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番外篇 之 双英猎“鱼”——下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706 2019.03.13 08:24

  齐鱼侯速度快绝,如苍鹰扑兔之势,直取林笑非的咽喉要害!

  “那就让我试试!”

  林笑非强震着精神,断喝一声,立时提剑挺上,然而那剧毒非同寻常,扩散极快,片刻间就已经让林笑非头晕眼花、神识模糊;故而他虽看似表面无碍,实则已成强弩之末。

  生死危局之际,齐鱼侯全力施展的一剑,何其厉害,眼看林笑非的丧命不过旦夕之间;然而正在两人相距不过数尺远的瞬间,林笑非的剑势陡然转变,快绝奇绝,竟然丝毫不躲避齐鱼侯所攻的要害,反而径直挺剑飞刺,直指齐鱼侯的胸口,正是同归于尽的绝命杀招……

  “啊!”

  然而正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原本威风凛凛冲杀而来的齐鱼侯却忽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仔细一看原来他的后背上忽然多了一条一尺来长的口子,鲜血狂涌,衣衫瞬间被血雨浸透。

  惨叫刚刚发出,齐鱼侯也是反应迅捷,立马转身回扫一剑,哪知剑势刚成,就已经被凌空射来的一道纵横无匹的剑气率先冲散。

  那剑气余势不减,瞬间轰击在齐鱼侯的身上,立时就撞断他几根肋骨,伤势顷刻间就重上加重,再无还击之力,立马如断翅的乌鸦,向谷口下方坠落而去,此时只听“嗖”的一声,忽然凌空射来一口飞剑,快若闪电,正中后领,径直将坠落下去的齐鱼侯钉在了绝壁上,垂手垂头,好似撞晕了过去……

  “这么说,是林笑非暗中使诈,以带有剧毒的信件扭转战局,一时间几乎取走你的老命?”

  空旷的大殿内,秦夜一边踱步,一边自言自语,脑中思绪飞转,仿佛在重演齐鱼侯口中的那场“大战”。

  “正如大人所说,属下本来已经占据上风,没想到林笑非竟然花言巧语,暗施毒计,属下一时不查,几乎丧命当场!”齐鱼侯满身血污,强忍着剧痛点头道。

  秦夜看了看齐鱼侯,冷笑着问道:“你二人苦战良久,你又是何等聪明,难不成中计势微之后,就没有借机求饶,或者表露衷心,以保全性命?”

  听了这话,齐鱼侯登时一脸怨恨,只见他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没有,属下没机会跟他说一句话,反而是他林笑非的嘴里不停地说着一句话。”

  “哦?他说什么?”

  齐鱼侯握紧拳头,咬牙切齿一般,“林笑非说,你齐鱼侯不死,我就活不了!”说罢,齐鱼侯惨然一笑,那模样好似所信非人,满脸自嘲……

  秦夜看了看他的模样,吩咐道:“继续说下去!”

  “是,属下身中剧毒,意识模糊,昏昏沉沉,林笑非本欲除之而后快,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中途杀出个程咬金!”

  ……

  “亘古恒无剑?”

  林笑非摇了摇犯晕的脑袋,再仔细一看,果然见一身素衣的叶郎雪正飞速掠来,连忙抱拳,“原来是叶掌门,林笑非多谢叶掌门仗义施援!”

  叶郎雪在昏迷的齐鱼侯身上摸索一阵,片刻后向林笑非递上一个青色玉瓶,一边抱拳回礼,“林兄无需多礼,我早闻林兄大名,只是一直无缘结识,实乃憾事;没想到,今日为了抓这老贼,你我竟然在此相遇,当真机缘巧合!”

  林笑非服下丹药,神识已清醒了许多,想了想也郎笑出声,“确实,而且还有一样,你我竟同样都是白诺城的师兄,岂非是更大的机缘?”

  说到此处,两人对视一眼,都觉缘分匪浅,随即相视而笑。接着,林笑非看了看被钉在绝壁上已经气息奄奄的齐鱼侯,问道:“不知叶掌门打算如何处置这老贼?”

  叶郎雪沉思片刻,双眼微凝,杀气难掩,“依我所见,如今天下巨变就在眼前,这老贼不仅剑法超群、狡猾无比,更有背主求荣之心,我意若留之必后患无穷,不如杀之而后快,也可永绝后患!”

