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大战前的情与仇

惊城剑雪 孤鸿雪 1440 2019.03.23 23:58

  她们不敢说话,这梦萝宫中浮动树影的夜风也比她们呼啸大胆;不知何时起,往日唧唧咋咋、仿若百灵鸟儿一般的两个女孩子忽然经常垂头慎行,一言不发!

  “看来,她们已经有了知心的伙伴,可以偷偷分享秘密的伙伴!”

  晨妃看了看忽然变了许多的玲儿和静儿,并不奇怪,也没有其他言语,更不再多问一句,多解释一句,因为早已习惯,早已料到;何况,她已经有了别的期待。

  这感觉,就像花儿的开落,若无人欣赏,便只是开落;所有人欣赏,便不只是开落,而是喜忧……

  时间,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她摆了摆手,让两个静若寒蝉的女孩子如释重负般地远远退走,这才走到池水边,坐在青石上开始发呆,她沉静如幽潭的双眸不自觉的又看向水池对岸那一堵高高的宫墙……

  “你是在等我吗?”

  晨妃全身一颤,猛然转过身来,方才还沉静幽怨的神色瞬间舒展,仿若花开,“是呢,今天我们去哪?西山的钟古寺,还是北湖的雪梅林?”

  “都不是,”悲骨画人摇了摇头,随她一同坐在那块青石上,“我们今天哪都不去,就在这呆着,以前担心有人闯进来,现在估计不会了,她们再也不会忽然靠近过来!”

  晨妃深吸一口气,轻轻点了点头,说:“是的,不会了,而且她们很快就会离开;最近仁宗皇帝心情烦闷,宫中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杂音,没人会在这时候徒生事端,自找没趣!”

  “为何?”悲骨画人微微皱眉。

  ……

  “为何?”秦夜微凝着双眼,看了看齐鱼侯和瘫软在地上遍体鳞伤的柳明旗,就像看着两条又臭又脏的野狗,冷冷的说:“陛下近日心中烦闷,文武百官均一概不见,不管什么军机政务,皆一概不阅,全权交由周大人处置;不过你二人特例,随本官至大内杀神殿等候,日后陛下自会召见!”

  “那……敢问秦大人,不知陛下何时会召见我二人?”齐鱼侯犹豫片刻后,还是忍不住壮着胆子问道。

  秦夜回头远远地望了一眼那座最高的巨大宫殿,漆黑如墨,深邃如渊,仿若满天的星宿月光也不能将它照亮半点,冷冷的说:“双圣之战以后,三月初七之前!”

  ……

  “双圣之战?难怪我觉得近日禁宫的感觉有点怪,岗哨忽然减少了许多,但是暗中的警戒却更加森严,原来他也在等,只是没想到他对双圣之战竟如此在意!”悲骨画人偏头看了看晨妃,试探着问道:“莫非还有别的什么隐情不成?”

  晨妃好似自嘲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从我进宫当日见过他后,这十四年我再没见过他一面,就仿佛他已忘了我,我也忘了他!”

  随后她沉思片刻,忽然又道:“对了,我听说我进宫的前一年,剑圣林浪夫曾经也进宫过一次,从那以后,仁宗陛下就性情大变,圣心难测,经常因小事而震怒,当年内宫之中,下到太医太监,上至权臣宠妃,不知多少人都因此而亡。或许,也是因为杀人太多,次年为了扩充后宫,周元弼就开始满天下寻找佳丽,我也是那时候进的宫。”

  “哦?”

  悲骨画人顿觉惊奇,“剑圣进宫,皇帝震怒……不知这二者之间有何原委?”

  “不知道,”晨妃看了看悲骨画人白皙妖异的面具,皱了皱眉,不解地问:“你为什么每次进宫都要带上这个面具?你为什么对禁宫的隐秘之事,这般好奇?你到底是谁?”

  晨妃忽然间连发数问,悲骨画人却好像丝毫也不奇怪,回答更是毫不犹豫,“在这之前,我戴着这个面具挑战过很多高手,但是还差一个,他就是大内第一高手秦夜,待我挑战结束,扬名立万之后,我自然会以真面目示人!至于我是谁,我本来的名字叫陈丹峰,不过现在,我只是一个禁宫挡不住的人,一个会带你离开这里的人!”

  “带我离开?”晨妃沉静的双眸里忽然跳动着火焰,她一把拉紧悲骨画人的衣袖,急切又好似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什么时候?”

  悲骨画人看了看她满是期待的脸,心中忽然一痛,却仍旧淡笑着说道:“双圣之战以后,三月初七之前!”

  ……

  “敢问秦大人,为何一定要等到那个时候啊?此时关系重大,不知……”

  秦夜摆手打断了齐鱼侯未说完的话,他说:“双圣之战后,方能知道如何处置林笑非;而三月初七之后,陛下会有一个月不见任何人,所以陛下若要召见你二人,必在双圣之战以后,三月初七之前!”

