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深深金宇殿,宫花寂寞红

惊城剑雪 孤鸿雪 9910 2019.02.01 08:56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高大的红色宫墙上闪耀着金黄的琉璃瓦,尊贵荣耀之盛,仿佛隔绝于世外,墙外的确有行人,他们身上穿着重重的甲胄,手中握着寒光闪烁的兵器,甲胄隔绝了体温,兵器断绝了人情,目光冷寂,厉如刀剑,因此他们对墙里的笑声充耳不闻,继续巡逻。

  然而那墙内的秋千却依旧越荡越高,一个身着华贵宫服的娇美女子坐在秋千上,摆着双腿,看着墙角那支迎着寒风绽放的腊梅,放声大笑,眉如弯月,眼似秋波,左边脸颊那个浅浅的梨窝更添了几分清美!

  那华贵的女子一边笑着,还一边吩咐道:“玲儿,静儿,再用力推高些,我都要看到散花楼了!”

  下面两个小宫女,虽然推的气喘吁吁,但是见她越加的高兴,就更起劲,手上用力更是加重了几分,“遵命,娘娘,您可抓紧些呢!”

  两根秋千的绳子,荡在空中,拉的嗡嗡作响,那女子的屁股都快要离开秋千,感觉要飞了起来,她伸着雪白的脖子,努力的举目远眺,宫墙之外还是宫墙,宫殿之外仍旧是宫殿;这时天光洒下,视野更宽,果然看见了宫外西北角那个高高的影子,正是散花楼,女子的心顿时一阵巨痛,仿佛千针刺来,又似被重锤猛烈敲击,顷刻间泪如泉涌,飞洒在空中,再也没了笑声……

  两个小宫女见主人突然没了笑声,都以为她吓傻了,忙喊道:“娘娘,您怎么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老太监转过宫门正看见此景,顿时吓得捂住了嘴,片刻后才对那两个小宫女骂道:“哎哟喂,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还不快把娘娘接下来,小心摔伤了,诛你们九族!”

  这话把那两个小宫女吓得不轻,连忙帮那女子止住秋千,再一看,她已哭成泪人,顿时吓得两人跪伏在地上,连连求饶:“娘娘恕罪,娘娘恕罪,我们再也不敢了!”

  那女子抹去眼泪,又笑着将她二人扶起,说道:“两个傻丫头,我并未怪罪你们,求饶些什么?”说着,那女子又转向那迎面走来的老太监,笑道:“槐公公是宫中的老人,何必吓唬她们!”

  那太监躬身见礼,说道:“见过晨妃娘娘,娘娘金枝玉体,可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奴才今日呵斥她们,是为她们好,日后她二人自然会感激奴才!”

  “劳你有心了!”

  晨妃点点头,也不管那太监,便拉起两个宫女向自己的寝宫跑去,刚进寝宫,那两个宫女这才如蒙大赦,松了口气,其中那个叫玲儿的宫女一边给晨妃脱下袍子,一边嘟囔着嘴抱怨道:“娘娘,下次奴婢可不敢再陪您这么玩了,今日可真是吓死人了,娘娘若是出了事,哪怕是再小的事,那‘坏公公’也能捅的比天大,到那时,奴婢们受罚是小,娘娘不能出宫听曲儿才事大呢!”

  听了这话,另一个名叫静儿的宫女眼珠子转了转,立马附和起来,“正是正是,我听宿雨宫的姐妹们说,最近陛下圣心难测,时而发怒时而狂喜,娘娘可不敢在这节骨眼触霉头。”

  此时的晨妃,面色忧郁,一颗心如坠在漆黑冰冷的谷底,全没了方才的高兴,只见她垂头咬了咬下唇,问道:“还有几天?”

  两个宫女见她如此模样,都有些心疼,轻声答道:“还有三十七天,娘娘,您前几日已经问过了!”

