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欲与天公试比高

惊城剑雪 孤鸿雪 10005 2019.01.25 09:43

  藏剑湖上,林浪夫穿了一身粗布麻衣,悠然而立,龙葵长剑被他稳稳握在手中,此时湖面无风,水上无涟漪,有的只有充盈八方四周的剑气,剑气在空中,剑气在水中,老树上桃花落下,在空中被剪成片,在水中被揉成粉……

  环湖起高楼,高楼上都是武林当代名宿高手,这些人每个在外都是了不起的宗师人杰,出行都是左呼右拥。可今日,他们只是普通看客,之一,因为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剑圣林浪夫便是天外天来的人上人!

  静,静的可怕,没有议论,只是看着同一个方向。

  过了片刻,波澜不惊的湖面忽然掀起涟漪,远处传来了波浪声。穿过一个弓形石桥,白诺城的身影出现了,他换了一身崭新的青衫,手持纵横剑,纹丝不动,却站在潮头,后浪推前浪,将他推进了藏剑湖。

  林笑非远远跟在身后,可到了石桥下,便再也进不了身,前面仿佛有一面看不见的墙将他挡在外面,他只能看着白诺城一人进了藏剑湖,随即他对林浪夫躬身施了一礼,便转身跳上石桥,踏步走向了太白剑宗的位置。

  “见过前辈!”走进藏剑湖,白诺城向林浪夫恭敬的施了一礼。林浪夫淡笑着,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错,不枉我等候你多时。”接着他转头看向湖畔,“神僧,开始吧!”

  这时,只见苦厄神僧从湖畔走了过去,双脚踏在水面,如履平地不起波澜,步法看似缓慢,却一步三丈远,片刻就到了两人身前,随即声如洪钟,说道:“阿弥陀佛!今日,老僧蒙林剑圣之邀,前来主持这场武林数十年难遇的巅峰之战,此战名为挑战,实为切磋,两位都是我中原武林的砥柱中流,还请点到为止!”接着,苦厄神僧扫视了一圈众人,吩咐道:“比剑之时,任何人不得干扰,这护卫之责,便交给桃源的赵阔先生和太白飞云堂的莫承允堂主!”

  “是”赵阔和莫承允二人同时跃出,躬身领命,随即分别驻守在拱门之上和剑庐下。苦厄神僧见他二人站定,又环顾高楼一圈,见诸人皆已到齐,便转向林浪夫和白诺城两人,双手合十,说道:“二位,可以开始了!”

  楼上众人顿时凝神屏息,白诺城缓缓抬剑,说道:“天墓杀剑,请剑圣前辈指点!”

  说罢,白诺城瞬间出鞘,仿佛就在拔剑的一刹那,剑气瞬间穿湖而过,藏剑湖的水仿佛瞬间被切成两段,林浪夫手掌一翻,身子轻轻微斜,龙葵长剑的剑尖在脚下的湖面轻轻一挑,突然脚下的湖面乍起一声水爆,顷刻间一堵水墙冲天而起,电光火石之间,剑气激射在水幕上,仿佛一滴墨水滴在水潭,瞬间晕开,这一剑被轻松卸下。

  正在此时,那刚刚炸起的水幕中出现一点亮光,仿佛依着水幕开出的荷花,又像是一颗激射而来的星火,刹那花朵绽放,星火也到了眼前。林浪夫剑意随心,势如奔雷,出如游龙,剑尖瞬间点在那亮光上,只听“叮”的一声金鸣,瞬间从那点出的地方荡出一圈气浪,原来那星光是白诺城的纵横剑。

  双剑相击,一圈气浪席卷开来,如星火炸裂,气浪瞬间将水幕吞噬。白诺城双手推剑,见对面的林浪夫微微一笑,气定神闲,白诺城手腕急转,剑势陡然加快,剑影如山,一重未消又起一重……

  “当当当……”