  “以双圣之战的结果来定林笑非之未来?”瘫软在地上的柳明旗忽然全身发冷,却不是因为青玉地板上的夜霜,更不是凉风,而是骨头里发出的寒气。

  他自然明白,若剑圣林浪夫取胜,他与齐鱼侯二人必然就是诬陷忠良的奸佞之辈,自然会成为仁宗皇帝给林浪夫以表信任和感激的厚礼;而若是聂云刹取胜,他二人才能成为仁宗皇帝清除林笑非,甚至一并扳倒太白剑宗和八十里桃源最好的证人,古往今来,伴君如伴虎,不外如是,天下如同棋盘,黎民都是棋子……

  “三月初七?我想起来了!”齐鱼侯好似忽然反应过来,然而话语刚刚出口,却又立马顿住,那惊恐的模样仿佛被人掐住了咽喉一般。

  柳明旗抬头望了望模样怪异的齐鱼侯,又看了看双眼微凝,拳头紧握的秦夜,也瞬间反应过来,“三月初七,是了,那年正是三月初七,聂云刹带领扶幽宫十三位高手闯入长安,也闯入了这座六百年宫城!那年是景成三十三年,那年三月初七的晚上,曾经全天下高手都以为固若金汤的皇城在聂云刹的刀下仿若泥瓦,不堪一击;那年三月初七的晚上,曾经枝繁叶茂的陈氏皇族除了仁宗陈煜和几个贬王之外,几乎死伤殆尽;那年三月初七的晚上,满京城,满禁宫,只有血与火,留下的也只有孽情和血海深仇!”

  秦夜转开他那一双好似霜刀利剑的眼睛,扫过漆黑高耸的长乐宫,看向禁宫的最深处,那里,有一片比黑夜还要幽暗深邃的密林,那里埋葬的全都是曾今的九五至尊,那里正是大周皇陵!上至太祖、太宗、慧帝、明宗……下至当今仁宗的父亲文帝,共计三十九位帝王均埋葬于此。

  但是,大周六百多年,从没有一个帝王像当今仁宗皇帝陈煜这般的“勤勉恭顺”,从每年三月初七开始,至四月初七,整整一个月时间,他风雨无阻地抛开所有军机政务,深居到皇陵跪经。当然,或许也是因为大周六百年,不曾有任何一位他的先祖像他一般荒唐,一般罪孽深重,就因为一段情欲,几乎就成了亡国之君,几乎断子绝孙……

  九五至尊,第一高手,强敌来犯之时,身着内官太监的衣服仓皇出逃,这样的场景,不管过去多少年都是那么历历在目,即便他们杀光了当年所有知情的人,却不能自欺欺人……

  陈煜之耻,同样为秦夜之耻,而耻辱最是不愿被人提起。

  秦夜的双眼并不能看见大周皇陵,但是他的心早已到了那里,他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仿佛那片树影婆娑的密林中又站着那十道让他终身难忘的人影——太宗十剑士!

  长驱直入,闯中原,入长安,败尽大内千百高手,几乎毁灭陈氏皇族……桩桩件件便成就了如今聂云刹的刀魔之名,让人闻风丧胆。但是,他们只用了一件事,就成就了与聂云刹和林浪夫齐名的地位,那就是施展十绝剑,逼退聂云刹。

  青史会留存多久,耻辱就会跟随多久,秦夜和陈煜的耻辱跟随多久,聂云刹和太宗十剑士的名声就会留存多久……

  因为剑心不稳,所以秦夜背上的宝剑一直叮当作响,寒光待发;他的视线离开深邃漆黑的宫殿,看向遥远的东方,那里,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正在汇聚,风暴中站着两位当世天骄——剑圣林浪夫和刀魔聂云刹!

  “天骄当世,有他二人在,普天之下皆看客!”

  悲骨画人心有所属,叹了口气,转头才发现晨妃不知何时从那株被砍断的梅树下挖出一个泥封酒坛,正捧了过来。

  “砰”的一声,晨妃小心翼翼地解开盖子,酒香瞬间混着夜风弥散开来,她举起坛子,激动的说:“你闻闻,香不香?这可是我十四年前从家乡带来的,我母亲亲手给我酿的酒,本来是给我大婚用的,你尝尝呢!”

  本来是大婚用的,可是没有用上,最终埋藏十四年,却让他喝……悲骨画人看了看她波光摇拽的眼睛,脑中挣扎纷乱,一把接过坛子猛灌了几口,醇香柔绵,不禁赞叹道:“果然好酒!”

  “呵呵,是呢!”

  晨妃接过坛子,又仔细封好才递还给他,嘱咐道:“你带回去,不许给任何人喝,自己留着,慢慢喝!”

  “嗯,”悲骨画人点点头,站起身来又随手放下一支雪白的芦花,这才纵身跃起,“放心,作为补偿,我一定会带你走,一定!”

  晨妃拾起青石上的芦花,好似嗔怒地说:“真是块木头疙瘩,送花,谁会老是送这样的芦花,哪个女孩子会喜欢这样的花?”

  想了想,她默然抬首,双眸凝着残月,又笑道:“一坛子酒,一支芦花,一个承诺,只要你不食言,就好!”

  酒香还没散去,水中的游鱼就已经如同饮醉般沉入池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