  晨妃点点头,说道:“你们也累了一天了,下去休息吧,我想歇会儿!”

  两个宫女听了都奉命离去,晨妃这才一头倒在床上,又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两个宫女刚走不远,便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哭声,都叹了口气,玲儿似乎有些不忍,拉了拉同伴的手,说道:“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吧,娘娘平时待我们不薄!”

  静儿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咬咬牙,将她拉至一个偏僻的角落,低声问道:“你听说了吗?宫外出现了陛下和唐依依的私生子的事!”

  玲儿点点头,答道:“知道啊,怎么了?”

  静儿骂道:“还怎么了,看你笨的,白痴都知道武疆王想要当皇帝,以前东宫无主,他还等得,如今突然出现了陛下的血脉,他可还等的了?”

  玲儿疑惑不解,又问:“那又如何?”

  静儿又骂她一句,“看你真是心大,你想啊,那武疆王若是等不及了,自然就有可能出兵中原;你莫非忘了我们娘娘是谁?我们娘娘可是武疆王一母同胞的妹妹,被送到这里,本就是个人质,若是两方一打起来,娘娘这个人质会有什么下场?”

  玲儿这时才反应过来,忙吓的捂住了嘴,许久才松开,小声说道:“肯定是必死无疑啊!那我们……我们是不是要陪葬?”

  静儿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若我们还呆在这里,早晚有一天必死无疑,要不你以为他们为何让我们两个毫无资历的新人来这里伺候晨妃娘娘,为何这里的奴婢换了一茬又一茬,就是没留下两个贴心人?是娘娘脾气差,还是她们笨手笨脚?不,都不是,是因为那些人早就看透了,特意欺负咱们呢,所以我们必须走,赶快另投他人!”

  玲儿点点头,又问道:“可……可是去是留,又不是你我说了算的,这可如何是好?”

  静儿想了想,说道:“我倒是想起了方才那坏公公的话,不如我们就跟上头去说,就说我们资历浅薄、毛手毛脚,怕伺候不好晨妃娘娘,自愿减奉降级,调往别处?!”

  玲儿却有些于心不忍,想了想垂头说道:“可是晨妃娘娘待我们不薄,这……这……”

  静儿叹了口气,反问道:“那有如何?是身家性命重要,还是几个月的主仆情谊重要?傻瓜,再说了,你看晨妃娘娘对谁不好,你以为她只单独把你当姐妹哟,就你重情义,人家前面那些走了的都是笨蛋和狼心狗肺?不都是为了活命嘛,你也不想想,你若死了,你老子娘谁来养活?!”

  说着又将怜儿拉近身来,扫视一圈周围,见四周无人才凑到耳边悄悄说道:“我还听说了,晨非娘娘入宫十四年,陛下从未踏进这梦袖宫半步,甚至内宫里根本没有刻娘娘的名牌!”

  听她如此说,玲儿仿如大梦初醒,自己侍奉的主子原来是最不受皇帝喜爱的人;而且主仆情谊也的确没有性命重要,更无亲生父母重要,于是就点点头咬牙说道:“好,那我们趁热打铁,赶紧去吧!”

  “嗯”静儿应和一声,随即两人便向内务府的方向匆匆走去,路过花园,正看见槐公公命人在砍那支墙角的腊梅花……

  什么最难熬?无边的寂寞最难熬,痴痴的等待,看不到尽头的数日子最难熬,日子越数,过的越慢,可纵然如此,她也已经数了十四个春秋,十四个冬夏!

  十四岁入宫,又十四个春秋,如今晨妃已经二十有八,女人最好的芳华就要到了尽头,可惜临近枯萎,也没能好好的绽放一次。

  看着老太监领进来的两个不谙世事的稚嫩丫头,她们红着脸垂着头,双手不知所措的放着,神情就和之前来的那些女孩子一模一样,该叫她们什么名字好呢?晨妃转念一想,又有什么需要烦恼,反正已经用了几十次了,便笑着说道:“无需多礼,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去洗漱收拾,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叫玲儿、静儿吧!”

