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魔功难驯,野火七杀

惊城剑雪 孤鸿雪 6000 2019.02.04 07:56

  八十里桃源,任义渠邪一求再复求,林浪夫依旧是那句话,“此行只桃翁随我前去,其他人一概留守桃源!”

  其实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但是林浪夫决定提前,因为他手中的剑已经无敌于天下,所以他不是一个喜欢墨守陈规的人;此外,双圣之战,他也不希望太多旁人围观。八十里桃源的许多高手都还不知道,林浪夫只叫了几个人,自然是桃翁、魏七、赵阔和弟子义渠邪;趁着朝露,桃翁驾着马车缓缓驶出了桃源……

  又是落名峡,因为武林一代传说李师一的缘故,这里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地方,一年前昆仑青华二老在此被叛徒燕英和百里长卿截杀,丧命于此;白诺城也在这里被李道秋和齐鱼侯围攻,却活了下来。

  今日,此时,这落名峡中又停了一辆昆仑来的马车,赶车的是个铜眼红面,身高九尺的巨汉,他身上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粗布衣服,神情严肃冷厉,就像道观里的神魔雕塑。

  桃翁勒了勒缰绳,对马车内的林浪夫说道:“老爷,是昆仑奴,巫启天!”

  西风卷帘,林浪夫已掠出马车,看了看对面的铜身巨汉,对他身后马车里的人,说道:“元前辈,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

  这时只见那巨汉掀开帘子,果然扶着一个垂暮老人下了马车,正是昆仑三圣的最后一人元清丰,元清丰无奈的笑道:“故人相见,只可惜物是人非,你能见我,我却瞧不见你今日的风采!”

  林浪夫走近两步,看了看他凹陷下去的漆黑眼眶,叹道:“当年围攻拜惊仑的七大高手,如今只剩三人,确实物是人非,前辈不在昆仑山静养伤势,千里迢迢来这落名峡,莫非是为了送我?”

  元清丰点头道:“送你确实其一,只可惜我和苦厄神僧已不能再战,否则当祝你一臂之力!”

  林浪夫问道:“其一心领了,其二呢?”

  元清丰笑道:“其二嘛,我昆仑从不欠人人情,这一祸是我徒儿惹出来的,本该由我昆仑自己解决,只可惜今时不同往日,偌大昆仑,竟无一人能够与聂云刹一战,要劳你大驾了;老夫来此,只是想略尽绵薄之力,助你一助!”

  林浪夫不解其意,只是看着他,却不说话。只听元清丰继续说道:“想必你也已经猜到了,扶幽宫与长春宫也就是后来的滴云观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当初的七人中,只有老夫看过那本秘籍,参悟几十年,在老夫自毁双目前,也悟出了几分剑意!”

  说着手一抬,那巨汉已经将一楼镶着七彩宝石的古剑递了上去,锵的一声抽出宝剑,剑一入手,元清丰原本颤颤巍巍的身体仿如突然换了一身血脉肌骨,竟然灵动了起来,剑,平常人看起来很缓慢平凡的剑,但在林浪夫的眼中却有非同一般的精彩,步法腾挪间一剑中藏了百剑,看到的人影也不是真的人影,那是百剑之前留下的残影……

  “剑圣,请赐教!”元清丰大喝一声,瞬间向林浪夫攻来,伴着一声龙吟,龙葵长剑登时出鞘,“叮”双剑交错,一股苍凉悲怆的感觉从交错的剑身直灌脑海!一瞬间,就在那交错的一瞬间,偌大的峡谷被拉平,林中没了声音,花朵失了颜色,青山绿水也变得苍白……天地皆凝,万物同悲,上穷碧落下黄泉,莽苍天地,独一人……

  蓄万钧之力,倾毕生之痴,用不灭之恨,燃尽一世的情丝和嗔念,杀该死之人;因此这剑,以万钧之力起势,以毕生之痴化气,用不灭之恨聚灵,凭借燃尽所有的决绝,出的尽是悲怆、苍凉、孤独的斩情剑!

  剑,再不是缓慢平凡的剑;急,比杀仇的心还急;快,比少男少女初见时那一瞬的动心还快;密,比盛夏的暴雨还密;猛,比积蓄数十年的仇恨爆发刹那还猛;烈,恰似野火烧在心头,盐巴撒在伤口……

  两个人,也只有两柄剑,却怎么似雷神一瞬间劈下一整年的惊雷,雨神倾倒了一夏的暴雨,连绵不绝,震天撼地,剑气在落名峡飞射纵横,巨石在飞落,参天大树在连片的倒下然后枯萎,烈火在烧,暴雨在下,却怎么也浇不灭!

