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清明祭,走失犬,复仇心,远来信

惊城剑雪 孤鸿雪 3092 2019.04.12 00:25

  灰蒙蒙的天空,好似压抑着哀思和愁绪的容颜!

  顾惜颜一身单薄衣衫撑着一叶扁舟穿行在波涛汹涌的碧怒江中,如逆风翱翔的雨燕。稍过些许,江上清风骤冷,两岸景色荣枯斗转,顾惜颜抬首望去,只见那江水急转临瀑的尽头,一座好似环抱的黑色寒山高耸在这细雨蒙蒙、昏昏暗暗的天地间……

  这连绵环抱的山峰,如手掌微曲,五指探天,“掌心”的位置,是一片偌大的湖泊,湖泊与外面的碧怒江暗渠勾连,却无船道可以穿行。

  所谓睹物思人,顾惜颜的心,一瞬间就如云一般柔软!

  小舟上系着麻绳,竹竿穿绳而过,便如定海之柱,将小舟定在了江中。顾惜颜曲身提起一个被白布覆盖的青竹篮子,双脚在小舟上轻轻一跺,身子便如飞鸟般向山中掠去。

  双眼在被缘觉和尚毁掉的双圣遗迹上凝住了片刻,身子便继续下坠,错过那块突出的青石,又错过一株已经枯死的崖松,刚过两丈,顾惜颜忽然从腰间抽出一口宝剑插进身前的悬崖绝壁中……

  “当当当……”

  宝剑在悬崖上撕拉出连片的火花,顾惜颜的下坠之势也忽然慢了下来,如此又过五六丈远,顾惜颜猛地将宝剑插入绝壁中,剑身瞬间弯曲,紧接着又豁然弹起,顾惜颜借势飞跃而起,对着对面绝壁一块三四丈巨大的青色巨石便推出一掌。

  掌风看似飘渺轻柔,可落在那巨石上,巨石却瞬间就化作了齑粉,随即一股冷风登时呼啸涌出,卷出一股潮气,原来那青石背后是一个偌大的洞窟。

  顾惜颜顺势跳在洞口,手指并拢,飞速点出两指,随即只见两条好似流星刮过洞窟的石壁,火花四溅,紧接着几个镶嵌在石壁上的青铜古灯瞬间被点亮,原来这是一个深有四五丈的巨大洞窟石室。

  石室中,石桌石凳,石床石碗样样齐备,只是多年无人照看,早已蒙尘。石室中央是一个突起的孤坟,孤坟前并列插着两块墓碑——

  左边那碑上写:“慈母西门柔之墓!”

  右边那碑上书:“慈父拜惊仑之墓!”

  左下角又有一列落款小字:“爱女西门浅雪,立!”

  暮暮朝朝,岁岁年年,石碑上早已落满了灰尘长出了藤蔓野草;顾惜颜认真地清理干净后,才从那青竹篮子里取出一个包裹,除了香蜡纸钱就是那本几经转折的《瞻察善恶业报经》。

  青烟如绪,顾惜颜一边将钱纸投入火中,一边轻轻地说:“父亲,林浪夫死了,就在几天前,他死在了聂云刹的刀下,女儿专程来告诉你,你可以安息了,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她的声音在石室中穿梭回荡,久久不绝……

  “你早就知道了吧?”

  自从文四几人退了出去,整个房间就静得可怕,过了许久,呼哧喝刹才端了一张凳子,坐在候星魁的床边,问道。

  躺在床上的候星魁,一脸苍白,毫无血色,仍旧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呼哧喝刹帮他将被子拉了拉,再问。

  候星魁的嘴角勾着浅笑,说:“从缘明大师来祭奠戴相南,你说与佛无缘以后不久。”

  呼哧喝刹默然低头,盯着候星魁,再问:“为什么?”

  “呵呵,看看上面那一屋子的书籍,就知道世人藏了多少秘密,这暗影楼里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要不是恶心怀着阴谋诡计而故意隐瞒,秘密再多,也没有关系。”

  说着说着,候星魁突然笑了,如同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槐树,他说:“而且,是我把你带进了暗影楼,按照这里的规矩,我就是你的接引师傅,你就是我的后继门徒!”