  林笑非听罢,斟酌片刻后虽然点了点头,面上却并无喜色,叶郎雪不禁问道:“莫非林兄以为不妥?”

  “这……“

  林笑非淡然一笑,道:“倒也并非不妥,只是这老贼如今已是待死之囚,杀与不杀,倒是无关紧要;反而背后指使他暗杀白师弟的主谋,才是真正要挖出的巨贼,若是今日你我处死了他,虽然快意,但也着实可惜,不如……不如将他上交朝廷,顺藤摸瓜一查到底,如今正巧有三位官门中人还在谷中,那三人中,我信得过杀神军左将军冷伦,想必叶掌门也信得过司神雨姑娘。”

  叶郎雪看着齐鱼侯,思忖许久,却仍旧有些忧虑,“林兄所言,我何不知?只是如今的长安非同往昔,怕就怕将这老贼送入朝廷后,又横生变故,到时你我鞭长莫及,难以掌控,就追悔莫及了!”

  林笑非想了想,也叹了口气,“我曾在瀛洲水军中效力三载,也熟知长安官场这几年的风气;不过依我所见,如今外面有冷伦和司神雨二人作为见证,薛天凉并不敢专断独行,若齐鱼侯的幕后主使真是周元弼,也可趁机震慑一番,叫他知道,我大周男儿也不都是玩弄权术的宵小之辈,大周朝野也并非他能只手遮天!再者,这几年陛下虽慵懒军机政务,独宠周元弼,但是此事关系叛国背君之罪,又牵涉传承大统,想来陛下也当会亲自过问,到时此案多半会由铜牢转移给大内高手暗中详查,故而,我的意思,此人着实该杀,但是此时杀之,也确实可惜,不知叶掌门,你意如何?”

  叶郎雪握紧了拳头,思索良久,因为这是一场赌博,很明显,林笑非押注长安,押注朝廷,押注仁宗皇帝会亲自过问此案,随后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使,甚至整个潜伏暗藏的眼线,之后对内肃清叛逆,对外调整布防,震慑强敌……

  他不知该押谁,更准确的说,他更想此时一剑了结齐鱼侯,永绝后患!但是,想了想方才林笑非身中剧毒之后,准备使出的那绝命一剑,他忽然顿住了,“林兄,方才在下赶到之前,你准备使出的那最后一剑,是否就叫做‘万艳同悲’?”

  “原来叶掌门认得那一剑!”

  林笑非有些惊讶,随即点头说道:“不错,那一剑正是我派的‘万艳同悲’,虽名声不及十绝剑的最后一式那般响亮,不过用处却是一样,都是绝死无生之时,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剑法!”

  “林兄之义,叶某佩服!”

  叶郎雪倏然起敬,随即看了看齐鱼侯,说道:“叶某不信他人,却信林兄,此贼便交给林兄处置了。”

  说罢,叶郎雪纵身跃下,一把抽出恒无剑,便提着齐鱼侯随林笑非一道向峡谷中奔去……

  “哦?这么说来,倒是叶郎雪救了你一命!”

  齐鱼侯自嘲的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当时林笑非杀我心切,一直以永绝后患为由,想要杀我灭口;没想到,叶郎雪此人眼界更广,又态度坚决,这才使得他无法下手,只能将已经重伤无力的属下交给了冷将军和薛大人,后面的事,您就都清楚了!”

  听罢,秦夜更是兴趣盎然,直道:“有意思,这二人果真不俗,等此事一了,本官若能出得长安,必要亲自会上一会,看看他们的剑法智计,是否真如你所言!”

  说着说着,秦夜又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不过,本官目前更有兴趣的是那个名叫悲骨画人的神秘剑客,听闻他曾公开挑战各大门派的高手名宿,未尝一败,却不知他是否有胆量来长安走一趟,与本官一较高下!”

  “大人的十绝剑早已炉火纯青,功深造化,那悲骨画人虽强,又哪里是大人的对手?”齐鱼侯拍了两句马屁,又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大人,那属下……”

  “立刻启程,连夜赶往并州。”秦夜纵身掠出宫殿,一边命令道:“伤势途中再养,三日之内,本官要看到柳明旗站在我的面前!”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