  元清丰的空洞无神的眼眶里仿佛也燃起一把烈火,林浪夫一剑劈下,元清丰大吼一声,径直扫出,出剑的速度角度分毫不差,似乎他的剑上长出了眼睛,剑气被他挡开,将不远处一块数丈高大的青石瞬间切成两半,光滑如镜;野火上,暴雨下,林浪夫片雨不沾身,赞道:“果然有些当年的感觉。”

  这时林浪夫虽然面不改色,心中已惊,突然元清丰的身体凭空消失,仿佛已经浑浑浊浊融进了天地,周围无人影,但剑气却无处不在,林浪夫身子飞旋,纵横无匹的剑气瞬间激射四方,剑气一化二,二化四,四化万千,顷刻间,天空只剩下满天的光影剑气直冲九霄,气势之猛,仿佛要将苍穹刺破……

  “阿弥陀佛,好厉害的魔功,不愧天下第一!

  两人正斗得酣时,只听一声佛音落下,仿佛一瓢清水泼在醉汉脸上。两人瞬间收手,元清丰身子一颤,连忙将手中的剑扔了下去,脸上满是惊恐;林浪夫也突然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落名峡巨石狂落,野火冲天,竟然几乎看不出之前的样子,心中惊疑,一场比剑,又非生死相搏,怎么会到如此地步?

  直到看见远处行来的苦厄神僧才反应过来,也禁不住叹道:“确实了不得的魔功,竟能影响心神,到如此地步!”

  苦厄神僧轻轻一掌落在元清丰的肩上,元清丰顿时感觉心澈神明,呼吸这才舒缓了许多,苦厄神僧笑着说道:“阿弥陀佛,没想到我们三人还有重聚的一天!”

  元清丰收回心神,赞叹道:“多年不见,大师的佛法果然精深了许多!”接着他转向林浪夫,问道:“不知对剑圣有用否,是否能多两分取胜的把握?”

  林浪夫点头道:“清晨我出桃源时,只有五成把握,经此一战,确有所悟,此时已有了六成把握!”

  苦厄神僧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如此甚好,只希望就此了结,不要让弱水之滨的杀生石上,再添一缕怨愤!”

  ……

  东海极远之地有弱水,弱水之滨有无根漂浮之奇山,名为“大灭悲冥山”,悲冥山顶上有一块青色巨石,巨石高有七丈七,宽经四丈四,风雨不动,已历千载,石上刻着几行血红的大字:“

  陈氏弱儿起高台,狐面狼尾万人拜。

  一朝脱的金龙袍,露出下作猪狗态。

  忘仁心,丢义身,偷的雨露伸头宰。

  羞忠魂,辱慈恩,颠倒乾坤从头来。

  忘我者,杀!

  辱我者,杀!

  挡我者,杀!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狐狼猪狗,杀杀杀!”

  弱水之滨是他修炼之地,悲冥之山是他常居之所,弱水之滨千年不改,悲冥之山已厉万载,但那七杀决却是新刻,因为不是旧怨,而是新愁,就在景成三十二年,聂云刹踏入中原之前,当着扶幽宫十三名高手的面,刻下此碑。皇族已灭,禁宫也毁,所亡之人已不知几千几百,只是恨意依旧难平,因为还有一人逃出生天、苟活世间,这个人就是当今大周仁宗皇帝陈煜;而能挡下他的人,也只有剑圣林浪夫!

  落名峡还是清晨,弱水之滨却已是黄昏,这里极少下雨,但今时今日却伴着惊雷闪电,下着瓢泼大雨,弱水三千鸿毛不举,雨水打在上面也击不起任何涟漪。弱水中心的高山上,有比高山更高的人站在石碑上,雨水已淋湿了身躯,耳边雷鸣滚滚,身前闪电劈下,将那石碑上几个鲜红的杀字映照的分在恐怖。

  刀,刀在手上;怒,怒在心中……

  凌凌杀气冲九霄,怒在胸中誓不饶。

  敢有拦路青剑客,叫他抬眼望天道!

  青石无人,刀光满天,刀光比闪电还亮,气势比雷鸣还广。刀光划过海面,伴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海面顿时泛起十几丈高的巨浪,炙热的浪花尽头燃起了血红色的火焰,大灭悲冥山在巨浪中飘摇,弱水之上本无可燃之物,可是野火还在燃烧。转瞬间刀光飞旋了起来,接着刀光拖着弱水,弱水拖着火焰,逆风而起,如几十丈巨大的龙卷一般直冲九霄。

  聂云刹独身提刀,站在火焰的龙卷之中,周围惊雷闪电,暴雨倾盆,他披头散发,气势却如一代杀神……

  突然,聂云刹一刀劈向苍穹,刀光冲天而起,将那黄昏下的天地照的如同白昼,同时一声怒吼,沿着野火焚烧的海面扩散千里,“杀!”

