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往事、坠名——上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207 2019.05.21 23:37

  “我父亲是李——君——碧!”

  巴州多山多水,在群山秀水的深处,有一座千年洞窟,原本只是道士们修行论经之地,后来到了商汤混乱多战的末年,才由丹眉道人开始创立武学,取名归云洞。

  丹眉道人虽被归云洞历代弟子尊称为天创祖师,但是武学修为平平,甚至他之后的数代,归云洞都只是江湖中微末不足道的边缘绝色,充其量只能在乱世自保而已。

  直到李道秋的出现,才打破寂静,他出生不俗、天资非凡,在洞中闭关七载,悟出一套杀气腾腾的剑法——黄泉剑;归云洞才从此走入江湖中心,成了除八大门派之外的一方不俗势力。

  但是即便如此,在他风头最劲的时候,也没有人说过“古有李师一,今有李道秋”,因为这名头早已被另一人摘去,正是流星半月阁的老阁主——李君璧。

  “古有李师一,今有李君璧!”

  他一双与昆仑两仪碎星掌相媲美的怒仙掌法,惊绝武林。流星半月阁因他掌法而盛,也因他失踪而衰,正是因为这样相似的命运,李庸才庄重的在门口等了三天三夜,不畏风雨,“李洞主,我想我们有共同的目的和仇人,所以我们更应该在此时同舟共济!”

  李道秋站在洞门口,不出不进,不搭不理,直到听了这话才似乎有了兴趣,“李少阁主,你与我,能有什么共同的仇人?”

  李庸素闻他秉性爽烈,随即也快人快语,“世人皆知,洞主的义父,当年的中书令李淮李大人,就是在扶幽宫之乱时,被仁宗皇帝陈煜用来做饵,最后死在了聂云煞的刀下。所以,除了聂云煞之外,你最大的仇人怕就是狗皇帝——陈煜。”

  听了这话,李道秋原本淡然自若的脸色忽然阴冷了下来,他盯着目光如炬的李庸,认真地问道:“这么说,令尊李君璧前辈,果真也是被狗皇帝所害?”

  李庸点点头,“当年,扶幽宫之乱,聂云煞屠刀降临,陈煜为了使八大门派为他卖命,在滴云观中许下诺言,余生必痛改前非,做一代明君。为此,他还颁下八块天道令,称若有一日他昏庸失察,只要集齐八面天道今,就可上斩昏君下诛佞臣!可是……”

  “可是如何?”

  李庸忽然冷笑出声,“可是,这八面天道令,不过是他为了分化八大门派,引得大家自相残杀的工具罢了。当年的天道令之争,是多么腥风血雨,想必洞主比我更清楚。便是归云洞这样的道家门派,也疯狂的参与其中,你的师傅、各位师叔又皆因此而死,若不是剑圣出面阻拦,怕是如今的江湖高手还要折去一半。”

  “然后呢?”

  李道秋的眼中掠上一层霜雾,似在追忆。

  李庸继续说道:“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放心,哪怕只有一点点天道令集齐的可能,他也要亲手扼杀。所以,十五年前,陈煜送迷信给我父亲,说有十万火急的机密,要与我父亲商讨。没想到,竟然早已在宫中摆下鸿门宴,我父亲一去未归,十五年来查无可查、毫无音讯,想必早已被他暗害,我们流星半月阁的天道令也因此失落无踪。”

  李道秋猛然一惊,“如此说来,如今天下只有七面天道令?那即将到来的天道令之争,岂不成了一个大笑话?”

  “是啊,”李庸笑着点点头,“陈煜给了全天下一个慷慨而完美的承诺,可是最后却只剩下无耻的背叛和残缺……这样的狗皇帝,我们还能效忠吗?此次神盟之约,天道令已经名存实亡,要争夺的,就是盟主之位,还请洞主助我一臂之力!”

  说罢,李庸躬身作揖。

  “若我不同意呢?”李道秋问。

  李庸答:“为人子者,必为我父亲报仇雪恨,即便刀剑加身,即便飞蛾扑火,我也绝不退缩半步。如今我流星半月阁上上下下,都已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此次不得盟主之位,便是杀进长安,也要让狗皇帝知道我们江湖人的秉性。”

  看着他,李道秋的眼中掠上惊异的神色,笑道:“虽然资质平平,但是你的脾气还算和我对口味,回去告诉黄易君吧,太白山上,我会和他站在一起。”

  闻言,李庸顿时大喜过望,立马拱手抱拳道:“多谢,如此,我们就太白山上见。”

  “嗯”

  李道秋点点头,转身便走进了洞中,石门再次关闭。

  李庸心中一颗巨石落下,抬头望着即将破晓的天空,他喃喃自语,“父亲,孩儿天资愚钝,修为平平,但是孩儿一定会为您报仇雪恨,不杀狗皇帝,我誓不罢休!”

  ……

  “我是李——君——璧!”

  他的声音虽然沙哑怪异,但是却像一记惊雷响在耳边。

  白诺城震惊不已,始终不敢相信,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道:“世人皆传言,说李君璧已经失踪多年不见踪影,都以为已经故去,没想到前辈竟然被囚禁在此处!”

  李君璧冷冷笑道:“是啊,十几年了,很多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却没想到,我还在这里承受夜以继日的折磨。”

  白诺城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看来真是陈煜害你,当年到底是怎么会儿事?”

  李君璧拖着铁链慢慢走了出来,最后坐在了洞窟边缘,道:“那年扶幽宫之乱,聂云煞带十几名高手闯进未央宫,大内高手毫无防备,也无一人能挡。秦夜便独自带着陈煜,换上内官太监的衣裳逃亡皇陵,聂云煞在皇陵被十剑士所阻,为了逃过其他扶幽宫的高手,两人又折道逃出长安,最后在青州滴云观与我们相遇,哼哼,狗皇帝当时真是假仁假义,声泪俱下就给剑圣林浪夫跪了下来,并且许诺日后必然痛改前非,做一代明君。我们历经两月血战,扶幽宫之乱终于平复,聂云煞也败在了林浪夫的手中,并且立下了再战之前的不得踏足中土之约。我们都以为天下就此平复安定,没想到天道令次年就掀起了一股腥风血雨。”

  “后来呢?”

  李君璧冷冷一笑,“后来,林浪夫力挽狂澜,江湖就此平静,正在此时,陈煜忽然给我发来金蝶密函,自称得到密报,说在中原武林中,聂云煞还留着一把剑,想要我协助找出来。没想到,等我来后,他却和秦夜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将我擒拿。”

  白诺城深吸一口气,道:“他是想要回你的天道令,让它永远不能集齐。”

  然而,李君璧却忽然笑了起来,“不,正好相反,他并没有抢走我的天道令,反而将它碾碎,全部灌进了我的肚子里。”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