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黑白恩怨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284 2019.03.10 21:58

  空旷使人感觉渺小,权力让人心生畏惧,此时的齐鱼侯正跪在全长安最空旷威严的大殿里,也跪在这世上权力最大的男人面前,大周第三十九位帝王,仁宗皇帝——陈煜!

  所以,即便是多年来杀人如麻的暗影楼第一刺客,此时的齐鱼侯仍旧有些害怕。夜色下,龙椅上陈煜的脸色更显沉暗,那模样好似隐怒待发,他还是没说话,他在等,等齐鱼侯说出能使他有丝毫兴趣的东西……

  “草民被逆贼蛊惑,一时糊涂竟然偷袭皇子殿下,这本是抄家没族、束手待死之罪,但草民不愿陛下被奸人所蒙蔽,故而冒死前来见驾,请陛下明鉴!”

  陈煜缓缓睁开双眼,看了看跪在远处的齐鱼侯,不耐烦的说道:“四海八荒,天下九州,共三百四十八郡,又一万六千四百五十三县,共五万万黎民!每时每刻,所涉及之大事小事无计其数,若你还是说不出让寡人有兴趣的东西,你这铜牢里搏出一线生机的狗东西,寡人立时将你临迟处死!”

  “是,是是是,罪人知道……”齐鱼候颤抖着身子伏在黝黑冰冷的石板上,说道:“罪人求见陛下,是要状告三人的滔天大罪!罪人所告的第一人,乃是幽州风谷崖,眉庄庄主柳方悟!”

  “眉庄,柳方悟?”陈煜双眉挑起,回忆片刻后,问道:“拒寡人所知,他早已身死数年,他何罪之有?”

  齐鱼侯不敢抬头,答道:“七年前,白诺城公子在渡明渊拜师学艺之时,与柳方悟之女柳琴溪一见钟情,二人情深意浓,本是佳偶天成的一对,奈何其父柳方悟为人迂腐不化,数度从中作梗;他先是放出谣言,谎称早已将柳琴溪许配给了前湘王陈敬台之子陈浪,在此谣言被湘王和昆仑名宿青碧长老矢口否认之后,他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心生歹毒,虚造证据,污蔑白诺城公子与扶幽宫第四妖女姑红鬼暗中勾结,他在假意许可白柳二人亲事之后,却在成亲当日暗设毒计,陷杀白诺城公子!”

  陈煜的身子缓缓坐直,眉间微蹙,嘴角却慢慢翘起,“口空无凭,此言可有证据?”

  “有!”

  齐鱼侯斩钉截铁,“当年柳方悟散播谣言之后,湘王陈敬台和青碧长老都曾矢口否认,虽然如今时隔多年,当事二人又都已经因故死去,但是湘王府和昆仑还有不少当初的见证人在;再则,据罪人所知,那扶幽宫的妖女姑红鬼几年前也正是死在白公子的剑下,此事天下皆知,所谓白公子勾结扶幽宫一事,足见更是栽赃陷害!当时白公子深陷毒计,四面杀机,完全是为了自保才不得不奋起反抗;所以,以罪人所见,如今天下所谣传的白公子酿成眉庄惨案一事,才真是古今奇冤!”

  “呵呵”,陈煜突然发出的笑声让齐鱼侯打了个寒颤,接着只见陈煜单手撑着下颚,说道:“所言有理,不过……时隔多年,贸然翻案,干系重大,若没有十足的人证物证,只怕众口难平!”说罢,陈煜又挥了挥手,“不过,你说的让寡人有点兴趣了,抬起头来说话。”

  “罪人谢过陛下!”

  齐鱼侯心下暗自松了口气,慢慢抬起头来,却仍旧不敢直视,只是看着陈煜脚前的玉阶,继续说道:“请陛下放心,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是千古奇冤,老天自然也会留下可以翻案的口子,自不会少了确凿的人证物证,这也正是罪人所要状告的第二人!”

  “第二人?是谁?”

  齐鱼侯道:“这第二人,正是柳方悟之弟,幽州栖凤山的主人,柳明旗!”

  “哦?柳明旗,他又所犯何罪?”陈煜问道。

  齐鱼侯答道:“回禀陛下,柳明旗所犯有两条大罪!第一条,他识人不明,从而助纣为虐,同其兄长柳方悟一道设陷于眉庄,妄图坑杀白诺城公子;眉庄血战中,白公子手下留情,使得他才能苟活于世间,而他在知道白公子含冤受屈之后,又受困于兄弟小义,知大罪而不纠,使得天下黑白颠倒、谣言横行,正义不得伸张,冤屈不能昭雪!”

