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碧海剑影

惊城剑雪 孤鸿雪 5724 2018.12.31 23:49

  韩子非轻功确实超绝,白诺城一路急追,却始终被他远远吊在后面,白诺城甚至怀疑是韩子非有意减慢了速度,一路在牵引着他。此时已离龙鲲号有十几里,若再跟他一路飞下去,只怕经过一场大战,不死在剑下也得内力耗尽而亡。

  因此也不敢耽搁,白诺城的长剑在海面划出一圈,伴着“轰”的一声巨响,顿时两人之间的海面炸起一面几丈高大的水幕,韩子非回头望去,不禁愣了片刻,此时只听一道破风声从天而降,白诺城竟陡然跃过水幕,飞速杀来。

  韩子非眉间一皱,厉声喝道:“扶摇登云步,你到底是谁?叶郎雪还是白诺城?”话语刚落,双脚在海面轻轻一点,伴着一圈小小的涟漪,他的身形已瞬间后退三丈,剑气径直射在海中,又是一声惊爆。

  白诺城见韩子非的轻功如此匪夷所思,竟完全不用提剑防守,仅靠一身轻功竟轻松避开,如此以逸待劳,他绝技支撑不了多久。故而再也不敢留手,手中剑法陡然惊变,十三道剑气瞬间射出,立时断去韩子非的退路,韩子非提剑挡开几道剑气,顿时出声:“一剑十三重劲,你是白诺城!”

  “你猜对了!”白诺城大笑一声,手中剑法再不敢停,一鼓作气,试图以连片密如渔网一般的剑气将韩子非困在原地。突然,韩子非直感觉全身发毛,他此前虽未与白诺城交过手,但是姑红鬼和傅霄寒先后折在白诺城手中,他的画像早已传遍扶幽宫,他的天墓杀剑自然也早已被扶幽宫一众高手视为威胁,突然杀剑刚出,他全身猛地坠入海中,几乎没有惊起多少浪花,正如一条滑溜的鱼一般,白诺城大惊失色,低头一看,碧海涛涛,韩子非已消失无踪。

  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爆,白诺城立马回头砍去,竟然只是划开一帘水幕,水幕后并无人影,这时只感觉脊背生凉,一条人影从他站立的海面下冲天而起,心念急转,剑未收回,剑气已回身格挡,只听撕拉一声,后背登时被斩开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若不是方才的心剑挡了半招,此时恐怕已被劈成两半。

  韩子非也被震退几步,却只是几个轻点,又稳稳站在了海面上。白诺城转身看去,发现韩子非的衣衫和长发滴水未沾,心中更是如翻起滔天巨浪,冷冷的盯着韩子非说道:“不愧是海云飞鱼,如此轻功当真闻所未闻!”

  这时韩子非也盯着他笑道:“知我雅号,还在海上与我搏命的,你还是第一个这么大胆的人!不过看样子今日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既如此你我何不做个交易?”

  白诺城皱眉问道:“哦?什么交易?”

  韩子非缓缓走出两步,说道:“你轻功远不及我,但是对剑法的领悟却远胜于我。我得到仙上仙剑已有半月,但无论怎样尝试却都一无所获,仿佛身在迷雾之中!反倒是你,听说已摸到了门径,不如你告诉我仙上仙剑的秘密,我给你我的轻功绝技,至于恩怨,等日后你轻功能追上我时在算,如何?”说罢,已从怀中掏出仙上仙剑的传功神玉和一本青布包裹的薄薄的秘籍。

  白诺城愣了片刻,突然冷笑起来:“剑下得不到的东西,你以为三言两语就能得到?既然你想看仙上仙剑,我便让你试试!”

  韩子非闻言,缓缓收好东西,讥讽道:“若比剑法,我不如你。可是你的剑却抓不住我,能奈我何?既然你想功力耗尽,死在这茫茫大海,我便成全你!”说罢,双腿微曲,继而用力一震已窜入云霄,接着只听天空上破风声传来,四面八方密密麻麻,抬头看去,却看不到半点人影……

  白诺城双眼微闭,彻耳倾听,突然长剑挑起,顿时剑气冲霄!只见仿佛一条五彩斑斓的笔直的长虹直冲九霄,天空瞬间被印成一片五彩缤纷,海水印着天空,仿佛刹那间也变成了花的海洋,接着只听空中一声惨烈的尖叫:“啊!”

