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青竹与飞鸟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044 2019.05.13 08:02

  他,呼来逸去,似风似云,更似飞鸟!

  她,静若处子,如峰如玉,更如青竹!

  她是离忘川里的主人……

  他是客愁林中的飞鸟……

  苏幼情一身青色衣衫在风中极舞,脚下踩着青竹,轻功早已施展到了极致,却仍旧越追越惊,因为眼前的男子始终在他身前三丈之地,不远不近,显然故意。

  足足追了两个时辰,呼吸已经开始急促,额头开始冒汗,握剑的手也已经有些发软;速度不觉就放慢了下来……

  韩子非一身乌云碧水袍,就像一条滑溜的飞鱼在云中穿梭纵横,回头看了看慢慢拉开距离的苏幼情,淡然一笑慢慢放缓了速度,咧着嘴,远远的嘲弄道:“都说女追男隔层纱,苏掌门为何如此有毅力,足足追了在下两个时辰,莫非真要让我入赘离忘川,你才罢休不成?!哈哈哈哈。”

  苏幼情闻言,登时羞怒在心,不过身为一派之尊,自然定力非常,她忽然顿住身形,站在一根青竹梢头,冷笑道:“也是,我也没见过你这般胆小如鼠的男人,以后你不叫海云飞鱼,索性改名叫海云飞鼠罢了!”

  一语说罢,她身子忽然一沉便落进了客愁林中。

  “苏掌门……咦?”

  韩子非略微一惊,喊了一声,却见她当真折身离去,也立马坠入林中,追了过去,“我说苏掌门,你看上次在巨熊关咱俩刚见了一面,你就追我;这次又因为夫人相聚在此,你还是穷追不舍,你说这是不是缘……”

  一个缘字刚刚落下,韩子非的身子忽然顿住,心都跟着惊了一下,因为一片竹叶已经将他的长袍划破,血已经渗了出来。

  再抬眼看前方的青衣倩影,已经如云烟散去……

  竹叶纷飞落下,如刀海剑林,飞鸟则陷入林中。

  “好个以退为进,看来这次苏掌门是动了真怒!”

  听见风声,韩子非豁然回身起剑,猛地斩出,击的却不是兵刃,而是风是叶,因为剑不在手中,在风叶之中。

  “叮叮叮叮”

  客愁林中,剑气纵横,远远看去,却只有一个人,好似韩子非独自在林中练剑。可是仔细一看,却能发现,他的每一剑都用尽了全力,然后剑势刚起就被打偏了寸许。

  他脚步飞速腾挪,身子诡异的在空中飘来逸去,几度飞纵而起,想要冲出竹林都被一道诡异的剑气凌空阻断。

  渐渐的,他收起了风轻云淡、满是戏谑的笑容,一双冷利如鹰的眼睛在四周来回扫视,忽然,好似一缕更急更快的风在林中乍起,如箭矢般凌空射来,韩子非陡然一惊立时手腕急转,撩剑刺出……

  “叮”

  风中出现一点星光,是宝剑的剑尖,苏幼情好似在风中撕开一条口子突然跳了出来。剑已经临近了咽喉,眼见就要穿喉而过,却忽然偏离半寸,飞刺过去。

  韩子非站立不动,左边脸颊已经被剑气划出一条猩红的血痕……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苏幼情走近两步,宝剑已经架在了韩子非的脖子上。

  伊人近在咫尺,呆若木鸡的韩子非忽然咽了咽口水,苏幼情见状,柳眉微凝,杀意已起。这时韩子非却忽然说道:“不,不是,我只是防无可防、避无可避,实在甘拜下风!并不是因为觉得因为夫人的缘故,你会对我手下留情。”

  苏幼情冷眼凝视他稍许,忽然收剑入鞘,“夫人是夫人,你是你,就像段九麟跟你一样,我不杀你,不是因为任何人,只是因为你当年未曾踏足中原,也未曾伤害我门中弟子而已!”

  “日后躲远些,别让我在客愁林中看见你,你一身轻功,自己跳崖去吧!”说罢,她扭头就走。

  韩子非愣了片刻,忽然喊道:“苏掌门,我听说昆仑七杰中的陆离、陆书瑶兄妹日前曾经找过你?”

  苏幼情忽然顿住,略显惊疑地回过头来,皱眉问道:“此事与你何干?”

  韩子非不敢靠近,仍旧站在远处说:“你们中原的神盟之约在即,陆氏兄妹此时登门拜访,必然是笼络人心,想要与太白剑宗一较高下;不过,此时乃是多事之秋,我劝苏门主还是置身事外、隔山观虎斗的好,否则一旦卷入其中,怕是离忘川从此永无宁日!”

  “哼哼,”苏幼情冷冷一笑,又道:“你们扶幽宫不正是盼望着中原武林纷争再起,你们也好坐收渔翁之利嘛?身为扶幽宫弟子,你如今这般说,当真怪异。”

  韩子非兀自一惊,略微愣了片刻,才笑道:“许是掌门不知,如今本小爷已经退隐江湖,这里落得清静,我也清静。”

  苏幼情看着他戏谑的样子,心中再次涌上一抹愤懑,不再搭话,转身便走,“此事与你无关,还是那句话,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事实上,她早已拒绝了昆仑,甚至拒绝了任何前来拉拢的门派势力,两虎相争甚至群狼环饲之时,尽量站远些,这是最浅显的道理。

  可越是浅显的道理,自恃聪明的人越容易迷失其中,比如近日跃跃欲试的流星半月阁,又比如当年他的师姐叶袖林……

  于飞鸟而言,苍穹最是翱翔纵意之地!

  于韩子非而言,一身领秀天下的轻功,让他九州四海无所不能及!

  哪怕是再高的悬崖,他也如履平地……

  “嘭”

  脚蹬悬崖纵身跃起,登时跳出七八丈高。

  哪怕是再陡峭嶙峋的绝壁,他也见缝插针……

  “啪”

  单手抓住一块突出的青石,身子如灵动的猿猴般向前一跃,便跳进了两山相夹的一道只有四尺多宽的绝壁缝隙之中。

  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几遍,此时即便不用火折子,再昏暗的通道他也能快速的侧身通过。

  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刹那间飞瀑悬挂、柳暗花明,眼前竟然是一片花海药林,芳香扑鼻,花海之后是一处青丘坟冢,坟冢上一块青色石碑巍然伫立,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忘情死墓!

  “啊……”

  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忽然从寂静的墓中传来,好似分筋错骨、裂肺撕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