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猎人、豹子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059 2020.01.18 21:50

  青城天下幽。

  悬崖,飞涧,深谷,云雾缭绕。

  清晨的浓雾在阳光里快速地散去,显露出那山林之间一座座道观来。

  青城山大,青城派并不大,这里的不大是指道观不多,不如峨眉金顶那样的,同样的门中弟子也不多。

  其中有些早已经下山很多年,至于是不是还活着,也没有人知道,门派之中也没有什么魂灯之类的能够看到弟子的生死。

  这是一个颇为诡异的世界,山下有国度,不是自己所了解的任何一朝。有神灵,却似乎早已经天人永隔,所以这里是妖魔遍地。

  而修道之人,又没见谁说能够飞升,不过寿命数百年的,倒是有不少。

  隗林原本要药园里看看,青城派弟子采气炼剑,但是也还是会种药炼丹的,山上的弟子少,每个人都有一些事要做,比如隗林就有一株灵芝和一株朱果需要看顾,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其他的什么野兽给偷吃了。

  而且那两个东西又不是长在药园里,而是就长在山上,被青城派的人给圈起来了。

  只是又没有所谓的什么禁制来隐藏或者保护,所以需要人来守护。

  他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朝着听观殿而去,那是师父松风真人所住的地方。虽说是殿,但是其实很小,殿中供着一位背着剑的人,反正是雕刻,看不出年纪,但是那种神采飞扬的感觉极其强烈。

  他见到松风真人,这是一个面色红润,但是已经须发花白的老人,具体有多少年纪了,隗林也不知道。

  只是根据一些他人言语之间的猜测,应该已经过了两百岁。

  反正隗林上山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子。

  “你这些年来,心性坚定而平和,可授祭炼剑之法,你且静心听好。”

  隗林先只是听到若有若无的风声,随之风声越来越大,想到师父所说的静心,立即排除心中杂念,以入定的方式来听,那风声立即消失,却有一道苍老的声音显露出来。

  ……

  自这以后,隗林便开始炼剑。

  剑器有三种,一种剑匣,一种剑丸,还有一种则是三尺青锋。

  这三种之中,又以剑丸最难以炼就,可是一旦成了,就是真正的仙家手段。而剑匣与那三尺青锋,虽说威力也不弱,但却有种种弊端。

  剑匣之中是有一道符箓,吸纳天地之间的精气而化为剑气,用时便以神念引出斩敌,至于是吸纳哪一种天地精气,便要看里面是哪种符箓。

  而三尺青锋最大弊端便是无法御剑于身外,不过若有一剑术高明之辈,炼得三尺青锋,亦能够斩妖鬼,而且还能够斩破一些法术。

  隗林当然是炼剑丸,而炼制剑丸,则需要有一道法箓。

  青城山只有一道炼剑法箓,名叫云纹斩神箓。

  隗林也问过师父为什么就一道法符,这么的少,师父却说,一剑斩外神拘束,亦斩心中魔神诱惑,足够了。

  这话说得有些高深,隗林无言以对,所以没有再问,而是寻炼剑胚的东西。

  炼剑的材料当然是灵性越强的就越好,但如果是遇上以本身气蕴相合的,却可放弃灵性强的。

  炼剑材料并不一定要是金铁之物,亦可是石头、树木等,不过,到底剑是杀戮之器,是护道法宝,自然是越是凶锐越是好。

  他并没有在青城山中寻多久,因为这些年来他早就看到了一方青石。

  那块青石处于峰顶迎风处,日复一日地受风吹,迎风之处已经变得尖锐,而且隗林从中感受到一股破开一切的锐气。

  虽然其中蕴含的灵气并不算多么的旺盛,却有一股纯粹的灵性。

  于是他攀了上去,将那块山顶迎风石给采了下来,开始用心火日夜祭炼,并在这过程之中,于其中勾勒法箓。

  燕赤霞时常来隗林身边,看着隗林以心火炼烧那一块青石,同时采纳天地灵气喷吐于青石上,养炼一起。

  他羡慕不已,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心火总是点燃烧不了,时间一年年过去,他年纪轻轻却是已经有了一把黑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已经年过三十。

  又几年过去,燕赤霞始终无法点燃心火,最终得一剑匣下山去了。

  ……

  沪城之中,灵馆内。

  “最近的哦,我总是梦到人了哦,我的老伴哦,我想,是不是我的寿命要到了哦,隗馆长唉,你帮我解一解,这是咋子回事嘛。”

