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秋水入世,鸿鹄归林——下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177 2019.05.09 08:28

  她已经撕的够慢够小心,可是看见布条上猩红的血迹,泪水又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做声。

  自从嫁给林笑非,她就有了觉悟,林笑非是剑,她就该是藏锋的鞘,而不是熔剑的炉,女人的温柔乡很容易成为熔剑的炉,可林笑非不是普通的男人,他的女人也不是普通的女人……

  偷偷拭去泪水,重新上好了药,又再次将雪白的布条小心翼翼地缠在伤口上,才抬头看着林笑非,道:“相公,这么快就要回太白山么?”

  左脸上的剑痕尚未痊愈,虽然有些惹眼,但是林笑非的笑依旧温柔,“嗯,神盟之约只有两个月了,飞云堂诸事繁杂,师傅忙不过来,我得回去。”

  温静霜点点头,沉默良久,才鼓起勇气道:“如果我想跟你回太白山,会不会耽误你正事。”

  林笑非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神情,一股浓浓的愧疚感忽然涌上心头,拉过她的手,说道:“不会,我答应过你,若非死别绝不生离,此次回山的时间会很长,自然带上你。”

  听了这话,温静霜顿时欢喜无限,笑颜如花,“那我去跟秀儿收拾行装!”

  话音刚落,温静霜便匆匆向闺房跑去……

  “呀,小姐,你怎么了?”

  秀儿刚打扫完屋子,走出门便看见温静霜扶着院里的假山在那里作呕,连忙叫了一声,飞跑过去。

  温静霜顺了顺气,才站直身子,夫妻成亲两年,近日连连作呕,自然是有了生孕。

  “小姐,你是不是有喜了?”

  秀儿瞪大眼睛,满脸惊奇地问道。

  “嘘,”温静霜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看了看四周,见没有旁人,才低声道:“不要告诉姑爷,近日门中事情繁多,他本就分身乏术,不要打扰了他,等过些日子再说!”

  “真的哩!呀,是不是上次小姐说头晕,让我叫来了大夫才知道的?”

  温静霜与秀儿虽名为主仆,实则情同姐妹,秀儿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惊喜的问道。

  “嗯,”温静霜笑着点点头,正想叮嘱一番,心底却莫名其妙的涌上一股寒流,全身顿时汗毛竖立,连忙将秀儿拉进房中,关闭了房门才低声问道:“秀儿,上次在宿云客栈,我当时说我睡着了,你醒过来的时候,当真房里什么人也没有,我……我的衣服也都好着呢?”

  秀儿笑道:“小姐,你就放心吧,当时真的什么人也没有,门窗都关好了,你就原样地躺床上呢。怎么?你还是担心那个突然失踪的柳宗对你做过什么?哎哟,您就别自己吓自己了,他一个傻愣愣的木头疙瘩,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平日里跟我说句话,他都要脸红的,再说了,您第二天不也自己瞧过了嘛,没事的,您可别胡思乱想了!他或许就是被柳老爷打骂怕了,就偷偷溜了。”

  听了这话,温静霜细细又想了一遍,上次大夫就说她已怀胎一月有余,这才慢慢放下心来,“是我多想了,没事的,他跑了就跑了吧,咱们赶紧收拾东西,今晚就跟姑爷回太白山。”

  “嗯”

  ……

  林笑非做事雷厉风行,只半日便收拾了紧要的东西披星戴月,启程上路,然而启程不过两个时辰,便被人拦在山道上。

  月夜下,一个身着青衣的蒙面女子,单人独骥,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林笑非走出马车,看了看被打晕的车夫,抬眼看了看来人,虽然遮掩了容貌,却一眼便认出来她,兀自一惊,抱拳见礼:“司姑娘,哦,不,现在应该叫司宗政,宗政深夜等候在此,不知有何事吩咐在下?”

  司神雨取下面纱,仔细看了看林笑非,也抱拳见礼,道:“果然好眼力,林公子不必客气,无论江湖声望,还是朝中功绩,司神雨皆远不及公子。而且,本来我也不该来此,至少……不该此时来见你!”

  林笑非一时不解,“不知司姑娘所指何意?还请明言!”

  司神雨沉吟片刻,道:“齐鱼侯没死,也没有再被关进铜牢,他现在只是大摇大摆的住进了杀神殿。”

  林笑非心下大惊,“为何?他并非什么小鱼小虾,他的嘴里应该能橇出不少东西才是!”

  “道理原该如此。”司神雨点点头,又道:“可事实摆在眼前,或许他的嘴里真的说出了什么诱人到足够保命的秘密,但是没人知道是什么。不过,我想林公子应该小心为上,江湖中的阴险小人有多恶,朝廷里的阴谋诡计有多毒,公子应该比我更清楚。”

  说到此处,司神雨犹豫片刻又道:“长安里的消息关的紧、来的慢,不过太白飞云堂闻名天下,想必公子应该已经听说了,紫星剑派在数日前被灭门,原因只是因为给剑圣公开祭奠而已!”

  听到此处,林笑非的脸色也渐渐阴沉了下去。

  司神雨紧勒住缰绳,马儿调转方向,她临走之际又道:“公子,千万小心,这昏暗的天下,还需要公子这样的浩然正气!”

  马蹄声在山间回响,人已远去……

  林笑非的心越沉越下,最后仿佛到了深渊之底,“枫林渡口接灵,朝廷没有派人,紫星剑派被诛,齐鱼侯不仅没死反而住进了杀神殿……难道真如宗里传言所说,剑圣与陛下只是表面和善,实则暗中早有嫌隙?若种种迹象都是预警,难道陛下真的要对剑宗下手,如果是,他又会从各处下手?”

  夜里的山风很凉,林笑非的心却冰冷如霜。

  “相公,怎么了?”

  温静霜揉了揉困倦的眼睛,掀开帘子问道。

  思绪被打乱,林笑非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小七困的睡着了,我来赶车,夜里凉,快进去,咱们回了太白山再说!”

  “嗯”

  温静霜刚刚退回马车,林笑非忽然问道:“对了,近日忙晕了头,舅舅最近有传信回来吗?他在暗影楼待的如何?”

  好似一盆冷水浇过头顶,温静霜忽然打了个寒颤,“来……来信了,他说他好着呢!”

  “那就好,下次回信告诉舅舅,外面再好,也是寄居别家,如果不开心,早点回来,有我在,太白山就有他容身之处!”

  “嗯”

  刹那间,对呼哧喝刹的怜惜与害怕,对柳明旗的厌恶与担忧,对林笑非的感恩与愧疚,都一股脑涌上心头。

  温静霜躲在马车的角落,面色苍白如纸,任马车里有再多安眠定神的香,也注定这又是一个辗转不眠之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