  顿时在五彩斑斓的天空上某一处,突然炸开一顿红色的花朵,似有人影轰然坠落,拖着一条血迹,砸在海面上,仔细一看却只是韩子非的乌云碧水袍,此时乌云碧水袍已被染红,韩子非却消失无踪……

  白诺城在四周寻了片刻,也感觉不到半点气息,想想若不是韩子非施展轻功金蝉脱壳,便是死无全尸了,白诺城盯着乌云碧水袍说道:“你的轻功再快也快不过逍遥二字,我追不上你,但是我的剑法却可以!”

  此时的韩子非却是听不见了,白诺城弯腰从衣衫中取出传功神玉和那本青布包裹的秘诀,可惜关键时刻传功神为韩子非挡住了那一剑,此时上面已有一条剑痕,秘籍更是成了一片片碎纸,如花瓣一样飘落在海面,古体小篆密密麻麻却再也无法复原,白诺城叹了口气,将传功神玉妥善收好,又在附近的海域寻了大半个时辰,才掉头向龙鲲号的方向掠去。

  此时的龙鲲号早已乱成一锅粥,史荆好不容易花了一番心血才安顿下来,此时正在甲板之下一间宽大的暗室内,面色冷厉的对身前二十多个手持兵刃的劲装男子训话:“韩先生去追那悲骨画人已经有两个时辰了,这么久还没归来,恐怕结果已经有出乎我们预料的可能了,各位都是沧海派的高手,此次随在下出海也可谓是生死与共,两天前伶仃洋已经有另外一艘龙鲲号启航驶向远海,载着这条船上一模一样的货物,去替我们完成后面的事,而我们也务必在后天清晨抵达将心岛!”

  这时站在头排一个玄衣男子踏出一步,拱手抱拳说道:“长老有何吩咐,还请直言,来时掌门已交代清楚,此行务必听长老号令!”话语刚落,身后其它高手同时抱拳。

  史荆满意的点点头,道:“现在事情渐渐超出掌控,我们已不能再等,稍后我会命船工全速启航,明晚,一进伶仃洋,就将那几个死活都要跟来的商旅处理掉,另外从此时此刻起,各位轮班值守,务必保持警惕,若悲骨画人出现,杀!”

  “是是是……”众人点头应诺,纷纷乔装走了出去……

  这时西门浅雪却正站在五楼的走廊中,看着海天交接的黄昏,愣愣出神,不知在思虑着什么。突然只听史荆一声令下,龙鲲号拔锚起航,西门浅雪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正在甲板上忙碌指挥的史荆和突然出现的几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却不惊不疑,又过半柱香世间,西门浅雪正要下楼却发现海天之间的夕阳下突然掠来一条人影,速度很快,越来越近,她定睛一看,惊奇不已:“活下来的竟然是他?没想到韩子非那般惊绝江湖的轻功竟然也挡不住他,到底是谁?”

  此时发现白诺城飞近的自然不止西门浅雪一人,史荆远远看见那一面森白的面具,心已凉了半截,向身旁一个男子使了个眼便自己走向甲板之下。

  白诺城速度极快,不过十几息就已跃上甲板,顾不得疗伤,在甲板看了看便冲进了木楼,这时木楼里几个商旅正在赌钱,都被他吓了一跳,纷纷躲开,这时一个身穿紫色锦袍的年轻男子一步跳出,便抱拳问道:“阁下便是悲骨画人前辈?”

  白诺城点点头说道:“是我,有事?”

  那男子听了顿时仿佛松了口气,再次拱手抱拳道:“在下梁平,我们发现龙鲲号的船老大史荆早已投靠了扶幽宫,此刻已被我们合力抓了,不过我等智计有限,什么也没拷问出来,既然前辈回来了,还望前辈能够出手!”

  白诺城眉头微皱,盯着那男子看了看,点点头便跟他往甲板下走去,两人绕过高耸的货物不多时已站在一个木门口,那男子指着木门说道:“前辈,史荆就被我等关押在此处,请进!”说罢,嘎吱一声推开了房门,房间里烛火明亮,看起来一身淤青、气息奄奄的史荆就被绑在中间一根碗口粗的柱头上。白诺城微微皱眉,转头对梁平问道:“你知道高手与普通人的差距吗?”

  蒋平全身一颤,脸上笑着问道:“请前辈指教!”白诺城说道:“高手不屑于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而且船老大被抓,旅客还能安然赌钱?”

