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说剑

惊城剑雪 孤鸿雪 1896 2019.05.14 23:54

  最怕处在尴尬的境地,人处在尴尬的境地容易里外不是人,门派若处在尴尬的境地便左右不逢源。

  此时的寒山铸剑坊,就处在了最尴尬的境地。

  青州与中州虽然唇齿相依,却泾渭分明,中州武林,毫无疑问是太白剑宗的根基腹地,虽然通古剑门也在中州且又深得历代帝王的信任,但是除了李师一那一代人外,通古剑门只能算平平无奇,即便这一代出现了秦夜和卜卓君两大高手,但是若真比起太白剑宗,却也稍逊一筹。

  而青州却大为不同,虽然有大空寺,但是因为是世外佛门,无意江湖纷争,所以千百年来几乎没有任何附庸门派,直到十几年以前,青州几乎全是流星半月阁的天下,一直到了李君璧忽然消失无踪、生死不明,这才成了无主之地,大大小小的门派纷纷脱离附庸,不再接受流星半月阁的指令。

  而这些小门派中,又以寒山铸剑坊为首,因为它曾经确实并非小鱼小虾,加上又出了齐鱼侯这样的高手,自然从李君璧失踪的消息传开,就第一时间脱离附庸关系。然而事到如今,却到了最尴尬危险的境地,门中只有庸人,没有高手,齐鱼候更是早就置之不理,直到黄易君已经兵临城下,掌门张青子才慌忙之间给太白发出了求救书信……

  水中有山,山中有雪,雪里有火热的洞窟。

  通红的火炉里炭火烧的噼里啪啦作响,七八个身材壮硕的汉子正在打铁铸剑,“叮当”作响。

  莫承允静静扫视一圈洞窟四周的墙壁上,那一圈高高的铁木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宝剑,玲琅满目,不由得赞道:“不愧是奇物天工府之后的第一铸剑门,果然技艺精湛,竟然全都是神兵利器。”

  掌门张青子,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却生的一双滑溜的小眼睛,此时正谄媚的躬身领路,“剑神谬赞了,早就听说剑神之名,一直未能前去拜访,真是惭愧,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莫承允淡然一笑,说:“无妨,青州和中州本就以碧怒江为界,既然铸剑坊在大江以西,自然份属青州,是流星半月阁的范围才对,掌门无需多虑。”

  闻言,张青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前辈说笑了,若是以前李君璧阁主在时,我们自然愿意甘为附庸,可是您也知道,他已经消失无踪十余年了,多少附属门派都是近几年才陆续退出,这也是江湖上默认的规矩。怪只怪近日黄易君忽然入住半月阁,想要一举吞了青州各大门派,这才故意挑起事端,妄图杀鸡儆猴,提前杨威。其实,若是他好言相劝倒也罢了,偏偏此人为人行事霸道至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蔽派实在不愿意与虎谋皮,这才暗中联系剑神阁下出手搭救,还请见谅。”

  “无妨无妨,”莫承允笑着摆了摆手,又道:“若说起来,我们与贵派还有些渊源,据说数百年前,太白先祖纪云海纪宗主无意间得到一块天外陨铁,想要用以铸剑,奈何始终不得其法门。最后还是被我派长老带到了这大如峰才寻到了破解之法,当时执掌剑宗的唐宗主便与贵派祖师时寒山老前辈借了一座洞窟,用以铸剑,这一借竟然就是两百多年,这才是有缘。其实数年前,我们取剑之时便有意拜访,奈何当时贵派正在商讨脱离半月阁之事,为了免人口舌,我们便绕道而行,还望兄台见谅。”

  “岂敢岂敢,哈哈哈,若这样说起来,我们两派当真是缘分不浅呐!

  听到此处,张青子顿时笑了起来,原本这话他早已准备好,却不知从何说起,不想竟然被莫承允主动说了出来,如此关系自然更进一步,又顺势问道:“数年前,贵宗就取回了那柄绝世神剑,但是据说当时并未开封,不知此时是否已经成功了?”

  说到此处,莫承允面色微沉,却仍旧带着笑意,道:“此剑几经辗转,此时已经到了渡明渊掌门叶郎雪的手中,不过却没听说是否开封。”

  张青子自然知晓,亘古剑最先因太白大典之故,归属林笑非所有,之后由林笑非以胜之不武为名转赠给了白诺城,一年前才由白诺城换给了叶郎雪。

  他心中不由得更是佩服起了太白山,竟然能提前巴结白诺城,如此便更加深信了自己的选择,李庸当年先是袭击白诺城于天墓山庄,近日又在为剑圣接灵之时当众羞辱仁宗皇帝是昏君,如此胆大包天,怕是早晚都要大祸临头。

  而反观太白剑宗,眉庄惨案后,先是莫承允派弟子林笑非救回白诺城,又顶着声名受损的风险收他为徒;接着林笑非更是代师授艺、慷慨赠剑;最后就连仙逝的林剑圣,也对白诺城有提携庇佑之恩;这两厢一对比,依附太白剑宗,显然比重新归顺流星半月阁要划算许多。

  心中一阵欣喜和满意,脸色更是舒缓了许多,便开始侃侃而谈起来,“亘古剑,乃是当今天下第一的神兵利器,绝非凡俗兵刃可比,它早已有了灵性;若想为这等绝世神兵开封,自然难上加难,还好在下略微懂些粗浅门道,等到了神盟之约,我说于他就是。”

  这一说,自然还想巴结白诺城的另一位师兄。

  “兄台还真是能找机会广结好友!”莫承允不觉笑了笑。

  张青子以为莫承允心中不悦,连忙解释道:“剑神有所不知,未开封之剑犹如璞玉一块,这璞玉到了不同的匠人手中会被雕刻成截然不同的东西,宝剑也是一样。若以至诚至正之心开封,出鞘的必然是正气凌然、整肃乾坤之剑;而若是以嗔念怨恨之心开封,忌炼出的就是邪魔杀生、为祸天下之剑。所以,为宝剑开封,既要看剑,也要观人,只有用情至极的人,才能开封出当世无匹的剑。”

  “有理!”莫承允沉思片刻,点点头,又道:“对了,黄易君的帖子上说,要掌门何时归降?”

  张青子渐渐收起笑容,拱手作揖:“就在今夜,而且今晚是最后的招降之期,过了今晚若还不受降,他明日必然踏平寒山铸剑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