  隗林的面前有一位阿婆带着一个孙女,阿婆年纪大概六十多,孙女十五六岁的样子,大概在读高中,此时也规规矩矩地坐挺着个腰背坐在那里,但是眼睛却四处地转动着,充满了少女的好奇。

  “莫得事,莫得事,你随我到敬神室里来,……”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隗林送那阿婆与她孙女离去。

  现在,灵馆之中的小生意不少,却是只是收些小钱,有些还是拿着医保卡来,算是免费诊治。好在,国家对于灵馆还是有补贴的,但是上次得的一百万,买一些家具,然后他想要再买些好的仪式镇物,却根本就看都不用看。

  近来,他又得了神箓,心中有不少领悟,想要将暗室的法坛再重新布置一番,用来验证心中所想,但是呢,他又想自己能够买些好的仪式法物,偏偏又没有钱。

  天色慢慢地暗沉,送走了最后一位老人,他觉得自己收个学徒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了,要不然的话,总是由自己来做这些,实在是太麻烦,不得清净。

  于是,他只能是在同学的群里发一条消息,说是要招学徒,问谁家有没有合适的。

  这些日子以来,也不是没有人来他这里要当学徒,有些年纪太小,有些能力太差,他虽然可以指点一些,但又不想收个学徒像收了徒弟一样。

  他这个话没多久之后,柳老师突然给他信息,说看看能不能从灵校之中招些实习生过来。

  隗林一听,觉得这个方法不错,灵校的学生,当然很好,他们还是在校的,虽说不能够处理什么严重的问题,但是却什么都懂一些,而且便宜。

  他的发言,惹得群里一众同学回应,却不见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便又退出群来。

  虽然夏国灵校不少,但是每一年真正毕业的学生,放在这整个大夏近十四亿的人口之中,就如沧海一粟。

  楼下巷子里的灯光已经亮起,白色的灯光照亮一方,他有时就会想,每一个修法的就如这灯,虽然吸收了一些资源,但也努力地照亮一方,不至被黑暗吞没。

  正拿着手机看新闻,其中一个新闻是一架飞机悄然失踪,天上的卫星都没有监察到去了哪里。

  这种事可是极少见的,一开始说被人劫持,后来又说可能是被一些神秘生物劫持。

  神秘生物可以是外空的人,也可以是鬼神,或者妖魔,都有可能,如果是前世,那必定没有这么多的可能,而现在,却什么可能都有。

  新闻下面的评论许多,各种猜测都有,隗林没有见到,猜测也没有意义。

  突然,他抬起头向楼下巷子,在那灯光的阴影里,居然看到了一一只浑身漆黑的豹子,此时正仰着头,幽幽地看着,隗林眼睛一眯,在这只黑色豹子没有注视着自己之前,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什么来头?”隗林当然不会认为是真的野生的豹子,至于是人还是妖,百分之九十是人。

  而他又很清楚,这变形术除了霍格沃兹学校的毕业的,或者德鲁伊的传承,而东方这边的变化之术,早已经失传了。

  他看着这只豹子,并没有邀请对方上来,他不是那么好客的人,对方是来夏国交流的还是别有目的的人,他没有上去质问已经很给面子了。

  那一只黑色的豹子注视了隗林一会儿,然后看了看巷子的尽头,突然转身朝着黑暗之中而去,转眼之间便被黑暗淹没。

  就在豹子消失的时候,他又看到有一个老人突然出现,那是一个戴着黑色礼帽的白人,手里拿着一根手杖,来到那刚刚那豹子驻足的地方,蹲下来,似乎正在检查足迹。

  他似乎感觉到了隗林的目光,站起来看向隗林,他有着一张非常欧式的脸,眼睛在黑暗之中,竟有些淡蓝。

  他大概是发现隗林的不简单,于是摘了帽子,朝隗林微微欠身,然后朝着黑暗中而去。

  隗林当然是仔细地打量着他,他通过这个人身上的肌肉线条以及他身上那股气息,与课堂上老师所讲的对照,这应该是猎魔人。

  一个猎魔人在追逐一个霍格沃兹的人,或者是在追逐一个德鲁伊。

  “看来,前些日子沪城监察司和靖夜局发生的事,还是留下了不小的不好影响。”隗林心中想着。

  对于夏国来说,沪城那可是除了首都之外极其重要城市,而且,也可由此推断出,那个新开的里界,牵扯了沪城各单位极大的精力。

  正当他决定追上去看看的时候,却看到虚空之中有一个扭曲的盛装人影。

  只一眼,他就知道这是有人阴影出游,正是跟着前面那两个人,而且这个人影是请了神上身的阴神,他是江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