  “是,娘娘!”

  两个女孩子怯生生的应了一声,接着便放下手中那支风干的腊梅花,战战兢兢地走了出去……

  同样是高楼,同样的繁华盛景,柳明旗在暗影楼已经逗留数月,除了起初的断臂之痛,后面可谓是活的风流快活,乐不思蜀;几个月的奉承招待,这恨也早已忘的干干净净!

  但是毕竟寄人篱下,老脸多少有些挂不住,便耍了心机,以退为进要告辞离去,果不其然,他每辞一次,候星魁总能找到理由将他留下来,但是这一次却意外的同意了,正在柳明旗暗暗有些失望的时候,候星魁竟然提出要回礼,为他提前举办五十大寿,若不答应便不放他回去,这可真把他乐开了花。

  太白剑宗,自从白诺城被确认为是陛下和唐依依私生子的时候开始,林笑非就没闲下来过,拉关系攀旧情,募豪杰聚英雄,竟无一天空闲。温静霜再是通情达理,心中多少有些幽怨,又是一天守候,已至黄昏,正在此时,柳明旗一封信更是让她少有的发了怒:“舅舅真是的,莫非在人家那儿呆上瘾了,家也不要了!”

  “娘子怎么了?”

  正在此时,房门外忽然传来了林笑非的声音,温静霜顿时喜上眉梢,连忙跑去开门,果然见林笑非提着一包东西站在门口。

  温静霜忙将他拉进屋,给他倒了一杯茶,才说道:“还不是舅舅,我上次回信问他归期,本来都说最近要回来了,可是今天又说被人拉着要给他提前办五十大寿,你瞧荒唐不荒唐?舅舅生日明明是九月的,这还差大半年呢,岂能说改就改?再说了,我们又不在,岂不是糊涂透了!”

  林浪夫想了想,以为是柳明旗知道了白诺城的身份,一时不敢回来,所以故意找了这个理由逗留在暗影楼。随即,斟酌片刻,说道:“无妨,舅舅前些日子吓坏了,这一段难得逍遥,就由他去吧;至于说五十大寿,既然九月才是正期,我们到时候再补一个就是了,你说如何?”

  “嗯”,温静霜想了想,也觉有理,便点头同意;这时才看到桌子上方才林笑非带回来那个白色纸包,“夫君,这是什么?”

  说话间,伸手便要去拿;不想却被林笑非抢先一步夺了过去,笑道:“你先猜,猜中了就给你!”

  温静霜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花香如此浓郁,其实她猜也不用猜便知道是什么,但依旧装模作样的仔细闻了闻,说道:“是我最喜欢的香料!”

  林笑非笑着递了上去,温静霜忙拆开来看,果然是用几层香料纸包裹的,但是内里却没有香料,纸包之下竟还有一层青布,“咦”温静霜好奇的解开青布一看,原来里面根本不是什么香料,竟然是一件极美极薄的月白纱衣,这么一件长长的纱衣,裹起来竟然不足拳头大小,可见用料之精致,做工之考究。

  这纱衣薄如蝉翼,轻似云烟,即不能避体亦不能御寒,当然不是穿给外人看的,闺房之中,自有乐事……

  即便成亲已经一年多,但是温静霜一想到此处,脸依旧红艳如火,火辣辣的烫,随即忍不住锤了林笑非一下,假装嗔怒道:“哼,越加没有体统,谁教坏你的?”

  “哈哈”,林笑非大笑两声,道:“自盘古开天地,女娲造男女,生而有别,何须人教?”接着一把将妻子搂在怀中,凑近它耳边,语气分在温柔地说道:“今日我路过城中布庄,看那一对老板的儿女粉雕玉琢,甚是可爱,娘子,我们也该要个孩子了!这事往大了说,是传香火,继人伦;往小了说,将来也是你我老来的寄托!”

