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轮回不灭,业报不休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691 2019.01.12 19:48

  鹭岳山房的密室内,柳明旗不知第几次在梦中吓醒,密室的门加了一道又一道,多到最后前来送饭的小厮都快弄混钥匙的地步。

  前不久,林笑非和温静霜夫妇已经回到了鹭岳山房,对于柳明旗卧房失火,最后搬到密室暂住的事自然费解的很,鹭岳山房厢房众多,绝不缺少房间,但是底下仆人闪闪烁烁一句也问不出实话,这却让两夫妇更是奇怪,这时又将平时伺候柳明旗一日三餐的小厮叫到了房间,一通盘问。

  林笑非假意沉着脸,问道:“小七,老爷最近到底怎么回事,是否有仇家来寻仇,所以老爷才搬到了密室住?”

  那仆人垂头不敢直视林笑非,只趴在地上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公子爷怎么就不信小的,便是不信小的,公子爷也该晓得,只要有公子爷在,便是有些往日的麻烦,也是绝技不敢乱来的。又怎会逼的老爷藏到密室去呢?”

  “啪!”林笑非猛地拍了下桌子,怒声喝道:“大胆,在我面前也敢耍这样的心机,再不从实招来,看我如何收拾你?!”

  那小七吓得一哆嗦,本想实言相告,但心里计较一番,依旧低头说道:“公子爷误会了,真没有什么事,老爷只是一时兴起才搬去密室住的!”

  他如此说自然计较好了,林笑非为人正直,待人和善,便是发怒也不过呵斥两句,决计不会动手的;但若是坏了柳明旗的规矩,少不得要掉层皮……

  林笑非见如此也盘问不出,与妻子对视一眼,只能摇摇头。正要叫小七起来,互相夜风呼啸,林笑非断喝一声:“谁?”

  说话间,猛地掠出房门,山房内灯火通明,一条黑影却如入无人之境在屋顶上踊跃,林笑非追了上去,那黑影立马转身奔逃。却哪里逃得过林笑非的轻功,不过片刻就被拦住。

  林笑非看着下方门窗上的许多血红色杀字,又转向那黑衣男子,质问道:“藏头露尾,宵小之辈,速速报上名来,我的剑下没有冤死鬼!”

  那黑衣人却不说话,立马拔剑冲上,剑气精妙,内力雄厚,看得出也是一名难得的高手!但如何是林笑非的对手,不过接了五六招,就被击落了佩剑;林笑非怒斥道:“再不露出身份,就不要怪我剑下无情!”

  那黑衣人四周看了看,见冲杀无能又无处可逃,竟然抬手一掌就落在天灵盖,立时死去!林笑非见状,不由得大惊,立马上前扶住,一同落了下去。

  这时已有仆人听到响动跑了出来,看见满眼的杀字和地上的尸首。立马吓得尖叫一声“啊”,这下顿时惊动了整个山房,顷刻间十几个护卫和仆人便陆续赶了过来,就连柳明旗竟然也从密室里跑了出来。

  林笑非看见面容明显枯瘦憔悴了许多的柳明旗,连忙叫道:“舅舅,您这是怎么了?”柳明旗却不管他,抢先上前几步,一把就扯下了黑衣人的面纱,却是个陌生的中年男子,顿时大失所望,不由得叹了口气“唉……”

  这时,林笑非突然惊叫出声:“舅舅小心,那面纱上有毒!”

  柳明旗听了,顿时吓得不轻:“啊”的一声大叫,连忙后退了几步,正好被林笑非扶住:“舅舅快进屋,我给你去毒!小七,安排人把这刺客的尸首抬到后山焚了!”

  “是是,公子爷!”

  说吧,林笑非立马扶着柳明旗进了屋。柳明旗抬手看来,掌心发黑,青筋暴起,果然剧毒无比。

  林笑非运功去毒,温静霜换了一盆又一盆清水帮柳明旗擦拭手掌,足足三个时辰,直到晨光微露,毒才去了大半,林笑非这时也已经累的筋疲力尽。

  温静霜见柳明旗面容枯瘦,又中剧毒;又看平时生龙活虎的丈夫累的满头大汗,气息微弱,不由得急得哭了出来:“舅舅,你到底惹了什么麻烦?快些跟笑非说了吧,不然长此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柳明旗叹了口气,他如何不想直言相告,然而却是真的有苦难言!他自然清楚林笑非和温静霜的脾气,想了想只叹道:“不过是些成年旧事,不好明说的,你就别问了。你们夫妻且把自己照顾好了,这次的事,就让舅舅自己处理吧!”