  藏剑湖上,双剑碰撞之声,初时密如鞭炮,稍时快如急雨,再片刻,已只听见声音,不见人影。

  高楼上,许多高手带来的弟子却已完全看不到人影,只有林碧照、古南海、卜卓君等少数高手还能捕捉到两人的些许气息。

  突然,藏剑湖上方的五六丈高的空中,两道人影凭空出现,林浪夫面带微笑,巍然屹立……白诺城双眉微皱,剑势急转,口中断喝一声“光”,突然剑势刺出之时,陡然聚光华,天空飞快变暗,宝剑越加的明亮,仿佛万千缕光华如游丝一般附在了纵横剑上,顷刻间四周已经一片漆黑,纵横剑的剑尖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白诺城的双臂青筋暴起,大喝一声,猛推出剑:“这一式名为夺日耀,请前辈指教!”

  背后是漆黑的天地,脚下是明亮的高楼,如此奇异景象,一众高手早已看的目瞪口呆,仿佛呼吸都已经停止。这时林浪夫的脸上才有了异样的神采,笑道:“我等这一剑很久了!”

  话语落下,抬起龙葵长剑顿时迎上,直指那明亮到极致,仿佛已快要变成一个黑点的剑光,没有声音,纵横剑和龙葵长剑同时穿身而过。纵横剑上光华散尽,白诺城飞速转过身来,同时飞速撩刺一剑,只听叮的一声,不管是十三道剑劲还是那朵本该盛开的花朵,还没刺出,就已经被林浪夫双指夹住,归于湮灭……

  “剑,因杀气而有了势,因聚了势,而有了意!但是剑意却不是剑的极致,尤其是杀剑意,至少你此时的杀剑意不是!”

  林浪夫一边说着,一边收回左手,接着他双指朝着下方的藏剑湖用力弹出,一道剑气从指尖登时射进湖中,这时下方的藏剑湖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水爆,偌大的藏剑湖顿时咕噜噜的煮了起来,不多时就蒸发了大半,原来方才那一剑被林浪夫卸下,转移到了湖中!

  白诺城一直满脸惊讶的看着林浪夫仿佛风轻云淡的夹着纵横剑的双指,心中泛起惊涛骇浪,想了想林浪夫方才说的话,不禁问道:“前辈莫非见过极致的杀剑意?”

  林浪夫沉思片刻,点头说道:“见过,但是极致的杀剑意从来不是练出来的,因为这等剑法,剑意在后,成魔在前!”接着林浪夫笑了笑,又说道:“并不适合你,好了,热身到此结束,我听说你的天墓杀剑中还有一式至死而生的剑招,还有你的仙上仙剑,若再不施展出来,可要轮到我出手了?!”

  “得罪了,喝!”

  白诺城听罢,深吸一口气,继而断喝一声,身上的青衫顿时被震碎。全身青筋暴起,如灵蛇一般涌动着,内力至任督二脉又贯穿心脉,尽数汇聚于剑上,白诺城的气息瞬间萎靡了许多,藏剑湖刚刚平静下来的湖水顷刻间又跳动了起来,四周剑气狂涌,湖面周围的水草和青石都被剑气搅碎,湖边的高楼被震的摇摇欲坠……

  这时,苦厄神僧手持佛珠,踏出一步说道:“阿弥陀佛,此时藏剑湖已被剑气充盈,未免稍候剑气外泄,殃及池鱼,老僧要请几位高手来巩固这阵法!”

  这时高楼上,有人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响声一阵应和:“神僧有令,我等定无不从!”

  苦厄神僧笑着点点头,环顾一圈,高声喊道:“离忘川的苏掌门还有其他三位仙子!”

  苏幼情随即率领三人纵身跃下高楼,齐声答道:“晚辈领命!”

  苦厄神僧又道:“昆仑的丁冕少侠!”

  丁冕亦飞身掠出:“晚辈领命!”

