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王舞幻想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血舞激 鲨音月银”

王舞幻想曲 花苑黎雅 1460 2019.01.11 23:12

  反噬的折磨加之多种的感情在胸口中翻涌着,让煌羽痛苦不堪。难道的却是她始终保持着理智,清楚的知道自己如何行动是正确的,烦恼的同时也幸福着想:

  “不良少年们,放肆的向前冲吧。由我来守护你你们的幻想。”

  枫愿没有理会伯雨的蠢话,直径离开了居所。前往原S_4区域叹息河中游中枢传送服务器。前往上游的海皇附高。

  伯雨毫不在意枫愿去哪里,猜到了也没有去担心。在轻浮外表下,有着不为人知的坚实。暗自想着:

  “笨蛋,本王子就如你所愿。肆无忌惮的大闹一场!”

  “不···还是两场吧。”

  “还是不对,两场也没办法毁灭世界。”

  “果然还是。直到燃尽吧。”

  此时海皇附高的学生会室内,松原问着岩休:

  “这样真的可以吗,他们不是你可爱的学弟们吗、”

  岩休感到意外,轻蔑的一笑:

  “在我的眼中从始至终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否能利用作为复仇的棋子。”

  松原一边幻想着枫愿成为自己宠物时的模样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

  “我们都是狼狈为奸的人渣咯”

  岩休不愉快的快速否定着:

  “女人别拿我和你这种人相提并论。”

  原佣兵集团干部之一的南梦蝶绪,见眼镜男对自己心甘情愿追随的王,出言不逊立刻做出威吓的动作,试图逼迫其停止侮辱,不然的话····

  岩休却像是没看到眼前这种白色短发的小豆丁,满不在乎的说:

  “只要能复仇,无论背负多少罪孽。都无妨。”

  原松无趣的说:

  “退下。”

  南梦则重新隐身回房间内某个角落。

  学姐,习惯性的来到了学校。独自一个人坐在了“无人的教室”中。无论是老师的讲课声,还是同学的喧闹声都已经无法传达到她的耳中。心中只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自己没有勇气,阻拦伯雨和煌羽之间那悲伤又毫无意义的战斗。”

  以为自己在不断思考着,却浑然不觉的陷入死结。突然一名NPC向她走来,那女生虽然不漂亮但是却笑的纯真可爱,对发呆的她摆着手、

  澄月看到了,也感觉到了纤细的手指带动下产生的微凉的风。却无法对其产生反应,被分散了注意力。默想:

  “已经是第多少次了,重复的动作。”

  “只要无视,这个NPC一定会说。真是无聊然后走开。”

  “继续想刚才的问题吧。”

  此刻,不经意间的眨了一下眼睛。本来在视线中模糊的NPC们突然变得清晰可见。就连前面男生长长的剪睫毛都能看得清楚,发觉了什么却怎么想都不知道的她。忐忑不安想:

  “是什么,是什么。”

  “一定有什么异常的东西就在眼前,我却没有看到。”

  不安中,不自觉的左右轻微晃着头。一个巧合使她抬起头看到了前面黑板上老师留下的字迹。惊讶的不禁说出口:

  “为什么还是我。”

  她惊讶的并不是,不符合这个时代的黑板和粉笔字。因为这个世界中全部的东西都根据过去或者历史中的概念被演算、制造出来的。所以玩家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样异常的高科技与落后的物体融合的世界。

  真正令她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自己身边在枫愿和伯雨出现之前,全部都是只会重复某个单纯程序的NPC。那些找自己麻烦的杂兵们的数量和每天要遇见的“人”比起来甚至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笃定的想:

  “如果我真的某种特殊的存在,即使一个人去打天命武装任务副本。也一定没问题。”

  有了新的目标的她,暂时忘记了去想曾经的自己是否正确的这个问题,放松下来以后慵懒中带着幸福地抻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自然一歪头余光中看到。刚才对自己打招呼的NPC正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完全出乎意料的感觉,让澄月大声叫了出来。引得全班同学都奇怪的看她。全部的NPC反应都产生了变化,仿佛和自己一样是人类一般。将那女生当成敌人一样看着:

  “你是谁?”

  女生回答:

  “我是你的同桌,云眠平叶呀。”

  “小莎莎,今天是怎么了。”

  “和平时不一样,活力满满?”

  坐在自己前面的男生回过头,也对说:

  “澄月大小姐难道也要觉醒神秘的力量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