  蒋平全身哆嗦一下,开口正要大喊一声,白诺城却突然抬手用剑把点出,瞬间封住了他的穴道,接着一手抓住他就扔进屋里。蒋平吓的满脸雪白,眼中全是惊恐,与此同时屋内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一团团绿色的毒气,同时呼呼声直响,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四处射来,这时只听屋内某个角落一声惊叫:“蒋平?”

  白诺城已屏息掠进屋内,瞬间就冲出那片绿色的毒气径直对房门的几处死角劈砍出几剑,屋内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啊……”

  片刻又归于平静,屋内竟然隐藏了二十多个杀手,不过此时已全部毙命。白诺城转头看向史荆,此时的史荆早已吓得全身哆嗦起来,接着他突然似乎反应过来,猛地震断绳子掉头就像后方奔去,后面似乎还有一扇门,白诺城眼也不眨,一剑劈落,快如闪电,史荆吓得全身跳了起来,袖中突然滑出一柄寒光闪烁的匕首,连忙转身防守,哪知原本削铁如泥的匕首顷刻间就碎成几段,要看就要被剑气穿胸而过,哪知这时另一扇房门中突然射出一道剑气,又快又准,竟然瞬间就将白诺城的剑气击溃。

  白诺城双眉微皱,房门已被震碎,那里站着一个年轻女子,竟然是前几日交过手的西门浅雪。白诺城赞道:“好剑法,我竟没见过,便是隐踪侠录中也没姑娘这号人物,你到底是谁?”

  西门浅雪不惊不惧,低头对一脸疑惑的史荆吩咐道:“你先去吧,这里交给我!”

  史荆闻言,顿时如枉然大悟,大喜过望连忙爬起来,拱手抱拳:“原来你也是,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说罢,回头看了眼白诺城再不敢留,匆匆跑出了船舱。

  这时西门浅雪才看着白诺城问道:“你既然能击败韩子非,必然也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你的剑法我也没见过,你又是谁?”

  白诺城缓缓走近,说道:“你可知他们已投靠了扶幽宫?你既然出手救他,莫非你也是扶幽宫的高手?”

  西门浅雪摇了摇头,说道:“既然你知道他们是扶幽宫的人,你可知道这条船驶向何处?”

  听了这话,白诺城的脑中如一道惊雷闪过,沉声说道:“莫非不是外海黑齿国,而是十洲海云边?”

  西门浅雪点了点头。白诺城皱眉问道:“你既不是扶幽宫人,为何去海云边?”

  西门浅雪沉思片刻答道:“我的两位长辈留了些东西在那,我要去拿回来,仅此而已!”

  白诺城问道:“非去不可?”

  西门浅雪点点头,态度坚决,白诺城却叹道:“可惜我刚刚取回了一件东西,也务必要尽快回中原,更去不得海云边!”

  西门浅雪面不改色,也反问道:“非此时回去不可?”

  白诺城点点头,西门浅雪叹道:“既然如此,就只有手底下见真章了!”

  说罢,瞬间拔剑,人影已在拔剑的刹那跃出一丈远,两人近在咫尺。白诺城面色微变,心中直惊叹:“好快的剑!”

  立时挥剑挺上,双剑交错,剑气纵横,桌椅被剑风掀飞,几根碗口粗的柱头被瞬间震断,船舱嘎吱嘎吱直响,摇摇欲坠,不多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后甲板瞬间塌了下来,两人一剑震退同时纵身跃出,立时化作两道流星站在了木楼顶上。

  此时明月高悬,繁星闪烁,海面上已刮起了夜风,两人迎风站在楼顶,四目相对,似乎有几分眼熟,似乎哪里见过。

  此时下方却已乱作一团,惊叫连连,船工和几个旅客围着几丈宽大的窟窿议论纷纷,只有史荆抬头盯着两人,脸上满是震惊和担忧,这时西门浅雪轻声喝道:“史老大,组织船工继续划船,不得有误!”