  看,刀光之下,苍穹在怒吼,诸神在哀嚎,弱水在燃烧!

  ……

  林浪夫的马车没有走史家的枫林渡,而是碧怒江尽头的燕子矶,燕子矶水浅,加上礁石密布,故而这里只能过轻舟,停不了大船;但是在海外的两里远处却停了一艘大船。

  燕子矶上,苦厄神僧和元清丰虽是前辈,却对着林浪夫躬身施了一礼。苦厄神僧说道:“小林先生,我与元老在小苍山等你,凯旋之后,一起品茶论道!”

  林浪夫看了看海天交接的黄昏,说道:“我十九岁出战拜惊仑,二十四岁囚禁了解天机,三十七岁出战聂云刹,此战当是我毕生的最后一战,此战过后,不论胜负,我将退隐江湖!”

  苦厄神僧二人对视一眼,元清丰说道:“好,我们在小苍山摩诃池等着剑圣,那时品茶论道,再不过问江湖中事!”

  “哈哈,说得好,两位,告辞了!”说罢,林浪夫脚下一点,已飞向那艘远处的大船。

  “神僧,以你之见,这双圣之战,最后是谁胜谁负?”元清丰问道。苦厄神僧看着黄昏下那艘远去的大船,说道:“双圣之战,看似刀剑之战,化境之战,实则不然,归根结底,其实是天道之战!此战谁胜谁负,就看天道是继续助中原,还是倾向海云边!”

  海上景色美,黄昏映晚霞,林浪夫正立在船头看着海景,这时桃翁走近询问道:“老爷,我们可是直接去将心岛?”林浪夫斟酌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不急,先去一趟断南蛮海,我要去见一个人,耽误不了行程!”

  整个九州中原,再加十州海云边,很多地方都堪称惊险绝伦、九死一生之地,但是其中任何一处险地,若跟断南蛮蛮海比较起来,都会黯然失色,平平无奇。

  断南蛮海的历史传奇,只怕比中原还要久远,传说那里曾是上古司海鲛的领地,海中自古有两柄宝剑,乃是上古代代相传,只可惜宝剑蒙尘一直未能开封,后来有险恶之辈混入司海鲛一族,暗中下毒,最后以司海鲛全族之血为宝剑开封,这便是后来闻名于世的双鲛剑;如今其中一柄双鲛剑已经落在了司神雨的手中,另一柄却下落不明……

  鲛人泣泪成珠,价值连城;开封的双鲛剑当世无匹,故而每年探宝寻剑之人不计其数!都说司海鲛一族含冤而死,阴魂不散,断南蛮海风高浪急,每每渔船经过这里总有许多触礁沉没,便是武林高手到了此处也是处处险境,九死一生!也正因为如此,却也成了许多江湖成名高手的历练修行之所,也包括曾经年少时候的林浪夫,因他的缘故,断南蛮海更加名声在外,这些年来此修炼之人更不在少数,昆仑的快剑柳习风,暗影楼的第一杀手齐鱼侯,梵净斋的司神雨,都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

  海上乌云滚滚,飓风呼啸,巨浪滔天,林浪夫站在船头,就仿佛一根定海之柱,大浪中的船竟然如同在静止的湖水中划过,一点也不摇晃。

  忽然滚滚的乌云中仿佛多了几道飞鸟的声音,呼来呼去,速度极快。这时桃翁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乌云遮蔽的黑压压的天空,笑道:“这么多年了,断南蛮海还是这么欺生!”

  林浪夫也笑了笑,“几十年没回来,估计断南蛮海的人都记不得我们三人了。”接着,顿了顿又看向那些耸立焦石的深处,黑云的最远处有一座模糊的高峰,说道:“或许只有他还记得!”

  “老爷果然是来见他!”说罢,只见桃翁飞速往天空点出几指,登时就射出几道剑气,剑气径直射入滚滚乌云之中,顿时就听乌云中响声一片兵铁碰撞之声,紧接着就是一片哀嚎,同时就从乌云中落下几条如鬼魅一般的人来,这些人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牙齿又长又尖,仿佛从蛮荒里走出来一般。

  一个怪人落在甲板上,捂着腰上的伤口,拖着奇奇怪怪的声音叫嚷起来:“呼呼呼……什么人?敢来这里撒野,你们可知道这里是蛮王的领地?”

  林浪夫看了看他,笑道:“知道,正是老夫将他囚禁于此的!”

  那怪人登时一愣,突然吓得后退几步,“你……你是剑圣林浪夫?”原本脏兮兮的脸已经吓得铁青,连忙翻过甲板跳入海中。

  林浪夫却不管他,直看着飓风中焦石的深处,密密麻麻的焦石背后的那一座大山,山峰又高又陡,怪石嶙峋,有一半都笼罩在乌云之内。林浪夫运功大喝一声:“解天机,故友来访,你就这般待客吗?”