  苦厄神僧又连续喊道:“太白的林宗主,通古剑门卜卓君门主、暗影楼刚到的候星魁先生、梵净摘的司姑娘,杀神军的冷将军……”

  几人纷纷得令落下,环湖站定位置,低头看了看已经少了大半的湖水被剑气震荡的仿佛岩浆一般的剧烈跳动,都有些心惊,纷纷凝神屏息,严阵以待的望着藏剑湖上的白诺城与林浪夫。

  白诺城踏着扶摇登云步,脚下两声爆响,猛地出剑,就在他出剑的瞬间,空中顿时响声一阵连绵不绝的破风声,这时,剑不止在手上,身边的风是剑,气是剑,心也是剑,剑意已到了极致!

  “万物随心,皆为我用,此剑,你已出神!”

  林浪夫满意的点点头,踏出一步,身体瞬间化作一道残影,又像一条青色的游龙,正是一年多前在众高手面前施展的千潮怒沧剑法的总决式——万境归空!

  被包裹在如蛟龙的青影中,白诺城再次感受到当初那样的压力,仿佛赤身站在汹涌而来的巨石狂流中,身处这狂流之中才知道,万境归空,看似一剑,实则已化千万剑,剑气如万涓成水,汇入大江,不在乎一招一式!

  青色的狂流中,白诺城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突然他仰天怒吼一声“啊……”,剑气直冲九霄,那是至死而生的白色藤蔓,藤蔓上瞬间又开出来五彩斑斓的花朵,那一道五彩斑斓的剑气逆流而上,冲天而起!

  湖边的沈云涛和天一剑窟的许多长老,亲眼看到这一幕,同时目瞪口呆的喊出声来:“仙上仙剑?!”

  是仙上仙剑,却不仅是仙上仙剑,孟臣子的剑难出亦难收,白诺城初窥门径,只能另辟蹊径,以天墓杀剑的终极一式“雁来羞”来推这仙上仙剑。

  白色的气浪中射出那道五彩斑斓的剑气逆流直上,直贯九霄,“轰隆隆……”只听天空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仿佛巨灵神雷动的百丈战鼓,许多高手禁不住捂住双耳,内力稍微薄弱者,口鼻已流出了鲜血,藏剑湖上的阵法瞬间破碎,四散的剑气如脱缰之马,向西面八方射出……

  “出手!”

  苦了神僧面色惊变,大喝一声,林碧照等人立马出剑推掌,却只能挡住七八分剑气,高楼上一阵惊呼,已乱作一团。

  这时又有一道剑气从天而降,藏剑湖畔四散的剑气,仿佛野火遇春雨,顷刻间湮灭了下去,顿时万籁俱寂!

  众人抬头一看,此时林浪夫与白诺城已并肩而立,只是白诺城气息萎靡,双臂垂落颤抖,手中已无剑,若不是林浪夫提着他的肩膀,或许早已坠落了下来;而林浪夫却是气定神闲,仿佛只是下了一盘棋,而不是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白诺城气息萎靡,神色颓废,叹道:“我早知道,便是拼经全力,此时也接不下前辈这一剑!”

  “可你还是来了!”林浪夫低头看了看已经被焚尽的藏剑湖,和湖底插着的那口纵横剑,俯视众人大声说道:“当年,海云边与中原剑拔弩张之时,恰临当今陛下身染奇症,中原万千医师苦思良久却素手无策,老夫为天下太平,举荐故交好友鬼医闻人羽的嫡传弟子唐依依来中原援手,陛下亦许诺,奇症若除,有生之年绝不用兵海云边!”

  这一段往事,天下虽无人敢提起,却大多知晓,听林浪夫如此说,众人皆凝神屏息,自然知道后面才是正题;白诺城也转头看过去,满脸惊疑,心跳急如琴弦。

  林浪夫接着说道:“唐依依来中原四个月,寻方试药,历经数次失败,最终陛下果然身体大愈,随即颁纸收兵,与海运边永缔不犯之约!可没想到,中途却突生变故,陛下与唐依依日久生情,更犯不矩之事,这就导致了当年的扶幽宫之乱,之后唐依依被囚神将林,后来她得扶幽宫第三高手云中剑白关相助逃出雾鹫峰,那时……她已怀有身孕!”