  温静霜红着脸,倚在他怀中,轻轻点了点头……

  锣鼓喧天,礼乐齐飞,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暗影楼中,几个清秀中带着妩媚,妩媚里又藏着愁绪的女子正在跳舞,她们的腰肢如杨柳一般纤细,她们的手如羊脂玉一样雪白,她们的双眸在跳动,眼中柔波摇曳,仿佛在说话……

  大楼整整五层,坐满了武林中的高手还有这城中颇具名望的富贾名流,足足几百号人,然而他们都不是这场盛宴的主角,主角正坐在主角的位置上,享受着无尽的荣光!

  柳明旗已经四十有九,早过了不惑之年,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但是纵然如此,纵然他已经竭尽全力装作镇定,但是脸上的志得意满依旧藏也藏不住,一杯酒又一杯酒下肚,他的脸已经有些发红,视野也开始朦胧。

  但是当他扫过大楼一角,又看了看那个躲在角落喝闷酒的玄衣中年男人,顿时喜上眉梢,那人是铜山剑庄的庄主王辰,前不久死在文四手中的鬼罗刹正是他的师弟,说起来他跟柳明旗是旧怨加新仇,本该以死相搏,可今日却乖乖的来祝寿,即便是喝闷酒,也是恭恭敬敬地笑着给柳明旗敬了一杯酒之后的事了……

  说起来,这王辰本也是一个凶恶狠辣之人,但是柳明旗背靠太白剑宗,又有暗影楼称兄道弟,这小恶人遇到大恶人,也就凶狠不起来了!

  “柳老弟,有佳人不看,你在看什么呢?”

  这时候星魁又端着酒走了过来,柳明旗大笑起来:“哈哈哈,候兄真会开玩笑,一把年纪了说什么佳人,倒是今日这盛宴,可是老兄多费了心思,老弟我感激不尽,再敬你一杯!”

  候星魁笑着与他对饮了一大盏,正在此时一个守门的暗影楼弟子看着手中一张纸条大喊一声:“小苍山旧友送柳老前辈名画一副,祝柳老爷步步高升,早得佛缘!”

  这时暗影楼中的宾客都愣了片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骂,“酒都喝了大半,这是哪家不靠谱的旧友,送礼也能耽误了时辰!”都转过去看柳明旗颜色,哪知这一看可惊住了,只听叮的一声,柳明旗手中的绿玉酒杯瞬间从手中滑落,摔了个粉碎,柳明旗竟然已经完全呆在了酒桌前。

  这时那弟子已经抽出一副画轴,缓缓展开,画一展开又引得一阵惊讶,众人原以为是什么南极仙翁或者八仙过海之类的祝贺之画,没想到竟然是一副让人毛骨悚然的黑白鬼画,画中背景是以重重的水墨泼出的一片幽暗的山林,近处是一口棺材,棺材里站着一个年轻轻的光头和尚,那和尚双眼凹陷、骨瘦如柴,就像是饥荒时候几天没吃饭的难民,他微曲着身子,抬头望天,双手伸像天际,眼中满是哀求……

  就在众人都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的时候,柳明旗原本红润的脸已经吓的铁青,双腿已经在发抖,几乎就要站不稳了;就在这时候星魁突然走出几步仔细看了看,竟然大笑一声:“哈哈,柳兄果然交友四海,没想到竟然还与大空寺的高僧大能有如此交情,这画的意境可是高啊!”

  “哦?”

  这时宾客中一个儒雅长衫的男子放下酒杯走了出来,也有模有样地仔细观赏一会儿,突然猛地一锤手心,大声赞道:“高,实在是高,凡俗之画皆是以长寿祝长寿,以生说生,以福道福;但此画却不然,反其道而行之,以死论生,以哀说幸,借苦说福,果然不俗!”