  呼哧喝刹忽然心中一蹙,不由得想起了他的师傅缘觉和尚。缘觉和尚舍命救他于琴川剑派,又教养他足足六年,可是直到临死之际,他也未能丝毫报答缘觉和尚的救命和教养之恩,此时再看看躺在床上的候星魁,一时间整颗心都柔软了下来,低声说道:“多谢候老!你只管放心养伤,别做他想,至于齐鱼侯暗中偷袭你带走柳明旗的仇,就交给我来处理。那条残舌断臂的恶犬,我也一定会把他抓回来的!”

  说着,便走出了屋子,又对门外的文四等人吩咐几句,便带着袖语上路,往长安方向纵马奔去……

  因为来去匆匆,所以白诺城并未提前告知任何人。等他放下缰绳,刚一入城却发现整个长安仿佛一夜之间变了颜色,静,对,忽然安静了许多。

  以前此起彼伏的热闹叫卖声,和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人流,仿佛突然谨慎小心了许多,即便偶尔三五成群围在一团,也只是低声细语,不敢大声说出口。

  白诺城彻耳倾听,大多数开口都说了一句话:“你也听说了吧,剑圣林前辈战死了!”紧接着便是一声:“嘘,这事说不得……”

  这话说得小心翼翼,仿佛怕召来祸事,白诺城惊奇不解,便将一个刚刚结束“密谈”的中年人拉进了巷子,剑已出鞘,那汉子文文弱弱,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连连求饶:“哎呀,大……大侠,你我并无仇怨,你这是为何啊?”

  白诺城见他吓得体若筛糠、脸色惨白,便安抚道:“你不必慌张,我不过想一件事,最近长安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这般光景?”

  那汉子原本以为白诺城是拦路打劫的悍匪,如今一听,顿觉心神巨松,连忙答道:“哦,有有,大侠说的是神秘高手悲骨画人挑战大内第一高手秦夜秦大人的事情吧?这事两天前就传开了……哎呀!”

  宝剑忽然更近一步,喉尖已触及冰凉的寒刃,白诺城厉声喝问:“还敢装傻,谁问这个,我问的是剑圣陨落,为何长安百姓都如此战战兢兢,竟不敢高声议论?给我照实说。”

  长剑抵颈,那汉子顿时吓得汗毛直立,连忙又说:“是是是,大侠有所不知,剑圣陨落,本是天大的消息,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上面的大人们好似下了禁言令,谁也不能高声宣扬议论,否则……”

  说着话,那汉子忽然左顾右盼,许久后见周边无人,才放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说:“听说就在前日,东城的紫星剑派在门内为剑圣摆坛设灵,公开祭奠;可没想到,祭奠刚开始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大批杀神军就忽然涌入,据说整个紫星剑派和受邀前去的江湖人全被屠戮殆尽,真正是抄家灭门一个不留啊,所以,大家得了消息,谁还敢当众宣扬?”

  “为什么?”白诺城垂下头,好似自言自语。

  那汉子看了看白诺城怪异的神色,想了想又说道:“大家都说,估计是因为陛下跟剑圣前辈情同手足,一时受不了剑圣前辈战死的打击,所以就下了禁令,不许任何人提起。不过,这都是道听途说,也不知是真是假。”

  “手足兄弟?怎样的人,会在自己的手足兄弟为自己战死后,不许人祭奠追思?”白诺城冷冷一笑,骂道:“什么情同手足,简直乱放狗屁!”

  说着,还不等那汉子回过神来,白诺城手指微颤,一道剑气瞬间窜进他的身体,那汉子瞬间脑中轰鸣,四肢无力,便晕了过去。

  ……

  “进城做什么?”

  那守城的兵士手擎银枪,高大威严,神色冷峻。

  呼哧喝刹望着城门不发一语,只袖语姑娘抱着琵琶走上前去,展颜笑道:“我们家里走丢了一只恶犬,听说被人贩到了长安,故而来寻。”

  “啊?你说什么?!”

  那兵士惊奇不已,以为自己幻听,又问了一次。

  袖语姑娘从袖中掏出一锭金子,手掌一送,便滑到了对方的手中,又道:“我说,军爷你的金子掉了!”

  说罢,那兵士低头看去,袖语趁机手掌回撤,顺手在琵琶上勾了一下,只听“叮咛”了一声脆响,那兵士原本严肃冷峻的双眼瞬间呆滞失神,嘴里有气无力得应了一句:“进去吧!”

