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惊城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狭路相逢沦落人——下

惊城剑雪 孤鸿雪 2147 2019.05.17 22:27

  “想必阁下就是太白莫剑神吧?”

  雨夜,青石小道,没有别的旁路,整个山间只有一条,显然等候已久,因为狭路——必然相逢。

  黄易君手中撑着黑伞,嘴角勾起一抹怪异的冷笑,不知是惊讶还是惊喜。

  莫承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独身一人站在前方,像一个渔翁,手中握的却不是竹竿,而是剑,“正是,久仰秋水剑大名,却一直未能拜访,惭愧。”

  黄易君看了看他脚下被内力震得如同沸水般跳跃的雨滴,赞道:“剑神之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今夜有风有雨,你输了天时地利!”

  莫承允笑道:“若占了天时地利,便以为可以为所欲为,颠覆乾坤却也可笑,岂不知天时地利之后,还有人和,不知阁下是否三样占尽?”

  “太白拥护的人,都还没浮出水面,我的人自然也藏在鞘中。”顿了顿,黄易君又道:“放心,肯定不是同一人,所以你我今夜之战,避无可避!”

  一语说罢,黄易君陡然拔剑,剑还没刺出,漫天的雨滴就像暗器般改变方向,朝着莫承允疾射而去。

  “砰”,莫承允双脚在雨水流淌的石阶上用力一跺,身子瞬间化作一道残影冲了过去,剑在前,人在后,速度都很快,忽然见他手腕用力一拧,宝剑猛地一卷,便在雨中穿出一个窟窿,那窟窿越来越大,最后就好像是在雨中撑开了一把伞,瞬间将飞射而来的雨水弹开。

  “噼里啪啦”

  雨水似暗器般射进山道两旁的树林中,顷刻间,就将两排白桦树打成了千疮百孔的筛子。

  一个是秋水剑,一个是千潮怒沧剑,两名剑意相似的高手在雨中相遇,瞬间交错……

  “铛铛铛铛”

  昏暗的小道上,两道残影在空中交错,星火迸溅,声音好似电闪雷鸣。

  莫承允看黄易君,是见人不见影,因为速度很快,心之所至,身之所及。

  而黄易君看莫承允,是见影不见人,因为虚实无定,逐磨不透,好似藏身风雨。

  可是,秋水剑黄易君,他才是那个剑如秋水,藏身风雨的人……

  于是,只听“嘶”的一声轻响,一道青色的剑气从昏暗的雨夜中迸发,青的就向倒影的柳叶,柔的就像水波涟漪,快得就像昙花一现,而黄易君的身体也刹那间从视野中散去。

  比剑,不仅比剑意和内力,同样比的也是经验和定力,而莫承诺恰好是经验老道,定力非常的人。他盯着那诡异射来的青色剑光,无丝毫犹豫,运足内力,全神贯注,径直挺剑刺去……

  强强相对,没有预料之中的轰鸣巨响,却只是发出一声微不足道的轻响,只见那道青色的剑光瞬间炸裂开来,变成了黄易君青色的衣衫,他站定身形,长袖一挥,里面藏着的剑,忽然刺向莫承诺的咽喉,快得就像一只箭矢。

  莫承诺身子一歪,顺势猛地向后倒去,背后是万丈悬崖……

  黄易君纵身跃出,正欲追去,哪知刚刚冲出悬崖,只见莫承允中途折返,猛地回身踢出一脚,正中他腰腹,他豁然被踢出三丈高。

  莫承允趁胜追击,长剑撩天,飞刺而来,剑未至而气先到,剑气瞬间破开虚空,炸裂出一声闷雷般的巨响……

  黄易君大意挨了一脚,却丝毫不惧,身子瞬间如仙鹤般顿住高空,接着忽然飞身坠落,“无需试探了,让我来领教一下剑神的绝技吧!”

  他手中秋水剑由繁化简,又由简至极,悬崖深谷中轻盈的雨水瞬间如同泥潭一般将人禁锢其中,这一剑,避无可避!

  山外狂风大作,此处却宁静无声,莫承允瞳孔微缩,目**芒,接着足下轻点虚空,再次拔高数丈,同时那风压剑芒登时疾射而出。

  电光火石之间,剑芒就已到了黄易君的两丈之处,却忽然顿住,好似被一道无形无影的气墙所阻,诡异的是,雨尚能穿透而过,剑,却不能再近半寸。

  雨水落下,黄易君的剑也已经落下,眨眼间,就已近在咫尺;忽然,莫承诺双手推剑,断喝一声“破”,只听“砰的一声,那剑芒中空而裂,瞬间射出千百道细小的剑光,似飞针般飞旋穿刺。

  “蚕丝雨剑!”

  黄易君惊呼一声,手中长剑极速飞舞……刹那间,双剑相击,偌大的深谷绝壁,就只剩下精铁碰撞之声和群山的回响。

  稍过片刻,剑声倏止,空谷无音。

  黄易君全身湿透,站在一株悬崖边的松树上,鲜血已经沿着树干和针叶落入崖底。

  而莫承允却站在悬崖对面的山上,蓑衣斗笠都已经破碎,大雨磅礴,全身已经湿透,一道闪电过后,他说道:“足下剑法超群,可是你莫非以为仅凭你一人,便能在神盟之约中一举夺魁,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黄易君缓缓收剑入鞘,笑道:“蜉蝣怎可撼树,一人之力自然无法力挽狂澜,但是江湖很大,沦落人多,在家并不寂寞。否则,剑神阁下又怎会派剑君子折返赶往巴州?岂不就是担心我们孤剑相聚?”

  听到此处,莫承允陡然一惊,派林笑非折转巴州归云洞之事,除了宗主林碧照和传信的飞云堂高手,其他人决不能知晓,不由得惊叹道:“看来阁下果真没有苦守梧桐雨庐,这些年,你的眼里一直装着逐鹿天下的野心。”

  “哈哈哈哈”

  黄易君忽然狂笑两声,说道:“世人皆贪慕虚荣,在下本非圣人君子,自然要早作打算;不过……”说到此处,他的语气忽然怪异地笑了起来,“不过江湖路远,险恶丛生,剑神确定你的徒弟能安然抵达归云洞?”

  看着他阴冷怪笑的脸,莫承允的心中忽然涌上一抹难以名状的不安,面色却丝毫不能输了气势,“放心,我的徒弟我很清楚,无需阁下担心,至于你我未尽之战,便在太白山上,再做了结吧。只是,有我在此,寒山铸剑坊,阁下怕是过不去的。”

  黄易君缓缓抬头,看了看即将破晓的天空,笑着说:“剑神在此,在下自然礼让三分,不过……天一破晓,所有的黑暗和罪恶都会显露真身,希望到时候剑神阁下还有精力与我狭路相逢。”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莫承允看着他毫不犹豫的匆匆背影,那股不安更是浓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