  陈煜沉默片刻,道:“如此说来,这苟活世间的柳明旗既是罪人,亦是证人!”

  “陛下圣明!”

  齐鱼侯一个头重重磕在地上。

  “有意思!”陈煜笑了笑,紧接着仿佛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再问:“寡人记得,你说此人有两条大罪,这第二条大罪是什么?”

  齐鱼侯点点头,答道:“回禀陛下,这柳明旗的第二条大罪,本来只是一条江湖中普通的杀人罪,但是因为牵连甚广,故而此罪也奇重无比!”

  “他所杀何人?”

  齐鱼侯答道:“他所杀之人,原名叫霍炎,不过是江南一个小小剑派的少公子,这霍炎少年时父母被恶人所害,他便被大空寺已故的缘觉和尚所救,收为弟子,赐法名——慧叶!”

  “江湖小人,不过谋杀一个小小沙弥,有何干系重大可言?”陈煜大为不解。

  齐鱼侯缓缓躬身垂头,“陛下有所不知,柳明旗和柳方悟二人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脾气秉性、为人行事也极为相似,他之所以要费尽心机谋杀一个小小沙弥,也同样是为了攀附高枝,将自己的侄女儿嫁给当时风头正劲的后起之秀;此人正是前一品军候,神武大将军、太白剑宗的青年俊杰,剑君子林笑非!”

  “林笑非!?”陈煜豁然坐直,显然惊讶不已,“柳明旗将自己的侄女儿嫁给了前瀛洲剿匪将军林笑非?”

  “正是!”此时,齐鱼侯也抬起头来,继续说道:“他也正是罪人所要状告的第三人,前瀛洲剿匪将军,如今太白剑宗飞云堂的副堂主,林笑非!”

  大殿里的气氛瞬间凝固,陈煜微阖双眼,思忖许久才问道:“林笑非所犯何罪?”

  齐鱼侯双手伏地,忽然将声音提高了两分,“林笑非所犯,共有五条大罪!第一罪,为人兄长者,在得知江湖恶贼围攻天墓山庄,白诺城危机四伏、命在旦夕之时,他却置若罔闻、不管不顾,此为不义!

  第二罪,数年前,扶幽宫门下第一高手傅霄霄独闯中原,狂言要先剿昆仑,再灭天墓山,就在江湖群雄齐聚昆仑,共讨逆贼之时,他却隐身不出,坐山观虎斗,以期渔人之利,此为不忠!

  第三罪,他贪恋美色,为求娶柳明旗的侄女温静霜,不惜唆使柳明旗潜入大空寺,暗杀温静霜指腹为婚的未婚夫霍炎,此为不仁!

  第四罪,他明知温静霜乃是上虞镖头温良庭之女,亦是柳明旗的侄女儿后,却知情不报,秘而不宣,要知道温良庭和柳明旗这二人当年在眉庄可是一死一伤,与白公子也可都是仇深似海,他却视而不见,反而一面讨好,一面暗中联络瀛洲旧部,居心不良、心怀叵测,此为巨奸!

  第五罪,他欺负罪人初返中原、不明原委,又贪恋财帛、本性难改,竟然暗中以巨利相诱,唆使我暗杀白诺城公子;此事不成之后,他怕事情败露,又妄图杀人灭口,没想到途中生变,遇到了渡明渊的掌门叶郎雪,才没有得逞,他将计就计,将罪人打成重伤又上交杀神军,他机关算尽,自以为先下手为强,等罪人进了必死无疑的铜牢,再反口攀咬他又有伺机报复、胡乱诬告之嫌,绝对无人听信,他就可以永绝后患、高枕无忧!”

  “你说什么?”陈煜忽然站了起来,“你说是林笑非唆使你暗杀白诺城?他的妻子,正是柳方悟的侄女儿,还与白诺城有杀父之仇?”

  “咚”

  齐鱼侯一个头猛然磕在地上,“陛下明鉴,罪人一时糊涂,被奸人蛊惑,死不足惜;但是,林笑非此人才是真正的两面三刀、滔天巨贼,千万不可被他蛊惑呀,否则一旦瀛洲水军落入他的手中,我大周中原,危在旦夕!”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