  随即,呼哧喝刹与袖语二人便进了长安城。

  ……

  歌声,美妙的歌声,声声不绝,已经三天三夜!

  黑色的大殿里,十几个面如娇花的妙龄女子正在轻歌曼舞,她们长袖如云,身姿如柳,眼中含着春露,嘴角全是妩媚,舞动起来的模样,竟比殿内新添的红色纱幔还要飘渺灵动。

  “叮叮当当……”

  又是一个空酒壶被陈煜随手扔掉,咕噜噜混进了下方一堆的空酒壶中,因为心情大好,陈煜好似千杯不醉。

  身旁的秦夜垂眼看了看那一堆空空如也的酒壶,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陛下,美酒虽好,却不宜多饮,切莫伤了龙体!”

  “秦夜,快过来!”

  陈煜难得心情大好,将秦夜唤至身前,又提了一壶酒递过去,说道:“你忠心耿耿,护卫朕数十年,劳苦功高;来,今日朕开心的很,爱卿与朕共饮!”

  “谢陛下!”秦夜躬身上前接过美酒,却不敢饮,只说:“微臣职责在身,不敢饮醉,陛下隆恩,待微臣稍后再饮!”

  “你呀,”陈煜笑着指了指秦夜,更是满意,“殚精竭虑数十年,叫朕如何赏赐你才好?”

  “微臣职责所在,不敢……”

  “对了,”秦夜的话还没说完,就已被陈煜打断,“朕听说,江湖上有个什么神秘剑客,要挑战你,上次都追到皇宫来了,是也不是?”

  秦夜的身子猛然一颤,立马躬身请罪:“因微臣之故,导致江湖草莽闯入皇宫,惊扰了后宫安宁,请陛下赐罪!”

  陈煜却摆了摆手,道:“江湖中人本就鲁莽好斗,你既然是我大内第一高手,又出身通古剑门,他出言挑战也合乎情理;只是,你防范不严、戒备疏忽,这才是最该反省自查之处!”

  说着说着,陈煜的脸色渐渐变得冷厉严峻,又道:“禁宫的墙,已经有两个人视若无物,刚刚才死了一个,寡人不希望立刻就出现第三人,你明白吗?”

  秦夜的后背已冒出冷汗,只轻轻应了一声:“是。”

  陈煜重新饮了一杯,笑着问:“朕听说,他还给你下了战书,约你去灞桥决斗,是否属实?”

  “回禀陛下,传言属实。”秦夜不敢否认,却立马接了一句:“不过微臣已将战贴焚毁,微臣有职责在身,绝不会擅离职守。”

  “不不不,”然而陈煜却忽然摇头说道:“如今,林浪夫已经战死,聂云煞又闭关不出,或许真如你所言受了重伤也未可知。总之,此时你就是我大周一等一的高手,既然那人也有几分斤两,你便去会上一会,也好树立威严、杀鸡儆猴!”

  听了这话,秦夜竟一时愣住,“微臣遵命!”

  话音刚落,殿外忽然走来一个内官太监,脚步急促似有要事,随即只见他快步上前,在秦夜耳边低声说道:“秦大人,殿外杀神军统领冷伦深夜觐见,说是有十万火急之事,要亲自面见陛下!”

  “哦?”秦夜的脸色忽然惊讶严肃了起来。

  “怎么了?”陈煜问。

  秦夜躬身答道:“回禀陛下,左军统领冷伦深夜求见,冷伦掌军多年、素来稳重,深夜觐见,怕是有十万火急的军情!”

  “冷伦?宣他进来!”

  不过片刻,内宫太监便将冷伦领了进来,陈煜喝离宫女,问道:“爱卿深夜见朕,莫非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军情?”

  冷伦躬身递出一封信,低声道:“陛下,半个时辰前,有人以杀神军特有的军机密道送来一封信,末将观之,觉得关系实在非同小可,片刻也迟误不得,故而连夜觐见,请陛下赎罪!”

  “哦?杀神军的军机密道素来是军中机密,偏将以下少有人知,谁能以此送信?拿来朕看!”

  秦夜将信接了过去,又转交给陈煜。

  陈煜缓缓打开,看信如看天上风云,神色几度变换,双目如炙,惊怒交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