  说到此处,林浪夫转头看着白诺城,底下众人自然猜到了结果,心中都如同泛起了惊涛骇浪,白诺城更是呼吸停滞,双唇轻颤:“我……我是……”

  林浪夫点点头,大声说道:“不错,白诺城正是那个孩子,当年傅霄寒和薛岳一路追杀,白关护着唐依依一直逃到了柳城,最后避无可避,无奈之下躲进了风月之地——烟雨楼,当时恰逢烟雨楼的妇人王氏也产下孩子,白关为保万无一失,便将刚刚生下来两天的白诺城与王妇之子交换,王妇宁死不从,白关便强夺其子,以命相逼,以利相诱,许诺风头过后,两年之内必还他孩儿,没想到扶幽宫高手如云、暗哨太多,两年之约便一拖再拖,故而王氏思子成狂,就此疯疯癫癫!直到约十年前,王妇之子刚过束发之礼,白关自以为时隔多年,扶幽宫人已松懈许多,便领着王妇之子返回柳城,想要兑现当年诺言,没想到却遇到了血炼女姑红鬼,王妇之子被她折磨而死,白关不敌坠入深谷,毁了容貌,成了后来天墓山庄的护卫黎星先生,而那个孩子也因感念白关师徒的救命之恩,换上了他的名字,拜入渡明渊已故长老苏慕谯座下,也就是我旁边的白诺城!”

  最后,林浪夫长叹一声,“命运就是这般讥讽诡变!”

  白诺城神色复杂,气息急促,心如跳动的琴弦,再问道:“前辈所言可有凭证?”

  林浪夫点点头,对着忘剑庐外大喝一声:“桃翁!”

  这时,只见桃翁从那拱桥外大步掠来,手中还提着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正是鹿鸣阁神医萧柏庐。白诺城低头一看,问道:“他是何人?”

  林浪夫没有答话,萧柏庐看了看周围的高手,有些害怕,犹豫片刻才施了一礼说道:“我是鹿鸣阁萧柏庐,我可以作证!”

  白诺城双眼一滞,登时厉声质问道:“你不过是聂云刹刀下放走一小人,凭何为证?”

  萧柏庐看了看林浪夫,缩了一下头,这才看着白诺城答道:“白关当年被姑红鬼所伤,心脉受损,几乎丧命,正是被我所救,因此他才告诉我了实情,他当时确实是带王妇之子去烟雨楼换你,没想到一时大意,王妇之子被姑红鬼所掳,使他有所顾忌,否则姑红鬼并不是他对手!据我所知,白关的尸首已被你夺回,你若不信尽可以去查验,他心脉尽断,右腿上腿骨被焦石撞断,也是后来我帮他接上的!”

  白诺城听罢,见他言辞凿凿,又将种种怀疑汇聚在一起,知道此事再无虚言,先是一阵沉默,接着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又放声怒骂了起来:“狗男女,奸夫yin妇,无耻至极!”

  样子癫狂不已,如疯如魔……

  林浪夫摇了摇头,对着桃翁吩咐道:“带他下去吧!”

  “是,老爷!”桃翁随即架起萧柏庐,纵身离开了忘剑庐,刚去不远,萧柏庐突然问道:“桃谦,你们要我说的,我都说了,可能放我离去?”

  桃翁笑道:“扶幽宫让阁下说了同样的话,他们尚且没杀你,我们岂会为难?只是阁下这次离去,可要藏好了,魏七他们可不敢保证下次还能从扶幽宫人的手里,救下你!”

