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黑雨,黑剑,囚龙脱困

惊城剑雪 孤鸿雪 1399 2019.05.06 23:54

  重如铁铅的黑雨,在别处或许还很稀奇,但是在断南蛮海,却再平常不过,一年十二个月,足足有七八个月都在下雨;冰冷,潮湿,没有温暖,没有生机,仿佛这里是一片被上天遗留或者放逐之地,它始终保留着最残酷,最野蛮的样子,永远都在抽泣。

  有人说过,即便是再动荡不安的年代,恶一样还有容忍的边际,但是如果有那么一个地方,可以让所有的卑鄙和罪恶都肆意狂流,那么就是断南蛮海……

  寸草不生,在风雨中荒凉孤寂的黑色山峰,一柄宽大的黑伞撑开连绵不绝的黑雨,踏过陡峭嶙峋的山道,缓缓走进那个两山相夹的山涧,来人一头雪白的头发已被暴雨打湿了大半,正是——鹿西翁。

  他穿了一身麻衣孝服,脚步停在了一线天的入口处,冰冷的风雨从夹缝中呼啸而来,衣衫很快湿了大半。

  “没想到来的人会是你,鹿西翁,看你的模样,林浪夫战死了,是也不是?”漆黑狭窄的夹缝中,解天机那阴森暗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鹿西翁面色沉静,答道:“你猜的不错,所以我来送你归西!”

  声音刚落,鹿西翁忽然向那阴冷潮湿的夹缝中推出一掌,身前落下的雨水陡然改变方向,朝那夹缝中冲去,急雨细如银针、快如暗器,石壁周围的青藤被尽数斩断,苔藓瞬间被急雨冲刷干净,打出一个个细小的窟窿。

  紧接着,铁链拖拽的声音响起,解天机逆着风雨走来,一头灰色如枯草的长发在雨中狂舞,脸上的皱纹都已经拉平,他毫不掩饰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林浪夫又如何,剑法独步天下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死在了聂云刹的刀下,可见,这世上最厉害的不是千潮怒沧剑,也不是乱秦七煞刀,而是世间人心!”

  鹿西翁看了看近乎疯狂的解天机,一股发自心底的厌恶油然而生,他冷冷地说:“是啊,就像将你囚禁在此,整整二十多年,你也未能醒悟;如今,便只能尊崇老爷的生前承诺,送你归西!”

  说罢,鹿西翁撑伞的手忽然下沉,“撕”的一声,竟然从那伞柄中抽出一柄细长黝黑的宝剑,径直穿透急雨,刺向解天机的咽喉……

  这一剑快如流星,眨眼即至!

  解天机瞳孔微缩,右臂用力划出几圈,那些铁链顷刻间旋绕在手臂上,“叮”,宝剑在铁链上刮过,一片星火在雨中绽放。

  一剑被阻,鹿西翁收剑上撩,紧接着凌空劈下,恰如弯月洒落。解天机双眼轻挑,震臂推出一掌,掌风似呼啸龙吟,威势甚为赫人,鹿西翁却丝毫不惧,双脚在地上一跺,身子瞬间如暗器般冲入。

  剑尖,一点锋芒破万法,掌风瞬间被破,眼看黑剑已经到了解天机的眉心……

  “叮”

  正当此时,那一线天的夹缝中,忽然从解天机的背后射出一剑,双剑相击,登时将鹿西翁的黑剑打偏寸许,同时解天机左右化掌,用力划出。又推出一道弯月似的掌力,径直轰在鹿西翁的左肩……

  只听咔嚓一声,鹿西翁的左肩瞬间耷拉了下来,他却毫不在意,手腕用力一转,剑势丝毫不停,仍旧刺向解天机的咽喉。同时飞身踢出一脚,那落下的黑伞登时合毕,同时化作暗器向那夹缝中刺去。

  “哈哈哈,鹿西翁,你还真是不自量力?”解天机狂笑两声,猛地向外拉拽,原本应该禁锢在夹缝石壁中的铁链瞬间被扯出,飞舞着向鹿西翁甩去。

  同时忽然从那昏暗的夹缝中忽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不愧是鹿桃林三英中的老大,果然胆色过人,明知以一敌二没有胜算,仍然丝毫不惧!”