  说罢,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密室走去,温静霜心有不甘还想继续追问,却被林笑非拦住:“相公,你为何不让我问,这样下去,总会出事的!”

  林笑非摇了摇头,说道:“我何尝不知,但是看舅舅的神情,想必确实有难言之隐,说不得是当年什么男女旧情,总是不好明言的。日后,为夫多加小心,再派些高手勤加巡逻就是了!”

  温静霜心有余悸,却也无法反驳,只能幽幽叹了口气,靠在林笑非的胸口,思来想去不由得泪水又垂了下来:“夫君,娶了我,你后悔了吗?舅舅给你惹了这么些麻烦,害的你远离师门,纵然来到这荒无人烟之地,麻烦也没断过。”

  听罢,林笑非微微笑着,轻轻抚过妻子的脸颊,说道:“说的哪里话?得妻如你,便是我几辈子的福气,你我是要相守一生的,说什么后悔不后悔,拖累不拖累的傻话。”

  温静霜听了,更是泪如雨下,只觉上天何等垂爱,怕是这世间最好的男人也被她遇到了罢?!别说自己没有了,若是自己再能挤出余下的一分一毫的爱,哪怕是在梦里,也要给他林笑非;于是靠的更近,抱得更紧……

  密室内,柳明旗越想越怕,越怕越觉得委屈,越委屈就越气,又灌了两坛子烈酒,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看着四周冰冷苍白的墙壁,忍不住又自言自语起来:“奸夫yin妇,都是为了你们,我才落得如此地步;你们天天笙箫,日日yin乐,却害我在这不是人呆的地方避祸……小鬼,你不是要报仇吗?你出来啊,给老子一个痛快!”

  ……

  鱼,会飞的鱼!

  一条修长的青色大鱼扑腾着跃出海面,迎着落日直冲天际,展开的鱼鳍就像一对宽大的翅膀,它迎风翱翔!太阳越来越近,大鱼身上的鳞片忽然被热浪掀起,纷飞如雪,瞬间鲜血淋漓!

  “啊?!”韩子非尖叫一声,大汗淋漓,只见一盏烛火划过眼睛慢慢远去。他躺在一张宽阔的石板上,准确的说是一口石棺上,偏头看去,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修长的青衫女子正背对着他摆弄着五颜六色的药瓶。

  韩子非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的纱布,忍着剧痛问道:“是你救了我?”

  那女子声音轻柔,答道:“是了!”

  韩子非皱着眉,再问道:“我中了仙上仙剑,这世间无人能治,你如何大言不惭能救得了我?莫不是冒领他人之功!”

  那女子笑道:“若必死无疑,你为何拼劲全力也要跳到船上?淹死了岂不是更好?”

  “你!?”韩子非忍了忍,又问道:“阁下到底是何人,岂不知我的手段,敢如此说话!”

  那女子再笑:“我自然知道你的手段,五岁还要尿床的海云飞鱼!”

  韩子非听了这话,顿时惊坐起来,伤口裂开“啊”的一声惨叫,却又忍着剧痛质问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别怪我以仇报恩,取你性命!”

  那女子不慌不忙地摆弄完药瓶,这才转过身来说道:“不怪你不认得我,想我离开时,你才七岁而已!”

  韩子非闻言,顿时大惊失色,再仔细看她容颜,只见她面如昆山之玉,眼似西湖明月,嘴角微微翘起,清淡处仿佛十八九岁的姑娘,恰似江南的烟雨;神韵言谈中又如同看尽人世风雨的中年女子,一双纤细修长的手上沾着些许五颜六色的药沫子……

  脑中恰如一道惊雷落下,顷刻间在灵魂识海中炸裂开来,这样的容颜,这等气势神韵,韩子非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满脸震惊的叫出声来:“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