  他的话语刚落下,突然从那陡峭的山上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啊……林浪夫,你这混蛋,你将我囚禁在此四十多年了,足不出谷,还想我笑脸相迎吗?”这人内力之雄浑闻所未闻,人在数里之外,这声音传来却如风卷残云一般,直将那滚滚乌云尽数震散,落在海中的一群怪人忙捂住耳朵,惊叫着潜入了海中……

  “哈哈哈……桃翁,随我去见见那老家伙!”林浪夫大笑两声,纵身就向那远处的高山飞去,桃翁一脚踏在甲板上也飞速跟上。

  待飞的更近了些,也更看得清,大山之中有深谷,深谷之内有一片黑石巨殿,巨殿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似乎荒废多年。林浪夫和桃翁却毫不停留,直接从巨殿中略过,向山谷深处飞去;山谷深处,在两峰连接之处有一线天,里面漆黑一片,山雨滴答,阴风阵阵,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林浪夫见一片漆黑,皱了皱眉头,止住了脚步。里面的人突然冷笑起来:“哼,怎么?如今高高在上的剑圣大人,不习惯这肮脏昏暗之地了?对了,怎么只来了两人,鹿西翁呢?他莫非是死在我前面了,啊!?”

  里面顿时响声一阵铁链拖拽的声音,顷刻间就有一个男子冲出一线天直向林浪夫抓来。哪知距离林浪夫只有两尺远处,身子突然一顿,钩在锁骨和脊背上的几根粗大的铁链瞬间被拉直。林浪夫面不改色,仔细看了看身前这人,衣衫褴褛,臭气熏天,手上脸上满是污垢,已经打结的胡须足足有两尺多长,“解天机,当年你独霸断南蛮海,所造之杀孽不计其数,若是按照这里的规矩,把他们的尸骨熬成油为你点业报灯,任你有你有几生几世,也出不去!”

  解天机狂笑起来,“托词,断南蛮海本就是屠人场、乱葬岗,又不是中原小苍山,哪有那么多轮回业报?你将我囚禁在此几十年,不就是因为我找到了鲛人族的宝藏,并且交给了武疆王吗?所为各为其主,你以为只有我是如此?昆仑三圣在这里找到了罗无厌的宝藏,不还是交给了李家,李长陵若不是继承了这笔财宝,他如何短短数十年之内立得起几十万大军?大周气数已尽,便是古道神盟之内也有私下反周之人,也只有你林浪夫还死死守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大周朝廷,哼哼,如何?这次你去雾鹫峰与聂云刹决一死战,这等万古忠心,陈煜可有千里相送?”

  林浪夫静静听他说完,淡笑着赞道:“不愧是武疆王府的第一谋士,第一狂人,即便在此锁闭四十年,也未能磨灭你的气势,更没遮住你静观天下的眼!”

  “哼”解天机冷笑一声,说道:“怎么?你是不是后悔没杀死我,现在你还有机会,即便解开这拘天镰,我依旧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别忘了,林浪夫,你答应过我,只要我交出双鲛剑永不出断南蛮海,你就不会杀我!”

  说话间,解天机看了看林浪夫手中的龙葵长剑,原来这正是世人苦苦寻觅的另一柄双鲛剑。

  林浪夫笑道:“那是自然,我今日本就是来放你的!”听到此处,解天机的头突然抬起来,双眼都有了神采,死死盯着林浪夫。只见林浪夫继续说道:“可惜的是,你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诺言,你虽然交出了双鲛剑,虽然一直囚禁在此处,但是你的野心你的眼线依旧布满天下!”

  林浪夫走出几步,看了看山峰下惊涛骇浪的海面和黑云滚滚的天空,说道:“我确实要去与聂云刹决战了,陈煜也的确没来送我,既然已经这么寂寞,就只能拉上你这个宿敌了!解天机,此战若我胜,我必来还你自由之身;但是若我败了,你便与我同归九泉吧!”

  说罢,林浪夫转头看着解天机笑了笑,纵身便飞掠向远海上的大船。桃翁这时才笑道,“阁下终究棋差一着,鹿西翁也还活着,过的还很是自在逍遥!”说罢也转身跟了上去。

  “啊……林浪夫,你这个卑鄙小人,放我出去……萧山景,百里长卿,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鼠辈,若不救我,你们得不了天下!”高峰上顿时响起了解天机撕心裂肺的怒吼……

举报

作者感言

孤鸿雪

孤鸿雪

新年快乐!休息一段……年后继续!

2019-02-04 07: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