  说着他又指了指那幅画的左下角,继续道:“你们看,这下面提的几个小字,‘至悲而生,极乐而死’,正说的是此佛理,高,风尘凡俗之笔,贪念妄断之心,决画不出这样的意境,廉某人断言,这画必然出自大空寺仅剩的三位高僧之手!”

  大空寺本有四位举世公认的高僧大德,只可惜缘觉大师数年前已经不幸死在血炼女姑红鬼之手,仅剩的三位自然是武林泰山之望苦厄神僧和他的两个弟子缘秒、缘明大师!这廉洰本就是当地有名的才子,听他一言,众人顿时大惊,大空寺高僧亲自作画贺寿可是罕有,都猜测柳明旗与大空寺关系匪浅,交情颇深,连忙应和起来。正可谓雪中送炭者少,锦上添花人多!

  “好画,好意境,恰似脱去凡胎、化茧成蝶!”

  “诶,岂止如此?似乎还有一种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味道在里面!”

  “悲如警示刀,乐如穿肠酒,大梦当觉醒,诸愁拂事休!好画,好意境!”

  ……

  观画之人越聚越多,没过片刻就围了十来个人,还有许多见下不来就在楼上扶着栏杆指指点点;除了几个请来的学问人,这里大多都是江湖中人,这些人大多重武厌文,诗书棋画一窍不通,本来觉得是一副不合时宜的胡抹乱画,经别人一说,也不由得赞叹祝贺起来,这时候,不懂也得装懂!

  但是这些赞美和祝贺之词落在柳明旗耳中却是厌恶痛恨的很,柳明旗的脸已经铁青,心里一万句骂着:“一群蠢猪烂狗,一窍不通,好个屁,这是催命的符,临头的刀!”

  一边骂着,心一边越加的沉了下去,“极乐而死,极乐而死,他果然是阴魂不散,一直都跟着我……”

  就在这时,也不知哪个围观的宾客不小心将酒水泼在了画上,众人刚要转头去寻,突然一声剑鸣从画中射出,接着只见一道黑光瞬间从画里穿透而过,立时就有几个靠前的宾客受了伤,原来突然闯入的是一个玄衣持剑的高手。那黑衣人手握长剑,轻功极高,顷刻间已掠出三丈,宝剑寒光闪闪,直指柳明旗。

  “有刺客!”

  这时候暗影楼中的宾客才反应过来,立马返回座位去寻剑找刀,柳明旗更是吓得冷汗直流,抬手一挥就将身前桌子上的杯碟扫了出去,杯碟快如暗器,没想到那黑子人的剑更快,手腕急转,长剑左挑右撩,轻松将杯碟挑开,反而将前来相助的几个宾客砸了个头破血流,哀嚎连天!

  正在此时,文四和陈风玄突然从两侧杀出,同样的快剑,出手更是刁钻,哪知那黑衣男子的剑,仿如鬼魅一般,剑影虚虚实实,身影忽近忽远,全然不像江湖中见过的剑法路数,文四和陈风玄二人同时联手,竟然没丝毫拦住他分毫。

  柳明旗反应过来,连忙向身后的一扇门跑去,就在此时,那黑子男子竟然滑溜如泥鳅一般的错过文四两人的剑势,一脚踢在一根四尺多粗的石柱上,竟然将那石柱瞬间踢断,直接向那扇门砸去!

  “啊?”柳明旗大叫一声,连忙躲开,这时候星魁一脚踢翻身前的圆桌,也飞身前去助阵,那黑衣男子长剑劈下,圆桌瞬间被劈成两段,人影却不见了,候星魁大叫一声:“不好?!”

  回头一看,果然见那男子在劈开圆桌以后,竟然诡异的越过自己,径直向柳明旗飞刺而去。柳明旗见候星魁三人齐上竟然拦不住他,顿时吓得三魂七魄都散了,腿也动不了了,电光火石之间剑已到了身前一尺不到,柳明旗以为必死无疑……

  “何方鼠辈,敢闯我暗影楼!”

