到了前来救驾的八大门派,剑圣率领八大门派的高手组成古道神盟,共抗扶幽宫,历经整整两月血战,才彻底将扶幽宫驱逐出中原。聂云煞带来的十三名高手死了七个,八大门派中离忘川的掌门袖林仙子受辱死在段九麟的掌下,十洲海云边从此与中原彻底决裂!

  大战以后,唐伊伊在白关的帮助下逃出扶幽宫,一躲数十年,再未现身,后来才从扶幽宫传出消息,说唐伊伊离开时已有身孕!

  也不知是否是老天怪罪,从那以后,陛下虽然年年命人选了许多秀女入宫,却再没有生下一儿半女,眼看天下将成无主的天下,这些年不少封疆大吏或者手握重兵的大将,哪个不是野心勃勃,单从当年各方挑起天道令之争,死伤无数就可见一斑。这些年之所以还没彻底大乱,一来陛下还健在,藩王守将还有些忌惮;二来江湖虽牵扯其中,剑圣却也健在,他不说话,江湖各门各派也不敢乱动。不过任谁都在等,在拖,陛下和剑圣总有死去的一天,那时天下无主,江湖亦无主,各方势力瓜而分之,抢多少城池州郡,全看手段。故而,这些年来私底下一边招兵买马,一边笼络江湖势力,培养护卫杀手,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如今却突然冒出这么个好像是皇室正统的白诺城来,若是假的也就罢了,万一若是真的,一旦被陛下招回皇宫,名正言顺赐了身份,到时谁敢动手便是造反!故而,这道消息一传出,天下就已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世间有两种消息往往传的最快,一种是惊世骇俗的消息,第二种是八卦他人是非恩仇的消息。恰好这个消息同时满足了这两种特性,惊世骇俗,八卦是非,而且八卦的还是当今陛下和聂云煞之妻的风月是非。不过仍旧听着多,信者少,原因很简单,当年眉庄惨案前柳方悟就调查过白诺城的身世,他出生于柳城烟雨楼,本名叫九流,如何今天又变成了皇室后裔?

  但之后不久,另一则消息又传遍江湖,那就是扶幽宫原本排名第三的高手白关已经被抓,而且已经负罪而亡。死前他亲口说出了白诺城的身世,甚至还说出了他的另外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之前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天墓山庄白诺城的贴身护卫犂星先生,这个消息却并非是空穴来风的虚言,因为已经被鹿鸣阁的神医萧柏庐证实,同时柳城也传来消息,柳城烟雨楼已经一夜之间化为灰烬。

  两则消息几乎同时传出,听者只感觉脊背生凉,十分中已有了三分相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