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一“贱”双雕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033 2019.03.11 12:53

  风声,只有寒夜呼啸的风声在昏暗空旷的大殿内穿梭回荡;齐鱼侯凝神屏息,不敢抬头,更不敢说话:不只是他,便是一直站在角落的秦夜也紧紧皱起了眉头,龙椅上,那个男人的震惊与愤怒正在交织盘旋……

  “寡人听你说,那柳明旗既然与白诺城有深仇大恨,又是林笑非的舅父,他岂能愿意出来作证!”许久后,陈煜才轻敲着龙椅问道。

  齐鱼侯的额头紧紧地贴在昏暗冰冷的玉石地板,答道:“陛下有所不知,那柳明旗虽然与林笑非关系匪浅,但是他也着实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宵小之辈!再有一件,当初他虽然奉林笑非之命去大空寺暗杀霍炎,却没想到霍炎死里逃生,更机缘巧合地是,竟然让他练成了早已失传多年的泥犂鬼剑,如今他化名呼哧喝刹,已经坐上了暗影楼楼主之位!”

  “竟有这等奇事!”

  天下奇闻不少,可如此奇闻巧遇也着实让陈煜有些惊异。

  “是的,陛下!”

  齐鱼侯点点头,继续说道:“如今霍炎的身份地位已然今非昔比,自然要寻柳明旗的麻烦,林笑非知道后,不愿徒生事端,开罪暗影楼,便将全部罪责一并推到了柳明旗的头上,所以如今柳明旗与林笑非二人表面上虽有侄舅之亲,实则暗中早已反目成仇!只要陛下首肯,罪人齐鱼侯愿戴罪立功,只身前往暗影楼救出柳明旗,到时,他这个当初的见证人,自然会出面为白诺城公子洗刷冤屈,同时也能一并揭露林笑非这个伪君子背君弃义的小人作为!”

  陈煜斟酌片刻后,笑意难掩,果然满意地说道:“果然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齐鱼侯暗自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又听陈煜忽然冷笑出声,“不过……你这狗东西,在寡人派出冷伦后还敢暗杀白诺城,实在可恨至极!”说着,陈煜忽然高声吩咐道:“秦夜,给他长点记性!”

  “微臣遵命!”

  角落里,秦夜身背长剑,一脸阴冷地缓步走了出来;齐鱼侯跪在地上,全身颤抖,却不敢抬头,也不敢求饶。

  片刻后,只见秦夜的身子忽然一颤,人还站在原地,长剑却已经入鞘;一瞬间,齐鱼侯仿若遭受雷霆之击,豁然瘫软在地上,额头上冷汗直流,却仍旧咬着牙不敢吭声,稍过几息,齐鱼侯的全身上下才开始渗出百十道不过方寸细小的血迹,那模样就像是全身刺入了千百道钢针,奇痒难耐,剧痛入骨,不是凌迟,却甚是凌迟……

  “呼呼……”齐鱼侯颤抖着身子,挣扎许久才艰难地爬起来,“罪……罪人,谢过……谢过陛下不……不杀之恩!”

  “哼,你于寡人,不过狗命一条,死与不死,都无甚关系;不过……若是能使正义大道昭章于天下,洗刷那些不该有的冤屈和污名,你的狗命也才有了留存下去的些许意义!”

  说着,陈煜站起身来,认真的撇了齐鱼侯一眼,一边向内殿走去,一边吩咐道:“秦夜,他交给你了。”

  “是,微臣遵命,恭送陛下!”

  秦夜缓步走到齐鱼侯的面前,用脚尖勾起他苍老煞白的脸看了看,冷冷的说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现在本官就送你去见阎王;第二个……”

  “罪人选第二个,日后,罪人唯秦大人之命是从,赴滔倒火,在所不辞!”还不等秦夜说完,齐鱼侯连忙调转方向,跪在秦夜脚下。

  “哼哼,但凡无耻狗贼,大多聪明过人!”

  秦夜冷笑出声,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丸殷桃大小的漆黑丹药扔在地上,说道:“此乃蚀生绝命丹,一月溃肌肤,次月断肝肠,普天之下只有陛下和本官身上才有解药;吃下去,你就是本官的人!”

  齐鱼侯身子一颤,却仍旧毫不犹豫的一把将丹药抓过来,吞进肚子里,“日后,罪人唯秦大人马首是瞻,绝无二心!”

  秦夜满意的点点头,转头看向外面夜风呼啸下的层层叠叠的宫殿,吩咐道:“此事既然是由你首告,暗影楼又是你原来的本家,便交给你处理。切记两条,第一,柳明旗务必生擒活捉,带于我见;这第二条,便是如今暗影楼的楼主,那化名呼哧喝刹的霍炎,留他一命,交给我来处理!”

  说着,秦夜低头看了看身后长剑在玉石地板上的影子,轻声说道:“本官倒想看看,到底是我的十绝剑更快更妙,还是那泥犂鬼剑更奇更绝!”

  “是,属下遵命,属下必将柳明旗亲自带到大人面前!”齐鱼侯伏在地上,连连应诺,想了想又道:“大人,如今柳明旗已经被呼哧喝刹设陷,困在了暗影楼,属下猜想,或许近日呼哧喝刹便要下手,未防万一,属下想连夜赶回去!”

  秦夜斟酌片刻,也点点头同意,“此言有理,若呼哧喝刹按耐不住复仇之心,提前下手,柳明旗一死,便诸事皆休。”

  然而,不待齐鱼侯站起身来,秦夜忽然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倒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听你方才说,林笑非原本想杀你灭口,不过是因为渡明渊的掌门叶郎雪中途杀出,才搅乱战局;本官久居长安,这二人,也是早闻其名,不见真人,现在你正好与本官说说当日的情景,切记,一字不漏!”

  “这……”

  齐鱼侯一时语噻。

  秦夜瞬间皱眉,冷冷地说道:“怎么?莫非当日情景并非如你所言,你方才真是在陛下面前伺机报复、胡乱攀咬诬告不成?!”

  “不不不……属下只是在想该从何说起而已!”

  齐鱼侯顿时被吓的不轻,连忙摇头摆手;接着,他思忖片刻才继续说道:“当日,属下被林笑非蒙蔽去暗杀白诺城公子,不想白公子剑法超绝,属下不是敌手,本来毫无退路可言,不想归云洞的李道秋中途杀出,一时竟解了属下之危;属下自知不敌,便趁机逃遁,没想到刚刚出了落名峡就被林笑非追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