  史老大犹豫片刻,立马应诺:“是,您放心!”这时其它船工和商旅才发现屋顶上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史老大立马开口喝道:“船工检修破损,继续划船;至于几位客人,在下劝你们还是回屋躲好,江湖中的争斗,少凑热闹才能多活命!”说罢,已领着船工开始检修。几个商旅听了这话,哪里还敢掺和,连忙跑进去躲了起来。

  这时整个龙鲲号静的似乎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西门浅雪的呼吸又轻又稳,白诺城的呼吸却有些急促,背后的伤口又被震开,血还在流,内力也没恢复。还是西门浅雪率先出剑,剑光印着月光,却似乎比月光还快,看样子她想要速战速决。

  白诺城见招拆招,剑法却不成体系,两人映着月光翻飞,剑气在楼顶飞射,不多时六层木楼只剩下四层,接着两人几乎同时跃起从船上打到海面,沿着月华下的波光,在海中击起一声声水爆。

  西门浅雪突然身子一斜,向白诺城划出一剑,登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海面炸起一条长有十七八丈,高有五六丈的水幕,白诺城双脚踏着海面连连急退,刚刚站定,剑尖向下探出,瞬间点在水中两寸深出,猛地挑起,剑气穿过海水射出,也炸起一条水幕,两道剑气一前一后,威势更猛,水幕瞬间冲天而起,落下时噼里啪啦,宛如大雨倾盆。

  两人同时跃出在倾盆大雨中错身而过,这才重新站定。四目相对,西门浅雪皱眉问道:“你的剑法中我似乎看到了太白剑宗的千潮怒沧剑法,渡明渊的七十二式纵横剑法、天一剑窟的渡云劫剑和离忘川的心剑决……你还真是海纳百川,博采众长,看来这就是你不断挑战各大派高手的目的吧!”

  白诺城笑道:“好见识,不过在下见识浅薄,却不知姑娘使得是什么剑法!”

  西门浅雪笑了笑,说道:“想知道,那就等你赢了再说!”

  说罢,再次跃出,白诺城跟着迎上。哪知刚要交手时,西门浅雪突然中途换手,右手化掌竟然一把就抓住了白诺城的长剑,白诺城全身猛的一震,还没反应过来,西门浅雪已左手持剑猛地挑出,快若闪电,正好停在眉心半寸处,白诺城已经败了!

  他却仍旧死死地盯着西门浅雪,突然想起了当初古禹说的那句话:“过几世或者千百世,或于尘世中有那么一两个与你经历心性情绪相近者,那你是不是又重生了呢?”

  这样的问题,白诺城无法回答,突然看着西门浅雪有些失神的轻声喊道:“柳琴溪?”

  哪知西门浅雪闻言,竟然登登后退两步,脸上神采万千,变幻莫测。白诺城快速逼近两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西门浅雪突然趁他不备点出几指将他定住,接着一把扯下他的面具,双眸猛地大睁,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沉默良久才冷笑道:“哼,我还以为江湖中威名赫赫的悲骨画人是个怪老头子,原来竟是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不过可惜,也是个浪荡子!”

  白诺城紧皱着眉头,问道:“刚才那一招是谁叫你的?”

  西门浅雪看了看手上浅浅的血痕,笑道:“以命相搏,这种手段还需要别人教么?倒是你,这种套近乎的把戏,太稚嫩了吧?”

  白诺城叹了口气,也不再问,这确实算不得多精妙的手段。西门浅雪见他不说话,一把将他提着就追上龙鲲号扔进了自己房间,这才走出去找到焦急万分的史荆,对他吩咐道:“悲骨画人已被我所杀,督促船工加速航行,不可误了归期,后日一大早我要看到望乡崖和雪柳渡!”

  史荆略惊,问道:“姑娘,可是宫主有令,望乡崖雪柳渡已二十多年不许泊船了!”

  西门浅雪转头看着他,冷声说道:“轮不到你来操心,需要我再说一遍?”

  史荆吓的哆嗦一下,立马点头应诺再不敢多言。西门浅雪这才转身返回室内,看了看闭目养伤的白诺城说道:“我必须要去一趟将心岛,后日到了雪柳渡,你不必下船,可以随船工直接返航回中原,这两日先好好呆在船上吧!”说着看了看他鲜血淋漓的后背,竟然从抽屉里取出一瓶药给他抹了起来。

  背上传开一阵温热,白诺城猛地睁开双眼,说道:“你生了一副好嗓子,剑法也不错,最好别死在那!”

  西门浅雪为他上好了药,突然坐在床沿笑道:“这便不用你操心了,本姑娘睡了,你就将就站两天岗吧!”

  说罢,竟然拉下床纱,倚靠床头阖眸睡去。白诺城见状也闭上双眼,慢慢调整呼吸,静心疗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