  萧柏庐听了,全身有些发寒,点点头,承诺道:“放心,此生我宁愿不挂一诊,不救一人,也再不出世!”说罢,就见魏七领着几个高手迎面走来,身上背了几个青布包袱,看来是护送他离开桃源……

  忘剑庐下的湖畔,一众高手还在震惊之中,薛天凉突然跃下高楼,与冷仑和司神雨站在了一起,冷仑猛地将银枪插在地上,和薛天凉单膝跪地,说道:“公子,卑职乃是杀神军左军统领冷仑,奉命协同大内铜牢御史监薛天凉和巡天宗正司神雨,一道护送公子回长安!”

  白诺城冷眼相对,扫过三人,笑道:“你们没听到我刚才怎么骂他么?”

  冷仑垂头说到:“末将什么也没听到,想必这里的所有人便是听到了,出了桃源也会忘掉!公子,我等奉命护送公子回京,落名峡外已驻扎了三千杀神军,还有数万守军在太白城中待命,此行,请公子无忧!”

  “哈哈,好大的派头!”白诺城大笑两声,突然环顾四周,冷冷的说道:“既然需要护卫,想必这里也有不少人都想杀我吧?想杀我白诺城的,就出来一起上吧!”

  说罢,白诺城右手一抬,纵横剑突然从湖底飞起,被他一把抓在手中,强提内力,杀剑剑意又向四周扩散开来。然而环顾一周,却无人敢动手,薛天凉和冷仑站起身来扫视四周,司神雨微笑着踏出一步,说道:“公子乃是皇室血脉,帝王之后,谁敢以下犯上?请公子随我三人回长安吧!”

  白诺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面面相觑的一众高手,突然笑道:“回去?劳烦几位回去告诉那昏君,让他最好不要期望见到我,否则,我一定一剑宰了他!”

  接着也不等冷仑等人再劝,白诺城转身对林浪夫躬身施礼,“多谢前辈为我解惑,今日之事乃晚辈私事,请前辈和桃源一众高手就不必出手了!”

  说罢,白诺城凌空掠出,落在了石桥上,接着对身后一众高手乃至背后广阔的桃源,运功大喝一声道:“我知你们在此不敢出手,想杀我的,就跟我来吧,白诺城在落名峡等着你们!”

  接着,纵身一跃,果然向落名峡方向飞奔而去……

  “师弟,莫要冲动!”林笑非见状,大喊一声,也提剑拼命追了出去。

  “走”冷仑和薛天凉见状,对视一眼,连忙跟上。司神雨看着白诺城远去的背影,轻笑道:“有趣!”说罢也跟随而去。

  忘剑庐的其他高手,面面相觑,想去却又心有顾虑,这时林浪夫运功说道:“请八大门派的掌门到剑庐奉茶,本盟主有要事相商,其他人,想去便去吧,今日神盟八大门派不会插手!”

  众人都有些惊讶,这还是剑圣林浪夫第一次动用古道神盟盟主之位,发号施令。古南海、卜卓君、林碧照、苏幼情、苦厄神僧、李庸、候星魁、沈云涛相互对视一眼后,纷纷向剑庐行去,八派其余弟子便留在了藏剑庐驻守,而至于其他高手,见林浪夫下了逐客令,便纷纷告辞离去,带着方才那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奔向四面八方……

  刚进剑庐,李庸还有些可惜,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却正好看见林浪夫出现在身后,连忙躬身作揖,“李庸见过剑圣前辈!”

  林浪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世侄啊,若你听我一句劝,日后便不要再谋划杀他之事了!一来,经此一战,中原武林,他的剑法只在我之下,怕是我二弟林碧照也只能与他平手而论,虽然刚经大战,他内力耗损许多,但有了那三位相助,那些跟去的高手无一能是他敌手;再则……冤有头债有主,你父亲的仇,我已替你报了,所以无需再记恨于他!”

  李庸不解其意,“前辈帮我父亲报了仇了?可我看那昏君可是活的好好的。”

  林浪夫略微沉默,说道:“放心,世叔已帮你父亲报了仇了,只是干系重大,日后你自会明白的!”