  正在此时一道陌生男子的声音忽然从楼上传来,几乎同时,又有一股劲风轰然砸落。那玄衣男子身体一旋转,飞快躲开,劲风直冲地下,瞬间轰击在地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原本洒在地上得菜肴美酒瞬间凝结成冰,一股刺骨的寒气顷刻间笼罩整个暗影楼,仿佛一瞬间众人都站在了千年冰窟里。

  劲风席卷开来,将那刺蒙面的黑巾瞬间击落,竟然是个秃头的年轻人,看起来更像是个和尚,那刺客大惊,一把抄起风中的面巾又蒙了起来。但是柳明旗却看的一清二楚,全身汗毛直立,吓得颤抖了起来,“慧……慧叶?!”

  正在此时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从天而降,看了看站在暗影楼一角的刺客,怪笑着问道:“好厉害的剑法,你是谁?敢闯我暗影楼,让本掌门见识见识!”

  “本掌门?”

  这时,柳明旗和楼中的其他宾客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人就是暗影楼神秘莫测的新掌门呼哧喝刹?”

  柳明旗来暗影楼数月有余,但是一直听说掌门呼哧喝刹出去修炼了,并不在不在楼中,今日才算见到了真人,可没想到居然带着面具,看不到庐山真面目!

  此时,那刺客嘴里呜呜几声,却说不出话,呼哧喝刹略微惊疑道:“原来是个哑巴,能有这等剑法,不去外面闯一番事业,为何来我暗影楼行刺?”

  那黑衣刺客又仿佛呜呜了几声,终究没吐出一个字来,过了片刻竟然继续攻杀而上,直接向柳明旗掠去,呼哧喝刹踏步杀出,怒喝一声:“放肆!”

  立时将那刺客从半空截住,两人瞬间缠斗在一起,刺客的剑快如鬼魅,却终究不敌呼哧喝刹的刚猛劲风,不过拆了十来招,就已落入下风,眼看就要丧命于呼哧喝刹的掌下,柳明旗握紧拳头,一颗心也都悬了起来,片刻后竟然忍不住大声叫喊:“杀了他,杀了他!”

  正在此时,那刺客突然回剑收招,抽身急退,似乎要逃走,呼哧喝刹连忙追去,哪知那刺客身影一闪,竟然一把提起躲在角落的王辰向呼哧喝刹扔去,呼哧喝刹收掌不及,掌风瞬间轰在王辰的胸口,半空中王辰惨叫一声,一口血还没吐出来,整个人就瞬间化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冰雕落在地上,咔嚓几声,转瞬间就碎成了无数冰块,衣衫清晰,血肉可见,竟然无一块完整肌骨,从头到尾血都没流出一滴血……

  暗影楼中,看着刚刚还活生生的王辰,转眼间就碎成了千百块冰碴,众人的心比冰块还冷,这种死法闻所未闻,只看得众人全身发毛,冷汗直流;众人呆滞间,那黑衣刺客无人阻拦,趁机就逃出了暗影楼。

  这时呼哧喝刹蹬出一脚,瞬间拔高两丈,踏在二楼栏杆上,扫视一圈满楼的宾客,抱拳道:“让诸位受惊了,是我暗影楼保护不周!”接着又对候星魁吩咐道:“候老,命人打扫干净,重摆酒宴,莫要扰了贵宾的兴致!”

  “属下遵命!”候星魁躬身领命;呼哧喝刹点点头瞬间就掠出了暗影楼,没做丝毫停留。

  见呼哧喝刹离去,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仿佛万物逢春,春暖化冻!这时又有眼尖的宾客发现了方才那幅画,立马惊呼一声:“咦?这……这画上的和尚怎么不见了?”

  旁边又有人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喝醉了,“还真是如此,莫非见鬼了不成?”