  说话间,一个身披蓑衣的男子缓步从解天机的身后走了出来,那男子面如冠玉,眉如卧峰,嘴角翘起带着邪笑,神色中有一股说不出的阴柔,正是澜沧府第一高手——百里长卿。

  “断南蛮海海域辽阔,武疆王府果然好本事,竟然能寻到这里。”

  鹿西翁的视线在解天机与百里长卿之间来回扫视,面色上虽然波澜不惊,但是心中却泛起惊波骇浪。

  百里长卿淡笑道:“整整数十年才寻到这里,说来惭愧,只是没想到老前辈在林浪夫死后,还是这般顽固不化,要知道,如今大周气数已尽,即便如剑圣林浪夫也不能力挽狂澜,前辈何苦逆天而行,如今天下纷乱在即,正是我王用人之际,前辈何不另投他主,闯出一番功勋,也好青史留名!”

  “老夫年已老迈,热血已冷,心中顾念的只有家主的指令,至于青史留名,于我没有半点意义。”

  鹿西翁全身一震,原本苍老佝偻的身躯忽然好似换了一副骨血,速度陡然加快,灵动如少年人一般。手中那一口墨玉般的细长黑剑豁然向两人斩出,那坠落的急雨瞬间被拦腰斩断,剑气横江断雨正是此意。

  百里长卿飞速踏出两步,挡在前方,同时猛地撩起一剑,那剑似长虹贯雨,登时两剑相击,周遭落下的豆大急雨瞬间被蒸发殆尽,形成一个偌大的空洞。

  那空洞中无风无雨,甚至没有半点声音,鹿西翁凌空跃起,好似一缕幽魂般没有半点阻碍,抬剑便挑开百里长剑迎上来的宝剑,直接向解天机冲去……

  “生灵剑!”

  百里长卿猛然一惊,忙回身去追,哪知正当此时,原本向解天机冲去的鹿西翁忽然中途折转方向,回身便飞刺一剑,正中百里长卿的腰腹,竟然是声东击西!

  百里长卿却也是果决狠辣之辈,见鹿西翁一剑得手,却丝毫不惊,反而直接一把抓住他的剑身,抬剑便斩向对方咽喉……

  然而诡异的情况却发生了,百里长卿那原本斩向鹿西翁的剑忽然落空,竟是残影。百里长卿见状,瞬间汗毛倒竖,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接冲上天灵盖,因为那柄漆黑如墨的宝剑,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后脑勺的地方。

  眼看近在咫尺,距成功只差毫厘之时,鹿西翁的身子却忽然被撞飞,一口猩红的鲜血已经喷了出来:“噗”。

  解天机甩了甩弯钩上的血迹,冷冷地说:“以一敌二,鹿西翁,你还以为现在是几十年前吗?”

  背上衣衫爆裂,肩上鲜血淋漓,两人看了看已成强弩之末的鹿西翁,立时左右围攻而去。

  鹿西翁咬咬牙,震剑迎去,气势上明显差了一筹;正当此时,那左侧的悬崖下忽然跃出一条人影,光影闪动,那人对着解天机和百里长卿便当头罩下一片剑花,竟然是罕有的一剑十三重劲。

  鹿西翁看了看忽然跃出来增援,解了性命之危的年轻人,趁势长袖一挥,立马卷着他,跳进了旁边波涛滚滚的海水之中……

  “断南蛮海还真是藏龙卧虎!”

  解天机将弯钩扔在地上,抬头看了看黑云滚滚的天空,厉声喝下:“百里长卿,派人给我搜,不管是谁,我只要人头,不留活口!”

  “是”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