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修罗大夫,无间地狱——上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398 2019.05.12 14:27

  “哪儿来的小崽子,敢在本座面前大言不惭!”

  粗狂好似闷雷一般的怒吼声倾泻而下。

  那红烈如火的影子如疾风般掠出,随即就见那二人再次被撞飞了回去,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胸口巨痛,时而如烈火焚身,时而如同坠入寒冰地狱,惨叫一声,血已经喷了出来,“啊……”

  两人忍着巨痛翻身跃起,抬眼细看,这掠出来的男人身上穿了一件红云长袍,脚上踏的是黑色水纹长靴,腰间系着双龙吞日的紫金腰带,肥胖胖的身躯,满脸络腮胡子,头顶已经一片留白,只有周围一圈火红的头发,像杂草般直冲天际,这模样活像个夜叉鬼差。

  “夏侯翼?”

  两人心下巨颤,同时惊呼出声。

  原来此人正是扶幽宫上林苑的首座大人——夏侯翼。武功高,脾气怪,爱好兴趣更怪,甚至怪的残忍,怪的没有人性……

  夏侯翼一双铜铃大眼扫视一圈,最后对一个方才围攻段新初的年轻男子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来了六个人,也就你的胳膊还能勉强用得上,其他人都是废物;段新初,好好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扶世流霜刀!”

  说罢,他双掌做刀,登时化作一道火红的残影,冲入阵中。刹那间,真像是猛虎入羊群,刀光漫天席卷,几口宝剑瞬间碎成数段……

  那为首的两名刺客见势不妙,立时想要冲过去助阵,然而刚踏出一步,便突然顿住,满脸惊惧的盯着夏侯翼,冷汗都流了下来。

  此时,只见方才那围攻段新初的四人已全部毙命,死状甚是凄惨,而夏侯翼的手中却提着一条血淋淋的胳膊来回地看,那专注的神情好似在看一个绝色美人一般……

  “接着,给你伍师弟用!”

  夏侯翼将胳膊直接甩给段新初,自己转身便想那二人冲去。那二人见了夏侯翼修罗恶鬼般的模样,又常闻他平时的名声,气势都弱了些许,抬剑相迎之时只晚了半招,便被他一双利爪穿心而过。

  “当真是个魔鬼!”

  只说了一句,两人便垂头毙命。

  “哼,”夏侯翼冷哼一声抽回血淋淋的手,好似愤愤地说:“若不是你二人强行增功,体质败坏,老夫也将你们拆的七七八八,给别人安上去!”

  中原人,大多称聂云煞为刀魔,其实只说对了大半,除了他刀法精湛无双,和与中原结仇为敌之外,还有三成都是别人所赐,其中一半是段九麟和姑红**妇,另一半却是因为夏侯翼。

  段九麟弑杀好色,yin人妻女,可谓人神共愤;姑红鬼喜怒无常,滥杀无辜,也是凶名远播;而夏侯翼却是因为他荒诞恐怖的兴趣,准确的说,是医术,他把从唐依依手中学来的医术,用在了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人体改造、拼接、最后是游戏……

  比如,他经常会把扶幽宫抓来的犯人,张三的胳膊移植到李四的身上,又把李四的头换给王五,就为了试探他们能活几日。

  就连傅霄寒当初被白诺城斩落的断臂也是被他所续,可以说天下间最是荒诞且毫无人性的医术被他用到了极致,他甚至还大张旗鼓、引以为傲,故而人送外号——修罗大夫!

  夏侯翼的武功虽高,但是在聂云煞的面前却不值一提;但若是论凶名远播,有些时候,怕是聂云煞也比之不及……

  “师傅,您怎么在里面?”

  段新初脱下长袍将血淋淋的胳膊裹了起来,才问道。

  夏侯翼面色一沉,不悦道:“不然你以为呢?若是宫主真在里面闭关,交给你小子来护法,能成的了?”

  段新初的脸瞬间一红,低头道:“我就说这样的好事怎么交给我,原来早就有了周全的安排。”

  随即,他犹豫片刻又道:“师傅,弟子想离开雾鹫峰,出去历练历练。我听说,宫里还没有定下来去寻找韩子非师叔的人,我想去,请您准允!”说着,便单膝跪了下来。

  夏侯翼眉头一皱,问道:“上次不是跟薛岳去过中原了吗?”

  说到此处,段新初顿时泄气,“去是去了,但是恰巧碰上桃源派人清理棋子,我们中途折返,根本什么都没做。”

  “竟有此事。”

  夏侯翼沉思片刻后,才点头应允:“行,个人性命,自有天定,如今流霜刀已全部传授于你,索性让你出去闯荡闯荡,看你能闯出个什么名堂!”

  段新初闻言,顿时大喜过旺,“谢师傅,弟子必不辱没您的威名,弟子会像黑子师叔那样,像一根刺扎在敌人的后背上。”

  “哈哈哈,说的好!”

  夏侯翼闻言,甚为满意,随即又道:“放心去闯,等我扶幽宫大军踏入中原之时,只要你还有一条性命,就算只剩下一个脑袋,师傅也能让你重新站起来!”

  “谢师傅!”

  ……

  中州,长安,青邙山!

  夜里的青邙山静的可怕,可是山峰之内的巨大洞窟,依旧没有一刻宁静。

  “你是谁?”

  洞窟内,剑首的声音回响起来,却不见人影。

  “我是瀛洲临水县阎季。”

  血色湖泊的中心,那块青石上坐了一个人,这人骨瘦如柴,双手畸形如鹰爪,指甲已经全部脱落,他穿了一身破烂不堪满是血迹的衣衫,长发和胡子都已经脏的打结,模样十足像个行将朽木的老乞丐,他淡淡地笑着,一双眼睛满是平静和欣喜。

  “你做过什么?”

  剑首的声音再次落下。

  “我呢,以前是东海黑龙帮的帮主,手底下有五十多个兄弟,差不多十几年时间吧,打劫了大概……两百多艘商船。后来,临海县府衙想要抓我,我就设计把他们骗到了海上,都毒死了。”

  他说的风轻云淡,好似在讲述一个很小的故事。

  “杀了多少人?”

  阎季低头努力的想了想,最后抬起一只手,“大概五六百个吧,其实也不全都是我杀的,主要是海上风浪大,有时候粮食跟不上,不够吃,就只能把他们扔海里淹死了。”

  “你还想说什么?”

  剑首的声音再次落下。

  阎季笑了笑,摇头道:“没了,反正还是等了很久,终于轮到我了,终于可以死了,还是很高兴,可惜没有酒。”

  “你想怎么死?”

  剑首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高空,他背靠悬崖绝壁,左手抓着一个黑铁巨门,那铁门门头的石壁上刻着“地魔星”三个字,他回头看向里面,白诺城盘坐在昏暗潮湿的牢里,禁闭双眼,沉默不语。

  “这……”阎季顿了顿,“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这不是由这里最讨厌我的人决定的吗?”

  他话音刚落,巨窟最底层那个好似被鳄鱼啃过脸的男人,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是,这是老子决定的;老子们是想死死不了,既然你这么走运,这么快就抽到你了,老子就要让你试试好玩的,‘开口笑’和‘鼠豹戏春’,你自己选一个!”

  听了这话,阎季原本还淡笑平静的脸忽然僵住,脸色惨白如纸,身子也开始止不住的发抖,冷汗如雨,瞬间就打湿了衣衫。

  过了许久,他才颤抖着说:“鼠……鼠豹戏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