  柳明旗跟众人凑近一看,果然看画中只剩树林不见人影,心中更是发毛,“莫非真是鬼怪作祟?”

  不多时,候星魁就已命人快速打扫的干干净净,又重设了宴席,只可惜众人心不在此、情绪皆无,没过半柱香就人走席散……

  夜风呼啸,窗外树影婆娑,一声乌鸦的怪叫又把柳明旗吓了一跳,冷汗直流!柳明旗披上衣服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看着烛火思虑许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足足一炷香时间,柳明旗突然站起身来,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快步向候星魁的卧室走去。

  “柳老弟深夜来此,有何贵干?莫非还是担心白日的行刺?”候星魁睡眼朦胧,问道。

  柳明旗咬咬牙,颇为郑重的问道:“老兄见多识广,可知白日那刺客是人是鬼?”

  候星魁听了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哈哈,怎么?老弟相信这世上有鬼魅之说?”

  柳明旗摇了摇头,却又沉默了下来。这时候星魁才正色道:“他是人是鬼,老夫不知道,但是老夫却知道他使得是阴魂鬼物之剑!”

  柳明旗忙问道:“哦?怎么说?”

  候星魁说道:“本来我也不知,还是听本派掌门所说,那刺客使得竟然是失传多年的泥犂鬼剑,传说这剑谱几百年前已经随剑鬼沈莫埋葬于地下,神仙也寻不得,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的,莫非真是从黄泉地府?”

  柳明旗越听越觉得害怕,心中猜测要么慧叶逃出生天又得了莫大的机缘,要么就真的是厉鬼来寻仇了。想了想,又问道:“老兄,我冒昧问一句,贵派呼哧掌门今日所施展绝技的可是叫做惊寒绵掌?”

  然而听了这四个字,候星魁却忽然面色大变,许久才反问道:“老弟如何得知的?”

  惊寒绵掌,乃是当年扶幽宫的第四高手绿衣天妖段九麟的独门绝技,段九麟死去多年,又没有传承弟子,见过他绝技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但是柳明旗却恰巧是其中之一,因为当年段九麟屠戮琴川剑派满门的时候,所施展的就是惊寒绵掌!当初柳明旗和温静霜的父母赶到琴川之时,那里的冰块才化了一小半,血水才刚刚流出来,当时的惨状,纵使柳明旗也毕生难忘。但是柳明旗却不敢直说,只道:“当初恰巧听过,不知可否属实?”

  候星魁犹豫片刻,最后咬咬牙说道:“老弟也不是外人,不瞒你说,我家掌门日间施展的正是惊寒绵掌,只是这掌法的来路有些不正,名声也不大好,还请老弟不要泄露出去才好!”说到此处,候星魁郑重的抱了抱拳。

  哪知柳明旗的眼中却似乎泛起了星光,满脸欢喜地拍手道:“好,好,好,正要此掌法才好克制那刺客,还请老兄万万在呼哧掌门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几句,请他万万出手救我!”说话间,语气中的祈求之意不言自明。

  这时候星魁却犹豫为难了起来,斟酌许久才说道:“老弟啊,此事非我能做主的,若你真想请掌门相助,只能靠你当面求他!”

  听了这话,柳明旗犹豫了片刻,一咬牙说道:“好,请老兄代为引荐!”

  候星魁点点头,随即便领着柳明旗直接上了暗影楼的五楼,敲了敲门,“掌门,候星魁求见!”

  “进来吧!”里面传来了熟悉的怪异声音。

  两人进门一看,呼哧喝刹还是罩在厚厚的黑袍下,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竟然在全神贯注的看书,头也不抬,眼睛也不看他二人一眼,只问道:“候老,你带这位先生来可是为了白天之事?”

  “是的,掌门。”候星魁将柳明旗介绍一番,说道:“掌门,柳先生深夜前来,就是为了请掌门出手,除了白日的刺客!”