  说话间,两人已走进剑庐,八大门派的掌门围了一圈,桃翁已经开始煮茶,卜卓君率先开口:“敢问前辈招我们进来,有何吩咐?”

  林浪夫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坐下,众人席地而坐,林浪夫这才说道:“此次招各位掌门前来,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便是不日后,我就会离开中原,去雾鹫峰与聂云刹一决胜负,此战若胜,自然天下太平,诸事皆安;但此战若败……那么天下大乱就在眼前,古道神盟乃中原武林之柱,当早作打算,防范于未然!”

  众人听了都有些心惊,却不敢发问,只看着林浪夫再听他下文。林浪夫接着说道:“这第二件,便是这古道神盟盟主之位,承蒙各位谦让,我已恬居二十多年,这一战之后无论胜负,盟主之位我都会让出来,故而我决定下一届神盟之约提前到今年年中,到时八大门派从新推选新盟主,提领中原武林!”

  众人面面相觑,皆没想到林浪夫要提前让位,苏幼情开口道:“恕晚辈直言,剑圣前辈乃是我中原武林之魂,前辈坐这盟主之位,乃是众望所归!若前辈退位让贤,一时群龙无首,只怕又是一番争斗,那时岂不是辜负了前辈一番心血?”

  林浪夫笑道:“苏掌门所虑在理,不过依我所言,中原武林从来不是哪一个人的武林,再说,中原武林已有强龙出世,并非群龙无首!”

  这最后一句,众人自然听明白了,心中各有算盘,却不敢直言,最后还是苦厄神僧说道:“看来剑圣借此一战将天下和武林都托付了一人?!”

  林浪夫却摇了摇头,笑道:“非也,自古以来,帝王传承确是尊血脉循法度,白诺城既然是真龙血脉,日后天下自然有他一位!但是这中原武林,神盟盟主之位,却是有能者居之,有德者居之,放眼当今武林,中年一辈有我二弟林碧照、卜卓君门主皆已超脱凡俗到了出神之境,可当重任;青年一辈有昆仑顾惜颜、丁冕双骄,太白莫承诺、林笑非师徒,渡明渊掌门叶郎雪,梧桐雨庐黄易君几人未来可期,所以无需担心群龙无首,盼只盼几位努力同心,共同扛起这偌大的中原武林!”

  古南海问道:“剑圣是否想以今年的神盟之约,来定这强龙之位?”

  林浪夫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所为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令,今年神盟之约,不定八派之限,盟主之位由天下豪杰共争之!”

  听到此处,众人一时都有些惊讶,候星魁犹豫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剑圣前辈,那天道令……?”

  众人转头看去,这也问到了他们心头上,林浪夫看了看神色颓废的李庸,说道:“天道令,依旧由八大门派分管,此令不变!”

  ……

  黄昏时的落名峡更加的美丽、苍凉,白诺城持剑站在峡谷中那株最高的红杉树上,看着峡谷外的远方,江水尽头红彤彤的落日,有些失神,此情此景正如十年前自己第一次遇到姑红鬼当时的模样……

  这时后方破风声响声,白诺城转头看去,果然是林笑非和司神雨几人先后追来,当几人距离他只有十来丈之时,峡谷两边突然涌出几团黑雾,不多时就将夕阳遮蔽。这时只听林笑非在远处大喝一声:“师弟小心,来人是暗影楼第一刺客齐鱼侯,使的乃是墨花剑!”

  话语刚刚落下,远处就同时响起几道兵铁碰撞之声,更远处,峡谷深处,浓雾边缘的一条狭窄山道上,一个身穿道士长袍的中年男子正缓步向峡谷走去,看似步法缓慢,却一步三丈远,轻功着实了得,这道士面容清秀,双眼却极为冷厉,手中拿着一柄再普通不过的青峰剑,背上背了一常有四尺的黑色木匣。

  过了几息,那道士转过几个弯,站在山崖旁便远远看见了在黄昏迷雾中慢慢淡去的人影,他缓缓抽出青峰剑,还不待他发难,就听山崖更高出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没想到做了道士,你的脾气一点也没改变!”