  呼哧喝刹这才抬眼看了看两人,深吸一口气,说道:“候老,你先下去吧!”候星魁奉命离去,呼哧喝刹深深的看了柳明旗一眼,直看的柳明旗发毛,才冷冷的问:“我帮先生除掉他,我能得到什么?”

  柳明旗准备多时,无片刻犹豫,立时开口允诺:“舍下还有积攒的几处别院和财帛黄金五千两,愿赠予掌门做小小心意;今年的神盟之约,我会竭力促成暗影楼和太白剑宗共进退之约!”

  呼哧喝刹怪笑着看了看他,从桌上的抽屉里抽出一叠厚厚的银票少说也有几十张,每张都有黄金千两之巨;接着又从怀中掏出一块三寸大小的白色美玉,扔在桌上,笑道:“黄金于我如粪土,至于这天道令么,剑圣提领中原,各派留之无用,不过鸡肋,这块玉在我这里也就是一块废玉,本掌门同样视它如粪土!”

  柳明旗越听心越沉,却终究拿不出更有诱惑力的东西,在他眼里,这世间人追逐的要么为利要么为权和名,但是这呼哧喝刹一概不要,他不由得急了。直接问道:“掌门需要什么,又恰好是柳某人拿得出的?”

  呼哧喝刹笑了笑,提起身旁一盏烛火缓步向六楼行去,柳明旗不明所以,只能跟了上去。

  六楼放满了书架,书架上全是积满了尘土的书籍,呼哧喝刹一边走一边说:“我暗影楼有收藏秘密的习惯,尤其是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哪怕是天下最隐秘最卑劣的秘密也都在这里,这里有记载朝廷官员如何蹂躏百姓却又步步高升的千官集录,也有记录隐士高人隐居之所的隐踪侠录!不知道,柳先生的秘密可有兴趣摆进这里?”

  柳明旗听了,不仅全身发冷,若秘密都存在这里,岂不是犹如授人以柄,再无自由身?随即就摇了摇头,说道:“在下武功微末不入流,江湖地位同样不入流,哪有什么值得浪费这里位置的秘密,掌门说笑了!”

  呼哧喝刹果然怪笑了起来,说道:“泥犂鬼剑重现江湖,尚还没有闯出一番名头,刚刚现身,便来暗影楼刺杀柳先生,先生可不算微末不入流的人物!”

  这话正中柳明旗下怀,他果然沉默犹豫了起来,这谎话确实不好编。

  呼哧喝刹接着说道:“我的这双眼睛,能辨世间善恶,能分真心假意!但是即便如此,这里的许多秘密,也已经蒙尘多年,因为我对它们不感兴趣,只是规矩,就是规矩;既然柳先生不愿意以诚相待,还请明日就离开暗影楼吧,我这小庙保不下你!”

  说罢,呼哧喝刹便转身向楼下走去,踏在楼梯上的脚步声仿佛踏在柳明旗的心头上,柳明旗的心越绷越紧,一脸的挣扎犹豫,就在呼哧喝刹踏上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柳明旗突然喊道:“掌门,我的秘密可以交给你,但是请你务必让它永远留在此地!”

  呼哧喝刹仅仅露出来的双眼,微微弯曲笑了起来,转头说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更无仇怨;如你所说,你的身份地位也只是江湖的微末,便是秘密,也只能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听了这话,柳明旗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请掌门准备好笔墨,在下这就写出来!”

  呼哧喝刹指了指楼下,说道:“早已备好,先生慢慢写,有的是时间;本掌门保证,从今日起,只要在暗影楼,无人可伤你分毫!”

  柳明旗心中的巨石这才落地,慢慢走下楼梯,书桌上文房四宝早已备齐,柳明旗咬咬牙,额头上已冒出许多冷汗,又回忆了片刻,便开始奋笔疾书起来,白色的纸,黑色的墨,写出的全都是他血淋淋的“英雄事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