  那道士循声看去,发现山道上缓步走下来一个年青人,白衣胜雪,正是叶郎雪,道士笑着问道:“那你今日是来助我,还是来阻我?”

  叶郎雪说道:“我不能让你杀他,一来毫无道理,二来你毫无胜算,我不愿你去送死!”

  那道士冷冷一笑,“从小到大,你看我有几次打架,是因为有必胜的把握才出手?要说道理,当年他老子为了逃命,以我父亲做饵,害我父亲身首异处;今日我抓他去做饵,杀那昏君,正大光明,有何无理?若是无理,也是天道无理,不是我李道秋!”说着说着,李道秋仿佛打量一个姑娘一般,看着叶郎雪说道:“怎么?你叶郎雪也和司神雨一样,身披官服了?”

  叶郎雪却不怪他冒犯,继续走了下来,说道:“你果然和当年一模一样!”

  李道秋双眼一滞,抬剑横于眉前,说道:“自然,既然你知我脾气,要想拦我,就自己动手吧,此时可没有赵拙帮你!”

  说罢,李道秋瞬间拔剑,速度极快,剑鞘向后射去,径直插进了身后的山崖绝壁中。李道秋左挪右闪,步法极快,顷刻间满山崖上都是他的身影,一时竟分不清真假;剑影从四面八方杀来,直至距离他不过两尺远时,叶郎雪瞬间拔剑,只听一声悠远的剑鸣传来,剑气似月光荡开。李道秋那数十道人影忽然被击碎,只听登登几步,李道秋一脚踏在身后的山崖上,这才站定。

  此时李道秋的青峰剑已叮叮叮碎成几段,落在了山道的石阶上,李道秋双眼愣愣的看着叶郎雪手中那口寒光闪烁的宝剑,脸上满是惊疑,“原来如此,看来,并不是官位买了你,而是这柄天下第一的神兵夺走了你的英雄气,只可惜你得到的只是一柄未开封的废铁!”

  叶郎雪摇头叹道:“我今日不想与你争辩,此时你要么就此离去,要么取下你背上那口黄泉剑,与我再争高下!”

  李道秋双眼微凝,飞速取下背上那口黑色的木匣,大手一拍,木匣的盖子瞬间被震开,这时一道仿佛百鬼夜哭的悲鸣哀嚎从那木匣中冲出,闻此声飞鸟惊落、百草具枯,叶郎雪听的一时心颤,忙震了震精神,这才没陷进去。这时,李道秋已经从木匣内抽出一口仿佛已经生锈的青铜古剑,上穷碧落下黄泉,正是天下第一凶兵,黄泉剑!

  “好一把绝世凶器!”

  叶郎雪惊叹一声,正要出手,正当此时一道剑气从谷中射出,快若闪电,疾似流星,正好击中两人之间的山崖,将两人分开,这时白诺城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李道秋,齐鱼侯,若要战我,便来这谷中,今日我给你们机会!”

  “不自量力!”李道秋冷哼一声,纵身一跃,便掠进了那漆黑的迷雾之中。

  此时的白诺城仍旧站在那株最高的红杉树冠,只是四周再没有方才的孤寂,其他树冠上也站满了玄衣刺客,各个面蒙黑巾,身似鬼魅。此时一个看似领头的黑衣人听了听其他几处的情况,吩咐道:“冷仑几人已被暂时拦住,随我杀!”

  “是”周围一阵应和,听声音足足有几十人,果然,几十道黑影如地府爬出来的鬼魅,向白诺城蜂拥而至,白诺城划出一剑,将最快近身的三人挡开,竟然凭空接力一步跃出战圈,反其道而行之,向最外围的刺客攻去。那些刺客虽是难得高手,却怎么是白诺城的敌手,不过挡了两三招就被白诺城击杀,这时那领头刺客见白诺城剑法超群,远胜众人,突然大喝一声:“众志成城!”

  “众志成城!”

  “众志成城!”

  ……

  这时环顾白诺城周围的刺客皆同声应和,白诺城似乎猜出了几分,忙一剑扫开,又立刻拔高两丈,这时那些刺客疯狂的向白诺城追来,同时身体突然膨胀起来,顷刻间就发出一连片的惊爆,顿时血花四溅,那些刺客也瞬间被染成了血人,向下方落去。

  “有毒!”

  血舞快速扩散开来,由红转绿,又由绿变黑……白诺城长剑狂扫,正要将毒雾击散,就在此时,仿佛一声鹤鸣传来,一道剑气至脚下的峡谷内冲天而起,剑势又快又猛,角度极为刁钻,正是墨花剑,正是齐鱼侯!

  白诺城身子极速下沉,如雄鹰扑兔,径直迎了上去。

  “当当当当……”两剑在空中相交,刚刚一顿,就又被白诺城压制着向下方快速坠去。齐鱼侯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震惊,没想到白诺城先经大战,又中剧毒,竟然依旧将自己问问压制住,就在两人距离地面不过三丈高,齐鱼侯以为要必死之时,又有一道人影伴着百鬼的哭嚎飞速靠近,白诺城偏头一看,大笑道:“来的好!”

  说罢,手中纵横剑猛地一挑,竟然将齐鱼侯连人带剑挑开数丈远,径直砸落进了旁边的密林中,纵横剑点在地上,猛地弯曲又飞速弹起,白诺城在空中连翻几圈,对着杀来的李道秋就是一顿劈斩,片刻两人就缠斗在一起,白诺城越战越狂,李道秋越打越惊。

  稍过片刻,齐鱼侯从那密林中掠出,想要加入战圈,这时落名峡内突降暴雨,黑雾快速被雨水洗刷干净,齐鱼侯见状惊叹道:“好一手山海剑,果然及时雨!”

  说罢,再不敢逗留,转身便裹上黑袍如鬼魅般穿梭进了黄昏下的密林中。司神雨、冷仑和薛天凉三人飞速掠出,周围已经躺着七八十具尸首,全都是顶尖的刺客,全都是清一色的死士,嘴里只有四个字——众志成城!

  冷仑吹起一声口哨,数里之外的峡谷口外突然响声连片的马嘶和铁甲碰撞之声,杀神军已经涌入谷中……

  司神雨见李道秋与白诺城战在一起,早已处于下风,她气的纵身飞去加入战圈,两人围攻,李道秋瞬间被白诺城击退,司神雨趁机一把将他拉住,还没等李道秋反应过来,却是一脚踢了过去,正中腰腹,这一脚来的突如其然,又快又猛,李道秋顿时被踢飞七八丈远,足足在地上滚了几圈才站了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再不走必然被围杀在此地,随即连退几步,纵身就向峡谷深处遁去!

  冷仑和薛天凉微微皱眉,却不追赶,正要说话,却被司神雨抢先一步,“这一脚算是了了当年旧情,日后再见,必然手下无情!”

  二人见她既然毫不隐瞒,率先开口,便不好再为难,冷仑和薛天凉还是转向白诺城抱拳说道:“公子,武林之中,英雄不少,宵小之辈也甚多,既然杀神军已经入谷,还请公子随我们一道回京,以策万全!”

  “三位若要相助,还请将在下的话一字不落的带回去!”说罢,白诺城纵身一跃,就向落名峡外掠去。

  冷仑三人正要劝阻,哪知白诺城反身便斩出一剑,剑势迅猛,如断江平山,三人大惊,同时出手,竟然都被震退了几步才站稳,留不下,拦不住,无奈,三人只能看着白诺城远去的背影,一阵苦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